在线教育:卡位正当时

2013-12-14 08:35:10 作者:B座12楼 来源:天下网商

导语:我们在谈网络教育时,应该以教育为主,网络只能看成是一个工具,如果违背了这个初衷,那么企图用互联网颠覆传统教育是不可能的。

在不久之前的新东方20周年庆祝大会上,俞敏洪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危机。这家中国最大培训机构的创始人称“百度、阿里、腾讯全部上了教育平台,三家公司创始人都是我的朋友,却豪不犹豫地冲进了我的领域”。而新东方本身也开始要思考“新东方培训教育到底是面授教育还是线上教育?”毫无疑问,在线教育的趋势来了。

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末,线上教育的概念就诞生了,当时主要作为高校的一种教学尝试。在接下来的十几年中,在线教育一直不温不火,直到近几年却突然变成了一个热门词汇。

资本市场的垂青或许可以看成是一个风向标。据相关数据显示,仅2013年,有关线上教育的投资便有28起之多,其中备受关注的有沪江网获得2000万美元的 B轮投资以及前世纪佳缘CEO龚海燕创办的91外教网获得400万美元的A轮投资。

很多人之所以看好在线教育,是因为这块市场有很大的挖掘潜力,而且就目前看来,还没有什么公司在这一领域独领风骚。

但是和传统教育不同,在线教育有其独特的基因,这种模式的利弊也很难一言以蔽之。俗话说“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教育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但是互联网的发展总是喜欢强调“快”,这似乎和教育的本质是背道而驰的。

所以我们在谈网络教育时,应该以教育为主,网络只能看成是一个工具,如果违背了这个初衷,那么企图用互联网颠覆传统教育是不可能的。

学历教育,有壁垒的刚需

盈开投资合伙人蔡华博士告诉《天下网商》记者,从教学目的来看,在线教育主要可以分为学历教育和非学历教育。

学历教育按年龄段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0~6岁学前教育阶段、K12阶段(kinderGArten through twelfth grade,即幼儿园至高中阶段)以及大学教育阶段。

智能终端的普及为在线教育提供了施展的平台,尤其是伴随iPad的出现,大量教育类软件喷涌而出。比如今年1月份获得A轮投资的宝宝巴士,已经研发了70多款适合学龄前儿童的启蒙教育软件,年轻父母对于这种寓教于乐的方式非常有好感。

如果说学前教育没有什么升学压力,父母都非常乐意让孩子在轻松愉快的氛围中度过这个阶段的话,那么K12阶段的教育问题就显得比较沉重了。

蔡华认为K12阶段是在线教育中想象空间最大,同时也是最看重模式的一个阶段,K12阶段的孩子肩负沉重的学习压力,课堂教育基本占据了他们的全部时间,所剩不多的时间也在忙于各种线下的培训班,所以很少能看到针对K12阶段的在线教育项目。

“也有例外,比如向上网就成功对接了学校教学的需求。”蔡华告诉《天下网商》记者,这类公司的切入点非常精准,它们就好像是学校的ERP软件,通过互联网实现师生之间的无缝对接。老师可以通过向上网布置作业,学生可以直接在网上做作业,甚至之前无法上交给老师的一些口头作业也能通过录音的方式即时上传给老师,老师可以打分后在课堂上直接播放。

而在线互动的另一个重要意义在于,网络上的数据是可积累的,系统可以根据学生的答题情况实现个性化的辅导,即时查漏补缺。

“作为一种增值服务,它通常是收费的,但是对于中国的父母来说,没有什么比孩子的教育更重要了,况且一年花几百元接受这样的服务比请家教、上辅导班便宜多了。”据蔡华介绍,向上网成立三年来,已经与浙江地区100多家学校达成了合作,虽然目前尚未开通付费项目,与学校的合作也是完全免费的,但是盈利前景非常看好,而且这种模式的复制非常方便。

但是这种与学校教学大纲紧密结合的模式具有一定壁垒,所以更多针对K12的在线教育模式以在线家教为主。“好的师资力量往往集中在一二线城市,通过互联网可以打破地域壁垒,让三四线城市的学生共享到优秀师资。”但是蔡华同时也指出,教育是地域性很强的产业,北京的名师未必就能教好杭州的学生,所以这种模式从目前看来并不怎么接地气。

而且K12教育的接受者和买单者是分离的,如果产品充满趣味性讨好了孩子,但家长却未必愿意买单。除了家长这关,K12阶段的教育监管部门林立,试错成本巨大。所以对于教学机构来说,如何设计教学内容其实是一个平衡多方需求的问题。

而说到大学教育,虽说中国的高考录取率年年攀升,但是总有一部分人无法进入高校深造。文凭作为步入社会的敲门砖,形成了一块刚需市场。于2007年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弘成教育便是国内最早从事网络高等学历教育服务的机构。在这种模式中,学校一般会有专门的成教学院,或自己招生,或委托第三方。

“通过远程教育拿到的文凭,虽然含金量不高,但是市场确实有这个需求。”蔡华认为这种模式很难突破自身的天花板,中国优质教育资源的短缺和过窄的上升通道让这块市场得以生存,但是想要进一步,就需要这些教育机构提供更具有竞争力的教学设计,以提升教学效果以及文凭的含金量。

非学历教育的刚需机会点

如果说学历教育的蛋糕,民营机构想分得一块比较困难,那么能够市场化运营的就只有非学历教育了。

非学历教育大致可以分为语言类、考证类、公务员考试、技能等。

近十年来,中国人学习英语的热情持续高涨,更有大量学生留学海外,以新东方为代表的语言培训类机构赚得盆满钵满。

在线英语做得比较成功的是沪江网,除了提供充满趣味性的教学内容以外,沪江网还积极与众多线下培训机构合作,帮助它们通过网络渠道招生。而再创业的龚海燕的91外教网则是采取全外教的形式,通过互联网实现远程音视频实时互动教学。

除了英语这个大热门,公务员、考证类也是在线教育比较热门的类目。这些类目相比其他更容易实现网络教学,其中最著名的莫过于中华会计网校,考过会计证的学生基本都会用到它。这类专注于细分市场的教学机构,定位精准,迎合了一部分刚需。

其实技能类在线教育市场也值得关注,蔡华介绍说,无论是大公司对新进职工的岗前培训,还是求职人员通过网络自学,目前看来都存在市场空白,能承接这些需求的第三方公司数量尚未饱和。“即使是在职人员,也有定期充电的需求。”但是大多数教学机构并没有做到个性化施教,现状下,员工处于“有欲望无动力”的情况。

在线教育平台

人们对于线下教育的付费意愿非常强,语言类的培训班动辄几千的培训费,学习者依然络绎不绝。反观线上,消费者似乎尚未养成付费习惯,盗版课程也比较泛滥。

之所以认为网络教育的平台化操作模式具有较高的可行性,是因为它具备了流量以及更多的选择性。优秀的师资是一种稀缺资源,以考公务员为例,传统的做法通常是一个机构聘请资深教师,在全国各地租场地授课,一堂课可以挤进近千人,教学效果自然谈不上多好。但是一旦在线的万人公开课技术成熟,一方面机构节省了高昂的成本,另一方面对所有人来说也节约了时间成本。

“在线教育最关键的两点是流量和教学设计。如果营销以及引流的成本过高,在线教育就失去了其意义,而优质的在线教育内容可以留存客户。”蔡华认为淘宝同学在这个点进入在线教育领域是比较合适的——

首先是电子商务经过这几年的发展,培育了大量有在线支付习惯的消费群体;

其次是在线教育的技术臻于成熟;

最后是大量传统教育机构已经开始在网络教育端发力。

平台化的另一优势在于它可以帮助原本没有能力实施在线教育的教学机构搭建平台,最大程度降低了进入这个行业的门槛。“其实很多小型的培训机构,它们非常接地气,对一块区域内的某个细分市场非常了解,但是它们的覆盖面很小,而一旦和淘宝同学平台打通,它们完全可以突破地域的限制,让更多流量与优质的在线服务对接。”

蔡华认为实现在线教育在技术上已经没有问题,传统线下教育机构也摸索出一些网络教学的规律,比如以前的网络录播视频通常沿袭线下的做法,一堂课长达四五十分钟,这会让大多数学生产生视觉疲劳。现在大家基本都达成了共识,每堂课在8~20分钟之间,这更符合在线教育的特点。

往往懂教育的人不懂互联网,懂互联网的人不知道如何把网络优势运用到教育上。在线教育归根结底只是一种手段,无论是利用视频还是其他方式,目的都是实现更好的教学效果,所以好的在线教育体系肯定是真正从学生角度出发的。经过这几年的培育,蔡华相信即将迎来在线教育的爆发期。

(本文原载于《天下网商》十一月刊)

标签:在线教育
中国创业帮,必读《创业邦》,关注最前沿的话题、产品、技术、模式
杂志订阅:chuangyebangzazhi.taobao.com

相关项目

相关文章

更多>>
热门排行榜 当日 当周 当月
活动日历

于家堡青年创业大赛

2014年10月23日-10月25日 天津

更多

意见 反馈
  • 创业邦旗下网站:

  • 快鲤鱼
  • 投资开店
  • 创业项目库:

  • 项目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