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人蒋涛:想找投完一两年后成为市场热点的案子

2014年4月,途牛旅游网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了IPO首发申请。途牛上市背后的一个大赢家,是专注互联网早期投资的戈壁创投的蒋涛。途牛是蒋涛由艺龙资深总监转型为投资人之后,出手的第一个案子。

2008年,戈壁投资开始关注旅游行业,想听听行业内人士对一些项目的看法,蒋涛被朋友介绍给戈壁。几个月以后,戈壁觉得蒋涛的观点很有价值,邀请蒋涛加入戈壁。

那时候蒋涛也正打算换工作,愿意试一试。他就这样一脚踏进了投资界,“自己毫无计划,完全是一个巧合”。

投资途牛

途牛从蒋涛投资到现在,估值已经上涨了接近100倍。

蒋涛到戈壁之后,做了一个旅游行业的研究,见了几十个项目。途牛是当中最好的一家。

2005~2006年,旅游行业有一个创业潮。2013年上市的去哪儿,就是那个时候创立的。当时还有两家极具潜力却不为人所知的企业,一家叫途牛,一家叫游多多,都是做旅游内容的,不过一个用wiki的方式,一个用社区的方式。蒋涛在艺龙的时候就听说过它们。

后来蒋涛在上海见到途牛联合创始人严海锋的时候,印象里途牛还是一个内容网站。那次见面,蒋涛发现途牛已经开始向旅行社产品方面转型。

蒋涛当时就很兴奋,很快去了途牛在南京的总部。那时途牛只有二十几个人,在一间很小的办公室办公。呼叫中心也很简陋,就是一张大桌子当中一排电话,大家围着桌子坐,电话响了谁有空谁就接起来。

“但是他们已经在服务客户了,基础的框架也搭建起来了。”蒋涛说。接触两个月之后,蒋涛决定投资这个项目。

“从整个行业环境上看,当时几个巨头对旅行社这块关注比较小,但是市场需求很大,有广阔的市场空间。”同时,蒋涛对途牛团队也非常满意。

途牛创始人于敦德和严海峰都非常年轻,大学毕业一年后创业,戈壁投他们的时候,只有二十五六岁。“我喜欢年轻的创业者,有朝气、有梦想。”蒋涛说。

好多创业团队有很多想法,但是执行不了。虽然年轻,但途牛团队的执行力却很强。途牛最早是内容网站,后来慢慢开始做旅行社产品的销售。创始人是互联网背景,做内容出身,没有旅游产业的经验。但是他们自己摸索着搭建呼叫中心系统、后台产品管理系统,虽然雏形很粗糙,但是让人觉得他们不仅有想法,还能够付诸于实践。

当时蒋涛就看到,如果途牛做大,肯定是一个几千人的大企业,对创始人的管理能力要求很高。当时他也有顾虑,两个二十五六岁的年轻人,管理水平能不能随着企业的发展而不断提高?

蒋涛从途牛做的呼叫中心得到信心。“他们的学习能力很强,很多东西要学懂了之后才能做得出来。”

蒋涛在艺龙工作时,对呼叫中心、网站、客户、市场等业务都有一些经验。投了途牛以后,花了很多精力帮助他们。蒋涛将这称为“机缘”。那时候他刚进戈壁,投的项目还比较少,所以有时间去南京。“有点像大家共同创业的感觉。”

寻找两年后的热点

戈壁从2012年开始有人民币资金,又推出了专门做天使投资的“戈壁绿洲计划”。

除了旅游,O2O也是蒋涛很关注的一个方向。蒋涛投的几个O2O项目,都和即时配送相关。生活当中有很多东西上不了淘宝,这些商家也希望能通过电子商务平台来服务用户,餐饮外卖是最容易理解的一个模式。

南京的零号线、北京的生活半径、杭州的点我吧都是蒋涛投资的O2O企业,能够帮线下的商家电子商务化。

这些都是蒋涛两三年前投资的项目,那时O2O概念还没热起来。“现在做得都不错。”蒋涛说,特别是零号线,被南京当地很多媒体报道,是很受年轻人欢迎的时尚服务。

戈壁的风格就是不追市场热点,而是通过深入的行业研究,挖掘出有价值的投资对象。

“我们做很多行业分析,都是在这个行业比较冷的时候进入。”途牛那时候也是投完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人关注。“我们希望能够找到这样的案子,我们投完一两年以后,这个领域成为市场的热点。”

内容的策展,也是蒋涛关注的一个重要方向。

通过社交或者技术的手段对内容进行再组织,本身并不创造图片和文章等内容,而是把内容收集整理起来,每个人的收集都体现了不同的兴趣和品好。蒋涛投资的明星衣橱、智游啦、品读和微驴儿都体现了内容策展的特性。

蒋涛认为,这个可能就是web1.0、2.0、3.0的发展路径,最早是编辑把内容放到网上,然后是UGC,每个人都可以创造内容,现在已经有足够多的内容,需要把这些内容用一个方式组织起来,方便用户查阅和使用。

汽车的售后服务和二手车,蒋涛也跟了很长时间。二手车的第一拨创业项目都不太成功,蒋涛觉得最近又会有一拨。“整个汽车服务,包括汽车售后服务都是一个很大的机会,因为4S店提供的价格和服务都不是特别理想。”

蒋涛最喜欢两三个人的创始团队,一个人势单力薄,因为每个人都有短板和缺陷;人太多则意见太分散。“一个团队能够在A轮或者B轮以前,补充进合伙人级别的人,这个团队往往是非常有希望的。”

原因在于,创业团队在开始的时候,往往很难有一个完美的搭配,肯定有短板和缺位。而初创企业资源少,能够补充人员进来,就说明CEO本人很有吸引力,做的事情也很有吸引力,同时也意味着创始人比较大度,能够分享利益、接纳人才。

对那些失败的案子,蒋涛常常会有预感。“往往在投之前都是有感觉的。”蒋涛说,“只不过当时很想投,某种程度上刻意忽略了这个问题或者觉得可以赌一赌。”最后问题爆发,和投前的预感一模一样。

比如觉得某个CEO不是很好沟通,实际上后来的情况就是这样。或者觉得某个团队不太稳定,内部可能分成两派,后来确实这个团队就开始吵架,公司做不下去。

从2008年开始做投资到现在,蒋涛觉得自己渐渐有了一些“格式化”的、投资人式的思维方式。“好处是做决定可能更迅速,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也有可能变成成见。”蒋涛依然希望自己能像刚进入投资行业的时候一样,从创业者的角度来思考问题,更贴近创业者,更理解创业者。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