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赋资本傅哲宽:用看传统产业的眼光看TMT

2013年8月,达晨创投合伙人傅哲宽离职。他再次出现在媒体面前,是以启赋资本董事长的身份。在启赋成立的半年时间里,已经投资了十来个项目,加上傅哲宽在达晨的时候以个人身份投的几个,已经是一份长长的投资清单。这其中,有9个拿到了B轮融资。

在达晨的最后一段时间,傅哲宽严重失眠,每天只能睡两三个小时,工作成了无法承受的压力。“做GP非常累,要干得好,就得拼命。”离职以后,傅哲宽本想从此退休,但休息了一段时间,身体恢复不错,他还想干点儿事儿,于是成立了启赋资本。

启赋现在有十几位员工。另一位合伙人是傅哲宽2008年认识的朋友,曾经在一家美元基金工作,听到傅启宽离职的消息,立刻来和他一起创业。傅哲宽还招了几个机构的投资经理和几个刚毕业的学生,“慢慢带,现在只有早期项目,核心还是靠合伙人。”

启赋的核心投资方向包括TMT、现代服务业和新材料三部分。TMT以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为主,O2O模式多一点;现代服务业是傅哲宽的长项,他投了帮企业做安全管理服务的公司,也投了泡泡玛特这种代表新兴消费业态的公司;新材料方面,金属富勒烯、碳纳米管和3D打印材料都投过几家。傅哲宽认为,新材料很适合做早期项目,跟互联网一样,一旦被市场接受,爆发力就特别强。但是它的发展速度没有互联网快,可能需要比较长的积累过程。

从传统行业到O2O

圣农发展无疑是傅哲宽在达晨最经典的投资案例之一,4600万元人民币的投资额,超过20倍的回报,以至于人们总是把他和农业投资联系起来。其实傅哲宽在达晨投的项目五花八门,除了农业板块有两家上市公司,现代服务业和消费品领域,也都有两三家上市公司。2009年,他开始关注互联网,“毕竟要做VC,TMT应该是最主要的一个战场。”那一年,傅哲宽投了两家公司,迅游和金银岛。现在,这两家公司也要上市了。

迅游是傅哲宽试手的第一个互联网项目。做网络游戏加速服务,创始人袁旭是“80后”,北大读了一年就休学创业。

一开始迅游没人感兴趣,傅哲宽出了term之后,来了一堆机构,傅哲宽笑称:“主投的位置被挚信资本抢走了。”达晨是跟投。现在迅游每年复合增长率都在30%以上,注册用户超过一个亿,一年纯利润几千万元,已经排到创业板准备上市。

金银岛是一个大众商品的B2B在线平台,傅哲宽关注它的时候,有20多万做原油、塑料、石化产品、煤炭、钢材等大宗生产资料的贸易商会员。金银岛一开始做咨询服务,后来又做了一个供应链融资服务。现在会员接近100万,去年纯利润有9000多万元,“今年估计还能double”。

蔡文胜关于O2O有个观点:一种创业者有互联网经验但不懂传统行业,另一种创业者是传统行业出身同时有互联网思维,他更看好后者。

如果投资人也可以按这个标准划分,傅哲宽显然属于蔡文胜所说的后者。他在传统行业投了很多知名的项目,有很深厚的产业背景,用看传统产业的眼光来看TMT早期项目,不同于那些纯粹互联网出身的投资人。

傅哲宽认为,自己的优势在于,对于传统产业的理解非常深刻,对互联网也有一定程度的了解。“我知道什么样的模式才是真正意义上的O2O,知道在哪些点上互联网真正能够起到作用,帮助传统产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启赋投了一个泛家居的电子商务平台,这家公司一开始只是做3D渲染引擎,就是做3D效果图。

傅哲宽建议这家公司,依托这个效果软件做成一个设计师的工作平台。就是把设计软件、施工投资软件、效果图软件还有造价预算软件整合成一个平台,让设计师所有的工作都可以在这个平台上进行。

这个团队很快搭好了平台,又整合了上游的地板、家具等各种供应商。整合完成以后,设计师做出的效果图,就是未来客户居家的场景,而且所有设计的背后都是产品,造价预算也出来了。

现在这个平台上有设计师、有供应商,很多家装公司成为其代理商和加盟商。从找项目到设计、采购、支付,全部都在这个平台上。“这是用互联网彻底改变了家装行业,是真正的O2O。”

宁远医疗是傅哲宽的另一个得意案例。宁远医疗为医院提供免费的排班和预约系统。除了急诊以外,各科室医生都在这个平台上,病人可以通过PC和手机微信进行预约。

在傅哲宽投资前,宁远医疗只在深圳开拓市场,投资之后,迅速扩张到外地。现在宁远医疗的加盟医院将近300家,注册用户300万人。覆盖北京、上海等十多个城市。傅哲宽觉得,当医院和会员达到一定数量的时候,宁远医疗可以做很多医疗服务,等于是一个互联网医院。

家居这个行业一年估计有5万亿元左右的市场,一家公司只要市场占有率做到1%,就有可能有上百亿元的营业额,医疗也是一个过万亿的市场。选大行业,是傅哲宽看这些O2O项目的一个重要标准。另外,这个大行业里还没有出现将互联网和传统产业结合得很好的领头企业,新企业有成为龙头的可能性。家居和医疗都是如此。

然后他会看团队。团队首先要有很好的产品能力,同时要有对产业的理解和真正的互联网思维。宁远医疗的创始人罗宁政,曾经是大学教计算机的老师,还做过一家医院信息科的主任,这种跨界的创始人,是傅哲宽所喜欢的。

投资以后,启赋会把产业经验带给被投公司,也会帮企业对接资源。罗宁政说,还没有投资的时候,傅哲宽就经常介绍朋友给我认识,帮忙对接一些资源,还会给我们做指导。

从三年到二十天

煌上煌也是傅哲宽在达晨投的经典案例。投资之前,他跟了这家公司三年,并用这三年时间帮其做好了规范。

煌上煌是纯线下企业,开加盟店实现扩张。创始人是下岗女工,一步步做大,创业艰难,对企业特别珍惜。创始人一直没有下决心上市,同时企业也不够规范。傅哲宽就慢慢帮他们做规范,等待他们下定决心。

TMT早期项目却不能跟那么久,等三年要么机会丢了,要么企业死了。傅哲宽说,投TMT公司一是看准方向,二是觉得自己有资源、有能力帮到这个公司,就要快点下手。

傅哲宽的策略是潜心找一些有潜力的公司,在很小的时候就投。他投的一个电商服务平台,创业才几个月。“但是我看好他们这帮人,阿里出来的,做的事也还行。”

傅哲宽投的时候,这家公司才十几个人,服务几个企业,一年以后已经发展到一百多人,服务几百家企业。傅哲宽投的钱到现在还没花掉,创始人开玩笑说,你投了我300万,我现在又没花一分钱,是不是我退一点钱给你?“我投他的时候估值就3000万,第二轮融资估值达到1.3亿。”

投这种早期的互联网公司,傅哲宽更注重看人。从百度、腾讯、阿里这样的大公司出来的,干一个看起来靠谱的事儿,就可以投。“因为他们有资源、有经验,和大公司都很熟,能比较轻易地拿到需要的资源。”

虽然不会再像投传统企业一样,花三年时间帮企业做规范,但在投资前,傅哲宽依然常常会花时间跟踪创业者,耐心等待合适的投资时机出现。爱加密做手机App安全服务,创始人彭瀛今年还不到25岁。傅哲宽和他认识的时候,他才22岁。当时他也在创业,做另外一个项目。傅哲宽一直看好他,认为他有头脑,对行业有前瞻性的认识,投了之后,公司发展很好,爱加密的行业地位越来越突出。

宁远医疗,傅哲宽也是跟了一年多。创始人罗宁政的同学的同学,和傅哲宽是很好的朋友,2011年,他介绍两人相识。那时候宁远医疗刚开始做线上医疗服务,也没什么用户。傅哲宽看着宁远医疗一家一家去开拓医院,罗宁政说:“看了一年多。他进来的时候我们已经做了二三十家医院,用户有十来万人。”

也有很迅速的时候。泡泡玛特是天使投资人麦刚推荐给傅哲宽的,“就见过一两次,二十多天后他就决定投资了。”泡泡玛特创始人王宁回忆。

傅哲宽过去投的传统行业创始人一般都是35岁以上,现在投的大多都是“80后”的。泡泡玛特的王宁是1987年的,爱加密的彭瀛是1989年的。“下一步可能要投‘90后’的企业了。”傅哲宽说,“TMT这个领域一定要投年轻人,只有年轻人才有闯劲儿。”

投“80后”的创业者,傅哲宽其实也要看他过去的阅历,对于过去一张白纸的创业者,傅哲宽还是很谨慎。迅游的创始人,初中就开发出一些游戏工具在网上卖,一年也能挣很多钱。“从过去的经历看得出来,他很有创业的基因。”

投人,首先要谈得来,大家气场要“和”。在此基础上,傅哲宽比较喜欢那些有强烈成功欲望的人,“成功欲写在脸上,这种人才有创业激情。”

他投过一个典型的项目型公司,这种公司按照正常的投资理念就不应该投。但是创始人很有创业激情,情商也很高。“我比较喜欢情商高的人,情商高就善于做一些商业化运作,也比较善于沟通。”

果然如傅哲宽所愿,这家公司拿到投资以后,发展很快,很快就进行了二轮融资,业绩也上了一倍。

与美元基金竞争

现在国内做TMT早期投资的还是以美元为主,作为人民币基金,启赋用一些差异化的思路,开拓自己的生存之路。“美元基金并不是所有项目都能覆盖得到的,所以我们也有一些机会。”很多美元基金不投A轮以前的项目,启赋则是做他们的上游,投刚过天使期,但没到A轮,初步商业化,即“天使+”的项目。启赋第一期基金的规模是四个亿人民币,每个项目投资金额在五百到一千万元人民币之间。“对于种子期的公司,可能创业才三五个月,投大钱也没用。”

另外,有一些产业美元基金不一定投,像互联网的服务业,不直接对C端,美元基金就不大感兴趣。但互联网现在已经是一个很大的看不见的世界。投了迅游以后,傅哲宽觉得互联网领域的服务业也非常关键。

很多美元基金也看过迅游,但他们觉得游戏加速这个领域太窄,很难形成一个大的市场。但这种公司发展稳健,只要成本控制得好,回报空间很大,当时傅哲宽投它的时候,利润已经有几百万,几年后发展到几千万。傅哲宽觉得,现在迅游有将近一个亿的收费用户,上市以后可以转型成为游戏推广平台。“这种做服务的公司也有可能做成一种平台。”

迅游是给游戏产业做服务的,爱加密则是做App的加密服务,现在有免费和收费两种模式。“App自身防御能力比较弱,需要加固,这是很大的一个市场。”

按照傅哲宽对未来的判断,将来可能PC不再存在,手机将成为娱乐、生活和工作平台,手机的安全就不只是防病毒那么简单了。

爱加密现在就在干这事儿。“当所有人都在用它的虚拟产品的时候,它就直接面对终端用户了。”傅哲宽这样认为。

正是看到了如此广阔的前景,互联网的服务产业也是傅哲宽重点投资的一个方向。

傅哲宽在北京还投了一个叫东方嘉禾的公司,创始人殷建波是前谷歌中国区战略总监。他在谷歌时就发现,在Facebook、Twitter等平台上有大量的中文视频流量,但版权方收不到版权费。

殷建波于是搭了一个视频自动分发平台,利用自己的平台将中文视频内容分发到YouTube、Facebook上,同时和电视台、华谊兄弟等内容提供商签下版权代理合同,帮其做海外推广,挣到钱双方分成。最近,东方嘉禾的App上线,

东方嘉禾也是服务业。傅哲宽希望东方嘉禾能发展成为中文视频在海外最大的互联网电视台,“在互联网上,一个App就是一个电视台。”

傅哲宽认为,作为早期项目的投资人,成功的核心是两点:一个是眼光,要看得准人,看得准事儿;第二个就是增值服务能力,有没有时间和精力,有没有资源,可以帮助创业者。

很多创业的点子听起来都很好,但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成功。在傅哲宽看来,那些能够成功的创业者,原因就两个,团队合作好;团队和投资人都能加入资源,可以把事情很快做起来,

傅哲宽的资源是过去投过的几十家公司,“如果通过我的这些资源,能帮到他,我就敢下决心投。”他说。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