孕橙助孕计:更快捷、更准确的帮助女性科学备孕

Anna Kiplinna

面对BAT三座大山,创业者纷纷涉足细分的个性化垂直市场。近来,女性垂直市场备受创业者和投资者的青睐。6月份,为女性记录经期提供服务的大姨吗完成C轮融资3000万;美柚也获得3500万的C轮融资。

为了提升用户体验和粘度,这两款女性APP都已转型至女性健康社区。美柚经期助手APP,除了记录和预测经期之外,还有备孕、怀孕、育儿功能。APP中的“她她圈”是个纯女性社区,用户可以畅谈情感、时尚、美容、孕育等自己感兴趣的话题。创始人陈方毅还表示未来会根据用户需求推动可穿戴硬件计划。

点名时间上近日出现了另一款女性助孕产品——孕橙助孕计。它是一款精准测量女性排卵的智能蓝牙基础体温计。创始人王胤是从事物联网多年的清华博士,通过联网的基础体温计,用户在手机和iPad等移动端的APP即可查询到准确的排卵期信息。目前孕橙团队在点名时间上筹得的数额已接近3万元。

创业初衷与理念

巧合的是,这三款为女性服务的APP或硬件产品,创始人都是男性。那么孕橙创始人王胤的创业初衷到底是什么呢?

王胤表示,身边的朋友尤其是异地夫妻,经常会感叹道,“我们都三十出头了,想要个宝宝,好不容易选择了最佳的排卵期,不是请假困难,就是双方时间凑不到一块,错过了很多机会。”王胤洞察了这一用户需求,并作了深入市场调研,发现有这方面困扰的夫妻不占少数,所以萌生出了这个念头,一心想解决用户痛点。

王胤对物联网专研颇深,技术和算法是其强项,但孕育知识匮乏。虽然团队顾问都是医学专家,但他希望自己也精通医学知识,所以啃完了一本1000多页难懂的医学教材。

孕橙助孕计是公司的首款产品,他将其定位为最优秀的备孕工具,最专业的避孕助手,最体贴的健康管家。但它只是孕橙打开市场的第一步,未来还会转向避孕功能。

尽管现在很多年轻人可能并不反对体外受孕,但王胤崇尚的理念是Natural Family Planning(自然避孕法),他希望孕橙提供一种全新科学的生活方式,打造一个专注健康数据管理,以母婴健康为主的品牌。

孕橙的核心优势是什么?

从科学性,精确性,方便性,经济性等方面来考量,传统的水银体温计虽然精度高、稳定性好、价格实惠,但需要5-10分钟的测量时间,而且易碎;一般电子体温计测量速度快、读数简单、带有记忆功能,但精度通常不如水银体温计高。

王胤表示,基础体温测量的核心要素是准确、快速地测量。孕橙助孕计是舌下准确快速的测量,由低功耗蓝牙模块向手机APP传送数据,APP能自动绘制基础体温曲线,跟踪记录宫颈粘液、经期日历、同房等指标,从而推算出最佳的受孕日。目前测量精度已经可以与水银体温计相媲美,误差只有0.05,测量速度为60秒,以后会更快。

大姨吗、美柚是基于日历式的预测。与孕橙类似,另一款基于体温预测的APP是号称“备孕神器”的疯狂造人,它是国内知名怀孕社区播种网布局移动端的尝试。疯狂造人APP主要通过月经周期、基础体温等方法精准命中排卵期,从而准确安排同房时间,帮助女性科学备孕。

国外知名的同类产品包括智特排卵检测仪OvaCue、美国的Clearblue笑脸棒(电子排卵检测棒)、德国的Lady-Comp(避孕宝)等。OvaCue排卵仪能在3秒钟内完成女性排卵期的检测且不需要收集唾液、尿液、血液。它能提前5天预测排卵日,个性化指示当月排卵期和危险期,指导自然避孕。

Clearblue笑脸棒被称为是“助孕神器和验孕神器”,用户在大姨妈来四天前开始测试,3分钟内液晶屏显示是否怀孕,再过3分钟显示周数。Lady-Comp是基于体温计测排卵,然后通过算法知晓什么时候排卵,它被称为“智能经期计算机”,是当前世界上最先进的月经周期分析系统。但这两款产品售价较高。

王胤表示,孕橙始终本着开放合作的心态,播种网、Clearblue等未来都是他们潜在的合作伙伴。比如孕橙APP可以和Clearblue笑脸棒绑定,后者可将数据输入至孕橙APP中,孕橙通过算法,帮其分析用户数据,更有针对性地为用户提供解决方案。

在增强用户粘性这块,王胤认为,用户基础体温测量难于坚持。所以他们采用了相应的激励机制,比如用户参与1800元的大姨妈管理计划,并连续坚持测量,会有5元、10元不等的随机奖励,以此来培养用户的测量习惯;

同时考虑到用户的刚性需求是成功备孕,孕橙推出了12个月承诺怀孕的计划,参与者可免费获得孕橙助孕计一套,及北京三甲医院妇产科大夫的电话咨询沟通。目前孕橙的医疗顾问团队有来自协和、北医三院、望京中医院等三甲医院的大夫。

未来考虑试水可穿戴

孕橙团队的强项在于技术,10位核心成员优势互补。创始人王胤擅长核心算法编程,产品总监王景欣自己就是备孕女性,她有更直观的感受,主要负责用户体验。

孕橙的算法是基于王胤多年的技术积累。大二他就开始做物联网相关的项目;后来去微软亚洲研究院,完成“以手机为中心的普适计算”项目;读博期间,作为核心成员之一,开发了GreenOrbs(绿野千传)项目,用物联网搭建森林监测系统,被Ivan Stojmennovic教授评价为“当前世界上最大的无线自组织传感网部署工程。”

但王胤觉得,目前的物联网(Internet of Things)只是传感网。物联网的一个趋势是逐渐以手机及其周边硬件为主,但智能硬件目前还不会交流、不会学习,还未真正融入至个人生活。真正的智能应该是万物互联(Internet of Everything)。

王胤表示,目前的挑战在于经验不足、缺乏资金支持。尽管清华x-lab给予了他们很多帮助,但经验不足还是让他栽了不少跟头。比如他对供应链不熟,只身去深圳会见各路老板,详细了解注塑、模具的生产工艺流程。一些合作伙伴供应商对他们的想法不理解,认为国内巨头都在布局移动医疗,小公司能有什么前途。他被拒绝过无数次,但幸运的是,最终有供应商答应说愿意试一试,帮忙供货。

国泰君安报告称,可穿戴医疗是未来移动互联新入口。清科投资报告称,移动医疗是未来投资新方向,国内最大的风投机构红杉资本IDG资本都有投资移动医疗。当问及未来是否会将硬件做成可穿戴时,王胤表示不排除这个可能。

但智能硬件门槛不高,同质化竞争严重。如何更快速地整合各类资源,并迎接医疗器械领域巨头的竞争也是个挑战。王胤说,他对自己的算法和专业医疗服务有信心,会一步步做精做专,并朝着“解决问题”而不是“很炫的玩具”方向来发展。毕竟可穿戴与否,关键点不在于硬件本身,而是如何通过硬件去黏住用户,并收集医疗云端的大数据,从而为用户提供更好的解决方案。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