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租车电召或统一接入 上海不适合电调“大一统”

市运管处表示全球出租车超2万辆城市尚无此先例,“但如有明确规章下来会严格贯彻”

昨天,交通部发布《关于促进手机软件召车等出租汽车电召服务有序发展的通知》,重申促进各类出租车电召服务协调有序发展。通知提出,逐步实现出租汽车电召服务的统一接入管理,逐步实现各类电召需求信息通过统一的城市出租汽车服务管理信息平台运转、全过程记录和播报。

但是,上海市交通委相关负责人昨天表示,拥有5万辆出租车的上海,并不适合建立一个“大一统”的电调平台。

接入电调,打车软件不配合

今年4月,在市交通委的要求下,“滴滴”、“快的”许诺接入四大出租车公司电调平台。按要求,四大公司的出租车被“滴滴”、“快的”等打车软件预约后,顶灯将显示“电调”。但一段时间以来,规定执行得并不好。目前,很多出租车司机还是通过手机装载打车软件,进行抢单、收费。

“打车软件对这个政策不配合,总是找技术上或者其他方面的理由。”市交通委运管处处长马斐表示,只要司机仍用手机作为打车软件的司机端,许多问题就没办法彻底解决。监管部门认为,司机在行车过程中操作手机,违反了《道路安全法》;而通过手机接单,也没有办法对加价、挑客、非法营运等行为进行管理。

交通部《通知》明确,对驾驶员终端软件的发放与使用加强监督与管理。业内认为,该规定实施后,打车软件将失去对司机资源的控制。

“滴滴”、“快的”仍对前景表示乐观。“滴滴打车”CEO程维表示:“《通知》确立了打车软件的合法地位,扫清了政策壁垒,充分践行了‘小政府大社会’的监管理念。”

乘客不愿付4元电调费

大众、强生等出租车公司高调宣布建立自有的打车软件。这些打车软件与 “滴滴”、“快的”不同,本质上都是原有电调平台的延伸。也就是说,乘客无论是拨打电话,还是通过打车软件叫车,结果都是接入出租车公司的调度中心,单子由人工调度分发给司机。

这一平台有其优势。乘客不需要说出目的地,客观上降低了司机挑客的可能。此外,该平台也不受 “高峰时段不得使用打车软件”规定的影响。而统一发放的司机端设备,也在一定程度上保障了行车安全。

但与电调一样,出租车公司的打车软件相比“滴滴”、“快的”有明显的劣势,就是收取4元电调费。按照出租车公司的说法,4元电调费中的2元给司机,2元是调度中心的成本。但“只看结果”的乘客并不买账:“滴滴快的也有成本,他们有办法不收钱,我为什么要出这4元?”

尽管监管部门对出租车公司的 “打车软件”表示支持,但也没有否定“滴滴”、“快的”的作用。“无论是什么企业,只要符合规范,能够促进出租车市场发展,就是好事。”马斐表示。

建统一电调平台有没有戏?

联结起四大出租车公司,形成统一的平台,确实有人在做。在一个名为“上海出租”的微信打车平台上,乘客可以预约所有四家公司的出租车,但由于接入的是人工调度中心,4元的电调费还是无法省去。

“这个平台并不是政府建立的,而是一家科技企业与各家公司自己谈的。”马斐告诉记者。

马斐认为,上海拥有5万辆出租车,并不适合建立一个“大一统”的电调平台。“交通部的通知面向全国,对上海来说,各大公司的电调平台已经发展得非常成熟,而且从全球来看,也没有出租车超过2万辆的城市建立统一平台的先例。

“但如果交通部有明确规章下来,我们会严格贯彻。”马斐说。按照市交通委的规划,下半年,蓝色联盟、法兰红等小车队2300余辆出租车,将陆续接入四大出租车公司的电调平台,同时多个出租车候客点也正在建设之中。“我们希望逐步改变乘客叫车的方式,少用扬招,鼓励电召和定点候车。”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