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南地区创业哪里强?广州创业氛围正在变热

及轶嵘

广州的创业氛围从2013年年中开始慢慢往上走,现在是一个一直向上的状态。

文 | 及轶嵘

近两年,广州在创投圈里的名号越来越响亮。唯品会、YY和3G门户的上市不仅提振了广州人的信心,也给广州的创业和创新输出了大量新鲜血液和资金。

“从2013年的中期开始慢慢往上走,现在是一个一直向上的状态”,CCIC文创孵化中心发起人全曼午这样描述自己对广州创业氛围的感受。

全曼午还是广州贝塔咖啡的发起人。贝塔咖啡的旁边,就是如日中天的微信所在地。

经营创业咖啡馆和孵化器,还挨着微信,跟微信上上下下都混得脸熟,很自然地,在全曼午的周围汇集起了一大批身在广州的创业者、投资人,以及功成名就、怀揣资金与经验的公司高管。

当初全曼午创业的时候,算是T.I.T创意园的第一家互联网公司。随着贝塔咖啡日益红火,孵化器也于今年7月份开始运营。团队陆续搬入创意园,“未来这个地方应该会有更多的互联网气氛。”全曼午说。

全曼午的圈子就是广州创业氛围的一个缩影。广州一个个这样的圈子所产生的能量,如涟漪般荡漾开去,慢慢改变着广州的创业环境。

全曼午和他的圈子

上午10点钟,广州贝塔咖啡已经坐满了人。咖啡馆所在地T.I.T创意园是纺织机械厂的旧厂房改造而成的,园内布满了高大的榕树和掩映在绿茵中的创意工作室。

“我们这里是中国跟互联网有关的咖啡馆里面生意最好的一家。”全曼午点上一支烟,“因为微信在旁边。”

他指指某一个角落:“贝塔还没有装修的时候,张小龙曾坐在那里喝了一杯咖啡。”

现在很多到广州来的互联网人的习惯就是,先去微信开一个会,然后在贝塔坐一天,见几个广州这边的合作伙伴。

在采访的过程中,全曼午有时候会站起身跟进入咖啡馆的人熟络地打招呼,这里面不乏互联网圈里耳熟能详的名字。

全曼午早年做过电台主持人,后来做广告和营销,接触到了各种各样的人。再后来他开始互联网创业,做贝塔咖啡,做孵化器。

因为认识的人多,他把自己做的事总结成一个词:撮合。

“做贝塔咖啡是被白鸦骗了。”全曼午开玩笑。当年他通过优酷负责战略关系的VP朱辉龙认识了贝塔发起人白鸦。在白鸦的鼓动下,他将公司所在地变成了现在的贝塔咖啡。

贝塔没有一个群体股东的概念,而是以一个店为单位,每个店有不同的股东。全曼午牵头召集了广州的股东。“现在40人多一点,最近正在招募新股东,很快就有60人了。”全曼午的理想状态是80位股东。

这些股东里面有不少广州互联网圈的知名人士,比如zaker的创始人李森和、有米的创始人陈第等等,还有些非互联网圈的,做媒体的,做营销的。“我的工作其实蛮简单,就是做适当的撮合。”有意思的是,来自传统行业的股东进入这个圈子之后也慢慢互联网化了,公司纷纷开始转型。像原来《城市画报》的主编,就辞职去创办了一家互联网公司。

经营贝塔两年,干撮合的事干多了,全曼午有了做孵化器的念头。“孵化器又变成了一个更深度的撮合。”他说。

从贝塔咖啡出来,走不远就是CCIC文创孵化中心。1000平方米左右的厂房,分上下两层,用透明玻璃分隔成一个个独立空间,每个团队占据一个空间。“这里可以容纳10到12个团队。”

现在入驻的有9个团队,涵盖了“吃、喝、玩、睡”各个领域的创业公司,社交、音乐、旅游、美食,还有一个做公寓的。这些团队来自五湖四海,团队的创始人中,有两个是广州本地人,更多人来自广东省内以及周边的江西、广西。

这­不难理解。据说广州的常住人口中,真正讲粤语的人口不到1000万,还有一大半是非粤语的。“广州跟上海一样,也是一个汇聚人才和各种资源的地方。在整个华南地区,从创业的城市来讲,要么深圳,要么广州。”

这些团队基本都是全曼午在经营贝塔咖啡两年间接触到的。“我们都有过一段时间的相互认识的过程。我知道他们是谁,也知道他们的团队是哪些人。”

全曼午的主要工作还是撮合。“我只是一个组织者和一个旁观者;有必要的话,我会再撮合一下。”这里没有很多孵化器都有的集体共修的课程。固定的活动是每周四都有一个工作午餐,创业者团队和全曼午邀请的资源、关系在一块吃饭,闲聊,交朋友。

孵化器有10位导师、5位顾问,囊括了广州互联网圈和上市公司的不少牛人。“创业团队随时可以联系他们。想约谁就约谁。”全曼午说。

上市公司输出人才和资金

2013年7月份,邢帅将公司从云南大理迁到了广州。邢帅教育是YY上的草根教育机构,据邢帅估计,到目前为止,培训的免费学员应该有上千万,付费的也有20来万。今年8月,邢帅教育拿到了B轮3000万美元的投资。

穿过一条布满“猪脚饭”“木桶饭”小饭馆和各色店铺的小街,路的尽头是一栋7层写字楼。邢帅教育就位于这栋楼的顶层。

中午时分,员工进进出出。一条叫“009”的黄色小狗跑来跑去,路过的员工不时停下来逗弄它一下。“它在新浪微博上有一万多粉丝。”前台女孩说。

邢帅搬到广州,是来投奔李学凌和已经在纳斯达克上市的YY的。“他给我建议,应该搬到广东来,因为很多东西在大理没有办法做得更好。”

在广州以前,邢帅教育完全依赖在YY上和QQ群里做培训,没有技术团队,甚至没有自己的网站。“来到这边,我们可以站在一个战略高度上思考问题,想一想未来应该是什么样的状态。”

在大理,很多目标没有可能实现,因为找不到相应的人才。“但是在这里有大把的人才。”

这两年广州最有代表性的两家上市公司是YY和唯品会。全曼午认为,这两家公司不仅能够给广州的创业者带来很大的信心,还会在相当长的时间内给广州的互联网圈送钱送人。YY、唯品会都有战略投资基金,3G门户和UC也是广州互联网创业者的黄埔军校、传统的人才输出地。“因为他们进行高校招聘,这些人干两三年就开始往外跑。”

当然还有微信。

目前整个微信团队接近1000人。“他们去年搬过来之前是200多人,到现在一年时间招了800人。接下来还要招更多的人。”全曼午说。

按照他的测算,微信的估值至少有800亿美金,团队至少得有2000人。这2000人每年如果有10%到15%的变动率,就会对整个华南的互联网公司有很大的帮助。而这些出来的人里面,每年至少会产生15到20个创业者。目前市场上的行情是,只要在微信干过两三年、有一定级别的人,不管做什么,都有投资人送钱。

邢帅教育的扩张就得益于这些上市公司人才的输出。在云南,邢帅的团队只有16个人。搬到广州后,团队人数扩大了十四五倍,现在近300人。负责网站开发、课程研发的技术团队从无到有,需要的人才很多都是从这些上市公司挖来的,其中还包括两个VP。

但这些似乎还不够。广州美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CEO黄永轩就抱怨招不到合适的人:“做App的时候很惨,开发和运营的人都很难找到。现在做微信公号好一点,因为根本没有现成的人才,就慢慢培养。”黄永轩正在考虑于今年年底在北京或者上海设立分公司。

务实也是把双刃剑

广州的创业者有什么特点?几乎所有的人都众口一词:低调,务实。

黄永轩也是做媒体出身,人脉广泛,甚至办了个古色古香的会所招待各路朋友。但他依然认为,广州的城市性格就是内敛,同一个圈子的人聚得也不多。“我们在北京聚,在上海聚,但在广州见不着。”

全曼午的咖啡馆也秉承了这一特点。股东们一年聚两次,更多是通过微信群和QQ群联系。“因为大家都有正事在忙。”

贝塔咖啡也没有各种高大上的创业活动。“我们就是提供一个相对舒适的空间,该来的人自然会来。”全曼午说。

创业者们也不会那么积极地参加各种路演和大赛,对拿投资也不是那么热切。目前入驻CCIC的团队都自己备有一些创业资金。按照全曼午的说法,这种现象在南方比较普遍,创业者不管是借还是攒,创业初期都会有一些资金的准备,并不是有个想法就开始找投资。“所以广州对创业大赛的积极性永远落后于北京,甚至也不如上海。”

务实也是把双刃剑。在全曼午看来,闷头做自己的事,跟别人缺乏交流,导致广州创业者有两大不足。

其一是不会表达,缺乏讲故事的能力。不太会把自己的事情表达得清楚、动人、“性感”。

在北京,人们喜欢侃大山。只要在北京生活过一段时间,大多数人的口才都会有提高。北京有很多活动,各种发言机会也很锻炼人。但广州缺乏这样的环境。“可能你的事很有意思,但是你用一个很没有意思的方式来跟别人交流,就会让人觉得没意思。”

其二是创业者普遍格局比较小。由于没有大活动,也缺乏足够多的与同行交流的机会,创业者对行业普遍缺乏前瞻性和足够的敏感度。在北京,很多人会用一个更前瞻性的想法去做事情;在广州就不一定。

“这两者加起来,会导致在华南团队的项目估值普遍偏低。”全曼午总结。

邢帅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正在尝试着建立自己的圈子。“去年到今年6、7月份,我都在公司里面宅着,觉得把自己的事干好就行。”后来,他逐渐明白不能一直拘泥于具体业务,而要更多思考公司战略层面上的问题,以及积极地去对接资源、寻找人才。“我以前没有独立的办公室,为了社交的需要才简单装修了这间办公室。”他说。

相关阅读:

【今日榜单】2014中国最佳创业城市

在“热”北京:创业优势明显 任何idea都能被孵化

在“慢”上海:创业公司沉默前行 O2O与金融是热点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