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梦不易:未来社交网络“十年后”

十年后创始人 笪兴

在这个流行“产品未上线即获投资”,“一个idea搞定投资人”,动辄“估值过亿”的创业时代,未来社交网络“十年后”在上线近一年之后,终于拿到了天使投资。

“十年后”是一个“做梦”的网站,用户可以在这个网站上分享自己的想法、计划或者资料,制作自己的梦想时间轴。这个网站想做的,就是提醒你不要忘记最初的梦想:十年后,你要成为你想成为的那个人。

没有投资怎么办?一起凑钱熬过来

“十年后”是2013年11月份上线的,经过一年多的积累,目前已经拥有近20万用户。就在最近,“十年后”推出了iOS移动端App,增加了私信功能,细化了梦想时间轴的时间表功能等。创始人笪兴说,“十年后”的Android版App也会很快推出。此外,笪兴说,以后还会逐渐推出“梦想连线”以及“梦想导师群组”功能,加强“十年后”的社交性和互动性。

2014年3月,“十年后”拿到了上海InnoSpace创智空间数十万人民币的种子投资,9月获得创新谷数百万元人民币天使投资。在拿到投资之前,这个网站是怎么活下来的?笪兴说,最开始的时候当然都是自己掏钱,后来种子轮融资也很快花完了,团队成员一起凑钱熬了过来。

笪兴说,这次融资将主要用于三个方面:完善产品团队,增加运营团队,以及开展线下活动的运营,将“十年后”在大学里的梦想合伙人团队扩展至50—60人。

在一次演讲中,笪兴提到,“十年后”的梦想平台具有很大的数据价值:知道在未来某一个时间点用户想要做什么事情。在他看来,这是非常宝贵的数据资源,背后蕴藏着重要的商业价值。“基于此,我们有了一些比较幼稚的商业模式的思考:首先我们想做一个广告投放的精准营销平台,其次我们会开放API接口让更多的开发者参与其中,另外我们还会提供个人定制化的咨询服务、教育服务和职业规划的引导。”

那么,这几个“比较幼稚的商业模式的思考”现在已经开始付诸实施了吗?笪兴说暂时还没有,因为投资方没有给“十年后”盈利压力,更看重产品与用户,而团队也希望眼下可以进一步完善产品,推出更有社交黏性的功能,并且覆盖更多平台。笪兴说,半年到一年后,会开始盈利模式方向的探索。

“十年后”的团队成员现在有13人,除了笪兴自己,还有另外三位合伙人:啜雪冬,复旦药学本科毕业,之前从事电影电视相关工作,现在负责运营推广;常晓蔚,上海工艺美院毕业,负责设计;季玮,伯克利计算机系休学生,负责产品与移动端开发。

去创业,去做社交网络

笪兴毕业于复旦大学的财务金融专业,他用“很积极”来形容自己的大学生活,还分别去新加坡和美国交换了一年。在新加坡交流的那个学期,他在东南亚背包旅行了很多地方,认识到了生活与生命的很多不同的可能性。但是从东南亚回来以后,他的生活又回到了正轨。“复旦的学生对投行咨询快消行业很热衷,我也不例外。因为名企高薪的机会让人羡慕,所以我拼了命要进咨询公司。”

2012年毕业后,笪兴成功进入了一家国际咨询公司,“从事貌似高大上的战略咨询的工作”,主要做汽车、能源、政府以及奢侈品的项目,涵盖的领域从战略到市场进入到成本节省到营销到组织重构。这份工作笪兴做了一年多,直到有一天,他问自己:我真正想做的是什么?

于是,他在很多张A4纸上,用时间轴的形式画出了自己未来的人生规划。他发现自己的人生有很多可能性,比如先去互联网公司做产品,或者先去做战略,或者先去读个MBA。但这些可能性最终都指向了一点:去创业,去做社交网络。

一直以来笪兴都对社交产品感兴趣,他认为社交产品可以改变人们对世界的看法,甚至可以去重塑人们的交流方式。还在读大学的时候,他就曾疯狂阅读了能找到的所有关于Facebook、Twitter、Quora、Instagram、Pinterest 等社交产品的资料。所以,当他意识到他最终的热情是在社交网络领域的时候,他问自己:为什么不现在就开始做?

笪兴说,很多时候,我们所做的事情是为了满足他人对自己生活的预期,为了让他人对自己另眼相看,让他人羡慕自己,而不是出于自己最真实的梦想与热情。“我或许可以把自己对人生的这种思考转变为互联网产品,让每个人都思考自己的未来,基于未来进行社交。”

于是,就有了未来社交网站“十年后”。

一个理想主义者的创业

“十年后”这个网站很容易让人想起北岛的一首诗——《波兰来客》:“那时我们有梦,关于文学,关于爱情,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如今我们深夜饮酒,杯子碰到一起,都是梦破碎的声音。”那么,笪兴是一个理想主义的创业者吗?他说:“我是一个理想主义者。我相信人们必须相信自己能够掌控自己的人生。我会在最困难的夜里一个人出去跑步,跑到黄浦江边,看不同的人和他们不同的世界。我会为了创业在火车上度过大年夜,睡过地下室,也睡过小阁楼。我会为了融资打几百个电话,为了推广产品在知乎上发上千封私信,为了招聘混进几百个QQ群,找开发者一个一个聊。为了让更多的年轻人更好地追梦,我会拼尽我的全力去做‘十年后’这个项目,因为把它做好就是我自己的梦想。”

他坚信所有的互联网产品都应当为“人”本身创造价值,而不是放大人性中的那些弱点,用琐碎娱乐色情的标签去浪费人们的时间。他甚至毫不客气地说,互联网的产品,尤其是社交产品,大多数都在“作恶”。它们所做的事情,是利用人性的弱点让人们去挥霍时间,去接受娱乐化和碎片化的信息。但是,社会进步不能依靠这些东西,因为它们没有价值,更不能让人变得美好。而“十年后”要做的,就是改变这一现状。笪兴说,“十年后”就是一段“思考剪辑”,可以让人们真正思考自己的未来十年应该怎么度过。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