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拥华:见了好项目就像死狗一样咬住

朱拥华高颜值,高个子,戴黑色墨镜,很有明星范儿。他是个AB型血的天平男,终极梦想是离开地球。

刚34岁的朱拥华,已在天图资本从事投资7年,一直关注消费服务市场;今年年初转战联想控股集团,任现代农业与食品部责任董事。

除了投资人这个标签,音乐、旅行、写作,这几个标签也可以贴在朱拥华身上。他喜爱小众音乐,出差时、见约好的人前,都一直戴着耳机听音乐。音乐是他保持创造力的方式之一,写作也是。他喜欢写小说,高考语文是满分,海岩十年前就在指导他的创作。如果不做投资了,他觉得自己会去写小说。

他一直在世界各地旅行,去过许多地球上犄角旮旯的地方。他每年至少出游四次,今年二月份以自由行方式去了吴哥窟;五一准备去日本大阪;七月去西藏自驾游;十月要去土耳其自由行。

“我觉得投资需要创造力,人的年龄越大,创造力的能力会渐渐衰减。”他说,要想在这个圈子里越老越吃香,就必须找到跟年轻人共振的那个点,音乐就是其中之一,写作、旅行,都是。

曾经16个月没投过一个项目

在天图资本,朱拥华战果累累,投了雪龙黑牛、周黑鸭、慈铭体检、伊美尔、汤臣小厨和贝乐学科英语等15个项目,目前有4个正在上市过程中。

短时间内如此成绩,朱拥华曾因此从天图资本的实习生最终成为天图资本的合伙人,也被媒体称为“投资快刀手”,而这些光环的背后,是一步一个脚印的血泪奋斗史,也是他的投资理念和投资风格逐渐打磨成型的过程。

“我更愿意投我看得懂的东西,看准了就下手,不会犹豫。一旦有犹豫,就不下手。另外,一旦看到我喜欢的项目,我就跟死狗一样,牢牢地咬死,咬到牙断。”

比如叫个鸭子,当时朱拥华听了这个名字就去找创始人曲博。曲博说,我从来不见投资人的,我也就是看你投过周黑鸭、都喜欢足球,都是北京人,才跟你聊聊天。

聊着聊着,最后朱拥华就投了。

进风投,是朱拥华高中时候就确定的目标。那时他爱炒股挣点零花钱,有一天看到上海证券报讲了风险投资,觉得风险投资比投行还牛逼。

2007年,朱拥华留学回国,将目光瞄准了各类投资企业。但那时国内风投不多,投资类外企又有点像皮包公司,于是他一找工作就是半年,生活有点尴尬,用朱拥华的话说:“那时我天天遛狗,生活费也是父母给的,因为没钱都不好意思谈恋爱。”

进入天图资本之后,作为新人,朱拥华跟着董事长王永华等人看项目。“我那个时候比较麻利,白天跟着看项目,晚上做行业分析报告,保证凌晨2点之前发到他们的邮箱。就这样过了一两年。”

2009年,天图资本开始向外募资,随后进入快速发展期。那时,王岑加入天图资本,朱拥华与其配成一个组,开始了快车道之旅,他们一起投资了周黑鸭、伊美尔、慈铭体检等一系列明星项目。

从2009年到2011年,他和王岑连续几年被评为最佳组合。那个时候他们一周看几十个案子,约见创业者从上午九点排到晚上九点。而且一直是白天看案子,晚上写报告。

这个过程中,朱拥华深刻理解了天图资本的投资理念:定位理论:“我们的投资都是定位于某一个行业的细分子行业中的某一个品类的品牌。”而他也学习到了王永华的一些投资逻辑,如“投资一个企业的理由需要好几条,但是不投它,一条就够了。决定投,就不要怕有风险。如果犹豫,那就不要投。”

在不知道写了多少万字的报告后,2011年,朱拥华开始崭露头角。王永华决定让朱拥华自己带一个组做案子,与王岑竞争。

那时天图有六七个组,采用末位淘汰机制。朱拥华决定试试,但压力来得凶猛。“第一年还蛮辛苦的,作为新领导,组员都是实习生,需要考虑太多事情。渠道摸不透,人家骗我,我也不知道。”那时朱拥华小组报的项目最多,但卡在初审的也最多。从开始被提拔到第二年年终将近16个月,没有投过一个项目。朱拥华“快崩溃了”。

到了必须有所改变的时候。2012年年终,项目再次被毙以后,朱拥华闭关了。他在家面壁多天,最终发现了自己的三个问题:“第一,和人谈项目时,太正式了,弄得对方非常紧张,我需要一点幽默感;第二,多听别人说,不要给创业者布置任务;第三件事,天图资本的内部关系要搞好,我那时候就跟小老虎一样,看完项目觉得好的,就说必须投。”

随后,他开始有意识地解决以上问题,于是世界豁然开朗了。“一下子就疯了,忽然感觉霹雳啪啦地在出案子。从2012年底到2014年,我投了五个项目,如贝乐学科英语、汤臣小厨、酷漫居,投资总额高达3.7亿元。这在天图从来没有出现过。”

希望在联想投出百亿级市值的公司

他需要更宽广的一个平台。

去年年底,朱拥华进入了联想控股,为什么要走呢?“我是有企图心的,但那时动力不足了,而且自我感觉不好了,想去追求新的挑战。”

朱拥华选择了与天图资本没有冲突的联想控股。联想控股的投资更多不是以上市为目的,而是希望能够创造很多优秀的企业,同时长期持有。“这对于我来说,感觉很新颖,而且我了解过了,很多非常知名的投资人,并不是因为他投过多少个项目,而是他投了某一个非常成功的项目。”

朱拥华在联想定了三个方向:第一,农业金融,如农业金融租赁,农业金融银行,农业保险,现在雷军、阿里都在抢这个市场;第二,小区便利送,凡是直接送到老百姓手里的都属于这块;第三,现代流通。目前农产品流通渠道太长,朱拥华在寻找具有穿透性、互联网思维的模式。

朱拥华希望自己在联想控股的第一个五年,能够投出三个百亿级市值的公司。目前,他正在积极准备他在联想控股的第一个项目。

现在,朱拥华是“100%在联想”,真的是要努力投几个好的项目。但是同时个人闲暇的时间,做一些个人的投资。

他的天使投资从2013年前后就开始做了,培养期为六到十二个月,投资规模一般为100万-500万人民币,基本上在A轮或B轮就会卖掉。这些项目是天图资本真的投不了,他个人又觉得很有潜力的项目。

他的个人天使投资的方向依然偏向于消费服务领域,但更多元,比如他此前投资的孵化器GirlUp美女创业工场,将来的价值可能是会拥有很多孵化公司的股权;比如他前年投资了一个88众筹,这是一个培训型的公司。

仅2014年,朱拥华就以个人名义投资了11家企业,叫个鸭子,酷漫居,老枝花卤,甜心沙拉等,都是他的手笔。目前已有6个项目进入A轮。

“个人投资能够快速决定投或者不投,程序简单快捷。”他说。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