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岁以下投资人】宋春雨:信奉价值投资的探险家

在联想北研大厦见到联想乐基金董事总经理宋春雨时,他刚从美国回来。宋春雨每年高频次穿梭于中美之间,也去以色列两次。宋春雨领导的乐基金,是联想踏入云服务领域的核心竞争力和关键战略,在过去四年里已经投资了包括乐逗游戏、Face++、ZAKER、上海商派在内的30多个项目。这些企业50%以上进入下一轮融资,有6家公司估值突破了1亿美元。乐逗游戏作为乐基金首个投资项目,已于2014年8月7日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

贯穿生活与工作的研究

宋春雨2001年加入联想,在IT业拥有丰富的工作经验和雄厚的技术背景,曾在联想全球研发系统担任产品研发和管理工作多年,2010年,联想向移动互联网转型,联想云服务业务集团总裁贺志强让宋春雨负责联想的战略技术合作、开放创新、战略业务发展方面的工作。

宋春雨深度思考后认为,“互联网领域是创业者的世界,联想集团不可能什么都做。生态是未来的趋势,联想应该建立生态系统,站在核心制高点上。”他向贺志强建议,做一个技术创投,为联想布局未来云服务生态系统。这提议获得了贺志强的支持,并得到了联想集团CFO黄伟明的大力支持。所以,乐基金自诞生就有两大使命:第一,围绕联想云服务对移动互联网、物联网、云计算三个重点方向进行整个生态系统的构建和投资,这是偏战略属性的;第二是偏风险投资。

从技术研发转向投资,宋春雨一直强调学习的重要性。“我将乐基金定义为学习型组织,成员必须走在所有产业的最前沿;其次,我强调精英文化,每一个投资人都是特种兵,都需要各种能力,如懂行业、业务、金融、财务、管理等综合方面;另外,也应该靠个人魅力获得创业者的信任。”

乐基金去年在硅谷进行了一笔战略投资,美国生物特征识别创业公司NokNok Labs。这家公司开发的安全认证协议标准已成为事实的国际标准。谷歌、高通、微软、ARM都已经支持这一标准。宋春雨表示,“我们早在四年前就坚信生物特征识别会成为未来的通用技术,而且会成为手机的标准功能,所以乐基金对于生物特征关键垂直的部件、系统算法、平台认证应用厂商都进行了投资布局。这体现了我们对产业的判断能力。”

互联网女皇Mary Meeker(玛丽·米克尔)每年度都发布一份行业分析报告,其实联想也有。每年,联想会组织各部门、合作伙伴、研发系统等方面的人士对未来三到五年的产业发展进行研讨,预测未来用户、商业环境及技术变化,这项活动称作LTO(Lenovo Technology Outlook),乐基金每年都有参与。宋春雨说,“这是乐基金核心竞争力之一,而这些研究的成果也将成为乐基金每年度的投资主题。” 2015年,乐基金的投资重点在中国、美国和以色列三个国家,投资方向主要集中在移动电商、物联网、互联网金融、大数据和云计算等领域。

宋春雨的研究,不仅是在工作、技术和投资领域,生活中,宋春雨和他太太每年都会研究一个自己感兴趣的课题。

宋春雨从小对天文学感兴趣,他曾梦想成为天文学家,但最后学了工科。2013年初,宋春雨夫妇选了一个天文课题——“上帝粒子”希格斯粒子进行研究。宇宙大爆炸时,产生了62个粒子,是构成世界的本源。其中,希格斯粒子是唯一一个没有被证明的粒子。2013年,这粒子真的被欧洲核子研究中心证明了,而在1964年就用算法算出这粒子的英国物理学家彼得·希格斯因此获得了诺贝尔奖。宋春雨说:“特别感人的是希格斯还活着,而且他五十年前就计算和预言出来了。”那年他和太太得知希格斯粒子被证明的消息,都激动得哭了。

宋春雨还和太太一起研究过癌症的病理学,查阅了很多论文,“就跟做投资一样,我们找了很多医科大学的博士和博士后、一些临床的教授做访谈,但是最后的结论非常悲哀。”

作为进化论者的宋春雨,因为太太有了宝宝,他今年的选题极有可能确定为遗传学,“我们相信我们下一代一定会比我们聪明,而这就涉及到遗传学。”

他博览群书,科技类、心理学、艺术学、文学、历史等书籍都有涉猎,宋春雨认为,“很多东西都是相通的。”

投资最有价值的公司

多年的技术研究背景,也让宋春雨对前沿的核心技术非常敏感,“有的时候就是敢为天下先,我们敢投创新的技术、创新的商业模式、更喜欢破坏性商业模式,比如说已经上市的乐逗,首先它是一个跨境手游发行模式,并对其实现本土化; 另一个非常有创新性的项目是Face++,联合创始人唐文斌还在攻读博士期间就引起了乐基金的关注,他在那个时候自主开发了一套人脸识别算法,在当时,乐基金判断人脸识别技术未来会成为基础技术平台之一,果断投资,Face++解决方案推出后在技术领域产生强烈反响,为大量互联网企业提供了人脸识别解决方案。。”

宋春雨是坚定的价值投资者,有些天使投资人投资属于砸概率。而宋春雨要找到最有价值的公司,找到能够长期持有,与联想同道、同业的企业。所以,乐基金每年只投资10-15个项目。“我严格筛选和培养起来的企业,它已经建立起核心竞争力,为什么要放弃掉呢?一般来说,我们会对自己投资的公司不离不弃。”

问到是否与别人竞争项目时,宋春雨认为以一点取胜“我比别人更相信这个项目能成功,更理解他的技术或商业模式,更信这个创业者能成功。我比别人更贴近创业者的心,知道创业者在想什么。”

投广州华阅时,它实际是一个数字杂志的模式,但投完后,宋春雨觉得如果做移动互联网模式的话,应该做新闻和社交内容类的聚合阅读平台,这就是现在的ZAKER

为这,宋春雨与华阅的创始人陈迟每天晚上通话到凌晨,讨论战略、产品、设计、界面风格等等,“我觉得如果没有那一次大的转型,公司可能就死掉了。”现在的ZAKER用户数突破1亿,最近拿到了1000万美元的B轮融资。

投资和创业都是探险

宋春雨对探险型的运动更为喜爱,如户外运动,喜欢骑行、滑雪、水上帆板。他在西藏徒步三次,去过珠峰大本营,更爱在水上扬帆。

宋春雨认为探险是他的个性,投资和创业都可以认为是种冒险。信念坚定的创业者更能打动宋春雨。ZAKER最初是陈迟的哥哥创办的。后来,陈迟从他哥哥手里接过了这家公司,为了公司发展,陈迟卖掉了自己的别墅,投了几千万进去。这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举动,吸引了宋春雨。

Face++也有类似的故事。宋春雨最早认识Face++联合创始人唐文斌的时候,文斌还是清华的学生。他要做中国最优秀的人脸识别算法。他说,我的团队就是为这个而生的。宋春雨很快就完成了投资。目前,Face++是乐基金创投公司中成绩斐然的一个团队,算法已经超过了face.com,也就是facebook花1亿美金收购的以色列团队benchmark的指标。

宋春雨的另外一个个性是,对新技术、新产品非常有兴趣。“最新的技术、最新的电子产品,我都会去最先尝试、体验。”比如今年乐基金的投资重点之一是移动商务,现在宋春雨会在碎片化的时间里去网购,他最近的一次网购是BOSE入耳式降噪耳机,Beats的无线运动耳机。

对于投资人这角色,他觉得:“第一你永远都是接触很创新、很新鲜的东西,第二就是你很成天和一群非常正能量的创业者打交道,会被感染,第三非常有成就感,比如投乐逗的时候,乐逗才六个人,一个游戏都没有,但三年后就上市了。Face++那时创始人还是小孩,但现在已经完成B轮融资2200万美元了。第四,通过投资,乐基金还能与联想云服务实现战略协同,这些被投企业能在业务方面与联想云实现协同发展,为联想的互联网转型提供生态支持。”

不过做投资的这几年,宋春雨也有遗憾,为曾经的太过谨慎,比如皮皮时光机的周桥。“我们有机会投进去,但最终没有。可能是那时看问题的角度过于缜密了。早期投资最本质是投人,找最信得过的人最重要。但那时我们过于纠结皮皮时光机这事能不能成了。”

或许,正是这样的错过,让宋春雨后来更关注于人。有一次,宋春雨去硅谷考察一家叫Nimbula的公司,它是Amazon AWS云计算创始团队组成的创业团队,当宋春雨问CTO一个底层技术问题,CTO没有答上来,但他们的工程师徐文豪答地不错。第二天,他单独约徐文豪出来,说了三句话:“第一这家公司不会发展得很长久,迟早被卖;第二,真正的云计算市场机会在中国,第三,如果你想创业,回国来找我。”

一年之后,徐文豪真回国找宋春雨了,宋春雨也真的投资了。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