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岁以下投资人】姜皓天:VC是攒人品的!

北极光创投合伙人姜皓天办公室的一角堆满了毛绒玩具。不久前,他在朋友圈晒图:“最近,又新添了APUS和蓝港。我的办公室越来越儿童化了。”他喜欢收集所投资公司的吉祥物。

蓝港互动和APUS Group都是北极光创投的典型案子。蓝港互动于去年在港交所上市,做海外市场的移动互联网公司APUS Group今年年初宣布获得超过1亿美元融资,北极光是上述两家企业的早期投资人。

自从2006年进入北极光以来,他陆续投资了40多个案子,已经退出近10个。尽管未做过精准统计,但在他印象当中,80%的案子投的都是早期阶段。做早期投资难度非常高,做早期游戏公司的投资更是难上加难。

敢于冒险的他在触控科技艺动娱乐(《全民英雄》开发商)、逗屋(《自由之战》开发商)等几家游戏公司产品尚未上线的情况下就给予了投资。如今,触控科技的估值上涨了100倍,已达到上市标准。触控科技、TalkingData、爱贝云计费、任玩堂等公司均已成为各自细分领域的第一名。姜皓天在游戏产业链的命中率几乎等于100%。

“站着挣钱”的职业

姜皓天进入VC行业已有16个年头。就他在VC圈的资历和老练程度,总给人感觉他是一位60后的投资老兵。

从一线投资经理做到合伙人,今天的姜皓天依然冲在第一线。这是他来北极光创投的第9年。从姜皓天身上,看不到丝毫职业厌倦的迹象,“投资这件事情依然好玩”。

这个行当最吸引姜皓天之处在于这是一个“站着挣钱”的职业。“第一,年轻的时候不需要卑躬屈膝求爷爷告奶奶拿资源,能把精力重点放在做事情上面;第二,这个行业不存在贿赂等潜规则,如果被发现基本意味着出局;再说得大点,我们在做一件能改变社会、改变世界的事情。”

当被问起成功率高的秘诀时,他的回答是:“靠经验和感觉,很难说出一二三来。投资更像是手艺活儿,这也是行业难以规模化发展的原因。”

姜皓天敏锐的嗅觉跟他的多年历练不无关系。他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电子工程专业,不想做工程师的他在一份杂志上看到“风险投资”职业时便与之碰撞出了火花。“跟技术结合,但又不做技术,将技术和资本结合,我觉得这个东西好。”尚未本科毕业的姜皓天感觉找到了职业方向。

为了补充金融知识的短板,他搜遍全国所有的高校寻找投资专业,最终选择到上海财经大学攻读投资方向的研究生。被录取后,姜皓天说自己的研究课题方向是风险投资时,导师反问:“是指期货、衍生品这种高风险的投资吗?”

导师对风险投资的零认知并没有打消姜皓天的热情和执著。入学后,他成为同学中的异类。当别人关注黄金、期货、股票时,他研究的是新型公司和新兴的商业模式。1998年电脑还很稀奇,姜皓天就已经在宿舍里面用“猫”拨号上网翻阅国外风险投资的资料。

在校期间他就一直关注VC的招聘信息。他在报纸的一个角落看到了太平洋技术风险投资基金(IDG资本的前身)的招聘启事,投完简历后还附上了一封自荐信。面试他的人是现在IDG资本的合伙人章苏阳

1999年,在章苏阳的带领下,姜皓天如愿以偿,最终加入了自己执着追求的VC行业,并跟王功权、熊向东成为同事。那时的风险投资对创业者来说也是完全陌生的概念。每当讲起要投资企业时,创业者的第一反应是“VC是骗子”。由于基金人员比较少,他们还经常被当成皮包公司或慈善机构。

在IDG的那段日子,没有任何工作经验的姜皓天多少有些自卑。用他的话来讲,“总感觉自己没有价值”。章苏阳是多家企业高管出身,有留学经历,王功权又有万通的创业背景,姜皓天觉得自己应该尽快积累行业经验。在IDG待了不到一年之后,他转到了上海信息投资股份有限公司。

在这里,姜皓天主要从事战略投资和风险投资。他深入执行和管理了多起与大型跨国公司联合的战略投资,期间的工作内容涉及到整个IT产业链,从底层的网络基础设施到应用,再到增值服务。

2004年,姜皓天离开上海信息投资之后,先是加入汉能投资做了一年的投资银行,又跟朋友创业一年做了一家移动媒体,之后卖给了分众传媒

在姜皓天看来,2006年左右才是真正的VC元年。很多主流基金开始进入中国,风险投资环境开始热起来。这一年,有着投资、投行、创业多领域工作经验的姜皓天加入了邓锋创办的北极光创投。

保守还是冒险?

姜皓天说,不冒险就没法做早期投资。他偏属敢赌的类型,但跟北极光早年的保守风格有些矛盾。由于偏谨慎,他们错过了东方财富、唯品会聚美优品兰亭集势等几家公司。不少公司价格过高,他们最终选择了放弃。“毕竟北极光做的是自己的品牌,担心做砸,所以一直比较谨慎。”他能理解基金的定位。后来,整个团队也在不断反思错失的机会。

还是由于偏向谨慎,北极光最初投比较熟悉的B2B案子比较多,很少投B2C。姜皓天进入后,做出了很大努力,推动基金将B2C重视起来。经过一年多时间跟团队不断沟通之后,2008年姜皓天协助合伙人投资的第一家游戏公司是蓝港互动。当时IDG的几位合伙人表示难以置信:“北极光怎么可能投资游戏?”蓝港之后的发展速度和估值让团队对姜皓天愈加信任。

他主导着北极光围绕游戏产业链做投资,并先后布局了平台、研发、发行、外围等不同领域的公司,其好处在于企业之间可以有联动效应。比如,他在游戏开发方面投资过艺动娱乐、骏梦游戏、逗屋网络、喜讯无限,投资过做研发和发行的蓝港互动,做平台性业务的触控科技,做游戏周边的包括TalkingData(综合数据服务公司)、爱贝云计费(支付和计费平台)、任玩堂(手游媒体)和有妖气(原创动漫平台),绝大多数都属于早期投资。

尽管游戏公司成功与否的不确定因素很多,但如今这些公司都是所在领域的第一名,加上又都是早期投资,北极光的回报率非常之高。他们算得上是国内投游戏业绩最好的基金之一。

近一年来,姜皓天投资了十多个项目,比较有代表性的是邢帅教育、逗屋游戏、APICloud、有妖气、化塑汇。去年一年有三个项目退出,艺动娱乐并购给腾讯,骏梦并购给富春通信,觅我信息并购给久邦数码。其中,艺动娱乐的年化IRR回报达400%。

姜皓天总结,看早期投资有两样东西至关重要:第一,看时机点,要快人一步;第二,看团队的独特之处。姜皓天是触控科技最早的投资人。

在手游刚起来时,他判断移动游戏平台有机会。在跟陈昊芝接触时,触控科技正在做开发者社区,也有做平台的想法,但具体思路尚不明确。姜皓天看好陈昊芝是连续草根创业者,有理想,接地气,在没有产品的情况下决定投资触控科技。他非常认同一位朋友对陈昊芝玩笑式的评价:“你看他的眼神,凶悍而坚定!要是我不创业的话都愿意跟着他干。”

签订投资协议前,一位同事提醒姜皓天:“要不要再等几个月,看产品上线反应情况?”姜皓天认定要赌上一把。他反问同事:“如果产品上线后看不出好坏,是否还要再等几个月?”

在他看来,第一款产品跟创业者的成功与否没有必然联系,很少有游戏公司能做到第一款产品就能大成。“如果抱着第一个产品就大成的侥幸心理,那是一种赌博的心态。”事后证明,姜皓天确实没看走眼。陈昊芝带领触控科技开发出的首款游戏《捕鱼达人》就成为爆款。

从B2B到开始投B2C,再到投资游戏,后来又重点布局B2D公司,以及提前布局海外移动互联网市场等投资策略的制定,确实让北极光获得了不错的回报。但姜皓天坦言,有时由于执行力不到位错失不少机会。

2013年初时,他看准了两个方向,一是实用化互联网的“黄金十年”大机会,二是针对90后或具备强运营、强交互等特点的娱乐化机会。但由于精力不够,他在实用化互联网领域错过了在车、房、O2O消费等领域的很多机会,在娱乐化领域也错过了B站、快手、KK唱响、暴走漫画等公司早期阶段的投资。之后,这一批公司特别火,估值被抬得很高。姜皓天说:“当时觉得太难受了。”

姜皓天还错过了在A轮投资团购网站的机会,只能在B轮时以相对较高的价格进入。当时他和同事张鸿平几乎看遍了所有大点的团购公司,综合考虑下来最终选择了排名大致在第四名的美团网,这家公司成为千团大战中的唯一幸存者。姜皓天坦言,其中有运气的成分,但也证明了北极光的判断能力。事后回忆起来,他说:“你投资了一家优秀的公司,它的发展总会一再超出你的预期。而一旦选择失误,损失将非常惨重。”如今,美团的估值比北极光投资时成长了近30倍,被公认为“百亿美金俱乐部”的候选公司。

“知心大叔”

一副黑框眼镜,一张冰冷面孔,姜皓天似乎让人难以接近。其实,很多接触过他的创业者都知道,这是一位外冷内热型的“知心大叔”。他做事一贯认真,是最认真填写“40岁以下投资人”调查问卷的投资人之一。他说,光是第一张问卷就从凌晨1点做到3点多。耐心做完两份问卷,他给到《创业邦》调研员的反馈是:“问卷太长!好复杂……”在采访现场,他拿着一个小本子,上面密密麻麻记录着最近几年投资和退出的案子。

当“40岁以下投资人”问卷问到“推荐几本书或者电影,前提是让你觉得对自己做投资有帮助或者引起共鸣的”一题时,姜皓天的回复极其逗比:“编辑同志太文青了。我表示没有什么好说的……投资无标准模式,人生历练皆有帮助,何必非要强按到书和电影?”

到底该如何不断提升投资功底?肯定少不了跟同行业人士的交流、跟同事的讨论。

对此,姜皓天认为要多见项目,获取一手信息,从而完成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他不认为投资有所谓的“顿悟”之说。整天奔跑在第一线的过程,将姜皓天锻造成了一位净掏干货的实力派干将。讲起对行业的理解时,他简直停不下来。讲着讲着,他会突然问记者:需要讲这么详细吗?

在他的脑海中早已对新型领域形成了一套系统的投资策略。这些策略的形成并非闭门造车的结果。“90%的理论来自市场第一线,10%可能是来自自己的洞察和抽象。”

在将这些新型领域的投资策略付诸实践之前,他会先早一步投资几个项目试水,然后花大量时间跟进,验证成功之后再向团队传达。现在,占据姜皓天最长时间的有两件事情,一件是接触新项目,另一件便是投后管理。

他在投后管理方面确实发挥了很大作用,有创业者评价他“考虑事情有高度,解决问题总能抓住核心点”,也有人说他“有格调,高而诚,是创业者的坚实后盾,对市场痛点的敏感度超乎常人”,还有人亲切地称其为“知心大叔”,总是在最需要帮忙的时候出现,给予信息支持和战略点拨。姜皓天这样形容自己和被投企业的关系:“更像是驾驶员和副驾驶,或队员和教练的关系。投资人会用自己的经验和视野帮助被投企业选择正确的方向和打法,为之鼓与呼,助其攻与守,但主要靠企业家来驾驭和表现。”他对所投企业有着特殊的感情,喜欢用带有企业LOGO的笔记本、笔等小物件,收到这些物件后会尽快使用起来。姜皓天开玩笑说:“传播它们的品牌和文化,这算一路相伴吧?”

他经常给团队强调,要真诚对待企业。“我不会忽悠人家。投资是个长线的生意,投资人也要攒人品,千万不能从短期利益的角度考虑问题。你的口碑一定是你曾经投过的这些企业家给你的口碑,千万不要以为自己聪明,好像今天站在有利的位置上,我就欺负你一下。”

一旦所投企业陷入困境,会给姜皓天平添不少压力。2008年金融风暴期间,他们不可能援救所有公司,一些公司融不到钱面临死亡危险。那段时间,他经常睡不着觉。“作为项目负责人,压力一直很大,从来没有降低过,但心态会变得越来越从容,不太会在意一时的得失。”

高压之下,周末睡个懒觉,或者找个晴朗的日子开开喜爱的摩托车,这些对他来说已非常奢侈。开摩托车时姜皓天不太追求速度,他说开到80码就能有自由飞翔的驾驭感,这正如投资一样,目的“不是追求一时的速度和刺激,而是追求持续的成功”。他兴趣广泛,还喜欢电影、音乐、阅读、旅游等等,就像他会投资各种类型的创业者一样具有包容性。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