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岁以下投资人】张震:我们是100%的创业者

拍完照,高榕资本创始合伙人张震在会议室宽大的办公桌边坐下来,双手十指相扣,放在桌上。采访的大部分时间,他都是语气平和,面带微笑,也一直保持着这样的姿势,极少有其他手势。

白衬衣,深蓝色西装,一丝不乱的头发,收放自如的大笑,像位很职业的职业经理人。只有当他说到“在我们去年投资的公司中,有近十家已经成长为行业的领军企业”的时候,你才会忽然意识到,这位7亿多美金基金掌门人内心的强悍。

张震的底气

“募资能力是我们极大的优势。”张震说。的确,这不是随便哪一个基金都可以做到的。

从2014年1月到2015年1月,成立刚刚一年半的高榕资本完成了三期共计6亿多美金的募资。第二期3.62亿美金的美元基金一个半月就募集完成且超募很多。

刚刚过去的五一节,高榕资本又完成了新基金 Co-invest fund的募集。这个基金总额一亿美金,将专门投资于高榕资本第一期美元基金投资过的优质项目。

高榕资本的LP也是令人羡慕的,比如腾讯、淘宝、百度、小米、京东、分众等互联网巨头的创始人或核心高管,又比如全球领先的主权基金、欧洲的皇室基金和养老基金、美国顶级高校基金⋯⋯

这些数字和这些人也是张震的底气所在。在这一年半里,高榕资本美元加人民币差不多投了40多个项目。

张震对数字明显有不错的记忆力,甚至准确说出了母婴特卖平台贝贝网的上线时间:去年的4月16号高榕资本投资贝贝网的时候,网站还没有上线,今年1月份就拿到了今日资本巨额的C轮融资。对于刚刚被收购的广告营销平台Avazu,他不是说“被20多亿收购了”,而是说“被20.8亿人民币收购了”。

这个投资清单还很长。爱屋吉屋是通过O2O做二手房租赁和交易的平台,上线到现在一年的时间,据说已经是上海第一大二手房租赁公司,在北京市场也占据了比较大的份额。小米手环,现在已经是中国最大的智能手环,一个月出货量就超过100万。“我们认为它是小米生态链中除了手机以外最重要的产品。”张震说。

今年三月份,也就是成立18个月之后,高榕资本召开了首次LP年会。张震在年会上说:“一个18个月大的孩子仍然只是个婴儿,而高榕资本要过成人礼,因为我们每一天都在拼,每一个月都当一年来过。”

离开工作十多年的老东家IDG创办高榕资本,对张震来说,是真正意义上的创业。他的人生阅历因此上升到了一个更高的层面,也面临着更多的挑战。

一切从零开始。基金的名称要选,团队要组建,办公室要去找,战略要去建,要去第一次寻找项目,自己做融资,自己做决策,⋯⋯每一件事情都要自己去做。

促使一个人最终下定决心的,往往是生活中点滴细微的触动。一年半以前,张震和IDG的同事高翔岳斌在厦门出差,晚上三个人一起喝酒聊天。仰望浩瀚星空,想到人生苦短,“如果有机会,却不去拼搏,离开世界的时候,我会后悔的。”

高榕资本刚成立的时候是张震压力最大的时期。“那时候要钱没钱,要人没人,要项目没项目,甚至没有办公室。差不多有6个月的时间我们都就在威斯汀酒店的大堂办公,那里的服务员都认识我们了。”

甚至高榕资本的Logo都是张震和高翔、岳斌三个人一起设计的。榕树最大的特点就是独树成林,有主干和无数的气生根,可以无限延展。这就像被投企业、LP和私募股权基金的关系,可以编织成一个独特的网络。高榕的学名是高山榕,在西双版纳被尊为神树,象征常青长寿。他们把基金名称取为高榕资本,就是希望可以接地气、深扎根。高榕资本的Logo看上去似乎是一片榕树林,细细看则隐含着x、y、z三个字母,其中,x代表高翔,y代表岳斌,z就是张震。

三个人在IDG共事多年,是各有特点但又互补的“三剑客”。高翔非常随和,像大白,很多创业者称他为“高医生”,有什么问题愿意跟他讲。他从IDG投资91助手的第一天就是91助手的董事,一直到91助手并购给百度;他还投了其时刚上线一周的土豆网。岳斌号称“所有VC投资人里面最会编程最能跑的人”。他是个极客,也是个山地马拉松爱好者,虽然在IDG工作的时间只有三年多,但是参与投资过小米。张震的个性相对来说比较雷厉风行一些,喜欢整合资源,愿意给大家解决问题。

相比很多老牌基金,高榕资本更自由更快捷,三个人都在第一线,做决策很快。一个项目三人看完了觉得好,立马就会签署Term Sheet。而且通常三个人是一起行动的,这样可以当场就拍板。

一般一定额度以上的投资需要投委会三个人全票通过,一定额度以下三个人中两个人同意就可以。这样既能控制风险,同时又有一定的灵活度。

张震说,看一个创业者,第一要看他的气场,考虑他是不是一个合格的创业者,是不是合格的CEO,同时看他是不是有格局,是不是有执行力,以及团队是否有足够的默契度。看一个项目,三个人对于行业都会提前做足够的研究和判断,这样,基本上一两个小时就会有一个初步的判断。

签贝贝网的时候,贝贝网还没有上线,三个人在杭州火车站跟张良伦吃了一顿盒饭就敲定了投资。而目前,贝贝网已经是最大的母婴闪购网站了。速度快的背后,是三个人已经对母婴闪购模式做了深入的研究,坚信这个方向。

高榕还投资了一个居住在硅谷的88后天使投资人郭威,人称“ChineseMafia”。当时高榕团队与郭威在硅谷的一个咖啡馆聊天,当场张震就拍板说要投资,做惯了天使投资人的郭威居然激动得声音都颤抖了,说“做了那么久的天使,还是第一次被别人投资”。

“我们的偏好是投一个大的赛道里面的优秀选手。”张震说,大家都在讲“互联网+”,但这毕竟只是概念,要落到实处一定要有对应的市场。“没有比房地产市场更大的市场了。房地产中介的O2O市场,这个创业赛道里谁是最优秀的?爱屋吉屋创始人黎勇劲原来是土豆网的COO和CFO,后来创业做了打车软件“大黄蜂”(2013年年底被快的打车收购),所以他对互联网运营以及线下的脏活儿累活儿都非常了解。这么好的团队,再加上巨大的市场,那么,投资决定就可以做出来了。”

张震还认为,好的赛道可能大家都看得到,最难的是找到好的赛车手,以及打动对方,拿下项目,并且给对方提供足够强大的投后服务。

十年和一亿美元练就的投资人

张震在IDG工作过十多年,投资过过不少好案子,其中3G门户在纳斯达克上市,神州付、蓝港、DX等在香港上市,暴风影音在国内创业板上市。他在不同的场合多次表达过这样一个理念:经历过完整的经济周期,才算是见过世面的投资人。“一个合格的风险投资人应该具备两个基本条件。第一,你必须在行业干满十年;第二,经你手投够一亿美元。投资是一门不断积累的学科,十年是学制,一亿美元是学费。”

再来一次像2008年那样的金融危机,要是没经历过,该怎么处理?投资人需要了解这种情况下的投资心态、投资判断、投资节奏,没有经历过是没办法懂的。所谓学费,是指要真金白银地在市场做过事,尝到过甜头,也挨过教训。只有投资过一亿美元上下,才能接触到足够多的创业者,知道创业者的共性和个性,知道如何跟不同的创业者打交道,也才能知道公司在不同发展阶段遇到不同的问题怎么去应对,什么时候做下一轮融资、什么时候退出、通过什么手段退出。

蓝港在线的王峰,是霸气外露的性格;蘑菇街的陈琪,看起来是个文静的大男孩,但其实内心非常强悍。“看的人足够多,才能透过表象深刻洞察创业者是否有成大事的潜质。”

投资人观察创业者,创业者同样也在观察投资人。在陈琪心目中,张震是“大哥和朋友”。贝贝网的张良伦对张震评价颇高:“张震是睿智的可信赖的重承诺的有格局的战友。”出生于1988年的Chinese Mafia郭威说:“张震跟其他投资人感觉不一样,很有亲近感,像大哥哥。⋯⋯他是一个聆听者,而且最重要的是,他相信有梦想的人。”

这件事的另一面是,投资人本身心性的不断磨练和提升。

高榕资本以投A轮为主,投A轮的项目最怕的不是投错,怕的是错过。如果错过一个项目,可能损失很多,因为这个项目可能会带来几亿的利润。

最开始入行的时候,错过了好案子,张震会“很焦虑,睡不着觉”。但现在,他的心态会平和很多,“因为没有哪家VC可以一统江湖。不管你的基金做得多好,总会遇到这样的问题,因为你的能力有限,资金有限,这就是这个行业的特点。”

但他一如既往地勤奋和有激情,每周看几十个项目,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工作,并且乐在其中。“我觉得创业不是一般人愿意干的苦逼活,要承受比别人大得多的压力,牺牲很多的家庭生活。”虽然努力挤时间,但陪伴家人和孩子的时间“肯定会很少”。

他并不觉得遗憾:“我觉得这都是人生的体验,这对孩子来讲也是言传身教,要向孩子传递冒险的精神,创业的精神。这个精神不是仅用简单的语言就可以搞定的,是要用自己的行动体现的。这对孩子的成长也是一个极大的激励和帮助。”

张震希望把高榕资本的LP都变成合作伙伴,慢慢建立一个生态系统。“我们有全球一流的投资人和投资机构,有充足的资金,还有一个彪悍的投资团队,以及强大的投后服务团队,和创业者群体保持着非常好的关系,所以我们对自己的要求也会很高。”

问他在未来几年的打算,他说:“我们希望我们投资的公司都能成为伟大的公司。”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