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停王暴风科技冯鑫:下一步怎么走

当界面新闻联系冯鑫时,他回复说“涨停结束之前不对外接受采访”。5月6日,暴风科技(300431.SZ)挂牌后首次没有涨停,收盘涨了不到6%,记者当晚联系冯鑫,他果然非常爽快地表示可以接受采访了。然而,在接下来的五个交易日,暴风科技又任性地来了连续五个涨停板。

“很多人会在公司上市后讲不太关心股价,我觉得有点扯,反正我不是。”身着白衬衫、留着干练短发的冯鑫不苟言笑,但在说起暴风科技上市后连续30多个涨停板的事情,脸上还是透露出喜悦之情,“每天看股票各种涨、创纪录,也会有YY(意淫)的小乐趣啊。”

暴风在享受A股,A股也在享受暴风。冯鑫说他料定暴风上市后会大涨,但“五一”后“还能继续涨,那肯定是超预期的”。中国股市正经历五年以来最大牛市,自3月24日上市后,暴风科技在5月21日迎来第39个涨停,股价突破300元大关。截至5月22日收盘,暴风科技股价收于280元,总市值达到346.8亿元,超过在美上市的优酷土豆(51亿美元,约合316.41亿元人民币),更远超迅雷(6.67亿美元,约合41.38亿元人民币)。

暴涨的股价让冯鑫和他的团队收获了巨额财富,除冯鑫外,在暴风内部创造出10位亿万富翁、31位千万富翁和66位百万富翁。但在收获财富的同时,也迎来诸多质疑,市面上将暴风科技称为“妖股”,著名财经作家吴晓波以此为由头写了一篇《疯了》的文章,更是获得朋友圈刷屏似的转发。所有人都有这样的疑虑:暴风科技还会涨多久?在借势了A股牛市和“互联网+”的概念之后,未来的暴风靠什么?

冯鑫肯定也不会倾然自喜于此。“A股给了互联网这么大的机会和势能,一定不要辜负,辜负了就是天理难容。”暴风科技CEO冯鑫对界面新闻表示,他“深怕自己浪费了这个(指上市)核武器”。

在接受新闻新闻采访的当日(5月18日),暴风科技举办了上市之后的首次战略发布会。面对诸多投资人和记者,冯鑫表示暴风科技将实施“全球DT(Data Technology)大娱乐”战略,从一家网络视频企业全面转型为DT时代的互联网娱乐平台。同时宣布开启国际化征程,将实施“全球精英招募计划”。

马云的战略高度,让人叹为观止。”冯鑫说暴风的DT战略也是借鉴学习自马云今年3月在互联网大会上的发言,从以我为中心到以你为中心,从我拥有什么产品,变成我能够影响多少人、和多少人发生关系。据了解,暴风内部已由COO崔天龙牵头成立了DT中心,未来的目标就是要每天影响一亿人。截至今年3月,根据艾瑞咨询的统计数据,暴风科技现在PC端日活跃用户约2800万、移动端日活跃用户约1400万。

在发布会现场,冯鑫阐释了暴风下一步的四个战略方向:将5000万的用户群这一个核心打通;“乘法服务”,不再限于视频领域,延展到娱乐、游戏、动漫、音乐等大娱乐的领域,在每个大的类别中要寻求“航空母舰”型的产品,同时找3到5个二级的“独角兽”发生关系;“乘法商业”,一方面加强优化互联网现有的赚钱模式,同时寻找更多商业出口,如O2O、智能硬件等;全力国际化,有人的地方就有互联网,而全球还有二三十亿的人口处于待开发状态。

在这个战略思路下,暴风于去年底发布的魔镜正成为暴风转型的试水之作。暴风魔镜是一款虚拟现实(Virtual Reality,简称VR)眼镜,在使用时配合暴风影音开发的专属魔镜应用,在手机上实现IMAX效果,普通的电影即可实现影院观影效果。

截至今年3月底,“暴风魔镜”累计销售18万台,是中国最大的VR硬件销售商和最大的VR软件内容提供商。4月14日,暴风魔镜完成首轮融资,华谊兄弟、天音、爱施德、松禾资本等4家公司累计增资1000万美元(约合6200万元人民币),占股比例达19%,以此计算暴风魔镜估值达3亿。

“VR更像一个颠覆,比无线颠覆PC一点都不差。”在冯鑫看来,VR颠覆了人和信息的关系,从单纯的接触信息到去体验信息。目前,三星、Oculus(被Facebook以20亿美元收购)、索尼、HTC、英伟达等国际电子巨头均已介入虚拟现实(VR)市场。据预测,至2020年全球增强现实(AR)与虚拟现实(VR)市场规模将达到1500亿美元(约合9306.15亿元人民币)。但冯鑫更为乐观,他认为在未来一到两年VR就会有相当大的普及量,“有1000万人在用,就算是一个普及产品了。”

“你选择的创业方向还是不够大,还没有找到足够强的人帮你。”冯鑫说雷军这句话对他影响很大。同为金山系出身,冯鑫和蓝港互动CEO王峰的关系很好,王峰此前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表示上市后的蓝港更像是一家创业公司,冯鑫说上市之后的暴风也正在重启,要借助不同阶段的资源和条件不断修正,做一些大家想到和想不到的事情,“要借助上市这个核武器和(牛市的)时间窗口去做更正确更智慧的事情。”

关于暴风科技最新发布的“全球DT大娱乐”战略,下一阶段的暴风科技到底向何处去,冯鑫还有哪些思索?敬请阅读以下界面新闻对冯鑫的专访摘要:

互联网回归A股是不可逆的潮流

界面:面对不断疯涨的股价,连续30多个涨停板,不知道你心情如何?会感到一些压力吗?

冯鑫:压力没有,肯定开心很多。很多人讲上市就是逗号,股价不重要啥的,我觉得这个太扯了,不关心是不可能的,反正我不是。你每天看这个股票涨,各种创记录啊,也是YY的小乐趣,为什么不拿来YY呢,我觉得很好玩。

其实暴风的股票我认为是百分之百会大涨的,这个我在敲钟那天也这样说的,我说今天开始A股享受暴风,暴风享受A股。我们带来了那么多的日活跃用户群回来A股,它有群众基础,有民心在里面。我们的产品是大家耳熟能详的,讨论这个股票的时候能够感受和感知到,和以前单纯的炒股是两回事。但是这个记录达到这个状态,过了五一节还能继续涨,那肯定是超过预期的。

界面:和那些在美股上市的同类公司相比,你觉得你们被高估了吗?

冯鑫:我觉得A股和美股的估值差异,长期看都是一个始终会存在的一个现象,会有一个5到10倍的差距,这都是正常的。你往两三年前看,乐视也会有三倍的差距。互联网公司回归A股是一个不可逆的潮流。你去看美股和港股,十几年都差很多倍,那不也接受了嘛,这就是事实,每一个市场对商品的价值审定就是不同的。

长线看能不能支撑这样的价值,我觉得第一,这两个市场的差距一定会存在的,遇强则强,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手里的武器不一样了,当年优酷、土豆打的不可开交的时候,优酷先上了,土豆后上,你会发现前者就把后者秒杀掉了;58先上了,赶集没有上,你会发现最后的的结果也是类似的。先上比后上,武器就不同了,可能像一个原来的火筒筒枪和自动步枪的区别,我可以连发了。但是你到那个A股和美股,我觉得像AK47跟那个自动步枪的区别,原来还得一枪一个子弹,你要瞄准,你要摆好姿势,要扣扳机,这边上来以后,进门一扣扳机就扫射了,就是武器不同,导致企业的竞争维度不同的攻击,所以遇强则强。

界面:那上市和这样疯涨的股价,对暴风来说意味着什么?

冯鑫:上市是我们的核武器,我深怕自己浪费了这个核武器。A股确确实实给互联网这么大的一个机会点,给了这么多的势能,这个势能确确实实要重新去审视,一定要不辜负这样的机会,辜负了这样的机会就是天理难容。

对暴风来讲,最大的感受,说实话,我用了一个词就是重启嘛,我觉得跟重新创业没有什么区别。因为所用的资源和手法包括要做的行为,跟过去的出入还是蛮大的。我前段时间看我自己的时间表,就是现在最近一段时间,说实话比原来更忙了,我媳妇说很少当天回家了,最近好多天我都是12点之后才回去的。

界面:主要是忙哪些工作?

冯鑫:在我这个时间表里面,对外占的比例非常高,占了八成多。有找我们的,但是我主动去找的更多。这个阶段其实跟投资人是没有沟通的,跟记者也几乎没有沟通,主要是我们未来的一些设计,需要找很多人去合作。

界面:蓝港的王峰也说上市后的蓝港更像是一家创业公司。

冯鑫:我们可能是一路人,我跟王峰也很熟啊,我们跟他很类似,类似在什么地方,我们都是属于在每个阶段对自己都是没有一个定论的,然后每个阶段根据当时的资源条件不同,我们的目标是不断修正状态,都是属于这样的人。他也是因为上市之后有一点资源,他立刻就觉得,OK我一定要做更大的。其实从这点上是一样的,我们是发现多了一个核武器,就是这么高的市盈率,所以我觉得应该好好的利用这个核武器和这个时间窗口去做更正确更智慧的事情。

暴风科技营收和利润增长图
暴风科技营收和利润增长图

用5到10年打造DT娱乐帝国

界面:你们宣布的“全球DT大娱乐”战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冯鑫:用马云的话讲,就是要把以我为中心,变成以你为中心,把我自己拥有什么产品为中心,变成我每天能够影响多少人为中心,和多少人发生关系为中心。

我们成立了DT中心,未来的目标就是至少要每天要影响一亿人。核心就是做两个战略,第一个就是用户化导向,就是我们无论将来并购也好,控股也好,甚至简单的投资或者是合作,我们都会把DT作为一个关键点,就是我们要把DT先打通,就是用户数据先打通,把这个打通作为最基础的,不管是哪种模式去合作,我觉得DT都是基本为核心的

第二个我们要做的就是场景连通器。什么是场景连通器呢,我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在暴风的播放窗口上再加一个频道,就是很好的联通状态,等于是多了一个频道在做秀场,这比你用一个流量到他的秀场网站效率就要高很多,我是举这样一个很小的例子,但是一定要把这个用户在跟你的产品发生关系的各个数据去仔细分析,哪些是应该跟其他服务关联的,哪些是应该跟其他商业关联的,所以叫场景连通器。将来暴风整个旗下,所有的这些产品,他们都第一肩负着的主要使命是,在这样的一个应用和服务当中,用户是怎么样的?但是它同时兼具了两个联通的功能,一个是被其他人联通进来,一个是联通出去,所以我觉得这是最重要的东西,就是每个产品都成了一个连通器,所以我觉得这是DT。

界面:那你们大娱乐战略,跟现在其他公司都在提的大娱乐有什么不同

冯鑫:大娱乐就是两个出口,第一个出口就是要涉及到视频、游戏、音乐、动漫等所有娱乐相关的服务,这个服务也有两个关健词,第一个关健词就是我们叫航空母舰,就是在每个大的类别当中要有航空母舰类的产品。但是在每个大类别当中要找到3到5个二级的独角兽发生关系,也许是其他人的,也许是发生关系,一定要把这些服务拿进来,用DT就可以做乘法。

然后就是把这个商业出口,互联网现有的商业出口,广告和游戏模式或者网络增值这样的模式,通过数据优化它,但是传统的娱乐能够赚钱的经济模型,也一定要进去,比如O2O、硬件、电商,就是直接商品销售这些模式也一定要进去,那整个这个模型如果做完的话,我认为就叫乘法的商业模型。

我举个例子,如果秀场是我们的,就可以让流量翻倍,我们就可以让他赚钱的数量增大,这跟其他的公司拿到一个秀场做加法,甚至有些创始人做减法是不同的。

所以我们要整个做乘法的商业模型,乘法的核心就是DT作为一个乘数。

除此之外,有一个全球整体的大市场,今天有人的地方就有互联网,就是全球50多亿人口还有可能二、三十亿人口待开发状态,所以应该把产品服务大幅度的扩大到全球去,这是我给暴风画的这张图。

界面:视频网站其实用户忠诚度蛮低的,你们如何去做O2O?

冯鑫:真正把用户粘下来的产品非常少,社区算是一种,另外就是硬件。其实除了这两个以外,粘性高的产品是很少的,你既然不是社区,不是QQ、微信,所以你不可能。你非要自己成为高粘性产品,这是非常难的,甚至我认为不要去做不可为的事,就是明明不可为非去做是没有意义的,但是问题在于说,你确确实实可以通过连通这件事情,使用户被多点覆盖。高粘性产品可能靠是一个很大的吸盘,你可能是十个吸盘,十个很小的吸盘,你仍然可能没有大吸盘那么厉害,但是比原来是加倍了。

界面:所以暴风魔镜这个硬件是你们目前第一步出来的这种产品?

冯鑫:魔镜这个产品,其实它的创新性已经超越了这个小吸盘了,当然“DT大娱乐”战略是包括它的,就是你要做一些先进的视听娱乐的东西。但是,魔镜这个VR产品,娱乐已经无法限制它了,它有点像人和信息的这种关系,当然我觉得一开始就是娱乐,或者娱乐在里面占的比例比较高。

VR更像一个颠覆,我觉得比无线颠覆PC一点都不差,他颠覆了人和信息的关系,就是原来人是接触信息,现在是跟我们现实生活一样地体验信息,那人对信息的感受程度是天壤之别的。

暴风魔镜。

界面:可不可以描绘未来VR产品普及后的场景?

冯鑫:有一个电影叫《未来学大会》,那里面讲的特别狠了,是以色列的一个电影,这个电影基本就是想像未来这件事做到头以后的情形,电影相当好看,但是是悲观主义者的一部电影,它觉得那样对人是不好的。还有一个电影叫《HER》,也是类似于一个现实和虚拟混淆了的电影。不过,科幻电影99%都是悲观的。

界面:这个在你看来,普及要很久吗?

冯鑫:行业里面都会觉得要三、五年,我觉得是有可能加快的,一、两年吧,我觉得就会有相当大的普及量呢。什么普及量呢,就是有一千万人在使用,这个量我就认为已经算一个普及产品了。

界面:你们做的这个互联网娱乐平台,会面临BAT的竞争吗?

冯鑫:肯定会碰面。做大娱乐这个事情,其实难度目前看我觉得比原来想像的竞争更强。但从整体来讲,在我理想中的那个未来娱乐的模型,今天没有任何一家公司达到了15%的市场份额。即使有人把那些O2O就是硬件做完了,都没有达到百分之十几的份额,对吧?然后有谁建了一个上亿的娱乐用户群,给他们做连通器?除非我想的是错的,如果我想的是对的,就没有任何一家公司做到了15%的份额。因此,我想跑步前行,尽快做到百分之十几,我在这个跑步的过程当中。

界面:原来A股高估值公司都是通过并购来兑现它们的价值,你们却从网罗人才开始?

冯鑫:我也要并购,我只是在并购之前做了第一个准备,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我认为粮草是人才,我也要做大量的并购。可能会比别人手笔更大更快更狠。

冯鑫觉得自己今日的成功“很荒诞”

界面:你觉得你取得今天的成功是靠运气还是什么?

冯鑫:我觉得运气一定是99啊,但是没有那个1是不行的,那个1是什么呢,我觉得两点吧,就是第一点就是你确实还要做一个实体,如果我不是有用户记住的一个产品,其实也不会有今天这30多个涨停板,所以我觉得这个基础还是要去做的;第二点呢,我觉得我确实有所坚持。

最重要的有所坚持就是其实与我们同样的大部分人都投降了,不瞒你说,其实你能够想到的名字的公司都找我们谈过,甚至你不知道名字的公司都找我们谈过,但是我们只跟阿里的人谈过,其他的我们都拒绝了,就是性格原因,我不急也不太在意输赢。我觉得输了也没有什么,但是如果别人拿暴风去吸血让我个人发财,这个事我审美观上不喜欢,所以我宁可它死,就算死了又能怎么样,所以我会有这样的心态。阿里能谈的原因是阿里当时没有投资优酷,他是准备全力灌血给这家公司,这是我唯一谈的。其他的都是属于你来吧,我们这有一个平台,这种我们都拒绝了。我觉得这种坚持是我的个性,而大部分人早就不坚持了。

界面:在你这么多年的从业经验里面,获得的最佳建议是?

冯鑫:去年雷军跟我说:你选择的东西还是不够大,就是说你选创业方向还是不够大的,我觉得这个话对我还是挺大帮助的;第二句话是说你还没有找到足够强的人帮你,我觉得这个话也是超牛逼。

界面:在你所从事这个行业里面,你有最尊敬的人吗?

冯鑫:我觉得作为企业家来讲呢,柳传志的人格最让人尊敬,但是我觉得马云今天的战略高度,让人叹为观止,我们今天搞了全球DT大娱乐,还不是跟人家学习的,偷来的,所以向马云致敬吧。

界面:你觉得用一个词来解释你今天获得的成功,你会用什么词?

冯鑫:还挺荒诞的吧。就是挺偶然的,人生就是偶然的。

冯鑫闭关都想了些什么?

“你们怎么把这些桌子都移动了?”当冯鑫看到我们为拍摄视频,对他办公室的格局做了移动调整时,立马发出疑问。对于喜欢打坐经常阅读《道德经》的他来说,多少是有点信风水的,我们向他做了解释,他表示理解,没有显现出太多不悦之情。

如同他在上市之前说的那样,在暴风上市后一个礼拜,冯鑫安排了下工作就回山西阳泉老家、他妈妈的房子进行了闭关。

“每天都是清空的状态,忘记自己是谁,让过去的自己和现在的自己对话,看看能不能达成共识。”冯鑫说,他会与中学、大学时候的自己对话,让过去的自己问现在的自己,现在的样子是当时的自己想成为的样子吗,然后会有很多的质疑、沟通。

其中的一个共识结果,冯鑫认为自己还是很关心人,在这个商业社会谁都是不能免疫的,碰到机会、做一些创造、产生财富,要去欣然接受这样一个过程。身边的人会有一些过度的功利主义,斤斤计较,冯鑫说他发现其实骨子里大伙的相同程度很高,只是在表面做了一些选择,而且他人在做选择的时候其实也是承受了很大的痛苦,想清楚这点后自己就会变得平和,并消除与他人的界限,因而能够更合理地去和他人相处。

除此之外,冯鑫说他这次闭关终于想明白了“时间”的问题。在他看来,时间就是一个伪命题,过去的自己和未来的自己都存在于此刻。所谓当下并不是今天要好好过,而是发现这一刻包含了过去所有的东西,也包含了未来所有的东西,冯鑫说这个时候其实会有一种很轻松的放下的感觉,延展开来讲,不单是自身的融合,更是与前面几代人的思想融合,人和人之间的界限模糊。

但他也强调,虽然有很多思考,但很多想法他目前还很难用语言说的特别清楚。

在闭关期间,他重新读了两本他在大二时就读过、对他影响深远的书:《约翰·克利斯朵夫》给了他价值观,他认为“最坏的价值是虚伪和伪善”;《刀锋》里的拉里出现的时候很美,帮他确立审美观,在他读书的那个年代流行“垮掉的一代”,只破不立,但现在他要做的是去挑战以往的价值观、审美观。

对于当下的暴风来说,冯鑫面临的也就是破和立的问题。他希望打破格局太小的视频行业,“视频给了我们能量和资源,但已经不再是我们要战斗的主战场了”;“立”则是指不应该再一门心思自己做,暴风接下来会花大量时间去做并购和行业整合。“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冯鑫坦言,对暴风而言,钱已经不算作粮草,他们目前真正需要的是人才,所以暴风此次在宣布战略的同时广撒英雄帖。

“一方面是工作,但更多还是是和自己相关的。想明白自己跟即将到来那个事情的匹配关系,你是不是合适的,是否是你特别想去做的,如果想做的话你心中的意义感从哪里来。”在闭关期间,冯鑫说他每天只会开机一小时,看看有哪些必须处理的公务,“其实非常难受的,特别不想开,但是你有义务吧,就是得开。”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