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奇足球:如何掘金中国足球市场?

“中国有3000万踢球的人,已经比巴拉圭的人口都多了,而巴拉圭曾是世界杯八强”,发出感叹的乐奇足球创始人邱秋是一位90后创客,从大学期间就开始创业的他被俞敏洪称为“有领导才能的头狼”。他的项目乐奇足球A轮融资数千万元,估值2.5亿。

校园“百万富翁”背后的酸甜苦辣

2010年,邱秋刚上大学。看了讲述比尔盖茨和乔布斯创业的电影《硅谷传奇》,他下定决心,一定要做一件让这个世界记得住的事情。于是,身为新闻传播学院学生的他大一下学期便开始自学软件开发,大二开始创业。

当时他是帮东南亚国家和珠三角地区做APP外包项目。经过和一群小伙伴们10个月的奋斗,他们挣到了人生中第一个100万。还是在校学生,他们就拿上了每个月三五千的工资,租着三层的复式楼,每天过的甚是“嘚瑟”。

在大三那一年,由于工价的降低,邱秋开始策划带领团队转型。不过,他没有想到,阳光过后是一场无情的暴风雨。

他们做的是一个叫“lengend”的智能wifi项目,但是他们低估了智能wifi项目的操作难度。除了他们擅长的软件开发,智能wifi还涉及到质检、硬件、售后等他们不熟悉的领域。最后,挣来的100万全部搭了进去,项目也没做成。这时,团队开始分崩离析,原本30人的团队走得只剩6个人。

“我最觉得心痛的是,当初我们将近30号兄弟,说走就走了,那会儿才真的体验到树倒猢孙散的感觉,整宿整宿睡不着”,邱秋对那段经历仍记忆犹新。

掘金中国足球

钱没了,人走了,邱秋只好带领着剩下的团队成员重新开始。他们租了一个15平方米的小房间办公,房间很昏暗,没有窗户,几个人面墙而坐,邱秋没有办公位,则抱着电脑坐在凳子上办公。

这次,酷爱足球的邱秋和他的团队成员们想到了自己平时踢球订场难的问题。对于足球爱好者来说,要组织一场球赛,预订场地,招募队友,匹配对手,寻找裁判等环节不仅复杂,而且难度很高。对于足球场来说,由于通过传统电话预订,预订出去的足球场也可能因为各种原因取消,球场使用效率低,也需要一个解决方案。

邱秋调研发现,这个痛点将成就一个很大的市场。中国有3000万踢足球的人,1万块足球场,一年的场租市值在20亿美元左右。

说干就干。2013年3月份,邱秋设立了一个足球订单的呼叫中心,为球迷提供电话订场服务,为场馆介绍转接客户。但是由于缺乏良好的信用体系,客户爽约事件仍然屡屡发生,场馆方怨声载道,用户体验很不理想,融资也不成功。

随后,邱秋决定转变思路,带领团队开发乐奇足球APP,并链接支付功能做O2O。乐奇足球是一款基于足球爱好者打造的社区App,用户可以通过这个平台进行足球比赛预订场地、匹配对手、线上报名、招募队友、约找裁判和线下PK等。

很快,乐奇足球便获得了天使轮投资。2014年末,邱秋带着项目上中央电视台《创业英雄汇》,在12分钟内便获得了8000万的投资意向,还被俞敏洪评价为‘头狼’。

有了融资的乐奇足球,把每个月有300万的交易佣金收入全部用于用户订场补贴。因为邱秋认为,移动互联网最重要的是迅速占领用户,应该‘把鱼钓上来再肢解鱼的价值’,盈利并不是当下考虑的重点。

城市合伙人制度

在参加《创业英雄汇》的时候,小米创始人雷军曾在节目中给邱秋支招:懂得吃亏,把好处先分给大家,才能调动团队的积极性。这句话影响了邱秋,也影响了乐奇足球后来的拓展模式。

乐奇足球在每个目标城市招募城市合伙人作为公司股东,由深圳总部负责平台搭建及商务拓展部门搭建,合伙人则负责组建当地团队,拓展线下渠道。

“华为不是说了一句话吗?一定要听到炮火声的人指引子弹往哪打!”,谈到为什么推出城市合伙人计划时,邱秋向创业邦记者解释道,当地合伙人具备本地资源,在产品选择和营销上具有天然的优势,所以,团结一切可团结的力量非常重要。

而且,每个地区足球运动习惯也差异巨大,只有当地人才能深刻理解。他举例,深圳跟广州虽然只有一个小时车程之隔,踢球习惯却非常不同。深圳订单多为半场,广州却不接受半场的订单;北京一般踢9人制,天津却只有5人制和11人制,而且5人制全是室内比赛,不在室外。

而城市合伙人的计划也迅速帮助乐奇足球打开了全国的市场。目前,2015年3月份开始全国扩张的乐奇足球已经覆盖了24个城市,拥有30万用户。邱秋的目标,是在2016年将城市扩张到50个,希望未来在中国覆盖500万的球迷,并向世界证明,中国这一个世界足球人口最多的国家,正在孕育未来的足球世界。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