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度智控:与大疆全面PK

吉颖新

零度智控(北京)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零度智控”)是2015年初才踏进消费级无人机市场的。这一年他们推出了自己第一款消费级无人机产品——Xplorer-V(探索者),被市场称作“航空版自拍神器”。

零度智控将独有的Follow Snap(智能视觉跟随)1.0技术运用到Xplorer-V上面,玩者只需在手机APP上框选出想拍摄的人或者物体,它就会自动跟随框选对象进行拍摄。

在位于上地高科技产业园的零度智控,创始人杨建军介绍道:“将视觉追踪技术应用到无人机上面,我们是全球第一例。”他仍像个军人那样穿着一件扎起来的白衬衫,袖口被高高挽起。

“大疆(大疆创新)目前也还没有发布这种产品。”旁边的副总经理适时补充。而Xplorer-V整机3999元的售价也撕开了一道市场价格口子,据了解,目前大疆最便宜的一款无人机也要卖到6000多元。

“在无人机的所有技术点上,我们全部能够与大疆对标。尽管我们做消费市场晚了些,但在这个市场主要是靠产品说话,随着我们将技术变成新品不断推出,会逐渐被市场了解的。”杨建军表现得很乐观。

2007年杨建军创办零度智控,这是他脱下军装后第一次创业,主做他擅长的无人机方向,而此前他在航空航天部门已工作近N年,2004年即开始专攻无人机核心技术——飞控系统。如你所知,几乎是同时,2006年在深圳,香港科技大学毕业的汪滔创立了日后声名远播的大疆创新,但当时无人机的一切尚未进入人们的视野。

尽管前路遥远,但零度智控的创办,让杨建军感觉自己身上的创业因子重新被激活了。与大疆的“自由化”气质不同,零度智控开始几年总带些“国家队”烙印。那时零度智控凭借技术优势与国家队捆绑,做了很多专业市场应用项目,并不时在专业领域发表很多多旋翼研究成果;而大疆则在2010年前后悄然发力,首次将多旋翼应用到无人机上,挺进消费级市场,在全球无人机领域异军突起,迅速铺开。

“那时因配合国家做了些固定翼项目、参加航模比赛等,确实错过了这个引爆节点。”杨建军告诉记者。零度智控无人机业务主要方向可分为不同阶段,2009年之前更多专注于无人机固定翼以及随后的多旋翼技术方面的研发,2009年到2011年重点将技术产品化,2011年到2013年布局无人机专业市场及各行业领域做应用。“从2013年开始,我们将把重心调整到消费级市场,希望快速赶上。”杨建军说。

飞控是零度智控扬名无人机圈的一张王牌。零度智控市场经理告诉记者,在无人机领域掌握飞控、云台等全部六大技术且能整机量产的公司,放眼望去,市场上只有大疆和零度智控两家。

目前市场上至少有400多家无人机公司。“能在市场上卖整机且大规模出售的,只有我们和大疆两家。”其市场经理肯定地说,零度智控是一家被价值低估的公司。而面对大疆占据70%的市场的现实,他们当下惟有“站稳老二的位置,然后推新产品去抢更多市场份额”。

低谷坚持

无人机的高门槛毋庸置疑。与做无人机市场的积极态度相比,杨建军对于无人机技术研发与产品应用则显得异常审慎。

无人机主要包含飞控、云台、相机、图传、避碍、计算机视觉等六大技术领域,其中以飞控最为基础。而无人机要真正飞上天,所涉及到的成千上百个技术节点通常需要较长时间的验证,这是一个不断试错、很慢的积累过程。杨建军说,零度智控在前期很长一段时间默默不发声,“打基础时间确实比较长,都要在每天一点一滴的积累中进行”。

但零度智控毕竟是一家公司而非国家专门研究机构,所以那个阶段他们最常遭遇的就是经营面上的资金压力。技术员工的高工资以及房租成本让杨建军觉得有些吃力:“有几个月出现员工工资发不出这种完全不能接受的情况。”

好在运气不错。“每到发工资时就会突然来一个项目,突然来一笔收入,我们确实有好几个月就是这样熬过去的。”

而研发工作需要时常加班加点。杨建军说,当时没钱付员工加班费,就只能靠“笼络感情”。他的方式是,一方面为团队画了张大饼,另外一周七天每天加班后开车将同事一一送回。“路上和同事一起聊天,了解他们的想法,同时也对他们进行‘洗脑’。”杨建军笑着说,为了激励和笼络,“我还拉上同事一起去看过你们创业邦的创新中国大会。”

在杨建军眼中,目前在国内无人机领域,因为他们掌握了“上百个技术点的完整性技术”,基本上已经没有几个真正的竞争对手。他说,零度智控当前的关键是要把技术进行产品化,“更好地做集成,拿出更接地气而有竞争力的产品”。

在他看来,无人机应用场景有无限可能性,而其中很多领域,人们目前还在探索之中。“日常消费类可应用的范围就太广了。”他举例说,可以专门做一个汪峰求婚那样用途的专用无人机种类,“也很酷炫”。他说:“汪峰现在用的是1到2公斤左右的无人机去求婚,稍微大了一点,容易造成伤害,其实就有戒指拽不下来这种负面案例。从安全的角度来讲,可以做一个体积更小、更轻、颜值更高的,比如更萌,桃心形,或者是一个戒指形的那种。”

如他所说,全球市场上没有任何一家无人机公司能把全部行业都试完,从实际应用和市场容量来说,行业竞争尚未到红海程度。“行业太新了,那这也是市场机会。”而在目前无人机应用专业和消费两个主要市场上,杨建军说,零度智控不惧怕和任何对手PK。

采访中,零度智控员工告诉记者,杨建军身上有一种创业者劲头:“他一旦认准了目标就会坚持不懈地去努力”。在清华读本科时,杨建军赶上了清华创业热潮,这位纯粹的理工男对做电商生意发生了兴趣。大四时,他在校园里搞了一家网上书店,经营模式上就采用了后来大行其道的电子商务,向学生卖些书、鲜花、蛋糕之类的。“但当时并不是特别好做。”

从清华毕业后来到某航天研究所战略导弹部队,杨建军选择无人机飞控作为自己的研究方向。事实上,无人机在国内最早起源于“靶机”,逐渐安装载荷后,“才不再是纯粹一个飞的东西,而发展成为一个平台,能作军用侦查等各种空中用途”。

这段工作积累和经历,为后来零度智控的产生埋下了伏笔。事实上,部队的气氛与杨建军的个性经历,尤其是与他一直以来的创业梦,并不吻合。2007年,他选择离开创业。

“但创业真的不是一个天天都有激情的过程,它是一个枯燥无味的过程,但是你就是得坚持,也许就找到了一个很好的方向,也许就到了一个风口,也许就完成了一个很长期的积累。”这有点总结意味的话倒meet了当下无人机的发展。

在神秘的无人机专业市场与国家队捆绑

无人机专业市场,简单说就是指用无人机在某个行业领域做事情,而不是个人作为电子消费产品买回去玩。目前无人机在专业领域的应用主要的几个部分是:

第一,军用领域,对产品续航时间、可靠性等各项指标要求较高,而一般情况下,军用领域的应用也不宜多做宣传。

第二,民用领域,可使用在包含工业、农业,武警公安侦查安防,航拍、测绘,救援、物流、获取地理信息图拍等方面。

第三,各行各业都可借助无人机做些事情。

杨建军说,在无人机专业应用方面,有可能最快爆发的两个板块就是:农业和安防。而目前很多无人机公司都在朝专业领域布局,包括主打消费级的大疆,以及易瓦特、Lily等。

而零度智控则一直在公众不知、略显神秘的专业市场默默耕耘。到2009年到2011年,零度智控基本上成熟了固定翼与多旋翼飞控技术。“还有云台,它的作用类似空中三脚架,控制摄像机的稳定性,让拍出来的视频达到最好效果。”并且,他们开始在国家有关项目中大批量铺开。

比如他们完成过玉树紧急救灾救援航拍等专业项目,也是民用无人机行业中唯一飞越过钓鱼岛、西沙群岛等地进行测绘的公司。

2010年4月14日,玉树发生地震时,零度智控正和中国地震局地壳研究所做一个无人机地震探测的科研课题。“接到电话后,我们第一时间带上飞机赶到了现场。”

事实上,国家测绘局备有很多测绘无人机,但均是需要烧油的机型。且玉树海拔3800多米,无人机飞起来要超过4000米,并且需要更长的跑道才能起飞。人们很费力地在现场推出一个跑道,结果却飞起不来。

当时零度智控为做区域性灵活测绘,从差异化出发,针对固定翼的痛点——烧油、需要跑道以及高级别操作技术,研发了一款名为“雨燕”的电动无人机。“一米多大小,纯粹靠电池驱动,不需要跑道,靠弹射就行。看起来很土,就在地上钉一个桩子拿一根皮筋一拉,就好像打一个电动弹弓一样就能把它给打出去。”

18号下午,雨燕上天后,成功获取了玉树灾区第一张无人机航空灾情图的影像。他们将其提供给中国地震局,中国地震局又上报当时的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应该说这张图对于灾情及时分析和救援具有很重要的价值。”杨建军说,两天之后,其他国家测绘局的大型飞机才在玉树飞起来获取其他相关区域的图。

玉树雨燕事件发生在2010年上半年,到下半年,多旋翼技术逐渐成熟,主要缘于2010年智能手机技术火热变革对多旋翼飞行器起到了强势拉动作用。作为专业资深人士,杨建军敏锐地意识到:多旋翼飞行器能够完成很多固定翼做不了的事。

当时有一件事也给他带来了启示。“有一次我们在广东武警总队做演示,他们总队长提出一个需求,一座大厦五层里有恐怖分子劫持人质,武警需要了解里面发生的情况。当时武警们用了一个固定翼飞行器,但它只能从窗户一遍一遍飞过去,没有办法悬停,更无法拍摄里面有什么情况。”

2011年开始,零度智控将研究重心转到多旋翼。多旋翼的研发和使用可极大降低对操作技术的要求,杨建军认为这是无人机未来的一个发展趋势。事实证明,这也引导了零度智控进行影视航拍、进入消费级领域以及整体规模化升级。

但相比于大疆在此领域的先发推进,“我们时间节点都差不多,但并没把这个方向排在最紧要的位置,仍然在做些固定翼的事情,所以就晚了一点。这样的话,确实后面追需要一些时间和代价。”

多旋翼发展起来之后,杨建军看到无人机在其他领域将有更好的应用。且对于一个民营公司来说需要运营利润,创建自己的品牌,这决定了他们不可能总从属于国家队。

“像前面所说行业应用有两个特别大的方向,其中一个是农业应用,就是撒农药,以及一些农作物的分析。”

这在中国这样的农业大国算是一个刚需,这个领域有非常旺盛的需求。“一个是大型制药厂,面对大片田地需要一个更高效的撒农药的方式。无人机有天然的优势,可以从空中均匀而快速地完成农药喷洒。”

但是,他也坦言,多旋翼无人机在农业的应用中目前还存有实际问题,比如多旋翼的缺点——载重小和续航时间短,就是一直困扰它在农业里面应用的大问题。

随着新技术逐渐得以突破,无人机变得越来越智能化。“我们认为在今明两年,无人机的农业应用会基本成熟,且一旦开始就会产生较好的收入。”杨建军说,今年零度智控在这个领域尚处于技术积累和储备期。“目前我们还只提供飞控给一些厂家去做成农业应用产品,之前我们也通过他们去了解了很多市场和农业一线的需求。”他透露给记者,今年下半年零度智控将推出农业应用整机产品,“并具备足够好的性价比”。

第二个专业应用就是安防。这也是一个非常大的应用领域,像在公安、武警各种场合都会做大量安防项目,还有延伸出来的安防和消防救援,这将可能让大量多旋翼无人机派上用场。

“最近几年,这两个领域都是我们最看好的。”但比如说像在美国亚马逊送货使用无人机做物流的案例,他认为现在还不可能实现。“物流这个领域,整体条件还不成熟。”而除去前面两个市场以外,另外一个爆点就是消费级市场。

消费级市场怎么玩?

与国家队捆绑,相对来说,杨建军他们“不用去考虑成本,也不会去考虑结果,更不会去想消费体验”。但当他们转到消费级市场后,打法几乎完全不同了。

不得不提的是,从2011年开始,多旋翼应用成熟后,影视航拍一直是零度智控的主要收入来源。“我们提供飞行器,搭载专业摄像机去做电视或者电影空中拍摄。”

之前影视剧做航拍要用载人直升机完成,或比较危险,或成本较贵,无人机航拍很多要请国外团队。原来国内无人机航拍最怕关键时刻起不来。杨建军说,导演冯小刚曾炮轰过国内一个航拍团队,原因是拍战争片,下面布了N多个炸点,到时一点火开始炸就要起拍,结果炸完了飞机也没飞起来。

近年来,随着设备逐渐成熟,操作变得方便,国内航拍团队表现越发靠谱,“直升机去拍摄的基本上都没有了,影视剧市场非常接受多旋翼航拍”。

这对于定位于高端航拍设备提供的零度智控是一个利好。航拍团队用他们的无人机产品完成了徐克导演的《智取威虎山》《爸爸去哪儿》等大电影的拍摄。杨建军说,《爸爸去哪儿》电视剧和大电影分别使用不同的无人机搭载专业设备拍摄,“我们早于竞争对手推出这种云台和飞行器,他们几乎是没有别的选择地找到了我们。”

而在专业和业务方向一路转型中,杨建军坦言曾遭遇诸多挑战,从整个公司的内部结构、公司资源投入到合作伙伴都有很大差别,甚至细到员工思维方式变化。“只有这些变化都已经做到,做消费电子产品才能成功。”

其实与国家队捆绑,零度智控大多是做项目型的事情,转到民用市场则是要做产品。“这是一个很大的不同。做电子消费品,必须考虑它必备的一些属性,比如成本、用户体验、外形酷不酷等。”

而在转型过程中,雷柏科技的加入发挥了作用。2014年,雷柏科技使用自有资金5000万元人民币增资零度智控,交易完成后,持有零度智控增资后10%的股权。同时,雷柏科技以1800万元人民币出资,与零度智控共同设立合资子公司——深圳零度,雷柏科技持有合资公司60%的股权。

在杨建军看来,这是典型的一个双赢合作。在零度智控这边来说,雷柏科技早年从做鼠标的行业红海市场杀出来,他们在成本控制、产品工业设计、外观结构、用户体验等方面有很多积累,将为零度智控带来价值,“补足了我们这些方面的短板。”雷柏科技在全球众多的渠道和经销商也变成了零度智控消费产品的经销商。

其实,对于零度智控这个老二,与大疆相比,人们对其技术水平没有异议,但感觉他们在消费市场的销售额和所占份额相差较大。“我们今年应该会有很大突破,因为今年有一个消费级的产品加入。”

消费级新产品就是Xplorer-V这款“战机”,看来它确实任务重大。其市场经理告诉记者:“它最酷的地方,是能从空中自拍,这是之前爱自拍的人谁都没办法做到的。”她说,就像网上曾有土豪发帖,玩空中自拍,是如何做到的?他是将10个手机一次次丢上去对着自己拍,扔上去十次,总有一次是镜头朝下,然后就拍上了。“我们现在不仅解决了(这个问题),而且是做360度拍摄。”她说,和Xplorer-V属性匹配的还有逐渐加大的户外运动、家庭出行等需求。

消费级市场被业内看好,但现阶段用户量每年大概仅在百万级左右。“我们现在还是以销售硬件获得利润为主,未来希望推出新型无人机,让它成为下一个类似手机这样的用户入口。”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