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橙:不仅仅是一个睡眠记录工具

刘辰

雷岳川失眠比较严重的阶段是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读硕士时,连续一个星期晚上难以入睡,最后不得不找医生开了安眠药解决问题。在求助医生之前,他唯一对抗失眠的方法就是“扛着”。后来做APP“香橙”时雷岳川发现大部分人都一样,在睡眠问题已经非常严重之前,都不想小题大做。

但失眠始终是个亚健康问题。如果要简单划分睡眠问题,无非是睡不着和睡不好。香橙则对用户进行了更深入的研究:第一种是睡眠时间管理问题导致的白天精神不足,也就是传说中“世界五大谎言”之一的“今天我要早睡觉”;第二种才是真正的亚健康问题——失眠,或睡眠很浅。

雷岳川想通过香橙证明这些问题最终都能解决:对于晚上不睡早上不起的人,香橙以熟人社交模式让用户互相关心并提醒早休息;对于失眠问题不太严重的用户,以社区方式让用户讨论如何提升睡眠质量;而对于失眠重度患者,则将他们引到线下去求助医生。

让家人管理你的睡眠

3月刚刚上线的香橙在40天内突破了30万激活用户,其中1/3完成了注册,截至目前,10%的用户比较活跃。75%的用户有强烈的改善睡眠的需求,这超出了雷岳川的预期。

香橙在记录方法上利用用户使用手机的习惯做了一次创新,这或许是它能在睡眠测试工具已经铺天盖地的情况下还可以迅速吸粉的原因之一。用户无需做任何操作,香橙会根据其头一天晚上最后一次使用手机的时间和第二天早上第一次使用手机的时间来测算用户的睡眠时长,进而分析用户是否健康。如果香橙发现用户夜里两点还没睡觉,第二天就会发通知提醒用户早点休息。

软件通知提醒是任何睡眠APP都能做到的事,雷岳川真心想引爆的点是社区。

香橙对有着不同睡眠问题的用户以不同的功能点来切入。雷岳川提供了一组来自官方的数据:26.6%的被访对象每周失眠一次,以中青年、白领居多;6.4%的人每周失眠三次;晚睡型用户占比则超过一半。香橙想通过“记录睡眠时间+熟人干预”来管理这些人的睡眠:用户可以把数据分享给亲近的好友或家人,请他们录制语音闹钟来提醒用户该睡觉了,或者该起床了。

来自陌生人或软件的干预和来自爸妈、亲友的干预完全是两码事,亲人之间的干预更多地代表对用户的关心而不仅仅是监督用户几点钟睡觉。香橙做过一个关于叫醒铃声的小调查,结果显示44%的用户更倾向于听到熟人的声音,22%的人希望听到小猫小狗的叫声,之后是手机系统默认铃声,最后才是陌生人的声音。

亚健康失眠问题就复杂得多了。

雷岳川坦承,香橙研究了很久,结论是失眠不可能通过一两个产品或软件一刀切地解决。因为会失眠可能是身体原因,也可能是心理压力,或者环境干扰,甚至用户自己也弄不清楚原因。

香橙也并未指望通过一个产品解决问题,而是希望APP提供给用户社区功能,根据不同的失眠情况分类建立话题,让他们相互去交流和讨论。针对失眠还不太严重的用户,雷岳川相信他们通过在社区交流加上自我调节和改善可以产生效果。这类用户也是目前香橙首要想吸引的目标用户。

而对于重度患者,香橙则要在未来启用O2O模式接入服务,把中西医、心理咨询师拉到平台上,让专家引导用户去线下消费。而心理咨询还可以反向引流,用户弄清楚自己的失眠原因后,可能会回到APP选择相应的改善产品。

坚持做社区

智能枕头是香橙团队的第一个硬件产品,也是香橙为用户提供的第一个“解决方案”。它的核心是一个纽扣大小的传感器,装在枕头任何一个角上,通过监测用户的体动来收集并分析数据,可以单独使用,也可以搭配香橙出品的决明子助眠枕头,预计将在2015年7月问世量产。雷岳川希望在线下找到合适的枕头供应商来联合推广这个产品。

“它可以在记录和休眠状态之间自动切换,这也降低了用户的使用成本。而最关键的一点是我们的工程师在耗电基础上进行了深度优化,使我们的产品在不用充电的前提下能持续使用一年,记录用户这一年内每一晚的睡眠情况。”雷岳川说。

几乎所有的手环都是香橙智能枕头的竞争对手。当智能手机APP在很大程度上覆盖了手环的计步功能时,手环剩下的为数不多的功能就是收集睡眠数据。但雷岳川表示无压力,他认为手环的一个痛点是需要用户坚持佩戴,而枕头不是可穿戴设备,无需劳烦用户手动调节。

至于线上,虽然做睡眠的APP很多,但雷岳川认为真正的竞品不多,因为大多数还是记录睡眠的工具。按照雷岳川的设想,硬件和工具都是入口,APP背后的社交才是核心,而香橙最终的形态是个平台。

两个健康管理APP“大姨吗”和“超级减肥王”在一定程度上启发了他。二者都是从工具出发,但最终产品火起来还是靠两点:一是社区讨论,二是给用户推荐痛经缓解方案和减肥方案。

香橙的第一代版本也是纯粹的睡眠工具,记录用户的睡眠时间和习惯,但很快它要上线的新版本就要通过引入家庭成员和好友之间的社交来管理睡眠习惯,并鼓励用户在社区讨论睡眠问题,分享能快速入睡的方案。什么样的耳塞隔音效果好,什么样的窗帘遮光效果好,睡前喝点红酒能助眠⋯⋯都可以彼此分享。

在创新中国总决赛终极PK环节,DCM董事合伙人卢蓉劝他:为何一定要做社区?干脆就卖硬件好了。雷岳川不为所动。

“创业要跟着市场走。”他说,“我发现互联网企业真正把用户沉淀下来并且做大的都是口碑很好的产品,给用户真正解决了问题。”

雷岳川相信智能硬件的大方向是解决问题。香橙通过前期运营和用户调查发现他们最需要知道的就是解决方案。“而现在智能硬件做到的层面还非常浅,在收集了用户数据后,即便知道状况很糟也并没有改善什么,意义不大。”他说,“解决方案最终还是要来自社区。”

香橙想做什么?

工具:一旦发现“问题睡眠人士”,香橙会用系统消息提醒用户早点儿睡。

熟人社交:让亲友录制语音闹钟来提醒用户管理睡眠时间。

智能硬件:装在枕头任意一个角落的睡眠监测传感器,可以配合使用香橙的决明子助眠枕头。

O2O:对失眠问题严重的用户,引流到线下帮他找医生。

谁看好香橙?

俞敏洪盛希泰

2015年5月,香橙完成了新东方创始人和资深投行人士共同成立的洪泰基金领投的Pre-A轮融资。

Q&A

Q:创业以后还失眠吗?

A:失眠更厉害了。为了别人的睡眠,牺牲了自己的睡眠。

Q:那么自己最常用香橙的哪个功能?

A:虽然牺牲了自己的睡眠,但我还是一个非常在意睡眠的人,每周甚至每天都要用香橙看看睡眠时间够不够8个小时。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