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涛:能玩转一手巨星的制作人

刘辰

王涛刚一辞职就有VC来找他——在创业之前,他已经是个名人,在足球和游戏这两个自己本就喜爱的领域中累积了几十万粉丝。

出名的一半原因是他足够幸运,刚毕业没多久就把两个爱好变成了工作:在《实况足球》中文版游戏里做解说,之后又进入了CCTV5收视最高的《天下足球》栏目组。另一半原因是才华。王涛在CCTV5做的几个节目,《演员的自我修养》《疯狂的足球》在不断地重播,《爆笑体育》也是CCTV5收视最高的节目之一。

在抛出橄榄枝的投资人中,当时还在经纬的胡海清就是奔着王涛而来。“他是个让我眼前一亮的人,毕业后就一直在大文化行业做传媒,对体育和视频内容制作理解都非常深。”胡海清说,“从央视这么大的平台出来自己创业,一定是有激情、有想法、有专业能力的。”

2014年4月王涛从央视离职,之后就一头扎进了他所创办的公司——“北半球”,很快就上线了第一个原创视频节目——《足球各种嘿》,世界杯期间又联动推出了《翻转巴西》等4个视频节目,大部分都有世界级球星在当中露脸捧场。北半球出品的视频,至今在优酷土豆总共被播放超过1亿次,有原创类足球节目12个,还有8个城市类节目。

打好巨星牌

握了一手巨星牌,是北半球的一个大招。在这方面,北半球也许真的是北半球唯一一家能够且敢于“玩”球星的公司。

让北半球最有面子的一次,是梅西2014年随阿根廷国家队来鸟巢打南美超级杯,把“独家采访权”给了北半球,并且只想跟北半球玩,不愿意再接受主办方安排的任何采访。也是那次来中国,梅西上了北半球的《巨星三缺一》节目,在节目中签了一件阿根廷10号球衣,并表示要将它送给中国主席习近平。

首先,王涛自己就有非常丰富的欧洲球星资源,这得感谢央视带他入了门,又在足球行业浸淫10年,通过10年间每一次重大的足球赛事报道,这些资源被他累积沉淀下来。而且,他摸出了一套独家的和球星互动的玩法,超出了简单的采访。大部分时间,王涛都是在《天下足球》负责搞笑的那个。“敢玩”让他和很多球星的互动方式远超泛泛而谈,在苏亚雷斯家里烤肉、和阿圭罗打游戏的片段都曾出现在北半球的视频中。

一个球星在中国两天,平面媒体只能做个专访,内容几乎和欧洲其他媒体一模一样。但因为敢想和敢玩,北半球和球星之间的互动从来不止于此,而是可以产生视频、文字、图片等一系列报道形态。虽然王涛和大部分球星的关系并没有亲密到能与之促膝谈心,但是北半球可以通过定期的业务往来,不断满足巨星在亚洲的市场开发,并让他们产生一点依赖性。

北半球正式出品的第一个足球节目——《足球各种嘿》,本意就是“各种黑足坛巨星和豪门俱乐部”,而“黑你是因为爱你”。不过,不是所有球迷都能愉快地接受这个理由,黄健翔在微博上批评过状态不好时的梅西,结果被网友数落成“梅黑”好多年。王涛拍完《拉玛西亚影视学院》也被扣了个帽子:萨黑。

看过西班牙电视3台的一档娱乐节目后,他有些释怀。这个节目经常找一群人扮演球星,各种恶搞,有一阵儿天天黑普约尔,直到某一期普约尔真的出现在节目上,和他的模仿者在现场PK了一出戏。球星其实愿意直面被恶搞,也愿意放下架子发挥娱乐精神,而现在这个节目也要跟北半球展开合作。

要有成本地恶搞

《足球各种嘿》的第一集——《我去年买了个贝尔》出品后,播放量达到近300万,但反响比王涛的预期差,他本以为会成为一个足球版本的“万万没想到”级别的爆款。播放量是一件很残酷的事,300万和3000万有着天壤之别;评论就更是,经常“看得人心里拔凉拔凉”。

“当时宣发也做得不好,就靠我自己打电话,让黄健翔他们帮忙转了转。”但是第一集的成本并不低。王涛专门带人去了伦敦拍外景,不算公司的运营成本,也花了近十万元。

虽然是恶搞,但王涛坚持要花点成本去恶搞。对拍摄他一直有两个执念:一是场地和剧本的贴合度,二是演员和球星的相似度。所以北半球做足球节目,一定要去欧洲拍外景。“费用可以在前方省,但是我们必须得到那儿,让观众感觉到我们是在认真做这件事。”

团队去一趟欧洲,同时能做好几件事,纪录片团队拍摄俱乐部内外景,访谈节目组走访球星,球衣节目组找球星签名。2014年在巴西世界杯期间,王涛去了一趟完成了3档节目。各个节目之间资源相互打通,这就是北半球为什么能在同一时间段内做十几个节目。

王涛坚持在内容上下功夫,是因为王尼玛和暴漫做了极好的脱口秀领域的运营范例,用户被互动得很爽,而这种模式很可能也极其适合足球领域。在网剧、动漫、脱口秀相继推出后,北半球很快就要开始做足球装备节目《收下你的球衣》了。

可以先做个剧透。《收下你的球衣》第一期,会把托雷斯从出道至今每件球衣的背景依次介绍给观众,从中透视球衣文化的发展。这些球衣会被送到托雷斯手里一件件签名,然后装裱进入北半球的线下博物馆。现在已经有一批珍贵的球衣,比如贝利在1958年世界杯的球衣、博比·查尔顿在1966年世界杯的英格兰球衣等等,有的被球星本人签好了名,有的正整装待发。

这种独特的讲述方式是北半球做内容的一个壁垒,“其他品牌想复制,一定做不过我们,因为我们先走了一步。”把十万人运营好,比拥有1000万用户更有意义——至少现阶段这是北半球的目标。过了最介意播放量时期的北半球,现在更看重核心用户对内容产品的反馈。

在给粉丝提供各种节目的同时,北半球还想提供更多的互动机会,这样球迷才有可能觉得有趣。北半球现在需要更小心地对待内容。这些IP一旦取得不错的效果,下一步都会有变现的可能,会往下游的商业化延伸。

6月30日刚刚立项的《少年西游记》是一个足球真人秀节目,当年的亚洲第一前锋郝海东(也是北半球的股东)将要带着16个中国当下最优秀的小球员去欧洲十大豪门青训营,由C罗、梅西、伊布教他们踢球,最终在拉玛西亚检验小球员的培训成果。这档节目不仅要在网络上传播,还在选择电视渠道。有着一半电视人基因的王涛非常清楚,IP必须联动电视才能发挥更大的价值。

《收下你的球衣》未来有可能为北半球的电商铺路,而《少年西游记》则可能在接下来让足球主题出境游呼之欲出。第一季是郝海东带了16个小球员去欧洲拜师,在未来的第N季,也许就是郝海东带上16个球迷用户去看球、追星、学踢球。

视频是体育行业制高点

2013年初,王涛在一个互联网活动上遇到过白客。白客是他的粉丝,喜欢他解说的《实况足球》。俩人惺惺相惜地聊天,白客说自己在做网剧。这部网剧就是《万万没想到》,但当时王涛更多的是替白客发愁:“我都走了这么多年搞笑路线也没见什么前景,白客这小伙要做的事真的不好做啊。”

同时,王涛自己也心绪万千。他告诉白客:我要做个节目叫《爆笑体育》,要是运气好就可以在CCTV5播出。

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命运眷顾白客,王大锤和《万万没想到》火遍全网。命运一开始待王涛也不错,《爆笑体育》顺利播出,一度是CCTV5收视最高的节目之一,但命运很快又开始捉弄他,让他一整年过得跌宕起伏。

到了2013年底,王涛的状态已经很不好。虽然《爆笑体育》的收视不错,但王涛不满意,在央视这个平台上,它的影响力显然应该更大。原因之一是,《爆笑体育》虽然极尽搞笑,但归根结底是个不符合央视风格的节目,播出后经常受到限制和调整,受众定位也一直不明确。

当王涛是《天下足球》的一个螺丝钉时,他做的节目出尽风头;当他走到前台自己主持《爆笑体育》时,他发现自己和体制的蜜月期结束了。

2013年底,王涛在不断的自我调节中想起了和白客的那次聊天。《万万没想到》的成功给了王涛很多感慨,自制时代是真的来了,还待在体制里显然完成不了梦想。央视的台网融合进展缓慢,他也提交过很多策划案,但都没有下文。直到自己创业后,王涛才知道这些策划案叫“IP”,它很重要,它有很多附加价值。也只有自己创业,才能最大程度地发挥这些IP的价值。

曾经有个投资方要给北半球投五六百万人民币,王涛算了算,北半球一年也差不多能挣到这个数,干吗还要他的钱,至少要拿更大的数目,让北半球可以做更多的项目。但对方说,你的公司太初级了。

王涛反问:“有人凭着一个概念也融到一个亿了,我为啥不行呢?”对方又说:“他们是平台啊,他们已经有很大数量的用户了。”

王涛想起自己提过一个类似的概念。当时还是2009年,中央电视台刚成立CNTV,他曾提议CNTV应该做成一个客户端,用好央视大量的足球资源,把球迷的生活统一到客户端上。王涛写过一篇6000多字的规划,哪个社区做装备,哪个社区做网游,这些社区怎样先后上线,以什么节奏推出,如何引起注意⋯⋯但这个计划在央视进展缓慢,而没过多久,虎扑就抓住机会把这些事全做了。

王涛有点不甘心,苦苦思索北半球还能做什么样的平台——他认为北半球必须做平台,不能空有粉丝却没有平台经营他们。最后,王涛终于找到了一个虎扑做不到的缺口:视频。

虎扑是一个文字基因驱动的社区。王涛很推崇虎扑的运营能力,在很大程度上,这代表玩转用户的能力。仅仅是利用文字能力,虎扑就能掀起一场运营风暴。在埃尔瓦众筹事件惊动了整个互联网后,虎扑又借势运营了《我的球队打皇马》纪录片,但这是与VICE的中国团队联合出品的,虎扑在整个事件当中的原创内容几乎都是用文字和图片支撑起来的。

王涛的结论是,视频是体育行业中门槛最高的一个,视频转文字很容易,但文字转到视频涉及复杂的工种,一篇好文字转换成节目后未必好看依旧,但北半球从一开始拳头产品就是视频,可以说已经占据了体育行业的内容制高点。

北半球最终拿了经纬的钱。最早接触王涛的胡海清在2015年创立了浅石创投,与经纬对北半球联合投资2500万元人民币。王涛通过投资人认识了果麦文化的创始人路金波,他很向往果麦文化和博纳的合作方式。他希望北半球将来也能做到它们那么大。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