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盛:中美创业的较量

编者注:今天,我受邀参加中关村国际创业节暨盛景全球创新大奖总决赛。主办方让我讲讲创业。说邀请了中国、美国、以色列等全球各地的创业家。所幸,我就以猎豹全球化的故事,以中美两地的视角,讲讲我对全球创业的对比观察。分享给大家~欢迎拍砖~

五年前,雷军找到我,他说,如果你想创业,又想回到安全行业,可以做一家公司,把金山毒霸和你自己创办的公司合并起来。

猎豹真正重新开始在互联网安全创业,是在5年前。我们大概用3年的时间把原来有10多年历史的金山毒霸这样一个收费业务改成了免费业务,并使PC端用户增长了近7倍。

那个时候,我逐渐认识到PC是一个稳定的市场,很难在既有格局下产生颠覆。而移动端,由于腾讯、360、百度安全上的厮杀,作为一个刚刚缓过劲的公司,很难在三个巨头的重重围剿之下,冲出一条血路。当时,我们做了很多思考和考察。

移动互联网让世界更平,使创业公司全球化成为可能

今天,移动互联网让全世界变得更平了。过去,如果要做全球化,必须先做区域化,必须进入每一个区域市场,在当地构建合作伙伴、渠道,然后才有可能在当地发行产品,然后再按照一个一个国家做全球化。

全球化对所有公司来说,面临的问题都是分割的小市场,必须花比一个国家大市场多得多的精力才能完成全球化的布局。所以,全球化以前只是大公司的专利,创业公司全球化几乎不可能。移动互联网的到来,使全球化变成一种可能。

由于Google play和App store的出现,即便作为猎豹移动这么一家纯粹中国的公司,我们也有机会在全球成为一个有力的竞争者。

关键要敢想。

中美两国正在成为全球移动互联网的两极

我们考察很多国家和地区后发现,过去经济很发达的国家地区,如欧洲、日本,甚至台湾,在今天这个互联网时代,已经完全落伍了。中国互联网的蓬勃发展,尤其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已经和美国一并成为引领全球移动互联网的两极。

中国越来越变成独特的一极。中国互联网不再像十多年前的PC时代,只能拷贝,把美国的创意拷贝到中国来。到移动互联网时代,中国开始出现独立的创意、与众不同的商业模式,甚至某些方面开始领先美国。

所以,对我们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机会。我们有可能从0到1孕育一家小公司,展开不一样的创业历程。

可以看看这个数据。全球前十大互联网公司当中,美国有6家,中国有4家。最近中概股股市不太好,市值又差得远一点。最高峰期间,阿里巴巴完全超过了亚马逊,逼近Google和微软。还记得路演时,一个高盛分析师跟我说了句英语,他说“像亚马逊都弱爆了,阿里巴巴一个季度挣的钱,可能是过去亚马逊10年挣的钱的总和”。

此外,全球前50大移动互联网公司中,中美各占一半。从整个经济总量上来说,中国移动互联网公司在经济的总量上已经可以和美国媲美。

当然不仅如此。中国可以跟美国媲美的地方绝不限于经济总量。过去,投资人认为中国互联网公司之所以能成长那么快,是因为中国本土市场巨大。所以,本土市场10多亿人口,强大的中产阶级,足以孕育一个强大的互联网公司。

但当时我们的看法正好相反。

我记得,大概5年前,我第一次去美国,走在美国斯坦福大学的街道上,我就想,到底什么促成了美国今天的成就?是什么使得我们努力工作的同时,他们跑着步却做出了全世界最多的发明,引领着全世界最好的科技?其中有一个重要的点就是与众不同的思考。

我认为中国互联网虽然足够巨大,但中国互联网的竞争足够激烈。激烈到一个小的公司,在一个看上去稍微有一些方法论的领域,都很难真正突围而起。

反观全球。类似中国这种竞争激烈态势,并没有在全球铺开。我们发现Google play工具安全上的品类,排名全美排名前三的一款软件,是来自中国哈尔滨一个程序员做的。于是我们意识到,这是一个巨大的机会。

这个机会也证明了,移动工具是一个蓝海市场。

我们有全球化的机会,有中国的执行力,有中国市场里磨炼出来的竞争力,以及我们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并不弱小的开发能力,去冲击全球市场,尤其冲击以欧美为代表的发达国家市场。这个市场在美国公司等对手没有进来之前,欧洲整个互联网没有真正理解之前,对于中国公司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机会。

所以,大概在3年前,我们定了一个公司策略,叫全力以赴全球化。不惜放弃本土市场的一些投入,把所有的精力、所有能抽调出来的人,开始投入到全球化的征程。

大概2年多的时间,我们实现了安卓产品排名全球第一。Google Play里超过5亿下载的成绩。仅仅在移动端,全球就有5亿的月度活跃。而3年前,移动端只有3千万到4千万的月度活跃。

此外,这5亿月度活跃里面,70%来自海外, 20%来自于欧美。我们在欧美整个用户占比已经远远超过一般的本土厂商。

中国公司脱离本土市场,也有能力获取全球用户

Clean Master这个看起来很小的产品,聚焦了整个公司超过200人以上的工程师开发,在每个细节上认真打磨,每个用户评价都认真去学习、去回复。Clean Master在Google Play上获得2400多万个用户评价。因为每一个用户只能评价一次,也就是在全球有超过2400多万台手机为我们这款产品打过分。

如果一个阿拉伯国家的用户,用阿拉语给Clean Master评价,我们同样会用阿拉伯语进行解答。我们有10种语言对1星的差评不断跟踪,使得我们的产品不断往前走。

即便很小的清理软件,我们依然在全球拿到无人能及的用户体验和无人能及的用户量。凭借一个小小的清理软件,构建我们整个APP移动矩阵。

猎豹移动上市的时候,投资人问了我两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中国公司到底有没有能力在全球拿到那么多用户?你们的榜单是不是刷出来的?

我们有非常丰富的数据统计代码验证。当然也可以看到Google Play上的下载排行榜,也可以做很多的现场调查。

有一些美国或印度的基金,找了1000个用户去调查猎豹用户产品存在的情况,结果往往超出他们的预期。所以,在全球获取海量用户上,我们自己通过2年多的实践让全球的投资人看到,中国公司脱离本土市场,依然有能力在全球拿到海量用户。

投资人问的第二个问题是:作为一家中国公司,如何参与到全球移动商业环境中?能不能够在移动商业化中挣到钱?

Facebook上市时,市值跌了一半。因为投资人不知道Facebook怎么变现。他们同样好奇猎豹移动能不能做到。

然而,我们用了一年时间,整个公司收入结构发生了巨大改变。从一家以PC收入为主的公司,变成了一家以移动收入,尤其是海外移动收入为核心的公司。

去年猎豹刚上市时,整个公司收入里,PC端占了90%,移动端占不到10%,且绝大部分来自中国。但是,上个季度的财报,移动端占整个公司总收入的64%,海外收入占整个移动收入的77%,海外收入占整个公司的50%。

这样的转变,建立在整个公司收入高达130%年增长率的基础之上。移动端也成为了我们最大的变现渠道。这些成绩背后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更多的了解全球市场,更多的进入全球商业的链条当中。

我们在自己的服务端集成了全球超过20多家移动广告商的API接口。我们也是Facebook在全球最大的流量分发渠道之一。通过全球化移动商业平台的接入,增强对全球化商业体系的接入能力,使得整个变现能力得到充分发展。

中国公司的运营能力,超过世界上任何一家公司

移动互联网使得全球更平,所有的机遇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创业者面前几乎都是一样的。谁能够去更好的利用全球化这个平台,开展自己的创业,谁就更有希望在这样激烈的角逐中不断地胜出。

中美两国的特色非常互补。即便去了很多美国的甚至是很大的、很知名的公司,今天中国本土环境激烈竞争创造出来的执行力,还有这种无比勤奋努力的精神,包括北京这个城市给大家带来的高节奏,使得中国公司的运营能力,远远超过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的公司。

中国公司有一整套更先进的商业理论。就是免费,甚至补贴,这都是中国公司孕育出来独一无二的商业模式。

移动互联网上几乎所有应用都要收钱的时候,我们觉得这是太好的机会。不断有投资人问,这么大的,你们要不要有收费的服务?

因为欧美用户有付费的习惯。即便欧美用户正版免费的东西,他们也一样用。没有谁愿意多掏20美金,就是为了心理安慰。

中国公司比美国公司拥有更大的人力优势

中国今天的人力资源,相对于美国要丰富得多。我们在一年之内招出超过1千个工程师,但在美国想要招出这么多人的公司,几乎很难。硅谷也许只有Google才有这样强大的招聘能力。

即便是Facebook,我跟他们基层工程师聊的时候,我说这个人怎么这么年轻,中文这么好,我说你在这里读斯坦福吗?他说不,我在中国是百度的员工。我说你怎么来Facebook呢?他说Facebook直接往中国发工作签证,把我招过来的。

连Facebook这样的公司,都只能跑到中国大陆,招更好的工程师,发工作签证。这都是中国的公司在今天互联网时代面临的巨大的优势。

Think different,Think bigger

美国的优势在哪里呢?难道美国就这样被我们超越吗?

我每次去美国至少会见5到10个创业公司。很多美国创业者,创业时就喜欢从不同的领域,从更大的目标,思考他的创业。创业一开场就具备很强大的基础构架。

后来总结出两个词:think different,think bigger。

对美国公司来说,即便执行力弱一些,人才招揽慢一点,但他们用更好的思考、更不一样的角度,以脑洞大开的方式去弥补这些不足,甚至有可能在我们正杀的很激烈的传统移动互联网领域的侧翼,展开一个新的弯道。

美国生物云平台,弯道超过中国优势

举个例子。硅谷有一个叫生物实验云平台的公司。最近比较热。按常理来说 要成立一家生物科技公司,首先要做的第一件事情是做实验,所以要搭建一个无菌实验室,这就是一个巨大的投入。

但这家公司是一个自动化机器人的实验室,当一个生物科技公司创业的时候,他只需要在APP或者PC上提交一个实验的请求,这里的机器人就会自动的把这个实验的试剂按照列的整个步骤把这个实验做出来。

一个月以后培养完了以后,就告诉你这个结果是什么。你再也不需要在创业的时候,就去搭建一个无菌的、开销巨大的实验室。也不需要去雇那么多人。第二,这之间还可以形成很多数据共享。因为很多DNA复制、基因初步实验都是一样的。

如果有人在这个平台上做过这样的实验,或许它需要花费三个月去完成培养的过程。当有人做过的时候,通过加速大数据共享,你只需要两个小时,就可以知道实验结果是什么。

我去了一个生物科技的孵化实验室,有10个以上这样的创业公司,每天都在用这个云平台,使得生物科技相关的实验室,大概每个公司只需要两个人。只要研究算法,发指令做实验,看结果,再来看算法。

这就是一个新兴领域的实践。把一个生物科技变成了一个数学推导。极大地减少了整个生物科技创业方面的成本。

美国人用慢的思维方式,找到了快的执行捷径

对比来看,中国在强烈竞争和不断的精益创业当中,获取自己的优势,而美国在不断的新环境、寻找新思路上,有着比我们更好的突破。

硅谷还有一家4个人的创业公司,创业目的是要做成小型化火箭。每个发射只要一个小时,拉着车就可以出去。把传统火箭6千美金的发射成本,降低到100美金,用3D打印,使得原来昂贵的图纸化发动机,变成每个周都可以改进的版本。

这样就可以发射以前从来没有发射过的廉价火箭。他们很伟大,或许会失败。但是因为我自己儿时就有这样梦想,所以也投了一些钱。

所以,正是看上去有点不一样的、令人脑洞大开的思路,使得美国人在整个执行方面,用一种慢的方式找到了一个快的捷径。这正是我们值得不断借鉴的东西。

还有个例子。你们不知道,在美国搬家是非常痛苦的事情。最大的问题就是旧家具。在中国这些家具可以卖掉,美国不是这样。因为你要卖掉,没人买,还得找地方存起来,放在仓库里,每天还要交仓库的钱。当你买新家具的时候,旧垃圾扔了,还得收垃圾处理费,极其头痛。

有一家公司就是专门提供平台帮用户卖家具。卖完以后分一半的钱。创业有一年。但和我们国家O2O的迅猛发展,没法比。我们国家动辄上来一天就是几千单、上万单、十万单,这个一个月能有几十单、上百单就觉得非常不错了。

我说,为什么不能像中国的补贴模式,一个补贴100美金。他说,我们要把这个模式真正运转起来,才能向投资人去要钱。但今天,中国已经不是这样了。只要你告诉投资人这件事情有可能运行起来,先给我一笔钱,先试着来一下。每个人免费打车送10块,先把用户占领了再说吧。

相对中国的野蛮生长,美国在模式上花了足够多的时间探寻。我觉得这与中国的强执行力可以很好的结合。今天,如果中国的创业者更好的借鉴美国创业者的思维方式,如果美国创业者能够更好的借鉴中国优势,都是非常巨大的机会。

不能理解免费的台湾人,正在被互联网时代所抛弃

我们在台湾的101大楼,把整个83层都租下来了,大概有100多位非常资深的工程师在这里工作,这是猎豹一个重要的研发中心。每次我去台湾,我都觉得,这是一个温文尔雅的社会,保留了很多中华传统文化,一个让人觉得非常亲切的地方,但却是一个被时代抛弃的地方。

我在面试台湾前20个员工时,每个人都要问我同样一个问题,你们为什么要免费?免费怎么挣钱?每天我大概有一半以上的时间,都在跟他们解释这个问题。而在大陆5年前,就没有人问这个问题了。因为大家都知道,免费可以挣钱。

这个问题就是台湾整个社会对互联网思考的一个缩影。

因为他们在工业时代太成功了,成功到他们一直用过去的经验在判断未来,他们不知道这个时代已经开始拐弯,他们还停留在那条直线道上。最能炫耀的就是经验,但事实上,这个时代大转变的时候,最制约自己的,也是经验。

其实,台湾非常有机会真正实现一个新的定位点。它的语言和大陆相通,文化共融,整个语言能力上比大陆的绝大部分创业者强得多。为什么不能背靠大陆、面朝美国呢?变成一个真正横跨太平洋的创业基地。

互联网的核心文化就是“快”

移动互联网无非就是一层窗户纸。当你捅破以后,发现以前那些技能还在,就可以有更多的力量。所以我认为,像台湾这样已经有巨大的优势,但没有真正被互联网改造的地方,也有着巨大的机会,无非怎么去做的问题。

对于任何一个创业团队来说,我们都会陷入困境,都会缺乏机会。但今天这个时代,除了免费,很多补贴类的想法,比免费还要激进。最重要一个字就是“快”。不断快速试错,获取大量经验值。

互联网的核心文化到底是什么?我认为最核心的字就是“快”。传统工业社会,比如微软发布一个操作系统要3年。“开始菜单”没有加进去,后来用户崩溃了,大家都不愿意用,然后花了一年的时间,再把“开始菜单”加回来。即便强大如微软,经验值的获取,也远远弱于对手。只能在高速增长的个人市场中,彻底出局。

安卓推出时,只有70人的团队。他们每三个月发布,以传统操作系统不可想象的方式,快速更新、迭代、克服错误。从一个被人嘲笑的、粗糙无比的操作系统,迅速统治全球。

“快”,在这个时代,就像网游,不断打怪,不断升级,不断死掉,然后原地复活,继续打怪,继续升级,只要不停打,就能够获得足够的经验值。

互联网有很多粗糙的地方。但用“快”就能完成,在过去传统时代10年、20年才能积累的经验值。本质上就是经验的获取。

包括刚才讲的云平台科技,本质就是用传统制药公司几年、几十年建一个实验室才能获取一次经验,缩短在两三个月里就能寻找一个治愈癌症的基因。包括那个火箭发射公司,也是用3D打印技术,缩短迭代周期。

没有永远不可踏破的壁垒

这个时代,没有什么东西是我们以前脑海中存在的永远不可踏破的壁垒。我读《乔布斯传》时,有一句话特别打动我,或许这段话激励了我全力以赴的国际化。

乔布斯当时在土耳其的时候,他说“土耳其玉很好,烤肉也很有特色,但我相信,这里的年轻人一样会喜欢喝可口可乐,一样会穿耐克鞋,我也相信一定不会有一台土耳其手机让他们特别喜欢,苹果手机同样可以击穿土耳其年轻人当中的需求。”

正是相信这一点,我不认为,中美两国文化的差异,会让我们整个团队无所适从,只要你坚信你能够突破它。

这个时代唯一的壁垒来自于内心

妈妈咪呀是我们投资的一个只针对美国的对口型唱歌娱乐软件。团队在上海。一个月前,他们在美国IOS排行榜冲到了第一名,超过了Facebook,没有任何推广。全部是用户主动下载。现在依然是排行榜的前10名。安卓版也刚刚发布,大概20多名,每天用户上传视频50万支,全部都是美国和加拿大的用户。他们现在已经和三大唱片公司达成了版权协议,并将承载三大唱片公司的一些新歌首发。

当这个产品冲到美国排行榜第一的时候,全世界知名的基金都在找这个团队。有一次我跟一个投资人聊,我说这我们投的,他说我们找了半天了。最后三个很强的基金和猎豹一起投了第二轮,现在已经估值1亿美金。

移动互联网会孕育在以前任何一个时代都想象不出来的奇迹。

这个时代给了我们一个全世界的统一舞台。所有的壁垒不再存在于国界,也不再存在于文化隔阂,惟一存在的是你内心的那种芥蒂。内心过去经验对全球化的判断,内心过去对全球化的那种恐惧,认为也许我们只会做中国的事情,也许我们只能做本土的事情,也许全球化离我们很远很远。

我相信,这是一个跨界的时代。不仅是互联网和传统的融合,也是中国和世界的融合。放弃你心中的壁垒,全力以赴开始全球化的开拓,用全球化的眼光构建心中的梦想。我相信,每个创业者都有机会获得与众不同的成功。

谢谢大家!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