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立新:做一只有原则的蝼蚁

南立新

文|南立新

最近有点乱。一个是突如其来的天津爆炸,一个是关于一些90后CEO的热议,朋友圈里,悲伤的,问责的,批评的,⋯⋯一时间纷繁芜杂。

忽然想起前几天在一本书里看到的一句话:不要下结论,在我们没有亲自获得充足的信息之前。其实,我们真正需要讨论和反思的是我们的基本价值观。不要认为这些和我们自己的创业和生活没有关系。我们缺乏一个为社会全体所认可的价值观,而在一个稳定的时代和社会,这原本是最基础的共识。

刚刚读完一本书,《Principle-Centered Leadership》,作者是写《高效能人士七个习惯》的斯蒂芬﹒柯维。该书指出了几个需要人们特别警醒的存在——

一个是有知识性格却不完整的人。性格残缺令有知识的人比没有知识的人更可怕,那些毒害同宿舍同学的名校学生便是最好的案例。其实不只我们的教育体系出了问题,美国公立学校的竞争同样激烈,自杀的亚裔也不在少数。这些现象背后,我们更应该反思的是,除了学习,其实我们什么都没有留给孩子去承担,只有成绩能够决定孩子的命运和个体的价值,这才是真正可怕的。在那些从小学一年级就需要和人竞争的机制和系统中,孩子们缺乏安全感,关注的是别人的进步而非自己的成长,对自己成功的判定依赖于对隔壁孩子或者同桌的超越。

一个是不关注道德的商业。亚当﹒斯密在《国富论》之前写过一本书——《Moral Sentiment》(中文翻译为“道德情操论”,我觉得不好,但也没有更好的翻译)。在这本书中,他提到,社会系统的成功基础是道德,我们如何对待彼此,慈爱、服务与贡献的精神是否存在,决定着社会整体的成败。如果我们忽略了道德基础,允许经济体系不顾道德基础而独自运行,那我们的社会就会丧失道德原则,无法区分是非。他认为,每个交易对于交易的双方都是一个道德挑战。只有每个交易都是公平的,持续成功才能得以实现。双赢的法则是双方共同获益而且公平交易,对于任何组织和商业体系均是如此,受损一方迟早会获得相应的信息,从而使得交易与合作无法持续。商业社会与组织一样,保持持续运行的基础是遵守契约精神,每个伙伴都可以从合作中持续获益。今天我们这个社会的根本问题在于,违反协议的成本非常低,因为周围的人都这样,所以违约者并没有道德愧疚与实际惩罚(或者很小)。但即使如此,当其他交易参与者用脚投票时,交易和合作还是会终结。出问题的公司或人,往往认为自己大多数情况下遵守了道德,出意外往往只是特别倒霉而已。侥幸心理往往为我们带来严厉的惩罚。平衡被破坏后,产生的负能量往往相当可怕。

一个是不关注人性的科学。基因重组也好,人工智能也罢,没有人性的科学非常可怕。毁灭人类自己的,也许就是我们自己。另外两个关于宗教和政治,就不在此讨论了。

读至此处,我们的社会出现乱象的根本原因似乎快找到了。我们对成功、财富的渴求,让我们忽略了很多根本性的原则问题。我也曾经是个没有原则的领导,要求同事进取,却没有看到自己在原地踏步。很多时候,公司没有成长,是我们自己的心灵和格局没有成长,我们太固执于安坐于自己的井中,看到巴掌大的天空,无法理解痛苦的根源。财富、权势,往往会让我们忽略人性和道德本身。不是说要创业者做一个清教徒,而是需要我们的CEO对人性有更深刻的认识,对经济原理有最基本的认识,遵守契约,用最简单的方法创造一个公平、成长和富于贡献精神的组织。这不仅符合基本的经济和社会原理,也能让我们的经济和组织持续运行。

一个公司的缺陷,也许是创业者格局和梦想的缺憾。一个社会在某些方面的失效和失控,也许是一个教育体系和价值观的失效和崩塌。在这个大时代里,我们经常感觉自己只是蝼蚁一只,但我们可以选择做一只有原则的蝼蚁,不困于心,不耽于行。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