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咖秀弯道超车

郝德秀

国内短视频领域的创业战场虽已出现巨头倾轧,但尚未诞生真正的霸主。从AppAnnie等第三方数据平台上可以看到的数据是,在这个赛道里,前三名基本被“快手”“美拍”和“秒拍”占据。秒拍的排名是稍逊于另外两个产品的,特别是来自TalkingData的数据显示,在Android平台,秒拍竟然被甩到了20名之后。

但移动互联网就是盛产奇迹。出乎所有人意料,秒拍仅花两天时间开发出的“对口型”搞怪视频应用“小咖秀”迅速刷爆各大社交平台,5月上线之后,只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就狂揽了800多万用户,登顶AppStore免费榜的榜首。到了8月初,小咖秀的总用户量已经攀升至1500多万。

小咖秀的横空杀出,成为秒拍争夺短视频霸主宝座至关重要的一枚棋子。

站在风口的喜与忧

百度百科里介绍小咖秀是个“自带逗比功能”的视频拍摄应用,它提供很多有意思的音频,包括网络段子、影视剧台词等。用户可以根据字幕进行模仿,然后把视频分享到微博、微信、QQ等社交平台。

幸福来得太突然,让创始人韩坤有些措手不及。不小心成为“风口上的猪”,带给他的不止是喜悦,还有焦虑。下一步怎么走,需要迅速作出决策;流量太大,担心服务器扛不住。果然,采访那天的下午,小咖秀的官微发了一条微博:宕机了。不过,这条微博很快被删除,取而代之的是转载各路明星上传的小咖秀短视频,无论是转发数还是评论数,都相当热闹。

就在最近,原新浪微博运营总监刘新征加入秒拍,主要负责小咖秀和秒拍的运营和市场工作。

刘新征入职后,几乎全程见证了小咖秀用户从0到1000万的指数级增长过程,这像极了他之前在微博的工作经历。2009年微博上线之初,他从后台看到的数据是用户每天增加寥寥几千人。但很快这个社交平台就表现出了钱塘江大潮般奔涌的磅礴气势,每天新增用户几百万,狂喜与压力并存。现在,他再次感受到了这种狂喜与压力:“我们现在的心态就是赶紧往前跑,能跑多远就跑多远。”

小咖秀在今年5月份刚刚上线时远没有现在的“涨势喜人”,而是不温不火,直到7月下旬才有了猛增的趋势,并从7月27日起占领AppStore免费应用排行榜的第一名。韩坤把这一天称为“历史性的一天”。

在小咖秀的发展轨迹上有两个重要的引爆点,分别是王珞丹和《快乐大本营》。为了宣传新片《宅女侦探桂香》,王珞丹在社交网络上更加活跃起来,用小咖秀录了各种夸张搞笑的视频,最著名的莫过于模仿金星的那段“橙汁”。之后,王珞丹参加了《快乐大本营》。在那期节目里,甚至出现了一个几乎是为小咖秀量身打造的“对嘴配音飙戏”游戏。7月25日节目播出后,属于小咖秀的大戏也正式拉开帷幕。

这两次成功的引爆,其实都是小咖秀与对方合作的结果。

稍早一点的6月份,台湾综艺节目《康熙来了》也推出了一期“明星对嘴大挑战”的专题。虽然节目里并没有提及产品名字,但还是给小咖秀带来了10倍增长的用户。

显而易见的是,小咖秀深谙利用明星进行炒作之道。

雷涛是秒拍的SVP,“小咖秀之父”。他看起来是个标准的技术男,戴副几乎遮住半张脸的大眼镜,不苟言笑,他显然属于表面严谨内心闷骚的那一类人。他自己爆料:“以前在搜狐工作,年会的时候,各部门出小品,我力压大鹏。”背景信息是,大鹏导演的喜剧电影《煎饼侠》票房现在已经突破10亿。

小咖秀的诞生并不是一蹴而就的。这家已经有120多人的创业公司在去年年底成立了一个创新事业部,雷涛是负责人,小咖秀就出自这个十余人的小部门。在此之前,他们已经进行了诸多创新方面的尝试,推出了三款偏工具属性的视频应用——显然,它们并没有成为像小咖秀一样的爆款。

小咖秀的研发只用了两天,雷涛并不讳言模仿了德国的Dubsmash。Dubsmash也是一款“对口型”的搞怪视频应用,去年11月正式上线后仅一周的时间,就登上了德国AppStore免费应用榜榜首,随后迅速席卷英法美等多个国家,很多欧美明星也是它的粉丝。

小咖秀能否延续Dubsmash的成功,而不至于成为脸萌、足迹那样昙花一现的现象级产品呢?对于这个问题,雷涛显得很乐观。他说,小咖秀是一个“用户越玩儿越有意思”的产品,因为声音库里的素材是海量的,可以不断给用户制造新鲜感。此外,小咖秀的声音素材多来自影视剧,并得到了授权,比如眼下大热的《煎饼侠》。“影视剧也需要做宣传,他们习惯的做法是发布预告片、片花儿,现在则可以把里面的精彩桥段剪出来,放到小咖秀上。”

小咖秀上线后,几乎没花任何推广费用就做到了排行榜的第一名。开始的时候,雷涛还需要主动去联系影视剧宣传方;现在,几乎都是对方主动来找他。

逆袭

几乎所有的一夜爆红,都是厚积薄发的结果。早在2011年,韩坤就创立了现在的公司,最早的产品是“一下视频”。在移动互联网爆发的前夜,他希望这款产品可以成为用户的视频拍摄和分享工具,并没有刻意强调“短视频”的概念。但做了两年后,一下视频的发展并不尽如人意。韩坤意识到,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产品的工具属性被越来越淡化,用户关心的并不是怎么拍一段视频,而是拍完后能否立刻分享出去,刷出自己的社交存在感。

2013年8月,一下视频更名为“秒拍”,明确了产品的短视频属性:用户拍摄的视频被限制在10秒以内——现在这个限制已经被改为60秒以内。无疑,这个决定让秒拍的发展方向豁然开朗起来。

根据韩坤的说法,发展两年多,秒拍现在已近积累了1亿多用户。而按照小咖秀目前的成长速度,根本不需要两年就可以做到1亿用户,“一两个季度就够了”。

韩坤和大鹏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他们都在自己的领域完成了逆袭。大鹏是从搜狐音乐频道的小编逆袭成为10亿票房的导演,而韩坤最早也曾是搜狐的夜班编辑,后来一路苦干成为ChinaRen总编辑兼搜狐娱乐互动中心主编。在二人有限的工作交集里,韩坤是大鹏的领导,也就是“年会上被恶搞的那个人”。现在回想起来,韩坤津津乐道地说:“我们的小品在年会上还拿了大奖呢。”而当时在年会和大鹏同台演小品的人,现在也多半加入了秒拍团队,其中也包括秦涛

那时候,韩坤在搜狐有一个外号叫“韩坤大帝”。他的办公室在五道口搜狐大厦的12层,一出电梯就能看到“韩坤大帝”的巨幅照片。在搜狐所有的高管工作评比中,他能连续拿冠军。有朋友这么评价他:你就应该创业,打工都当自己的事业来拼。

2006年6月,韩坤和前搜狐网总编辑李善友联合创办了视频网站——酷6网。2009年,酷6网被盛大集团收购,并成为全球首家在纳斯达克上市的视频网站。

短暂蛰伏之后,韩坤选择再次创业,也就是现在的秒拍。

不是三国鼎立,而是战国纷争

在小咖秀之前,秒拍还有一次一战成名的机会,那就是去年夏天的“冰桶挑战”。当时,很多人在接受冰桶挑战时就是用“秒拍”录视频,而秒拍也是这场活动的重要推动者。不过,那时候,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冰桶挑战”这一活动本身,而忽略了秒拍。

但那次活动还是给秒拍带来了一次用户数量的爆发。今年春节之后,秒拍迎来了第二次用户爆发,并突破了1亿大关。

小咖秀和秒拍的爆发式增长,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微博这个得天独厚的社交平台。韩坤的看法则是,秒拍之于微博,是类似于Vine之于Twitter,Instagram之于Facebook。不过,Vine和Instagram都是被收购的,而秒拍则是接受了微博的战略投资。因此,这就让秒拍在微博上的野蛮生长有了一种微妙的含义。

在韩坤的构想里,秒拍要做平台,小咖秀以及后续的卫星产品是为秒拍提供内容。现在看来,这个做出了小咖秀的创新事业部非常争气,让他现在大可以放松一下紧张的神经,不必再死盯竞争对手的排名。因为,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小咖秀或许给了秒拍一个弯道超车的机会。

韩坤更多的焦虑并非来自快拍和美拍这样显而易见的竞争对手,他担心的是那些还在孕育中、不知什么时候会突然爆发的新产品。秒拍在狂奔中,唯一谨记的是要不断创新。“现在短视频领域依然处于战国时代,移动互联网是后浪推前浪。小咖秀是我们的创新,马上我们还会有新产品在9月份面世。”这也是秒拍成立创新事业部的原因。

目前,在短视频领域,除了录播,直播也开始成为一种风潮。特别是美国的Meerkat火了以后,国内已经出现了很多跟风者。韩坤对此也非常肯定:秒拍一定也会做。此外,秒拍和小咖秀现在的内容都是UGC模式,韩坤表示,公司下一步会推出PGC业务。

去年5月,秒拍完成了数千万美元的C轮融资,领投机构为凯鹏华盈(KPCB),跟投机构包括StarVC、新浪、红点创投。行文至此,方有一种揭晓答案的感觉:StarVC是李冰冰、黄晓明、任泉共同出资组建的风险投资机构,难怪小咖秀甫一问世就受到了众多明星的追捧。韩坤说,公司正在进行D轮融资。顺利的话,秒拍将成为短视频领域第一家完成D轮融资的公司。

做视频出身的韩坤爱看电影,最近看《疯狂的麦克斯》,里面有一句台词令他印象深刻,还特意存在了手机里:Where must we go...we who wander this watseland in search of our better selves?韩坤对这句话的翻译是“何须再去别处?不如漫步此地,并寻求更好的自己”。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