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件正在吞噬世界"的三段论新解:吞噬硬件只是开始

软件正在吞噬世界。 Software is eating the world。

这句话最初来自于风险投资家,原网景创始人Marc Andreessen, 2011年8月在华尔街日报上发表的文章。 产业被吞噬,意味着被边缘化,利润微薄,生存艰难。

让我们先看看2015年科技界那些软件和硬件公司。

(1)

2015 年最后一天,美国股市市值前六名的公司依次是:苹果,谷歌,微软,巴菲特的Berkshire Hathaway, 埃克森美孚石油公司和亚马逊。 它们的市值在3000亿美元到6000亿美元之间。

这里面的苹果,谷歌,微软和亚马逊,本质上都是软件公司。有的人会说苹果是卖硬件的,但苹果的iTunes,iCloud,AppStore的软件生态系统才是其掌控用户的核心所在。

关于亚马逊,可以参加我的这篇老文章 (可直接点击下面链接)

王川: 被误读的亚马逊帝国 - 只剩下一颗小石头才能阻止贝索斯了

曾被讥讽为"一个书店晚上业余做IT", 亚马逊现在成了"一个IT公司顺便也卖书"。

(2)

和软件公司的独占鳌头相比,上市公司中市值超过千亿美元的硬件公司只有三家:

英特尔,市值1600亿美元,员工10万。

思科,市值1300亿美元,员工7万。

三星,市值1600亿美元,员工32万。

而作为软件公司的谷歌,市值5000多亿美元,超过上面三家硬件公司的总和,但其6万员工数,还不到上面三家公司员工数的八分之一。

成立于二战前的惠普,靠硬件起家,主营业务是电脑和打印机等硬件,营收一度是硅谷的龙头老大,有近三十万员工。但市值只有两百亿美元左右,不到一年前的1/3。

电脑硬盘行业,90年代的十年内,单位面积存储量增加了1000倍,但是价格却下降70%。90年代末期,三大硬盘公司投入65亿美元用于研发,但大家累计亏损八亿美元。硬盘公司Western DIGital 老总 Roger Johnson 称硬盘领域是“为时最长的工业界的慈善事业”。

为什么会有这种巨大的差别?软件公司为什么在世界经济格局中独占鳌头?

(3)

极具讽刺意义的是,软件公司的兴起,正是来自于硬件成本的大幅度下降和硬件技术的标准化,模块化。

如果硬件公司不能通过硬件来推广自己的软件标准,自己就成了自己的掘墓人。

硬件成本下降的最根本动力,来自于芯片业的摩尔定律: 单位成本的芯片,其运算速度每两年翻一番。摩尔定律自1965年以来,五十年发展趋势从未被中断。

类似的技术进步速度,也体现在内存容量,互联网带宽的发展上。

2000年,Andreessen 在运营第一个云服务公司 Loudcloud 的时候,企业客户运营一个基本的互联网应用的成本是十五万美元一个月。 到2011年,同样的应用在亚马逊的云服务上一个月只需1500美元。有分析师统计,亚马逊云服务的价格过去六年下调了四十多次,以每单位Giga RAM 成本计价,每年价格下调平均超过15%。

本世纪初,通过宽带接触互联网的人口全球只有大约5000万, 2014年这个数字估计超过23亿,到2020年预计全球通过智能手机上网的人数将突破50亿。

当初创公司的运营成本大幅下降,几个人开发的产品可能迅速通过移动互联网接触到几十亿潜在客户时,原先制约经济发展的硬件瓶颈已经不是主要矛盾,创造核心价值的来自于全新的软件应用。

Andreessen在他的文章中举例,美国的实体书店Borders 2001年把它的网上业务转卖给亚马逊,当时的主要逻辑是网上卖书的收入太少,不重要。十年之后, Borders 宣布破产,两百多个实体书店被迫关门。而亚马逊早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书店,大部分书籍可以通过它的 Kindle 软件瞬间传播到读者的手机上。

在美国最大的录像实体店曾经是Blockbuster,但它已经于2010年宣布破产。今天美国最大的录像店 Netflix (奈飞),本质上是个软件公司。 (可直接点击下面链接参见我的老文章)

王川: Netflix 的前世今生 — 一个硅谷创新者的坎坷历程 ( 上)

谷歌,作为软件公司,本质上是世界上最大的广告公司。它的崛起,加速了传统纸媒的衰落。

Uber作为一个软件公司,极大打击了传统出租车业。(可直接点击下面链接参见我的老文章)

王川: 优步崛起的祭品 – 出租车大亨弗老师的陨落

Airbnb作为一个软件公司,已经对传统旅馆业务形成强劲威胁。(可直接点击下面链接参见我的老文章)

Airbnb: 从打不死的小强,到估值百亿的企业

这就是软件吞噬世界的序幕,但好戏其实刚刚开始。

(4)

硬件工程师的一个典型诘问是:没有硬件,你的软件怎么运行?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我的回答是:没有张屠户,不吃混毛猪。硬件技术外置接口的标准化,模块化,使得其替代选择增多。再加上摩尔定律因素的影响,其价格不断下降。

皮虽重要,但是如果毛有很多皮可以选择替代,皮的价值就没有那么高了。

虽然做硬件的很辛苦,技术含量甚至有时比应用软件高,但是并不等价于其在价值链上的地位高。在新产品开发初期,硬件往往是技术的瓶颈,价值最高,但随着技术的进步,软件移到价值链的顶端,是必然的事情。

软件吞噬世界的王川三段论是:

第一,软件吞噬硬件。

第二,应用层的软件,吞噬模块化,标准化的底层软件。

第三,也是最精彩的,跨越物理边界的虚拟世界,将吞噬物理世界,创造前所未有的新价值,这里面的无限可能,将远远超越简单的软件和硬件之争。

没有深刻意识到这个趋势的发展,还死守着”实物就是财富”的价值观的人们,下面几十年可能面临巨大的文化震惊。

(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王川,投资人,中科大少年班校友,现居加州硅谷。个人微信号9935070,公众号 investguru ,新浪微博是“硅谷王川",知乎专栏 "兵无常势", 财新网博客 wangchuan.blog.caixin.com, 文章表达个人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对所述资产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