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盛:谈谈连接世界、深度学习、诗和远方

继猎豹CONNECT美国大会之后,我们又在北京办了猎豹CONNECT北京。一场连接了全球开发者、极客、顶尖创业者与投资人的科技大会。我也借这个难得的机会,公布了两件我一直最想做的大计划。这是演讲原文,分享给你们:)

大家好,有一点点紧张,也有一点点激动,但,也蛮自豪的。

回想六年前,猎豹从一个简陋民房开始,很少有人会想到,我们会像今天这样共聚一堂,连接未来。

如果要回答连接未来,首先要知道什么是未来,以及如何抵达未来。

人类是一个不断传承、不断发展的群体。人类的经验,有时候是最宝贵的财富;反过来,也是最大的障碍。我们只能在我们浩瀚的历史长河中,找到那个最关键的点,那个最简单而朴实的真理,让我们能够去面对未来。

所以,我想通过两个维度,阐述今天这个主题。

第一个维度:可能是从比较宏大的人类维度。

去年,我在猎豹CONNECT美国大会讲过郑和和哥伦布的故事。这两个人分别在1405年和1492年开启了一次伟大的航海活动。郑和抢先出发,率领了300艘船,有着当时世界上最大的船和最豪华的舰队,接近3万名船员,进行了7次浩瀚的航海之旅,最远远达非洲,航程数万里。

又经过了87年,一个叫哥伦布的冒险家,或者说一个地理知识的匮乏者,决定从西班牙出发,带领3艘船,120名水手,去寻找一个叫印度的地方。他坚信地球比实际大概小70%。所以,他能够靠3艘没有补给的船,开到印度。一直到最后一天,船员全部都绝望了,准备造反的时候,看到了一片陆地,那片陆地被命名为“西印度群岛”。虽然离印度很远。

这两次航海,从某种意义上,规模差之千里,成效却是反过来的。哥伦布的大航海彻底改变了世界。

哥伦布大航海之前,中国的城市在全世界前十大城市里,占了绝大部分。欧洲是一个非常偏远的地区,几乎是最穷困的地方。但,等到哥伦布大航海之后,全世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人类简史》里说,1500年,全世界的海运总量是今天3艘集装箱巨轮的运输量。

然而,全世界却因为3艘小船发生了改变。郑和的庞大舰队,却没有产生任何变化。

也许有些爱国主义者会说,因为郑和走反了,他往西去了,如果他往东,以他的航海能力,一定会发现美洲,改变世界。但,即便他们往东去,他们也不会改变世界。也许会带一些驼羊回到北京,给皇帝朝圣;也许会带一些财宝,给印第安人作为礼物的交换。

我想,这两次海航最大的区别在于:一个(郑和)认为朕即天下,航海只是为了宣示自己的能量;一个(哥伦布)却想探索远方的世界,建立和全球的连接。

我们知道,16世纪是人类发展的分水岭。这个时段,刚好发生在大航海之后,整个工业革命诞生之前,人类终于发现了一件事——那就是,我们知道“我们不知道”。

此前,我们所有认知都来自于突然出现的先贤。

我们有孔子,西方有亚里士多德,穆罕默德,耶稣,还有释迦牟尼。他们对世界的所有描述,已经到了尽善尽美的程度。我们只要从他们那儿,找到对这个世界的理解,生活仿佛就会变得无忧,也许不会变得更好,但至少你知道了自己为什么会死,死了会怎样的终极命题。

但,到了16世纪,通过大航海,通过全世界的连接,通过彼此之间的交流,通过一个又一个,也许是一次偶然的事件,工业革命开始了。

我们突然认识到——科技和连接是这个世界前进的两大重要动力。

我们终于发现,越来越多以前认为不可能完成的难题,不可能被解开的难题,包括饥荒、贫困等一些难题,因为科技,开始变得有可能。全世界,由于连接,生产效率被大大提升,人的认知被统一。越来越多的人,越来越多的财富,投入到对科技的研发,对世界的认知当中。

人们开始转而以科技为先导。

我觉得正是因为如此,我们今天才有机会走到现在。16世纪以前,整个人类社会的财富几乎没有什么变化,16世纪后,开始出现爆炸性变化。也正是因为这样一个认知,使得以前的中国和印度变成全世界的末端。

所以,从宏观的人类角度看,我们看到了科技,坚信自己,知道自己“不知道”后,我们相信科技和连接的力量,能够使世界变得更美好。

我们终于知道,认知才是人类前进的唯一武器。 尽管看起来我们所有的时间,资源都花在了生产上、劳动上,但知道什么,不知道什么,知道自己不知道什么,才是最关键的。

说完宏观维度,再从微观角度谈谈,我对连接未来的理解。

猎豹的一点成绩,就来自于一个微小的认知。就是5年前,我在斯坦福大学门口漫步的时候,一直深刻思考的问题——什么是中美两国公司之间最大的差异?是技术、人才、资金还是什么?

那时还没有读《人类简史》。我突然觉得应该是梦想——疯狂的梦想。

我站在自由女神像面前,想到美国在200年前,讲到它的美国梦,就有了这样一个“梦”的认知,让无数美国年轻人不断为之前仆后继,并且敢于向前,去冲破这个社会,给他设置的种种障碍,去创造它的新世界。

我说,为什么中国公司不这么思考呢?

为什么我们一定要通过无比的努力和艰苦的执行才能找到突破点呢?最后把这个问题简化成——为什么中国公司不能率先开始国际化呢?仅仅是因为中国市场太大,仅仅因为我们英语不好?仅仅因为我们对美国不熟悉?

如果因为对美国不熟悉,我们可以对它熟悉。过去几年,我至少飞过20次美国,好几次以色列,两三次印度,还有很多次欧洲。我在全球市场当中来回穿插,不停思考——全球化对于我们的机会究竟是什么?

当我们开始认识到中国移动互联网企业,也可以变成全球移动互联网企业时,我们就全力以赴,把当时仅有的最精锐的研发队伍,全部投入到猎豹清理大师——这么一个小小的APP当中。我们的认知是——通过一个小的点,就能改变世界。

移动互联网,给全球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地区,任何一个公司,任何一个个人,有平等竞争的机会。这就是在我面前最好的一个时代。

猎豹大概通过三年多的时间,开始全面国际化和移动互联网化。今天有6.3亿的移动月度活跃用户,78%的用户来自于中国以外。我们今天有20%的用户,来自于欧美这样的发达国家。我们的收入在过去5年当中,连续保持100%以上的增长。

如果说猎豹团队和我个人,有一点努力的话,这在猎豹整个故事当中所占有的比重,是非常小的。我觉得猎豹的故事:来自于我们坚信连接的力量,坚信中国的移动开发,已经是全世界领先;中国和美国是未来移动互联网的两极,他们将在科技的世界里共同领导着全球。

这样一个认知就是因为我们敢于,甚至放弃,利润最丰厚的PC业务。全力以赴开始全球化的一个真正进程。当这个决定做出的时候,猎豹的故事就开始取得一点成功了。后面的努力只是认知的结果。

我想说:今天无论面临怎样的挑战,保持自己的头脑清醒,保持自己的独立思考,保持自己对远大梦想的追求,才是每个创业者所应该具备的素质。而且一定要坚信——我们有能力去做到别人无法做到的事情。

只有自己的梦想和意志力,还有这样的认知,才能使自己变得与众不同。而不只是每天辛苦的努力。

所以,猎豹的梦想,就是做连接全球的桥梁。

说到这,我想起了上个月看到的一本著名杂志,叫《连线》,它有一篇文章叫《It’s time to copy china》。看了这句话的认知,我心里嘿嘿一笑。因为我在想,三年前,我就理解了这个道理,并且把它付诸于实践。只不过我表达的是中文——就是中国模式可以输出全球。

我们在三年前,抢先动手,才有了猎豹今天的位置。我相信未来,猎豹成为全球的桥梁,也是猎豹能够不断走下去的核心基础。

那么,我们再来思考一个问题:互联网为什么伟大?

我认为,互联网的伟大是因为它是全人类的头脑风暴。它在一个极大的范畴里,使得全人类的认知,迅速得到统一。

在鸦片战争时期,我们理解西方的社会制度,科技制度,要几十年,上百年。今天一个新的算法,一个新的研究的出现,中国工程师对其进行理解,只需2-3个小时。

今天,全球技术是一体的;今天,大家对于一个新概念的认知,也是一体的。

正是因为互联网有这样的能力,每次想到互联网,我脑海就会浮现一个生物叫珊瑚。一个珊瑚是非常微小脆弱的,它通过一个巨大的共享腔,完成了一个巨大的坚硬的珊瑚岛的构建。

珊瑚只是共享了它们的养料,况且如此,互联网却在共享所有人的思想。

互联网的伟大,在于它能极大加速认知。从而,促进各行各业疯狂的变革。这是人类历史上比印刷术,比所有知识传播还要大十倍、百倍的革命。蒸汽机,不能互联网所完成的使命。因为蒸汽机,不能统一认知。它只能改变效率。但,互联网可以统一认知。

所以,一定有互联网思维。

互联网通过十几年的发展,已经从高科技行业变成了基础产业。未来的互联网必定是和各行各业打通,成为所有行业的基础。我们可以看到,互联网+农业就是农村互联网,互联网+贸易就是电子商务,互联网+生产就是工业4.0,互联网+服务就是O2O,互联网+个人成了网红。

但我认为前面所有这些,都只是对现有社会效率的加强。不管用百度送了盒饭,还是饿了吗送了盒饭,最终还是那盒盒饭。只是你不需要到餐馆。它能百分之几十的提高效率,但它不能10倍的实现产业升级。

我认为,互联网可能最伟大的贡献会来自于对科技的加速——也就是黑科技。

如果真的看未来,它无非朝这么几个方向去:人类通过这么多的工业革命,信息革命,已经解决了基本的吃穿住行的问题。当所有这些问题都已经解决的情况下,人类将迎来一个物质极大丰盈的时代。

当物质极大丰盈的时代到来时,人类下一个方向,就是向内或向外进行扩展。

向内,第一个就是追求自己的健康和长寿。 这是从秦始皇开始,每一代皇帝孜孜以求的。

今天我看到文章说,癌症十年内会被攻克。这一代人可能活到120岁。我在硅谷也看到很多这样的医疗小团队,做着DNA的监测,做着癌症的治疗。我也坚信,癌症可能会在很快的时间内产生巨大的变化。当疾病变成数据的时候,它就纳入了一个高速发展的范畴。

第二就是自我感知。 感知就是以VR为代表的,虚拟视觉为代表的。那些把整个世界极大丰富化为代表的一代技术,如此,人类能够完成对内的需求。

向外,我觉得,人类一定要从繁重的体力和脑力劳动中解放出来。一定要能够使得自己有充分的时间去产生认知,去思考,去进行开拓型的工作。

我相信重复性的劳动绝不是人类最擅长的。人类最擅长的,有点儿像AlphaGO和李世石。李世石在第四盘,惊天一手,可能从来没有出现过,却被我们发掘出来,这才是智人这个种群最大的能量。人工智能将帮助人类解放出来。

向外,第二个需求就是星际探索。 地球太小了,坐飞机一天就能环游。当你发现越来越小时,人类就一定会往外。这也是为什么SpaceX这么受欢迎。我们在硅谷也投了一个很小的火箭发射团队,只有4个人。他们的目标就是用极低的成本,发射一颗属于你自己的卫星。

当我从那个车库里面走出来的时候,我就在想,二十年前乔布斯是不是也在这样的车库里攒着他的电脑?虽然听起来火箭是一个很高大上的事情,但我相信在二十年前,计算机也是一个很难触及的东西。

所有的规律都是非常非常相似的。

今天,中国互联网在蓬勃发展。坦率地讲,我在中美两国之间不断地连接,我觉得中国互联网在今天,依然偏向于在巨大的产业红利当中实现改良,偏向于在O2O、电商、所有传统产业进行改造,通过把互联网当成一种工具,完成整个社会效率的增加。

但我想了想,作为猎豹来说,作为我自己来说,我们不具备这样的基因,去实现很多物流和所谓金融的一些改良工作。我们可能真正擅长的是技术、产品、科技。而且,我们一直坚信,只有科技本身,才能十倍速、百倍速地推进这个社会的发展。

最近有一个很轰动的事件,AlphaGO和李世石的人机挑战赛。在这之前,没有一个围棋高手相信,人工智能能赢得了他们。下到第二盘的时候,“人族”的信心崩溃了,已经管AlphaGO叫Alpha老师。

那天,我非常激动地写下了一篇内部的演讲稿《今天已成历史》。我相信这之前,其实已经孕育了很久;今天开始,只是一个分水岭。

我最近深度学习了深度学习。我后来突然发现,我也可以写两行深度学习代码了。我也可以去写一个以前,可能在我当程序员,无法完成的一些图象识别的基本算法结构。

我突然发现——深度学习是计算机历史上出现过最简单、最美丽的东西。

因为它只需要通过像搭积木一样地搭建那些神经网络的组合,用数据灌入到网络里面,你就可以惊奇地等待它会发生什么。而等它发生以后,你会发现,比人类几十年积累的很多算法的效果要好得多得多。

我们惊奇地发现:在图象识别领域,三年前还没有人认为,计算机能够通过各种算法完成对人类图象识别能力的超越。但深度学习引入后,在国际挑战赛里面,去年微软团队夺得冠军,他们的识别率超过97%,人类的识别率应该在95%左右。

也就意味着:今天开始,计算机对图象识别的能力开始超越人类了。而且这种识别,不会疲劳。

我们最近也在投资一个公司,给所有海关的摄象头加自动识别。一个人坐在那里两个小时来回看,一定会疲劳。但人工智能没有这样的问题。我也见了国内几乎一些比较强悍的语音识别团队。大家都不愿意承认,但都不得不承认,深度学习的引入,使得一个对语音领域几乎没什么造诣的年轻人,很容易地做一个有基本识别率的语音算法。

所以,我突然发现,这是一次我们对程序语言整个理解上的一次重大飞跃。

大家可能知道有一家公司叫英伟达。去年宣布退出手机芯片领域,股价暴跌,但从去年11月份开始,谷歌发表了一篇论文说,他们的深度学习平台必须在英伟达的GPU上才能跑,它的股价当天涨了10%。这几个月以来他们的股价涨了四倍。而且最近他们放了一个大招,出了一个几百个GPU的一块芯片。

由于这个方向被认可,人类的计算能力会极大地超出我们想象。 比摩尔定律还要快地突破。这样的突破就可能会带来一次算法革命,甚至会使很多科技企业积累了很久的技术壁垒变得荡然无存。

这是一个伟大的机会。在我们可以看得到的很近的未来,所有重复脑力劳动,都会被人工智能取代。我们不再需要每天重复进行一个已经进行过很多年的工作。

比如,我昨天去美国大使馆面签。他拿着我的照片看来看去,我在想,以后终于有一天应该有一个机器人取代你,我还不担心你突然一下子情绪不好把我拒了。这个时候我相信有很多这样重复性的工作,都是可以被人工智能所取代的,被机器人所取代的。

我相信,人和机器人共存的时代必将到来。

有人会说代码不会有情感,我说那是因为情感的数据不够。如果大家看过黑客帝国,第三集开始时,尼奥被困在火车站,碰到一个程序时,那个程序为了他的女儿(这也是生出的一个程序的小女儿)去不断地躲避大程序的追杀,想把她运到一个很安全的地方时,他说,我爱我的女儿。尼奥说,你是一个程序,怎么会知道爱呢?他说,我有爱。

其实程序一样可以产生情感,只要数据足够。 因为他的学习能力超强。也许在程序眼里,围棋不是围棋。它只是黑白电。它只是知道下一个点会出现在哪里。情绪也不是我们理解的情绪。它知道什么时候去表达一个词汇,让它的情绪被你所接受。

如果我们不肯承认,这个时代就是一个以人为中心,还表现出妄自尊大的心态。就如智人不知道什么了不起的生物一样。我相信,人这个种群,也不是一个多么必须以自己为中心,才能代表智能的发展。就像当年的地心说,有多少人不愿意承认,但最后发现,地球的确是绕着太阳转。

最后,我非常激动地想要在今天宣布两件事情:

第一件事情:我和张泉灵共同做了一支基金叫紫牛创业营。我们希望能够像YC一样帮助很多中国的创业者。我们也希望能够真的在下一代科技升级、互联网升级领域当中,贡献自己的力量。我们希望紫牛创业营的下一笔基金,会有一大部分围绕机器人的尖端技术进行投资。

我们也会有自己专门的关于机器人行业的训练营、孵化器,去完成整个构建。我认为,机器人是人工智能、用户需求、机械制造三位一体的工具集大成者。

我相信,我们最新的使命,除了移动移动互联网之外,还要做这个世界上最牛的工具——就是机器人。 我们从一把小刷子这么一个软件开始,我们想做一个大的产品,一个最大的能够理解人的意图的,帮助你能够完成各种工作的机器人。

第二件事情:我们会再独立运作一家猎豹机器人公司,先行投资5000万美金。 今天想要宣布这个消息的核心是,大家有各种尖端人才,推荐给我。我们投了足够多的钱,要雇世界上最好的人。不光有中国的,还有硅谷,日本的,以及以色列。猎豹可以连接全球研发,来完成这样一个事情。也许它是一个很难的事情,也许它会在很长时间都没有足够产出,但我相信这件事情对于我们来说,会坚持不懈地做下去。

这是在我小时候最受欢迎的一部动画片——《铁臂阿童木》,最后一集阿童木由于能量不够,时光穿越了,回不来,他的零件最后都坏了,快要告别这个世界的时候,我当时还是很伤心地哭了。。。

阿童木就这样一去不复返了。

我多么希望每个人身边都有一个阿童木。都能有这样一个陪伴的人。他永远对你忠诚,永远给你快乐,永远能帮你,做到你可能都做不到的事情。

我们投资猎豹机器人,不是为了蹭热点、抓风口、炒概念。其实也不是因为AlphaGO。一年前,我就想过要做一家机器人公司。

我要倾尽家产去完成这样一个梦想。

这个过程中,我和董事长沟通,怎么保证猎豹移动和机器人的两件事情往前走,经历了痛苦的心路历程。但今天,包括昨晚没睡好,就是想要宣布这样的一件事情。

我们不想去做最热的O2O,也不想做最挣钱的金融。我们甚至对很多今天很热的东西,说实话,就没有兴趣。我不希望把一家公司变成发布会公司。我希望科技的推进,是来自于对科技的执着,是来自于对产品的打磨,是来自于内心的梦想。

最后有一句话送给大家,希望以后是——你尽管奔向诗和远方的田野,猎豹机器人负责眼前的苟且。

谢谢大家!

本文由作者傅盛(微信公众号:fstalk)授权创业邦(微信公众号:ichuangyebang)发布,转载请注明作者信息及来源,违者必究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