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2016上半年,朋友圈都在转的四件大事

吴晓波

我们称之为路的,其实不过是彷徨。

——卡夫卡

文/巴九灵 (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2016过去一半。 这半年充满着矛盾,回顾一下朋友圈都在转的大事件就可见一斑:

退欧成功: 消除贸易和社会的壁垒带来了无法穷尽的利益,利益却将一起战斗的队友改名“猪一般”。

特朗普高呼声: 美国政治的初心是限制权力、抵制暴力。如果一个自诩资产过百亿美金且粗俗怪异的地产大亨,能成功就任总统,这对美国精神是一大讽刺。

直播爆红: 这也许是因为现实中“陪伴与展现”的缺失,让大家对其渴望。互联网的核心文化是连接一切,结果却造就了越来越孤独的社会个体。

宝万之争: 投资不是恩惠而是为了利益,为了掠夺利益而争斗,可能又以毁灭利益为代价。

吴老师又是如何看待这四个矛盾的?

退欧是对全球化非典型的反动

退欧之后,华盛顿邮报先发出评论:公投几小时后,Google Trends显示英国人搜索“欧盟是什么”“退欧意味着什么”的数量大增3倍,之后被其他媒体渲染为民众的愚昧。

其实,投票前一个月平均每天有261人搜索“What is the EU”,“数量大增了3倍”也不到1000人。这在4000多万投票者里实属少数,并不能说明大部分选民是在无知的情况下投出自己的一票,而那些嘲笑民主的声音也该停歇。

但这次意识形态上对全球化的反动,却掷地有声而无法被反驳,它清楚地示意了两点: 全球经济处于寒冬期:潮退了,裸泳的就开始尴尬了;地方保护主义抬头:得到的太少又不愿付出,使得矛盾白热化。

退欧除了英镑大跌、首相辞职,也带来了一些周边影响:作为避险性投资首选的黄金大涨,被套牢的广场舞大妈们总算看到解套的希望;日币被动大涨,制造业躺枪,利润跳楼式下跌,日本政府多年稳定货币的努力付之东流。

虽然退欧对国际影响巨大,但不至于造成全球性危机。

特朗普当选总统几率很低

特朗普浪潮有点像退欧大戏, 是老百姓在经济不好的环境下,对现有政策或政治家的不感冒而引发的抵制或欢迎。

特朗普是个特别矛盾的人。 他既说过“我非常主张堕胎合法化”,也说过“我反对堕胎”;他既说过“我最希望谁都没有枪”,也说过“我完全支持第二修正案(确保拥枪权)”;2010年他说“我可能更多地认为自己是个民主党人”,现在他是共和党人。

同时矛盾纠结的还有他的身份对于美国的意义。

在美国最开始建立的时候,律师、军事家、商人、地主、种植园主等聚集费城,研究美国政治传统。他们有两大恐惧,第一害怕权力,如果权力聚集在一个人或一群人手中,民主将不复存在;第二害怕暴力,过于宽泛的民族主义会造成整个社会精英阶层和思潮的瓦解。

所以,假设一个七十岁的、讲话非常粗俗的、财富排名世界百位的大富豪就任了美国总统,那对美国民主的初心,是一次巨大的反讽。

因此,从概率上说,特朗普当选的几率不大。

直播平台将大量死去

说完特朗普这个国际网红,回头看国内,网红经济大热,一同沸腾的还有直播平台,它满足了大家对网红的好奇与互动的渴望,目前直播平台已达200多家。

更有无数互联网从业者担心自己被这层热浪抛下,还没看清就奋不顾身投身其中。

直播平台就像去年的P2P,就像前年的O2O,沸腾过后就是蒸发淘汰。 之后直播更有可能变为一个工具,正如邮件、搜索,镶嵌在其它的大型平台里,就像淘宝、微博、虎扑,还有一些金融平台都有直播。

演变为工具融入进平台后,下半年,90%的独立直播平台将会无人问津,继而消失。就 如楚门最后还是会不惜一切代价打开天边的那一个门。

王石要为自己的性格付出代价

王石与吴老师有很大的渊源。 王石在买下了荣家当年建纺织厂的一块地之后,第一次完整地了解了荣氏兄弟的事迹,他开始疑惑,他问吴老师:“我们当代商人的血脉,究竟是来自红顶商人胡雪岩,还是红色资本家荣毅仁?”

他希望有一本书能详尽细致地描述民族企业家的成长史,帮当代商人找到商业文明的“根”,于是有了《跌荡一百年》。

王石的骄傲来自于高干家庭的出身与少年成名的自信。 所以“宝万事件”也好,早年的“田小姐事件”也好,他都表现出了目空一切的性格。然而这并不是缺陷,这只是他的一部分,正如勇敢、果决和远见都是他的一部分。

但他还是必须为这自身的一部分付出代价。尽管代价可以将其推向神坛,烧成一颗舍利,但代价本身也是巨大的。

吴老师还回复了各位书友关于2016的提问

下半年的楼市和股市

究竟会变成什么样?

直播的风口来了又走

O2O的风口还在吗?

物价不断“涨涨涨”

是不是通货膨胀要开始了?

即将毕业的95后

在职场要注意什么?

想要了解吴老师的具体点评和问题回复

点击下方视频

直接收看本期《吴晓波频道》

本文授权转载自吴晓波频道微信公众号,转载请注明作者信息及来源,违者必究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