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血剧情!一个明星项目陨落,创始人烧光1250万投资,钱竟还花在了脱衣舞俱乐部上...

印象中的硅谷创业者应该是这样的:

创业 → 融资 → 公司做大 → 上市 → 迎娶白富美 → 人生赢家

但我们最近发现也有创业者是这样的:

先画个大饼 → 做个众筹 → 租跑车 → 去脱衣舞俱乐部 → 融资 → 变成人赢 → 再买跑车 → 去脱衣舞俱乐部 → 回来继续画个大饼 → 被戳破 → 被赶出董事会 → 公司倒闭

这些话,说的就是上面这两兄弟Marcus Weller和Mitch Weller,他们做的是一个叫Skully的AR智能头盔!

是的,就是这款当年牛逼哄哄的刷屏朋友圈的头盔。

Skully将车载GPS、数字音频、手机免提系统、后置摄像头等集成一体。另外还配备了一个“抬头显示屏”(HUD),可以显示所有有用的通知、信息提醒以及导航等,未来感十足。

(宣传片中,Skully头盔里能看到这样的效果)

Skully成立于2013年,曾获得Intel等公司的1250万美元的投资,并在众筹网站Indiegogo上众筹。最后总共筹集到来自1940个粉丝约250万美金,筹款额度达到979%。

这可成了Indiegogo的明星项目啊!

但是,令人目瞪口呆的是, Skully从制高点瞬间坠落了。

就在几周前,创始人Marcus 和 Mitch 兄弟俩突然被董事会扫地出门。紧接着,Skully就宣布破产,一千多万美元花光了!

最为要命的是,这些在Indiegogo上面帮助其众筹的人,钱都打了水漂了,包括那些提前预定的人的定金。有消息显示,截止目前,Skully一共寄出20到100个头盔。也就是说,总共有上千位支持者还没有收到货

他们也没办法退款,也拿不到头盔。

想想看,当时亚马逊的CTO也曾在视频里为这家初创公司背书,不知现在的他作何感想啊。

《纽约时报》也曾经专访过两兄弟:

其实这都不算啥!

现在又来了一个 狗血的大新闻 ,他们俩的助理Isabelle Faithauer提交给法院一纸诉状,把他们兄弟俩告上了法庭,并提供了更多线索。

这位Skully的前员工指责 Wellers把公司账户当成自己的私人提款机 ,并且以“炒鱿鱼”胁迫她篡改文件以欺骗投资者。同时他们拒绝支付自己的法定加班费,也不给她休息和吃饭的时间。

(Isabelle在领英上的头像)

以下是Isabelle女士列出的Weller兄弟俩的一些罪状:

  • 用公司的钱给兄弟俩租了一个3卧室的公寓,公寓的保险押金,每周公寓清洁费用

  • 个人杂货账单,兄弟俩的餐厅个人消费

  • 为 Marcus Weller 在度假期间 租用兰博基尼

  • 在自己的道奇车出事故之后,用公司的钱又新买了一辆。

  • 八万美元 的旅行费用,用于去中国的旅行。

  • 一趟环球旅行,其中佛罗里达的租车$2000美元,在夏威夷购买了价值$2,345的画,以及 $2000美元用在脱衣舞俱乐部 。

2000美元的脱衣舞俱乐部费用!这也行!


(好吧,没想到居然你们俩是这样的俩兄弟,居然要这么贵!)

好吧,其实在Skully宣布破产前,还发生了很多故事。

Skully在2016年4月份一度进军中国市场,并在国内接受媒体采访,宣称要做摩托车头盔界的特斯拉。

万万没想到,过了两周,特斯拉就把他们的首席工程师挖走了

没(干)想(得)到(漂)你(亮)是这样的特斯拉。

Skully破产前最后的几根稻草

在七月份的时候 Marcus 和 Mitch 兄弟被赶出公司后,新上任的CEO是Martin Fichter。他今年2月份才被挖到Skully,之前曾担任HTC北美市场负责人。

Martin Fichter一上任,就发了一份邮件,安抚还没有收到头盔的消费者,保障一定会出货的。

虽然资金链紧张,Martin Fichter为了维系公司的运转,还借贷了600万美元过桥贷款。

可惜,CEO任上屁股没做热呢,一个月后公司就宣布:

关门门门门门了!

关门门门了!

关门了.....

啪啪啪,被打脸!

这哥们也是被坑的够惨!

关于Skully的突然倒闭也是有各种八卦,疑云重重。

有小道消息宣称乐视体育本有意收购Skully,但是这两位坑爹的兄弟在被开除前一周把这个交易搞砸了。而Marcus Weller则宣称他们俩兄弟是在投资人拒绝这个收购后被开除的。

最后Skully的主要投资人Intel资本最终决定一了百了,直接关门,于是就有了这封公开信。

全文大意就是我们没钱了,也没人愿意继续给我们钱了,情况已经超出我们掌控了,我们不能再发货了,退钱也不要直接找我们。我们的资产现在都在破产保护中,我们对自己还有多少资产并不清楚,你们想清算的话去找法院吧。我们对这个结果都非常伤心,对于今天的情况,我们有太多的问题需要回答了,我们真的很抱歉。

一地鸡毛!

(想当年风光无限的Marcus Weller,如今已成罪人)

竞争对手乘火打劫

就在Skully跌入谷底的时候,另一家做智能头盔(并非AR头盔)的Fusar出现在了人们眼前。

Fusar也曾在indiegogo上做过众筹,获得了28万美元的筹款,成绩虽然已经不错,但也只有Skully的十分之一。

就在Skully被曝破产这几天,Fusar在官网上发布了一个声明,主要内容可以概括成两句话:

首先,他们表达了对Skully前瞻性的肯定。然后,他们将提供Skully的众筹支持者(受害者)一些补偿。

这项声明的第一句话是:“当一位骑手倒下的时候,你会停下来并且帮助他。”

Fusar暗指他们会出手帮助Skully,但你懂的,其实他们就是利用这次危机做了一场自己的公关。Fusar将提供给这些被Skully坑了的人等额“代金券”,吸引他们来购买自己的产品!

如果你当时支持了Skully 1499美元为了将来获得一个头盔,Fusar就发你1499美元的券在其网站上消费,可惜,你没法一笔就花掉。(真是个抢客户的好主意啊。。)

那么,Fusar究竟在做什么呢?

这家总部在新泽西的公司,成立于2013年,致力于研发和生产针对极限运动的智能设备。

而他们目前最核心的产品,就是一套硬件,能将普通头盔变成智能头盔。这组套件包括摄像头、装在手腕或车柄上的控制器、蓝牙耳机。

戴上Fusar,你只需要按一下按钮,就可以拍摄照片;如果你刚刚做了个很酷的动作,只要按两下按钮,它就会把之前的15秒视频记录下来并发送到社群中。你还可以利用耳机和它的app与不同位置的朋友沟通。

更值得一提的是,Fusar提供了许多安全保护功能:

  • 碰撞危险监测,能够识别和记录事故发生点,给予骑行者提醒

  • 黑盒录像,能够锁定住最后2分钟视频、音频、行驶方向、经纬度等信息

  • 报警消息推送,一旦有事故发生会及时将消息发送给紧急联系人

总的来说,相较于Skully过于未来感的设计,Fusar提供的功能更加实在,让极限运动者(尤其是摩托和自行车爱好者)能更好地分享、记录,也更安全。

但是,这不是Skully粉丝想要的结果!

所以,谁来实现那个未来感的带HUD的AR头盔,小探把眼睛望向了财大气粗的宝马

本文由硅谷密探(微信公众号:SVS-007)授权创业邦(微信公众号:ichuangyebang)发布,转载请注明作者信息及来源,违者必究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