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扬是澳洲教练的徒弟,法国教练带击剑选手夺冠,就算里约奥运有毒,毒也是在喷子们的嘴里

虫二

里约奥运会赛程过半已成吐槽运动会,口水漫天,玻璃心碎一地,刻薄点的说“做人不能太巴西”,先天下之忧的已经在感叹“列强合而谋我”了。

北京之后再无奥运?

其实中国人对奥运会的吐槽早在1996年的亚特兰大就开始了,彼时中国的无冕之王由央视带队,集中火力攻击组委会筹备无序,交通组织混乱,开幕式当晚搞消防演习,魏纪中甚至放言美帝是用“这种方法干扰我们运动员休息,不让我们出好成绩”。

亚特兰大奥运村是大学生宿舍临时改成,房间小且不说,还拼命加床,家具都无处摆放,奥运村里什么服务都要单独收费,组委会使用的1480部车辆全部是临时征集的旧车,新闻中心的系统不灵,奖牌颁发几次出错,诸如此类。

彼时正热火朝天申办奥运会并把金牌价值上升到无以复加的中国人,群起质疑美国人集中力量办大事的能力,也不太理解已经办过四届夏季奥运会的美国人淡定的平常心。

于是2008年的北京有了创历届奥运之最的420亿美元投资,单是美食一项就让他国望尘莫及,光全聚德就贡献了180名厨师和4套烤炉,外加8天一循环,24小时供应的900多道菜品以及90%项目不收费的奥运村。副作用是到了伦敦和里约,炸鱼薯条式的美食和200块钱的公斤饭简直成了不能入口的垃圾,所以动不动就有人在坛子里晒出2008年的奥运美食,来证实我们的豪爽以及英国和巴西的穷酸+小家子气。


诱人的北奥烤鸭

伦敦奥运会上被叶诗文倒掉的英国美食

我们的傲娇也是传统的!隋朝时,各国外宾(胡客)来到中土,都被强行邀入酒肆,醉饱而散,不取其直,绐之曰:“中国丰饶,酒食例不取直。”胡客皆惊叹。

全世界联手黑我们?

对于全世界在美帝一手操弄下组队遏制中华民族崛起这事,很多人是深信不疑的,里约争议判罚只不过又添新证,但这事的难度有多大,有人认真想过吗?

国际体育单项联合会有70个正式会员单位,16个联系会员和4个临时会员,虽然并非每个都是奥运项目,但背后所关联的运动员、裁判员、工作人员动辄数十万计,暗中让他们集体服从于某个抽象的目标而罔顾职业道德,可行性有多大,操作的难度有多大?

就算盎格鲁撒克逊国家的裁判员们深明大义,又怎么解释中国著名的游泳选手都是在澳洲训练的事实,包括孙扬还都是澳洲名教丹尼斯的高徒?法国游泳选手拉库特狂喷孙扬的尿是紫色的,从戴高乐以来强调自主的法国就一下成了美国的走狗+小弟,至于法国教练本努瓦和勒瓦瓦瑟是怎么带领中国自行车和击剑走向巅峰的,就又变得不那么重要了,幸好这些教练在国内并不用面对像中国网友这么顾全大局的同胞。


孙扬和澳洲教练丹尼斯


勒瓦瓦瑟和女重剑冠军孙玉洁

还有些人质疑为什么裁判只盯着中国黑,更悲愤的是为什么国家强大了还受欺负,证据当然一大堆:并列季军,国旗为什么挂在别人下面,何况还是错的(其实美国星条旗也是错的),举重裁判脑子进屎了(其实有一个是中国裁判),这吐槽背后可怕的逻辑是,裁判应该以国家强弱来决定判罚尺度,谁该力挺,谁该打压,都是事先查好了GDP的,所以连号称邹市明接班人的吕斌败给肯尼亚选手都跟阴谋有关了,其实这事与其归咎于幕后黑手不如归咎于早就乱成一团的国际拳联(AIBA)。

1988年汉城奥运会,71公斤级的韩国拳手朴思勋屡次违规击打苏丹选手的腰部,没有受到任何判罚,裁判反而宣布韩国选手获胜,32岁的朴思勋后来遭遇19岁的美国小将罗伊·琼斯,被打得晕头转向,被击中达86次,第2回合还被击倒,在裁判数到8时才勉强站起,比赛结束时却被宣布获胜,朴思勋当时脸部肿得像猪头,眼睛都睁不开了,试想美国网友如果像中国网友那么冲动,恐怕早就要求驻韩美军出动评理了。


组委会照顾美韩关系,授予琼斯道德风尚奖


最近向普京申请入籍的美国拳手就是琼斯

AIBA此前都是计点数制,最近向职业拳击靠拢,改用10分减计制,但判罚更业余了,加上伦敦之后又取消了申诉机制,乌龙频出自然不奇怪。

所以你可以喷某些体育联合会管控不力,也可以黑拉美人干活不细心,但别诛心,因为这真不是针对你,否则每开完一届奥运会,我们抵制国家的名单就要多出二三十个了。

输赢都伟大?

宽容失败是一种美德,但输得理所当然、泰然自若,毫无荣辱感也不正常,尤其支持这种宽容的还是一些三观不正的看法。

比如欧美经济发达,科技强大,所以运动员的训练条件好,甚至连禁药也是最先进的,果真如此?先来看举国体制的老大哥东德。

所谓举国体制就是集中全国人力、物力和财力来培训少量精英运动员,东德面积不到11万平方公里,人口略相当于深圳,1968年墨西哥拿了5金,72年慕尼黑拿了20金,76年蒙特利尔拿40金,直接将美国踩在脚下,80年莫斯科拿47金,到88年汉城,江河日下的东德仍然有37枚金牌入账,力压美国的36枚。

然而在两德合并后,东德一些档案解密,显示出东德有1万名运动员长期服用禁药,其中100人已经死亡,东德科研机构一直致力于研制更先进的药物,根据后来的统计,在1972年到1988年之间,东德每年给运动员派发至少200万片合成代谢类固醇,按东德总共获得384枚奥运会奖牌计算,每枚奖牌要消耗掉88000多颗类固醇,这是一个骇人听闻的数字。

东德游泳训练设施的先进程度也远远超过当时美国人的想象,上个世纪90年代美国CNN的主播来到东德训练基地,见到那些人造波浪的全封闭训练设备时都极感震惊。


由女变男的东德田径选手

在整个社会结构中,东德精英运动员也长期特权化和贵族化,享受特殊津贴,奥运会冠军更可以除基本津贴外再获得至少35000马克的额外补贴,这个数字相当于一个东德普通工人三年的收入,奥运会银牌有20000马克的奖励,甚至第六名也有3000马克的奖励。

而在所谓训练条件更好的发达国家,运动员其实并没有任何优势可言,首先是没有工资可拿,必须寻找赞助、打工或者贷款,里约奥运会平均每个加拿大运动员就有2750万加元的债务。其次,所有训练、教练、器械、医疗费用自理,只有成绩极好的运动员才有少量补贴可拿。

曾有游客在意大利亲眼见过2000年悉尼奥运会200米自由游冠军罗索里诺就在罗马的公共泳池里训练,旁边就是普通市民,只不过大家自愿辟出一条泳道给自己的奥运英雄而已,没有粉丝,没有光环,有的只是普通人之间的问候。

所以当那些拿着工资,消耗了大量公共资源的精英运动员输掉比赛还在镜头前一笑而过时,不让你道歉已经很宽容了,也别再提什么伟大。

清末马尾海战,法国舰队突袭清朝水师,“福星”号遭三舰环攻,炮弹如雨,管带陈英死战不退,只留给家人一句话:频年所积薪水,几及万金,受国豢养,苟战必以死报!


马尾海战中准备撞沉敌舰的“福星”号

从霍顿开始,各方都失言了

古代御史讲究“风闻言事”,也就是说可以向皇帝奏报未经核实的情况,但在今天,议论别人的职业操守要谨慎,这是基本的素质。

霍顿的问题在于他开了一个危险的先例,即在没有任何证据链的情况下做了肯定性的表述,孙扬即使触犯过禁药规则,也已经为此接受了处罚,这段历史不应该成为别人再次指责他的理由。

如果霍顿的话是心理战,则只能说明为了胜利不择手段,至于法国选手说孙扬尿是紫色的,是一种感性认知,没有量化标准,更无从评论。

加拿大评论员麦克唐纳说中国14岁小姑娘是died like a pig,是典型的个人素质问题,但他仍然是忘了关闭话筒才脱口而出,相比之下,张国政喷裁判员脑子进屎,显然是认为没有关闭话筒的必要,而且他这种“奇葩年年有,今年特别多”的言论还要开直播,这两种带有人身攻击的表述本质上没什么不同。

奥运赛场上唾沫横飞,互联网上自然发大水,各种嘻笑怒骂,各种高黑反讽,各种洗白:

首先是为啥不查他模式,基本套路是美国选手也吃药,只是查不出来,另一种采用预言法,比如菲尔普斯是下一个阿姆斯特朗,用最伟大明星也“可能”吃药来证明自己吃药没错,说这话的人真是神助攻,相当于默认了中国选手吃药,其次把自己变成了霍顿同党,简直是神逻辑。

另一些人讨论,游泳为什么设那么多分项,各种泳姿,各种距离,举重,射击、跳水、乒乓球也应该拆分,总之,金牌不行,我们就改革奥运会。

还有些人讨论游戏规则,强调打分项目要做到朝中有人,要参与规则的制定,要有话语权,这样下次就轮到我们黑别人了,好吧,你们赢了。

最后的精彩属于小粉红,理直气壮的质问为什么有人连自己的祖国都黑?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显然还不太懂得“若不能批评,赞美也就失去了意义”的道理。


体育真没你想的那么复杂,放松点,欣赏比赛吧。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