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届美国大选不行?恺撒和元老院的戏剧冲突值得重温,精英主义被打脸并不意味会被推翻

1、民主选举的核心原则之一,就是对游戏规则的尊重,选前充分竞争,选后认赌服输,所以,特朗普也会和以往的历届总统胜选者那样,获得两党对于选举结果的支持。我总记得小布什在卸任后做客奥普拉的脱口秀,在被问及如何评价奥巴马——当时奥巴马依然在指控小布什任期对于美国经济的忽视——时是这么说的:「我不会批评他(奥巴马),我希望他能成功,这对国家有好处。

2、「黑天鹅」事件当然会对传统的经验主义乃至数据模型产生打脸,但是它同样是更新知识库存的最好机会。就像一名经济学家预测走势错误而一个小孩通过掷硬币猜对了,这不意味着应该推翻前者的学识而崇尚后者的本能。

3、华盛顿特区的政治生理需要重新制定基本盘的执政策略,总统和国会已经有着长达八年的不合作历史,白宫的新主人看上去不太具有截然相反的品性特征,这会对共和党造成更高的挑战。另外,共和党原本的计划是在希拉里上台之后,着重培养四年后的骨干选举人,同时守住两院席位,只是现在看来,所有的预想都要被改写。总统加上国会全都到手,这似乎是共和党最近数十年来最为风光的时刻,但是党内大概还是一脸懵逼⋯⋯毕竟上一次发生这样的情况还是在1928年,那正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前夜……

4、特朗普的大多数「狂言」不会得到真正意义上的履行,比如对于北约的财政要挟,以及在边境筑墙,当然这也和政客的所谓虚伪无关,因为行政首脑的权力有限,三角制衡永远存在,可以将之理解为风控机制。恺撒和元老院的戏剧冲突似乎值得重温,它给未来的山巅之城披上一层面纱。

5、特朗普的反对者并不需要过度忧虑,成熟的政体如果不具备容错率,那么它根本就不会抵达今时之岸。至于惩嘴上痛快豪赌告负的,还是吃土的吃土、裸奔的裸奔吧,当年孙晓承诺填坑《英雄志》,让讲武堂的版主跟着高呼年内不出结局就吃书,最后人家还真开着直播撕了几页书吃了,足见人格珍贵。

6、我很少使用精英和民粹这样流于武断的二元对立标准,这种概括叙述只会降低微观判断的精确度,除非你真的相信这两个词汇可以和不同的形容词划连线。相比通过选情研究美国铁锈之区的不满和怨恨,我当然更加相信波士顿咨询不久前刚发行的全球制造业成本竞争力报告。

7、最近两个世纪的历史表明,孤立主义和自由主义是钟摆的两端,无论朝向哪个方向回荡,都会最终交织成螺旋上升的姿态,和低人权优势相比,福利政策自然是包袱,但和人口的流动性结合,又呈现用脚投票的另一副画面。让人承认世界不够完美——以及不可能完美——注定会是艰难的说服过程,保守力量会获得它的新鲜血液,但唐纳德·特朗普从未想要成为罗纳德·里根,特蕾莎·梅也没能拥有玛格丽特·撒切尔的政治环境。

8、俄罗斯大概会成为美国境外在短期内的唯一受益者,它在西南方位的武力扩张——尤其是面向叙利亚和土耳其的出口——随着美国回到海洋战略之后将得到减轻压力的奖赏,只要普京身体健康,他就不会丧失克里姆林宫的分毫权力,这也是一个念叨着帝国复兴的主。国际观察的理论认为,小的军事摩擦的消失不是一件好事,就像堵住下游堤坝的缺口却又无法解决上游的蓄水扩容,实际上会提高系统性危险的发生概率。

9、 美国依然会是重要的移民流入国,加拿大移民网站被挤爆这类笑料看看即可,任何政治家都无法削弱北美的地缘优势,当战略资源完成转移——从中东到亚太——之后,国防议题会在整个东半球得到迅速强化,马歇尔这样的游士不再具有生存土壤。至于泥潭中的穆斯林,可以准备迎接内战了,更准确的来说,是逊尼派将被什叶派翻盘,伊朗若是敢冒风险,它也将获益良多。

10、就长期面而言,美债利空,美元利好,美股持中,可以更新资产配置了。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