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语教育行业将被科技所消灭 | ForceMaster

张雷

51Talk(无忧英语) 在美国纽交所成功上市,融资约 7240万美元 ,成为中国在线教育赴美上市第一股。开盘后,51Talk的股价在19美元左右徘徊,成交量刚刚突破100万股,并没有大受市场追捧。甚至一度跌破发行价。

作为在线教育第一股,51Talk的上市似乎给喊了好几年的“在线教育”注入一针强心剂。互联网+教育产业的联合,按道理应该与互联网+其他产业那样,会火起来N多独角兽了。但从结果上看,教育行业受互联网冲击不大。原来大家所喊了又喊的“互联网教育”、“MOOC”、”反转课堂“等新概念,并没有成为主流。从用户使用效果来看,还差得远。

51Talk的上市看似是一股春风,但这里我要唱唱反调。 从短期来看51Talk上市后,诸多难题待解。付费用户占比不足3%,不盈利是核心问题。但是从长远来看,语言学习将被科技消灭,这才是致命的。

一句话,从本质上讲,科技的终极目标,是消灭教育,而不是帮助教育。科技与教育之间,是一对矛盾。而最应该被科技消灭的领域就是语言教育(外语教学)。

科技应用颠覆商业,依靠的是对人性的释放

人类的发展依靠科技,科技的应用和发挥,却依靠人性的驱使。每一代颠覆性的科技,都通过对人性的释放,被广泛认可和使用,从而实现量产和普及。

其中 最重要的人性,就是懒惰 人们通过使用新科技,使得可以干更少的活,更加轻松,却能够让回报不降反升 。比如,第一代工业革命的蒸汽机、第二代工业革命的内燃机和电气、第三代工业革命的计算机和通信,都释放了人类懒惰的本性,帮助人们干得更少但得到更多。更明显的就是最近这次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颠覆。


互联网技术除了让人们可以更省事、更方便、更快捷,满足了人性的需求;还在消遣娱乐领域极大地释放人性,在社交、内容、游戏领域大放异彩,取得了商业上巨大的成功,造就了一批独角兽甚至是巨头。

语言教育的过程,是天下最反人性的事情

与技术的施展相反, 教育是一项压抑人性的活动 教育与学习,就是改变人的过程,而人的本性是不喜欢被改变的 。虽然教育和学习的意义非常大,但是真正爱学习的人的比例非常小,这是人性使然。

语言学习又是教育领域中,最最反人性的 语言教育难度巨大、耗时漫长、过程痛苦。 一门语言,相当于一整套代码,包括语言和文字。这套代码需要能够描述大千世界的所有已知事物,词量庞大、组合繁复、语法多变。所以学习量极其巨大。中国人即使学习母语,也会需要近十年时间,到小学 4 年级,才能够基本掌握必需的语言和文字能力。

学习外语更加艰难,无论怎样的学习方法,也还是需要学语法逻辑、背数以千计的单词和做大量的练习,这些过程都是反人性的。中国人学习英语都基本要经历五年以上的时间,但学了以后真正能够自如应用的仍然是少数。

学完外语后,真正的使用频率很低 。除了一线城市总是跟跨国企业打交道的人以外,对于大多数中国人来说,每年使用外语的时间没多少。有的人偶尔碰上老外,有的人出国旅行会用到。但是花好几年时间,受了那么多苦,背了那么多单词,最后每年也用不上几天,这种投入产出实在是太低了。

未来,人只需要一套语言,其他语言的转换由科技完成

既然语言教育是一个极其反人性、投入产出又低的事情,那么它就应该被科技所取代。

语言是一套认识事物、思维逻辑和沟通交流的代码,这套代码非常的全面和复杂。 但每种语言所描述的对象是完全一致的,只不过代码的组成不同,所以他们之间存在着相互转换的固定关系 。 作为地球人,不管你是英国人、法国人、中国人还是日本人,我们面对的是一个共同的世界,所以我们只需要学习一套代码,不应该再学习第二套。更何况学习一套这么庞大的代码,已经非常难了。

至于语言与语言之间的转换,应该由科技来完成。那么人与人之间不管是不是同一国度的,就直接用自己最熟悉的语言来沟通,有机器快速翻译形成沟通桥梁。这个过程就与计算机操作系统的演进一样。


最早期的计算机,只有少数人能用。能用第一代计算机的人,全世界的人加起来,用手指头就数得过来。因为,计算机是 0 和 1 的数字语言,这套语言与人类语言相差太远了,只有极少数科研人士(这些人的脑子,都不属于人类)能够与计算机互动。

后来,有了一些编程语言,它把计算机语言向人类语言做了靠近,人们通过输入一些人类能够识别的字符给计算机,计算机经过翻译后形成机器语言,比如 BASIC 、 C 等。这个时候,就能够有一大批计算机爱好者使用计算机,他们使用“ if “、” else “等人们可以认知的词汇,以靠近人类的逻辑来编写程序。

再后来,图形界面操作系统的出现,彻底颠覆了计算机行业。它使得人们可以使用人类习惯的语言、动作,以我们自己的逻辑来跟计算机对话。而操作系统可以自动将我们的指令翻译成机器语言,计算机就能够理解并听从指令行动。从这一步的科技进步开始,计算机符合了人性要求,可以被大多数人使用,从而整个行业被颠覆。

既然人与机器之间,可以用科技来实现翻译,那么人与人之间当然应该也可以。 在电影《杀破狼2》中,已经勾勒出了未来的跨语言沟通场景。在剧中,泰国警察的女儿给他下载了一个翻译app,叫做Global Translator,能够快速同步翻译到各种语言,除了能够翻译成文字,还能够语音输入和输出。


这个泰国警察在跟吴京所扮演的中国人沟通时,直接对着手机口述泰语。而翻译app能够识别语音,并迅速翻译成中文。手机还能将所翻译的中文说出来。反之亦然,中国人能够直接说中文,然后app快速用泰文说给泰国人。这样,在手机的即时翻译之下,互相语言不通的人,就可以无障碍地自由对话——这才是我们想要的。



电影里用的是global translator软件完全是虚拟出来的,目前尚没有智能到可以整句翻译出来且体验那么好的软件。但是随着AI技术和语音识别技术的发展,这样的成熟翻译软件指日可待。

语音识别和AI技术将颠覆语言行业

当前虽然翻译软件很多,但尚不具备电影中那种效果。如果真的能够替代语言教育,必须使得翻译软件真的能够应用于交谈当中,就必须做到:识别能力强、准确率高、反应够快,否则就会破坏语言交流当中的沟通效率和体验。

智能语音识别 + 人工智能的技术,正在解决这些问题。 当前的语音识别技术,已经逐渐实现了远场降噪、方言识别、全双工、纠错、多轮对话的功效,使得机器完全适应人类的语言环境

而人工智能帮助机器来主动学习,使得机器的响应能够基于语言背景知识、上下文语境、持续聆听并保持长期记忆,从而使语意理解更加到位,翻译更加准确。

随着技术的成熟,翻译软件必然变得足够智能、足够快捷、足够体验好,那么只要带一个手机,就可以走遍全球都不怕,能够自如地给世界各国的人士顺畅交流。在这样的情况下,再花大力气去学外语就显得毫无必要。

语言的目标是沟通,而教育只是途径之一,科技可以绕过教育达成目标

从本质上看,掌握外语并不是最终目的,能够理解和沟通才是真正的目标,而语言教育和学习只是途径。人们为了能够应用外语与外国人沟通,不得已要花大力气学习外语,所以教育其实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科技是达成目标的另一途径,所以跟教育本身是互相替代的关系 。一旦科技达到一定水平,成本够低、功效够好,就能够使得人们更方便更省事地达成沟通的目标。而语言教育与之相比,就会毫无优势,因为科技释放人性、教育反人性。由此看来,科技消灭语言教育是大势所趋,是必然的方向。

在未来,语言教育可能只是为了极少数从事语言专业工作的人,他们学完外语后会高频地使用,所以花多年来受苦学习外语就比较值得。这就像计算机产业的程序员一样,他们从事专业的计算机编程工作,所以学了计算机语言。

现行的语言教育和学习企业,都是通过各种手段,希望能够要么让学习过程没那么痛苦,要么是让学习过程效率更高。但是 , 对大多数人来讲,最爽的是——不学习。而科技将会帮助我们实现。

科技才是商业的杀手锏

新科技的应用,会塑造新的行业,毁灭旧的行业。真正具有前瞻性眼光的人,真正踩在趋势上的赢家,不会忽视科技的发展。

关注微信公众号:DEMOSPACE即可获取更多精彩内容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