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给徐小平“提包”3年,如今吴旦是最年轻的新三板公司总裁|人物

吴旦对于摄影师只有一个要求:拍得瘦一点

采访前,吴旦得知自己被选为创业邦2017年30岁以下创业新贵,随即哈哈大笑。他说,以前在真格基金做投资时,年底都是他来为创业邦筛选创始人参加评选,这次终于轮到自己了。

今年6月16日,吴旦从英雄互娱CIO被提拔为总裁,而他才满29岁。在之前的职业生涯中,这个生于温州的大男孩已经在真格基金做到投资副总裁,却仍坚称是“为徐小平老师提包的”。

在他“提包”的三年间里,主导投资了《影之刃》《超级英雄》《全民枪战》等大热手游。转投英雄互娱之后,他决定将整个《全民枪战》团队买下来。

如今,英雄互娱在2年时间内获得B轮普思资本以及C轮华谊兄弟的投资,加上A轮的真格基金、红杉中国和华兴资本,董事会简直是一场明星投资人的真人秀。

我有温州人的商业基因 不适合做投行

不管是做早期投资,还是后来到英雄互娱,吴旦都认为自己是一个典型的温州人,在商业上有着浓厚的冒险精神。

读书的时候,吴旦曾经觉得人生很悲哀。因为太贪玩,可能会考不上好大学,高中时父母就把他送到国外去念书。高一高二混混日子,到了高三,吴旦奋发图强,终于考上了加拿大顶尖的多伦多大学。

可能是因为这段“超车”经历让他对自己的学习能力盲目自信,于是大一大二他又陷入了同样的“游手好闲”状态。等到大三,吴旦再想奋起直追时,平均绩点已经全面落后于身边的同学,毕业后想要进入一个好的投行已经是很难的事情。

回过头看,当时吴旦进入大学选择的金融相关专业,实际上和他真正理想的职业差别很大,而且他并不适合做投行。

吴旦觉得自己身上有温州的商业基因。比如他做风险投资时不会过多计较回报,而是会冒险地投资一些自己觉得有意思的项目。在他看来,优秀的创业者绝不会斤斤计较于短期的投资回报。比起规范的职业生涯,他更喜欢扮演创业者的身份。

这种特质其实在吴旦小时候就有所体现。

比如,小时候他爱打篮球,每当比赛陷入胶着,最后的一个绝杀球一定得他自己来投,这很类似于创业时所必须面对的重大决策。而在球队落后时,他也会特别来劲——面对绝境会激发斗志。

吴旦说,身边太多的同学都走的是典型的职业经理人发展路径:毕业去投行,做PE,负责超大规模的后期交易。这类日常的文件工作并不是吴旦想要的生活。他说,如果各行各业都有焦虑,那么他宁愿选择每天面对未知领域、充满挑战的焦虑感。

这么聪明的人都跑去做游戏 一定有前途

然而,即便从小爱玩《CS》等第一人称射击游戏,吴旦在一开始也不会想到真把游戏当作毕生事业。毕竟,这与他大学时接受的教育理念完全不同。

好在机缘巧合,有次滑雪时,吴旦认识了一个朋友叫杜毅。

杜毅是哥伦比亚大学的留学生,彼时已经在著名的游戏公司2K Games(做出了《NBA 2K》系列、《文明6》等知名游戏的制作公司)做了两年。离职之后,杜毅回国去了一家叫“五分钟”的游戏公司,负责网页类的社交游戏。

吴旦心想,这么聪明的人都跑去做互联网、做游戏,这个行业一定很有前途。加上杜毅力邀,2010年,吴旦从多伦多大学毕业后就进了五分钟做游戏——基础岗位,月薪3000元。

那时候,五分钟最火的游戏《开心农场》估计不少人都玩过。吴旦每天的工作就是做数据分析——今天多少大妈偷菜了、为什么没来偷等等,还要时不时想一些新的玩法出来,是非常琐碎和基础的工作。

▲在这块地里种过菜的举手

开心农场的火爆为五分钟带来了每月300万元的收入,一时间,团队有些膨胀。吴旦作为基础岗位的员工,却很快察觉到了公司面临的一系列问题。

首先,开心农场的成功有极大的运气成分,然而公司后来却没有建立起完善的内容生产机制,导致拿了点钱就打算一口气做6部游戏,最终却无一成功;

其次,团队里大多数是年轻人,在决策判断上缺乏经验,可是因为自信心膨胀没有及时招入有经验的游戏人,团队结构太单一;

最后,当时同一拨的社交游戏公司,如乐元素、恺英网络等,都拿了腾讯的投资,可五分钟却不想“抱大腿”。结果腾讯“复刻”出《QQ农场》,《开心农场》被迅速击败。

这些是因为亲身经历再加上吴旦对游戏行业的悟性得来的,事实证明他的判断没错。没在五分钟待多久,吴旦就离职去了德勤会计事务所。

再到后来,领他进入游戏圈的杜毅也从五分钟出走,自己创业做游戏。吴旦得知这个消息后,几乎是前后脚的功夫,隔天就见到了真格基金合伙人兼CEO方爱之。于是,老朋友的创业项目成了吴旦在真格的第一笔投资。

虽然这个项目最终没成,杜毅后来也去了莉莉丝,但这件事却是吴旦加入真格基金的契机,也是他真正从更高层面思考游戏行业的开始。

为什么我自己不能做游戏发行?

吴旦能够在今天成为英雄互娱总裁,与他在真格的3年投资经历息息相关。这其中有两位非常重要的“贵人”。

第一个人是徐小平,他对吴旦来说是亦师亦父的角色。虽然吴旦一开始“忽悠”徐老师,说自己懂会计,可以帮真格基金做财务,但实际进了真格后,他还是表明了自己希望做投资的意愿。

徐小平是极度开放的一个人,不仅同意让吴旦做投资,还支持他去投资当时业内都看不太懂的手游产业,这才有了真格后来的《全民枪战》《影之刃》等等著名案例。

对于为何能够押中爆款游戏,他还是有自己的一套判断逻辑。他主要投两种类型:

第一种,必须是蓝海市场。比如第一人称射击的《全民枪战》,FPS在端游有玩法成熟、需求明确的游戏种类,即便在手游上不能做成全品类NO.1,但也能吃下一块市场蛋糕。

第二种,必须是领先者或变革者。比如《超级英雄》,在那个单纯卡牌风行的年代,能够让卡牌英雄站出来加入特效,就会取得很好的效果。

第二位贵人就是现任英雄互娱CEO应书岭。他曾经和吴旦是亦敌亦友,不过现在两人是“一条船上的蚂蚱”了。

说是“敌人”,因为之前吴旦经常要和应书岭争夺优质的游戏团队作为投资标的;说是友人,吴旦投资的几乎所有游戏最终都是由应书岭代理发行的。

随着投资阅历增加,吴旦渐渐认识到:如果游戏行业继续高速发展,未来类似腾讯游戏、网易游戏那样的产业力量会逐步替代市面上的早期机构,成为游戏投资的主要力量。因为从资源整合的角度来看,纯粹的财务投资和产业资本完全不具备竞争的实力。

再加上看过那么多游戏公司的兴衰,吴旦的温州人基因让他开始思考:为什么自己不能做游戏发行?

刚好这时应书岭有意成立英雄互娱,邀请吴旦加盟,后者就拉上前者一同去了徐小平的家里。几乎是当着徐老师的面,吴旦决定“跳槽”加盟英雄互娱任CIO。

▲应书岭和吴旦

我是公司里的“慈母” 父亲激励了我

吴旦认为,自己和应书岭在性格和行为方式上都非常互补:对方是进攻型,而自己相对谨慎。(此处可♂)

应书岭做事大开大合,他更多负责公司的对外事务,比如维护渠道关系,进行大的商务合作。吴旦则更多对内,负责协调团队之间的工作、说服内容供应商继续合作。

铁面无私的应书岭,以及很好说话的吴旦,两人在英雄互娱形成了一种“慈父严母”的组合。有趣的是,相比应书岭更容易被团队成员所害怕,吴旦这边受到的信息阻断就很少。

比如《无尽争霸》刚刚上线时数据表现就很好,就在团队欢庆之时,应书岭却表示纳闷,因为唯独他不知道游戏数据。一问吴旦才知道,原来数据是在公司的某一个微信群里分享的,而由于“种种顾虑”,应书岭不在群里,以至于后来他只好求着吴旦把自己拉进群。

吴旦是一个比较好接触的人,即便身为总裁,同事和他在一起也几乎没有精神压力。事实上,从小到大他的生活环境就很自由,这也是他最终能够形成随和性格的重要原因。

▲吴旦爱开玩笑

这点要归功于吴旦的父母。其实在创业前,吴旦的薪资很低,不过父母对此却没有任何异议,他们一直让他选择自己喜欢的事业。除了性格的培养,父母对他的激励作用也很明显。

吴旦的父亲是在1977年恢复高考制度后的第一批大学生。虽然之前五年都在工厂里做木工,可是吴旦父亲愣是通过自学考上了浙江大学英语系。后来尼克松访华时,他是专职翻译团队中的一个。

父母的“励志”潜移默化地对吴旦产生了很大影响,他会有强烈的好奇心去接触新鲜的事物。如果结合前文来看,这种好奇心是驱使他脱离“职业经理人”人生轨迹的第一步。

最终,吴旦选择进入游戏行业,才有了后来所有的故事。

英雄互娱 已收录在创业邦创投库,您可查看更多 游戏动漫 类的最新创业项目。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