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与王兴共打天下,如今29岁的他另辟战场,上线半年用户规模近170万|人物

xushuo

四句话认识沈鹏——

1、1987年出生,山东人,毕业于中央财经大学,现任水滴互助创始人

2、美团的第10号员工,26岁成为美团外卖全国业务负责人,将美团外卖从日均10多单做到日均400万单

3、敢闯敢拼不要命的勤奋boy

4、创业邦2017年30位30岁以下创业新贵之一

提起沈鹏,外界对他最深的印象就是原美团的第10号员工,曾经的美团外卖全国业务负责人,23岁就带领几十人的团队打下天津团购市场,将美团外卖从日均10多单做到日均400万单……

听到这些描述,沈鹏显得有些无奈:“曾经是做出了些成绩,但被反复说就挺没意思,好像我这辈子只在美团做了这些事。”这个嗓音略带沙哑的男生说,他原本打算继续服务于美团点评,为这个培养他6年的公司继续奋斗下去,但在2015年年底,沈鹏看到一位美团点评同事的母亲脑出血需要筹款做手术,用了1个多月才筹够所有钱,差点错失最佳治疗时机。

也许是出于情怀,也许是“感性战胜了理性”,沈鹏开始思考:如何让人们在患有重大疾病时能够快速地拿到钱治病,在提高治愈率的同时又能解决保险赔付时间长的问题?

2016年年初,他不顾父亲的反对悄悄注册了公司,4月便离开美团点评创立“水滴互助”,推出了一个互助保障社群。上线仅半年,水滴互助用户规模就近170万,成为全国最大的网络互助保障平台。7月推出的免费大病筹款平台“水滴爱心筹”,也已帮助了上千名患者。

水滴互助是一个用户互帮互助共同抵御风险的公益互助社群,可以理解为一种标准化且有人监督的公益众筹。为了让更多的人有保可依,用户可以花很少的钱参与到互助计划中享受相对稳定的健康医疗保障。沈鹏觉得这才刚刚开始,他更想做一个“我帮人人,人人帮我”的互助平台,以此保障亿万家庭。

打江山,敢闯敢拼敢玩命

在中国,创业是件很困难的事情,不仅要具备个人能力,还要拥有一群有相同使命感、可以共患难的兄弟,并且掌握好时机。

22岁时的沈鹏还是一个尚未毕业的大四学生,但曾经创业2次的他对互联网有自己的理解。他把目光锁定在王兴等一众互联网创业牛人身上,打算瞅准时机去学习如何在互联网领域创业。

2010年1月,沈鹏作为第10号员工加入美团创业团队。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他谈下来很多大生意,其中某个团购产品3天内便卖出了16800份,也创下了当时团购行业的销量记录。

沈鹏回忆道,那个时候就是天不怕、地不怕,心高气傲,觉得没有什么不能做的。

由于业绩突出,2010年9月王兴给了沈鹏5万块钱,让他去开拓天津市场。但人生地不熟,况且那时美团在业内的知名度也不是很高,这个山东青年愣是凭着一股敢闯敢拼的劲儿,把5万块花出了种子投资的感觉。

到天津后,他几乎每天都要到网吧利用社交网络通过各种渠道发布招聘信息,不停面试筛选人才,最后组建了一支20人左右的团队。由于天津市民对团购的认知度不高,尽管沈鹏等人比竞争对手晚半年进入市场,但在他们的努力下,从入驻天津第二个月起,美团在天津的市场份额就从第八翻盘到第一。

在当时,整个团购行业疯狂补贴,为拉商家不择手段,而沈鹏既没有这么多钱,也没有胆量不择手段,“只能用最笨的方式,省着钱花,挨家挨户去说服”。也许是因为年轻的时候说了太多话,又长年管理团队,沈鹏的喉咙一直不太好,久而久之便产生了声带息肉,只得通过手术摘除。现在的他说起话来声音总是有些沙哑,但他自己却爱调侃,“像我这么富有磁性的声音也是不多了”。

曾是理科学霸,如今却想用感性思维挑战一切

中学时代的沈鹏是个十足的理科生,获得过山东省奥数竞赛一等奖,物理、化学等学科在全班也是数一数二。但在美团6年的时间里,这位传说中的学霸竟逐渐由一个理性思维占主导的人变为颇为冲动且感性的人,而王兴无疑对这种改变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22岁的沈鹏认为,只要比同龄人赚得多,就会让自己更有成就感,离成功更进一步,但又总觉得赚钱好像也不是主要目的。

刚加入美团的第一年,他经常和王兴、王慧文等几位管理人员一起讨论工作到凌晨两三点,可到了早上五六点钟,就会收到王兴分享一些观点及相关文章链接的邮件。当时沈鹏有些吃惊:他都不睡觉么?但转念一想,其实王兴是一个非常有情怀的人,他想把这个世界变得更好,进一步改变周边人的生活方式。否则王兴作为一个“富二代”,又有什么理由创业“自虐”?

在美团点评的6年,沈鹏逐渐形成了这种感性的思维方式。2015年年底美团和大众点评合并时,有一位同事的父亲刚刚去世,母亲又查出重大疾病,急需20万元做手术,当时还差10万,沈鹏便在内部帮他筹钱。

“前四天只筹了4万,后来又在朋友圈等地方众筹,20多天才凑齐其余10万。”这让沈鹏发现,面对突如其来的重大疾病,资金缺口很大,往往在筹钱的过程中就会错失最佳的治疗期。

“医疗技术一直在进步,但问题是很多人还是没有足够的钱治病。”如何用标准化可复制的流程改善员工面对重大疾病的医疗资金解决方案,成为沈鹏那段时期经常思考的问题。“像德国、美国用共享经济的模式做重大疾病的援助,还有在欧美国家发展了很多年的相互保险,年度保费占全球保费的三分之一。”

一般情况下,普通的老百姓一旦得了重大疾病,钱的问题很容易拖垮一个家庭。

“社保覆盖面大,但深度不够,对重大疾病救急性不强;商业保险有深度,但对年轻人来说性价比不高。”沈鹏见过了太多这样的例子,也深刻体会到家属不能及时筹到钱的无奈与心酸。

2016年初,他决定离职创业,让那些还没有得到医疗保障的人能够得到更多的医疗保障。沈鹏觉得离职来做这件事是很冲动的一种行为,但“那个时候感性战胜了理性”。

不是美团的第10号员工,而是水滴互助创始人

外界给沈鹏的标签向来都是“美团第10号员工”,沈鹏觉得这更像是一个节点,并不能代表他这个人以及未来会发生的事情:“我更希望未来有越来越多的人称我为水滴互助的创始人,保障了多少家庭,而不是用曾经的成就来介绍我。”

本来沈鹏和王兴、王慧文商量,打算5月离职去创业,奈何3月初就被曝出离职创业的消息,这让沈鹏有些被动:“(不得不)特别快速地交接工作,公司的人都纷纷向我告别。”

但令他没想到的是各大投资机构的争相约见。

“从确定离职到确定投资协议,大概只用了一周时间,微信多得看不过来,差点错过徐小平老师、王强的邀请。”

2016年4月15日,沈鹏正式从美团点评离职,5月9日“水滴互助”正式上线,并宣布获得由高榕资本、IDG、真格基金腾讯、美团点评、点亮基金等共同投资的5000万元天使投资,估值近3亿元。

创业就像坐过山车,有高潮有低谷。水滴互助在半年时间内积累了170多万用户,沈鹏作为过山车的司机,不仅要控制好速度和节奏,还要随时面对突发问题。

一方面,沈鹏初次涉足该领域,阶段性的政府相关策略不明确,以至于被保监会约谈。互助社群是医保体系外的补充,属于众筹类的“新鲜事物”,目前尚未有明确的监管机构。

水滴互助参照主流保险公司的常规要求设置了180天观察期,防止会员带病加入,规避逆向选择的用户,设计三重审核制度,不断完善风控措施以保障互助事件的真实性。

另一方面,由于他的父亲多年从事保险行业,十分了解保险行业的动态,也不相信一个20多岁的青年可以颠覆这个行业。

但沈鹏另有自己的打算,他并不想切入保险行业跟行业巨头“抢生意”,更想以公益基金会的方式去运营,尽量满足普通老百姓基本的保障需求,让他们在享受医疗保险的同时也能享受到水滴互助的救助。

然而,“老沈”依旧反对,而沈鹏也不与他过多争辩,尽量小心避开这个话题。

但在2016年上半年,他不顾父亲的反对,背着父亲悄悄在美团点评提出了离职,4月便离开美团点评注册了新公司,创立网络互助保障社群“水滴互助”。5月份融资消息一出,老沈看到新闻才知道儿子创业了。

不过后来,老沈发现这个项目好像也没自己想的那么糟糕,竟然能在短时间内聚集这么多用户,效率很高,于是便主动牵线联系保险行业的专家,给沈鹏等人提建议、做指导。沈鹏希望未来水滴互助可以实现保障中国亿万家庭的重任:“160多万(付费用户),只算是实现了一个阶段性的小目标。”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