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晓波年终秀预测:向黑天鹅致敬,2017有这8大变化,有了不适感,你会愤怒

吴晓波

在2016年的尾声,我们终于完成了频道一年中最重要的大事—— 年终秀。

去年也是在喜马拉雅大观舞台上,吴老师做过两个演讲,一个是《遇见2015》,一个是《预见2016》,在《预见2016》中,对即将到来的2016年做了8个预测。

一年过去了,又来到了这个舞台,哪些预测会发生的事情发生了?哪些预测会发生的事情没有发生?哪些没有预测的事居然发生了?

以下根据吴老师现场演讲整理

已经发生的趋势

1 新中产消费元年

在2015年的时候,我们吴晓波频道做过一个很冒险的事情。在频道上线一周年——2015年5月8号的时候,我在频道里写的一篇文章,说我们吴晓波频道未来的订户,比如今天在座的各位,拥有怎样的价值观呢?

当时我说: 第一,认可商业之美;第二,崇尚自我奋斗;第三,乐于奉献共享;第四,反对屌丝文化。

一年半前,这篇文章发表的时候在社会上引起很大的争议,有很多人写文章批评我们,说当今世界有一个词叫“得屌丝者得天下”,那你吴晓波是要与天下为敌。但是到了今天,一年多后,我们发觉这个判断是准确的。

因为从2015年的下半年到刚刚过去的整个2016年,中国消费市场的一个核心主题就是 出现了一个新的消费族群,他们叫做中产阶层。 有人说他们大概有1亿人,有人说1.3亿,最多的是瑞士银行说的1.8亿人。不管怎么样,大概是一个亿以上的人口,成为了当今中国消费的新主力。


所谓的消费升级、所谓的产业转型,有很大的一个主力战场,会出现在这些中产阶层身上。所谓的供给侧改革——去年12月份,也就是我们开年终秀的时候,北京中央政府开了深改小组的会议,提出了供给侧结构改革的方向——也是面对这些新中产阶层,所以这件事情我们是看对了。

在一个月前的时候,吴晓波频道做过一个5万人级别的调查,我大概花了12分钟,把这个报告认认真真做完了。我们看到有60%的人收入达到了中产阶层,有59%的工作是涉及到管理的工作。

我们期望国家慢慢由一个哑铃型的社会,变成一个橄榄型的社会,所谓橄榄型社会的中间部分就是在2016年我们看到的这些新兴中产阶层,他们要改变今天中国的消费市场和产业市场,更重要的是他们会对很多公共的事务——空气质量、食品安全、阶层固化、教育问题、社会体制改革等提出自己的主张。他们的声音是今天中国最为理性的存在。

所以新中产的出现不仅仅是一个消费现象,更是一个价值观。中国社会经历了38年的经济改革,真正进入到了中产阶级的时代,美国进入这个时代是在1920年代,日本进入这个时代是在1970年代。

2 金融商业时代到来

我们在做这个判断的时候,宝能对万科的狙击还没有发生,但是我们当时认为2016年中国会是一个产业资本主义时代,也就是说金融和产业会进行更强密度的交融。虽然我们当时看到了这样的景象,但并不知道金融资本和产业资本会以什么样的方式进行交流。

然后我们在2016年就看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资本市场的举牌景象。 在2014年,我们只看到了3起举牌;2015,看到了155起,上半年25起,下半年130起。

也就是说,我们在一年前认为中国即将进入到金融商业时代的时候,有一批人已经走在了我们的前面,他们已经悄悄通过举牌的方式在公开市场上对上市公司的资产,对中国的优质资产进行聚集。

但同时,我们在2016年看到的一个景象是,在公开资本市场上以险资为代表的社会资本对上市公司进行了大规模的狙击,也形成了很多社会性的争议,但同时,这些争议其实是中国金融市场在不断进步的一个特征。

中国从1978年以后所进行的这一轮改革,它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每一场改革的开始都充满着血腥和野蛮,然后在不断的管制和整顿之中,既有的利益集团和产业格局得到了巨大的改变,然后在这个改变过程中会出现无数的牺牲者和大败局。

我们可以说,中国今天的金融市场已经发生了历史上最大的变化,中国已经有了11家的民营银行,这个是1949年以来从来没有发生过的景象。同时,除了银行资本以外,我们还看到A股的市值、信托基金、融资租赁、保险资金等等,在过去的5年里面都得到了飞跃式的发展,这意味着2016年中国金融市场的主要力量已经由银行的手上转交到了证券业者的手上。

3 社群经济大行其道

今年我们看到有两个景象得到了很大的发挥,一个叫 “网红经济” ,一个叫 “知识付费”。

网红经济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从1998年以来,PC时代所形成的平台战略、流量分发能力消失了。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人们开始回到朋友圈这样的半熟人环境中。

同时,今天的中国已经没有一个统一市场,没有大众消费和所谓的大众品牌,所有的话语权都回到了一些具有人格性的产品和话语体系中。即便是平台,也开始知道IP的价值,于是出现了所谓的网红经济,整个市场被解构。

市场被解构以后,每一个人都处在社群和圈层环境中,同时,移动市场的支付工具得到了极大的丰富, 所以知识本身不再是一个简单的传播媒体,知识本身变成了一个产品。

在今年7月份的时候,我推出了一个收费的音频产品《每天听见吴晓波》,这个产品在5年前是根本不可能出现的,因为没有一个人会为一个每天5分钟的产品来买单,即便买单,你都不知道如何支付、到哪里去收听。

7月8号这个产品上线,到今天12月30号,我们的用户已经将近10万了,而这10万个人也是吴晓波频道200多万用户中最为紧密的一批人。

4 传统企业加速淘汰

霍布斯鲍姆在1990年代描写80年代苏联的时候,用过一个名词,叫做“能源诅咒”——有一些地方因为拥有很多资源,有很多的既得利益。结果在一个大变革时代到来的时候,所拥有的既得利益,全部变成了继续前进的障碍物。

我们在2016年看到的景象,在区域经济层面上,中国资源最为丰富的地区——东三省成为了省级经济中发展最落后的3个省份,另外一个最落后省份也是中国的能源大省——山西。

同时我们看到很多1978年以来,中国产能最大、品牌最多、拥有最多知名企业、曾经获得过高速发展的行业都在2016年相继都陷入了极大的困难,甚至连方便面这样跟中国蓝领市场紧密相关的行业,在过去几年里都出现了连续的下跌。

所以,一个非常熟悉的市场,一个你感到非常舒适的环境正在发生极大的变化, 企业的核心价值正在发生变革。

5 两币大战持续不休

这是一个让人惊心动魄的陡状上涨的数据。

2015 年1月1号的时候,美元/人民币的汇率是6.20,一年前的时候是6.49,到今天,开2016年底的年终秀的时候达到了6.94。前两天还出了一个乌龙,权威媒体说已经突破7了。

这条线的背后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在过去的两年里 全球经济最为强劲的国家——美国,和另外一个强劲发展的国家——中国,形成了全球贸易中最大的一个竞合关系。

实际上在过去一年里面人民币和美元所发生的这一场货币战争,比我们一年前所预感到的要更加激烈,这个也是即将到来的2017年,所有做外贸的企业或者持有大量外币的家庭,所要密切关注的一条陡峭的曲线。

未曾完全发生的趋势

有一些事情,在一年前我们认为可能会发生。但是它们有没有发生?也发生了。只是发生得没有我们想象得那么快,这也是给了我们一个教训,就是我们有的时候会看到一个趋势的发生,但是有的时候,我们没有办法清晰地判断,去这儿正确的路径在哪里。

1 跨境电商突破TPP合围

我们一年前演讲的时候,全中国的跨境电商,国家级的综合实验区只有一家,今天我们在这里演讲的时候已经有13家了。跨境电商本身获得了巨大的发展,但是 中国外贸经济期望通过互联网+的方式完成了一个决定性的绝地反弹, 这件事情在2016年并没有发生,也就是说这个工作的艰难性比我们预想的要大得多。

2 可穿戴设备方兴未艾


在2016年我们听到了很多名词,比如说VR、AR, 但是这些东西还都是一些概念。 你所使用的AR和VR技术,它都没有变成一个真正的应用场景。所以这些所谓的第四次技术革命所带来的,是2016年我们看到了很多萌芽的发展,我认为在2017年、2018年,很可能更多、更快的技术,会改变我们的生活和我们的企业。

未曾提及的重要事件

1 中心城市房价高企

很抱歉一年前在这里我没有请大家去买北京和上海的房子。我们看到了人民币的泡沫,我们看到了中心城市房价上涨的可能性。

货币的泡沫、地方政府财政对土地财政的渴望,把预期大大提速。

今年上半年房价上涨,除了北京、上海、深圳、苏州、杭州等沿海城市以外,其实增长最快的是中国的一些中部地区的省会城市,比如合肥、长沙、郑州,他们成为了房价上涨的真正的主力城市。在这样的一个背景下,我们会对未来的中国城市化进程发展的可能性进行新的讨论。

2 投融资市场冷热不均

在即将过去的2016年,以互联网投资为主的那些著名的投资人,主要在干嘛?主要在爬山,在海边晒太阳,在朋友圈里发牢骚。

为什么?这其实意味着在2016年,在中国显赫了十多年的互联网经济,它的技术驱动能力和商业模式变革能力已经走到了尽头。

所以,互联网经济在中国地区的泡沫,等于0,它已经变成了我们的基础设施。

2016,投资人的钱都到了另外一个地方——文化领域。 随着消费的升级,我们对文化的消费、对审美的消费提高了,所以在文化领域里面的投资和创业企业层出不穷地发生。

中国仍然是全球最重要的风险投资国家之一。2016年4个非常重要的国家,风险投资金额最高的是美国,仍然是一个资本非常活跃,创业非常活跃的国家,他们的投资并不在TMT,也不在文化,而在医疗、新能源、新材料,也就是在所谓的第四次浪潮的领域中

中国是全球第二大的风险投资的国家, 日本、印度在这个领域里面跟中美两国仍然有巨大的差距。

3 全球化与黑天鹅事件

2016年全球化的进展陷入到了巨大的停滞,这件事情发生的严重程度,大大地超出了一年前我们的预料。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我们都希望能够生活在一个和平、共享,没有篱笆墙的地球上,我们相继成立了IMF、WTO、世界银行等,希望通过这些政经组织,能够让全球各国更平等地结合在一起。

1962 年,麦克卢汉提出了一个概念——“地球村”;1980年,托夫勒写《第三次浪潮》的时候,说信息将推平所有的资源不平等;2008年,弗里德曼写了一本书叫做《世界是平的》,仍然认为,信息化革命将把世界彻底地推平。同时美国政治学家弗朗西斯·福山写过《历史的终结与最后的人》抱有相同态度,所以从1945年到2008年,我们做的所有的工作都是希望推动全球化的进展。

但是可惜,从弗里德曼写《世界是平的》这一本书的2008年,到今天, 8年,全球贸易流通的增长量是多少?10亿,也就是说, 在过去的8年里,实际上全球经济和政治的发展是存在反全球化、贸易保护主义和种族主义不断抬升。

这是《新闻周刊》的封面,非常讽刺的事情是什么?这本杂志从来就没有被卖到街上过,这个是美国总统大选之前,《新闻周刊》这些美国的精英分子认为,希拉里当选美国总统是一个大概率事件,所以他们早早就做好了封面和杂志。

但是很可惜,11月8号当选美国总统的是另外一个人。 川普不按常理出牌,是2017年影响全球的一个最大的不确定因素。

然后《新闻周刊》匆匆忙忙把它已经完全印出来的这些杂质消毁掉了,流出了大概30多本杂志。

另外一个是英国脱欧事件。 包括今年11月底的时候,意大利的公投落败。

种种这些景象意味着2016年是反全球化的一个重要的十字路口,这个十字路口的突然到来和它的呈现的方式,表现得非常具有戏剧性,这些戏剧性在未来的几年内,将让全球的政治经济环境出现巨大的动荡,也就是我们在座各位在未来的一年内、两年内、五年内,甚至在10年内需要密切关注的事情。

这就是我们刚刚过去的2016年。

2017年,关于创业、关于消费升级、关于投资领域,关于所有你关心的事,吴老师将会做出哪些预测和展望呢?

预见2017

我想先跟大家分享一个名词:舒适感。

有一个新闻客户端,知道你喜欢什么东西,并且不断向你推荐你喜欢的东西,这时你会感到非常舒服,但也是你要警惕的时候。

我们一定要拒绝舒适感,拒绝之后会很焦虑,产生不适感。有了不适感,你才会愤怒,才会反抗。

2017年很可能是让你产生不适感的年份,这是好事儿。我们会面临一个非常陌生的年份,甚至比2016年更让我们陌生,这份陌生感是我们前进的动力。

2017会发生哪些新的变化呢?

1 新锐中产渐成主流

我们对2016年的第一个预见是中产消费元年的到来,这件事在2016年变成了现实。我认为2017年它会由元年的萌芽状态渐渐成为主流,这个主流不仅仅是消费、产品方面的变化,它有可能是橄榄形中间的数以亿级的中产阶级的扩大。

当这些人不断增加时,这个社会改变的不仅仅是消费观,它会改变什么呢?会改变审美,会改变价值观,会改变这个国家很多的公共问题,甚至改变我们对“公平”这两个字的理解。

当新锐中产成为这个国家的主流时,中国将出现新的增长点。

今天我们这个国家,在主流社会中有60后、70后、80后、90后,不同年龄的人扮演着不同的角色。我认为要理解2017年的中国,就要来了解统治中国社会的这四类人。

60后已经从中国产业经济的创业一线大规模退出,这是一件让人很纠结的事。中国2000位富豪的平均年龄是53岁,集中出生在1963年,在互联网行业、信息行业中,他们是最焦虑的群体。2017年他们会退出一线舞台,交给80、90后,成为80、90后的投资者。

他们是未来投资的主力人群,因此60后的投资观是我们需要关注的事情。

对于70后,我们要关注的是消费观。今天中国的汽车、服装、娱乐、电影,很多观念是由70后主导的。

而对于80后呢,要关注的是80后的审美观。80后正慢慢走到舞台的中央,他们现在是中国绝大多数企业的中层干部主力人群,所以他们的审美观在定义中国的文化是什么,中国的消费是什么。

再来就是90后,90后是中国过去100年以来第一批在和平时代和物质丰裕年代出生的人,他们成长在一个互联网化时代。他们成为未来中国消费的反叛力量。

这些人,他们的家庭构成了今天中国的中产阶级,逐渐成为这个社会的主流人群。他们的投资观、消费观、审美观和叛逆观将发生很大的变化。

2 工匠精神再造国货

2017年,随着消费升级,工匠精神将再造国货。

我们在研究经济史的时候会发现一个景象,什么时候一个国家的国民开始要穿自己的服装,买一把中国人自己做的雨伞,喝中国人自己的茶叶,用中国人自己的杯子,穿中国人自己的衬衫?

这些工匠精神怎么出现?美国、日本各个国家都一样,当中产阶级成为消费主力的时候,国民本土文化崛起,国民自信心崛起,就需要有本土文化的商品。当需求被激发出来的时候,供给就发生了。

这么多年,中国制造业者、企业家,长期以来认为模仿是最大的成功,把国外的电影、国外的衣服、国外的家电拍回来,用最低的成本、最大的规模制造出来。很长时间里,中国的消费者没有为本土创新买单的意愿,而这一切在今天发生了变化。

同时,这是移动互联网的时代,是整个金字塔式的环境解构的过程,是消费市场发生变化的时候。2017年中国大型企业、大众品牌的日子会越来越难过,同时一些愿意为内容、产品付出努力的人将成为中国新的一批企业家。

他们不再是规模很大的企业,而是以中小企业为主,这些企业的生产和制造不再是性价比模式,而是性能比模式。其实我不知道他们能走多远,能做多大,能坚持多久,有没有人会成为独角兽,有没有人会在两年后破产,我真的不知道。

但是我知道,我要支持他们,因为他们是产业转型的未来,他们用和父辈不一样的方式制造这条围巾、这件衬衫、这双皮鞋。他们用他们的方式重新让所处行业感到非常不舒服,他们都是叛逆者。

年轻人用这样的方式来告别大师们,我们把他们定义为新匠人。这些人一定不是回到传统中,而是用新的工艺、新的审美、新的技术,重新完成变革。

3 跨境并购倍级增长

今年5月份我带了150个企业家去德国参加汉诺威工业博览会。现在有一个名词叫“德国工业4.0”,我们看到柔性的生产线、新的传感技术、智能化的车间。明年我们还会带500个人继续去看西门子的工厂以及奔驰的工厂。

我比那些企业家晚到了两天,下飞机后导游来接我,第一句话是:吴老师,我们已经有两个团员要买德国工厂了。

我跟驻德大使馆的领导打电话,问2016年中国企业在德国的并购案增加了多少。“增加了3倍”——这是未来几年慢慢成为主流的景象。因为中国的产业转型在全世界所有国家中最真实,我们有超过14亿的消费人口,1亿的中产阶级。

整个产业转型建立在消费升级的前提下,所以未来我们会成为全球工业4.0、第四次工业革命升级最大的试验场。当我们有强大的消费能力的时候,就可以利用人民币泡沫化红利到全世界抢购最好的技术、设备和原材料。

我想我们不会像日本人一样买一些标志物,我们会以中小企业为主,以中国的中产阶级和富裕阶级家庭为主,以更渗透的方式到发达国家去买他们的金融资产、技术资产、实业资产。这在2017年会成为一个重要的趋势。

4 人工智能穿透产业

我们认为2017年人工智能会有发展。

2016年年初的时候我们看到一则新闻,阿尔法狗战胜了韩国的围棋冠军。但是我们会说这个狗离我们的生活很远,如今发生了什么变化呢?今年我出版了一本书叫做《腾讯传》,念一段文字给大家听。

念得好不好?我如果告诉大家这是一个机器念的呢?这是一家中国的语音技术公司向我要了十个小时的演讲内容,然后让机器深度学习,用我的声音念出了这段文字。

这是人工智能进入我们生活的一个非常小的应用,这些应用已经慢慢地在向各个行业渗透。

今年年初我们在深圳看了一家互联网公司,他们把自己叫做金融科技公司,这家公司原来有2400人,做P2P,做互联网金融销售。我去的时候有多少人呢,400个人,砍掉了2000人,但是在过去十个月里发展了500万用户,做了200多亿的贷款余额。

通过大数据和深度学习的方式,把你的名字、一些信息告诉他们,机器可以在两分钟之内认定能不能贷款给你30万。

所以,在2017年,人工智能会以比我们想的更快的速度进入我们的生活,穿透我们的产业。

5 资本市场频繁换壳

在资本市场,2017年会是一个比较活跃的年份。

2016年上半年房地产市场的暴涨给了中央政府极大的警惕,2017年年底会召开十九大,所以整个2017年中国的政治、经济、舆论都将以稳定为第一前提。

因此不动产市场在2017年会维持在一个相对比较稳定的状态,不可能出现类似2015年第四季度和2016年上半年的暴涨行情。资金会去哪里呢?会进入股票市场。二级市场中好的公司,或有重组价值的公司将成为重要的争夺目标。

对于机构资金来讲,无论私募基金还是社保基金都很充裕。但在资本市场以外,无论实体经济还是服务行业仍然处在水深火热的转型当中,所以大规模的资金缺少好的标的物,他们一定会找到一个相对确定的目标,哪怕它是一个壳。

2017年,在规范化的前提下,我认为险资会入市,跟它一起进去的还有私募基金、风险基金,甚至国家的主权基金。

同时,在资本不断进入上市公司的前提下,中国现在的3000家上市公司,当中绝大部分都是传统没落的、处在一个非常不适状态下的资产,他们将利用2017年的资产荒和资金入市完成改造。

这个过程会比较野蛮、血腥,很可能充满种种灰色交易。这个过程中,上市公司的资产质量和行业状况会发生巨大的变化,而随着中国资本市场衍生工具的增加,越来越多的创业公司会愿意在中国本土上市。

在这些投资、转型、买壳和新的规范调整过程中,2017年资本市场会比2016年表现得更加活跃。

6 理财恐慌持续蔓延

中国转型仍然非常艰难,我认为2017年传统制造业、服务业破产倒闭的状况会持续。

外贸公司,如果没有办法跟新的跨境电商模式嫁接,那特朗普上任会对中国的外贸造成冲击,外贸将继续处在一个动荡的环境中。

为了完成这次空前的产业转型,中央政府仍然会做两件事,第一是会继续通过PPP的方式加大基础建设的投资,以维持6.5%以上的GDP增长。第二是继续容忍货币的“量化宽松”。

中国企业中的20%将引领这个国家的经济转型和升级,80%的企业仍会处在一个非常艰难的状态下。

如果这些事情在2017年成为现实的话,就意味着2017年中国家庭贫富悬殊继续拉大。所以2017年可能会出现理财的恐慌,中产阶级不知道买什么资产,眼睁睁看着货币贬值。

7 新型垄断挑战公平

我认为未来中国的经济社会有两个非常重大的主题:

第一个主题是,我们要通过年轻人、工匠精神、广大的中小企业完成这一次实体经济的转型升级。这是一次代价非常大,但我认为成功概率很高的转型。

第二个主题是公平,历史永远在发展和公平中摇摆。

互联网经济作为一个让社会变形的普适化经济,在各行各业都引发变化。但我们一方面看到互联网、新技术的力量把旧的商业模式彻底推翻,另一方面又看到新型的垄断。

又如,中国允许发片公司和影院合为一体,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有人可以控制影院的屏幕数和电影的上映速度,这就在中国影视市场诞生了垄断。垄断产生之后,垄断者发一些烂片填充到我们的时间当中,中国的电影创新就被扼杀了。

很可惜在中国过去这些年里,传统意义上的媒体监督能力被破坏了。《东方早报》将在2017的第一天停刊,它是最早报道三聚氰氨的媒体,今后谁给我们报道三聚氰氨?

成为新中产的标志并不是拥有多少钱。你的家庭资产仅仅是你成为中产阶级的前提,成为合格的中产阶级需要对中国的公共事务表达态度和立场,为这个社会的公平奉献我们的力量,这是我们社会稳定、健康和理性发展的前提。

所以我认为,2017年以后,随着中产阶级不断崛起,反对垄断和对公平舆论环境的重新定义会成为越来越重要的话题。

8 全球通缩政经动荡

2017年,全球仍然在一个通缩的环境下,反全球化的景象会继续蔓延。

法国、德国将要改选,2017年是欧洲动荡的观察点。美国的特朗普当选第一年,会在欧洲做什么?会对中国做什么?而在2017年年底,我们的政府也面临换届。欧洲、美国、中国、俄罗斯、日本,全球会在通货紧缩和反全球化的状态下出现很多不确定因素。

各位会发现,每一年都会出现很多令人焦虑不安的事情,但是我们每年12月底还是会来到这个舞台预见下一年。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它会在不断的不适应和变化中迎接新的可能性。

大家还记得在去年年终秀演讲幻灯片上的最后六个字吗?“风很大,一起上。”我们在2015年看到了互联网+,看到了传统制造业遭到互联网经济和新经济的巨大冲击。2015年底,中国的制造业者、企业家做好了面对变革的准备,但是一年过后我们发觉,变革仍然会从出人意料的方向袭来,我们的生活还是有相当大的部分被不确定性改变。

2017年这样的景象仍然会发生。所以我们仍要做好准备,保持理性的状态,用积极向上、健康,甚至带有一点快乐的心情向新的一年迈进。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