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生鲜电商的寒冬期,他选择退出帝都,养精蓄锐来年再战!

今年初以来,美味七七倒闭,一米鲜被百果园收购,众多生鲜电商企业在资本寒冬中倍感艰难。全国近4000家的生鲜电商企业,其中95%亏损,仅有1%盈利。

而据艾瑞咨询发布的《2016年中国生鲜电商行业研究报告》显示,2015年中国生鲜电商市场交易规模达497.1亿元,增长80.8%。预计2017年,中国生鲜电商市场交易规模将突破1000亿元,渗透率达到7%。

食行生鲜创始人兼CEO张洪良认为,尽管生鲜电商盈利之路无比艰辛,但生鲜仍是增长最快的电商领域之一。据悉,食行生鲜在苏州市场投放的500多个自提站点已实现盈亏平衡,并高速拓展上海市场,上海自提站点已达1100多个,公司月订单量也已突破100万单。

但在上周,却公告宣称要退出北京战场!

谈及退出北京的战略时,张洪良说,由于食行生鲜未能在北京有效复制华东市场的自建冷链物流模式,主要依靠第三方物流配送,达不到生鲜所需要的配送时效,配送成本也居高不下。“服务质量跟不上,也违背了我们的初衷。”

据邦哥了解,食行生鲜的主战场为华东地区,仅2016年站点数量就增长了2倍,订单量增长近5倍,用户数量更是增长近4倍。

而其首创的C2B2F模式(Customer to Business to Farm/Factory),融合了互联网平台、物联网技术及全程冷链物流等方面,通过预订制消费,以销定采,逆向改造传统农业产业链。

今年4月13日,食行生鲜已经完成由毅达资本天图资本协立投资上海鼎锋资产联合投资的2.49亿人民币C轮融资。

要解决什么痛点?

张洪良告诉邦哥,由于传统农业产业普遍存在采销信息不对称、难以把控食品安全等问题,而将生鲜电商化,也面临以下4个难题:

1、对冷链要求高,运营成本大

2、生鲜属于非标品,折损率极高

3、对时效性要求极高,但生鲜的运输和配送成本要高于一般的电商品类

4、订单履约成本高、客单价低。日常生鲜消费通常是价格较低的农产品

尽管C2B解决了生鲜损耗的问题,张洪良认为,买菜这件事98%在线下进行,大型超市进价和定价差价率很高。但生鲜产品不易储存,B2C的模式却带来不小的损耗,由于商超生鲜产品导流要满足货品充足,“一过晚上8点,这些生鲜就开始低价促销,卖不掉就会产生大量货损。”

但在2011年,苏州市政府推进菜篮子进社区项目,同北京上海不一样的是,他们在小区里搭建小木屋,只提供菜单让居民预定明天的菜品。正是这种方式,给了张洪良启发,“只要价格合理、品质靠谱,消费者愿意放弃现场挑选。而现在越来越多的80后也需要购买生鲜类产品,但他们更习惯网上购买。”

食行生鲜的C2B模式解决了B2C的问题,预定制的销售方式可以降低损耗,规模化保障订单数量。解决供应链的问题,让产品的安全问题得倒保障,“再加上我们和供应商有账期,可以掌握品控,对供应商有处罚的主控权。”张洪良解释道,而传统的流通方式,层层批发对产品品质的管控性是有缺陷的,产品的一致性也得不到保障。

运营成本仅为行业四分之一

由于生鲜电商订单的履约成本,很大一部分来自运输配送。传统的生鲜电商因为用户分散,每个订单都要大量投入人力、物流等成本,以至于单个订单的履约成本普遍在30多元。

但由于食行生鲜通过在小区内建立自提冷柜集约配送,用户较为集中且订单密度大,可控性高,一辆冷链车可以同时覆盖多个小区,通过集约化的配送和自提,极大的降低了配送成本,订单履约成本仅为同行的四分之一。再加上对供应链的强控制力,自营冷链,使得配送时间、产品质量得到有力保证。

张洪良认为,这种自助提货的好处是,降低了和配送员反复沟通的成本,不会像到家的电商服务那样,提高用户的时间成本。显然预定式消费可以有更充足的时间把握好品控。而在物流成本上,张洪良则表示,当满载率在70%的时候,就可极大降低物流成本。

而对上游供应链来说,食行生鲜按不同品类分别管理,通过从基地直采,到全程冷链,极大的降低了折损率,使得生鲜品类的新鲜度有所保障,价格也更为便宜。“目前有200多家供应商供货,我们要对每个非标准的SKU进行标准化认证”,张洪良表示,这更切实的保证了食品的安全问题。

谈及未来的发展时,张洪良告诉邦哥,食行生鲜将在苏州、上海、无锡三个城市每年总新增1500个站点,预计2018年,站点数量高达4705个,并实现规模化盈利。“高速增长需要大量人力物力,从北京市场撤出人员和设备也是战略上的紧迫需要。”但张洪良却并没有放弃北京,他要在准备充分的情况下,继续用更大的投入一举拿下北京市场。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