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资本疯抢的摩拜,也曾靠民间借贷续命……光鲜背后你不知道的胡玮炜 | 独家专访

当你拼死在做一件事

全世界都会帮你

如今,摩拜单车在每个一线城市,分别投放了10万辆以上,覆盖了29座城市,它所到之处,无不引发热议。

它在2年内完成了7轮融资,且都是知名投资机构或企业投资:腾讯、红杉、携程、华住、富士康等等,估值百亿。

即便这样,摩拜也曾遭遇危机。

熊猫资本创始合伙人李论说,如今的很多投资机构,直到投完,也许都来不及见过胡玮炜本人,基本只有5天时间考虑,如果不投,机会就错过了。但当时熊猫资本投B轮时,前前后后聊了两个月时间。而在那之前,摩拜也见过不少投资机构,但并不顺利。

胡玮炜承认,因为刚开始阶段性成果有所延迟,加之摩拜比较低调,持续有半年时间,摩拜融资困难,为了让项目继续运营下去,她甚至通过亲友去找民间借贷借钱。

“外界只能看到光鲜的一面。最重要的是,你愿不愿意拼了命地去做这件事情。”胡玮炜说。

不被外界干扰,才有可能成功

身边很多人见到胡玮炜都会迅速被她圈粉,不仅因为她不化妆依然好看,还因为她身上的执拗。小学三年级时,她就因为不喜欢名字里的“玮”只有美玉的意思,把自己的名字从“胡玮玮”改为了“胡玮炜”,因为它还寓意着光明。

胡玮炜说,外界的质疑不太会干扰到她,如果没有碰到很多反对的声音,都在大家理解的范围之内,可能这个模式已经被验证过了,或者被别人做成了。

如今,胡玮炜常常凌晨三点才能入睡,周末也都忙于工作,甚至无暇照顾自己7岁的儿子。但从胡玮炜对待儿子的态度,可以窥见她对人生的态度。

“对于孩子的教育并不是一味地关注他,而是要想怎么影响他。我带他去公司,试图让他了解什么是工作。”她跟儿子签订一个“合同”,让他当自己的小时工。“如果帮我设计一副海报,我会给他一定的报酬,让他通过创作和劳动有所收获。”胡玮炜说。

胡玮炜是典型的双鱼座女孩:感性,充满想象力。今年2月14日情人节,摩拜做了一场活动,用户在骑车过程中发现自己喜欢的图案后,加上自己想要表白的话发给摩拜后台,就可以在当天摩拜App开屏时得到展示的机会。

有人骑了个备胎说,“你现在也有你喜欢的人了,那我可以真正消失了”。

也有人骑了一条鱼,说“在这个孤独的城市里,我只有你(一只猫)陪着我”。

有人骑了个钩子,说“我已上勾”。

说起这些,胡玮炜有些激动。虽然这只是一次营销活动,但却格外契合摩拜的精神。

胡玮炜用机器猫来形容她心里所想的智能:当她想要一辆自行车的时候,就能从口袋里掏出一辆自行车骑走。但在这之前,我们大多数人跟她一样,碰到有桩的自行车想骑,却不知道该去哪里办卡,也不知道该把车还去哪里。

有一天,她和一些设计师和天使投资人坐在一起聊天,蔚来汽车的董事长李斌问她有没有想过做共享出行项目,扫码可以骑自行车,胡玮炜觉得自己有一种被击中的感觉,立刻就说她想做这件事。于是李斌成了她的天使投资人。最初,胡玮炜并没有打算自己来主导这件事,但当时和她一起的其他人在分析了一遍之后就退出了,胡玮炜就变成了摩拜单车的创始人。

“这个idea不是某一天坐在那里就出来的,其实蛮凭直觉的,跟以前的经历和想法有很大关系。我也不想给自己贴上‘创业者’的标签,就是觉得这个事情不做不行。”胡玮炜说。

凭借常识和逻辑,没有什么是解决不了的

目前,摩拜在一线城市的投放量达到10万多量。根据移动应用分析平台App Annie的追踪调查,截至2016年11月,摩拜单车的月活跃用户量已达512万人。另一家知名调研机构艾瑞咨询的数据显示,2016年12月第一周,摩拜单车的周活跃用户量达440万人,周总有效使用时间为51.7万分钟。

这在某种程度上印证了胡玮炜当初的坚持——无桩、GPS定位系统、二维码解锁,因为只有在用户体验、车辆管理和平台运营方面可以满足用户,才能够获得较高的用户黏性。甚至,从成立摩拜的第一天,她就买下了mobike.com的域名,并很快进行了商标认证,足可见她的远见和当时就想要发展国外市场的决心。

李论说,胡玮炜对商业的直觉很准,这是他们当时最为看重的地方之一。而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摩拜经典版还没有需要回收的车辆,lite版虽然有些需要回收,但也没有到彻底用不了的程度。

也许,这得益于胡玮炜十年的记者生涯。正如胡玮炜所说:“做记者对突破力要求挺高的,独立完成一件事情的能力也高,常识和逻辑的能力也高,对资源的整合能力也强,这些对创业有帮助。组织能力的确是比较弱,但这些都可以学。

胡玮炜生于1982年,浙江东阳人。2004年她从浙江大学城市学院新闻系毕业,进入当时刚刚创刊的《每日经济新闻》经济部担任汽车记者,后来北上进入《新京报》,随后辗转进入《商业价值》和极客公园做汽车领域报道。在极客公园工作时期,胡玮炜就预感到未来出行行业将会发生巨大的变化,她向老板申请想要做一个关于汽车和科技的栏目,但没有通过。于是,她索性辞职,自己创办了极客汽车。

创业,是条回不了头的路

如今,在李开复的介绍下,摩拜获得了富士康的战略投资,这也为摩拜解决了自行车生产问题,并大幅降低了成本。胡玮炜说,通过富士康先进的技术和在各地的工厂,不仅可以实现就近生产,灵活地调整产量,不浪费物流成本,还可以研究新型材料。

随着自行车的投放越来越多,车辆的管理和规范越来越重要,摩拜也在积极同政府进行合作,在北京已经设置了百多个摩拜单车存放点。摩拜也建立起了自己的运维团队,通过后台监控,如果有自行车48小时没有人骑行,会有人干预。但目前,无论是摩拜还是其他共享单车企业,仍然没有办法很好地解决潮汐问题。

同时,盈利也一直是外界拷问共享单车模式的核心问题之一。

胡玮炜说,目前没有过多地考虑盈利,因为用传统的思维去考虑商业确实比较难,但互联网经济的根本是产品是不是改变了用户的行为模式,让越来越多的人习惯你的存在,甚至依赖你,一旦它产生了价值,就必然会有商业价值

事实上,一旦用户壁垒建立,摩拜未来会有诸多想象空间,除了租金,还可以有开屏广告、数据合作、甚至,可以同生活和社交内容进行结合,打造一体化的生活服务平台,想必腾讯、携程和华住等战略投资的加入也带有这方面的意图。此外,摩拜平台上沉淀了大量押金,以目前透露的512万活跃用户来算,资金沉淀量达15亿元。虽然摩拜目前和招商银行签订了战略合作,由银行提供押金监管服务外,但未来的想象空间仍旧很大。

创业之后发现自己很幸运,因为帮你的人很多

创业后,胡玮炜要面对的事情比原来要复杂太多。“我之前发质特别好,现在发现居然有了白头发!”说起创业辛苦,她抓着自己的一缕头发沮丧地说。但同时,她很清楚,创业本来就不是容易的事,事情一件一件做就好。做极客汽车时,因为没钱她还一直在蹭办公室用。摩拜建立工厂时,周围都是一片荒地,因为那里最便宜,而当时没有钱,只能跟政府谈月付。

那时候她也发现,自己幸运太多,因为一直有很多人在帮她。

虽然在做记者时,胡玮炜并不喜欢混圈子,但身边还是聚集了各种聊得来的汽车工程师、科学家和设计师,她的初始团队就来自这些人。车锁技术对于摩拜单车而言是关键的一环,如何在封闭的环境下保证信号良好,很少有人能够解决。而在做摩拜前,胡玮炜曾听过一位专家关于该领域的分享,就记在了心里,后来她就请这位专家加入了团队,成功地突破了这项障碍。

摩拜单车的CEO王晓峰的加入,对于胡玮炜来说无疑是非常重要的。2015年底,王晓峰离开Uber上海分公司,不再担任总经理职务,想要回新加坡发展,胡玮炜知道后就邀请王晓峰加入自己的团队。而王晓峰此前在宝洁以及Uber积累下来的实战经验,正好弥补了她在组织管理上的经验不足。如今,摩拜吸引了越来越多的牛人加入,比如前特斯拉中国区高管郑顺景,他于今年2月加入摩拜单车担任CMO。

发展至今,摩拜并不完美,所以才有了此前关于摩拜单车种种的吐槽。胡玮炜说,创业就是要大胆地尝试,不可能站在原地就看到两公里以外的事情,只能往前跑才能看到,要动起来。

摩拜单车融资情况:

2017年1月~2月,累计3亿美元D轮融资,投资方为腾讯、华平投资、WI Harper Group 、携程、华住酒店集团、TPG德太资本、红杉资本中国、启明创投、愉悦资本、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熊猫资本、祥峰投资、创新工场、鸿海集团、富士康、永柏资本、PGAVentures、Temasek淡马锡高瓴资本

2016年10月,5500万美元C+轮融资,投资方为高瓴资本、华平投资、WI Harper Group、腾讯、红杉资本中国、启明创投、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

2016年9月,1亿美元C轮,投资方为红杉资本中国和高瓴资本

2016年8月,B+轮数千万美元融资,投资方为祥峰投资、创新工场

2016年8月,B轮数千万美元融资,熊猫资本、愉悦资本、创新工场

2015年10月,A轮数百万美元融资,投资方为愉悦资本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