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蛮生长的「互联网医院」真能打破移动医疗的困局?

2014年由腾讯投资C轮,但这两年没有融资动静的丁香园,于本月19日在银川宣布将开设自己的第一家互联网医院。

这背后的意义是什么?

以“春雨”为代表,曾大红大热,但是被很多人不看好的“互联网问诊”,演化出了新的模式——“互联网医院”,竟然在2016年迎来一个爆发:一年里有超过30家互联网医院在全国各地开张。

这些医院是谁开的?

移动医疗领域,在资本上走得最靠前、已准备IPO的微医集团,在2015年12月开互联网医院;

2015年融完C轮的好大夫,在2016年4月开互联网医院;

主做药品监管,现推动“健康进村”的阿里健康,在2016年6月开互联网医院;

还有做医疗网站超过17年的丁香园,本月正式入局!

春雨、丁香园与好大夫,分别在今年前拿到了几轮融资,但后续却发展乏力。互联网医院,会不会是这些啃着移动医疗这块硬骨头很多年的老司机的救命稻草?

为何要开互联网医院?

因为不开就无出头之日!

互联网医院所主张的是:生病了不用去医院,在家实现问诊,千里之外的名医“接单”,并给出治疗方案,药品通过网络配送,患者在家签收。

以往来看,春雨等公司所使用的“轻问诊”模式被诟病,一方面,患者很难在手机上将自己的病患描述清晰,另一方面,即使同一个症状也有很多种致病原因,所以医生也很难在手机上给出足够准确的判断。而丁香园与春雨都陆续在2015年在线下开了诊所。

早在2009年,卫生部的66号文件里就明确规定,如果一家互联网公司没有医疗机构的资质,就只能做咨询,不能做诊断、不能做治疗、不能开处方。

“想切入医疗行业,只能选择‘咨询’和‘诊疗’两种方式。‘轻问诊’说到底就是咨询,如果你没有一个重资产(如医院)作为支持,你的资质就解决不了,只能去做咨询。”丁香园创始人李天天说。

这里大家需要注意两点,拿到资质只是互联网医院合法的必要条件之一,远程诊疗只是互联网医院业务的其中一块。

另一位行业老司机,好大夫创始人王航也说过:“移动医疗一直在外围打转,医疗咨询、健康管理都赚不到钱,只有通过互联网医院才能进入医疗核心,必须做诊疗,拿到处方权,连接药品和保险两端。”

这是一个鸡生蛋、蛋生鸡的问题。

2015年12月7号,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召开前9天,我国第一家互联网医院在乌镇互联网创新发展试验区成立,由政府带头创办。

政策的偏好(国务院出台的《关于积极推进“互联网+”行动的指导意见》和《关于推进分级诊疗制度建设的指导意见》),带动了2016年互联网医疗公司开医院的热潮。随后,互联网医院就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全国各地。

信息来源:根据公开信息由创业邦整理

开医院的更大红利:切入远程医疗

与此同时,互联网医院带来的另一个红利是切入远程医疗,获取更大的增量市场。

远程医疗帮助最大的是当地医疗资源欠发达的地区。当地百姓也有健康的需求,可你会发现当地的医生很少,医生的治疗也堪忧,这种情况下患者当然希望通过互联网找到发达地区的优质资源。

我们传统理解的O2O是和餐饮、消费升级等服务相关的,这些服务没有太高的技术门槛,一个小地区的餐馆不见得比大城市的餐馆味道差。但医疗不是这样,很难让一个比较落后地区的医疗质量突然与大城市相差无几。

在网上,患者向医生提出咨询,医生可能不会在第一时间回复,而是等有空余时间了才回答;互联网医院是前端的平台,无论是患者还是医生,都不需要跑到医院去面对面。在互联网医院的平台上,患者可以和全国各地的医生进行交流。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院长心血管专家王建安开出全国首张互联网在线处方

2015年5月,贵州、宁夏、西藏、云南、内蒙古被列为全国首批远程医疗政策试点。

本月19日在银川,丁香园和好大夫将各自开设互联网医院。王航曾对外表示,2015年,银川市政府找到了好大夫在线,希望合作共建智慧互联网医院,并承诺向好大夫在线开放银川市包括乡镇卫生院、村卫生室在内的各级医疗机构。

李天天这样解释银川的特殊性:第一,宁夏是一个少数名族自治区,有自己的立法权;第二,作为一个中西部经济欠发达的地区,银川一直在推智慧城市的概念,想要把一些互联网和智能硬件的企业引进来,造福当地居民。

“基于这两个因素,我们就去那儿开,商业就像水,哪里通就流向哪。”李天天说。

这些互医公司的做法有什么不同?

他们已经帮到了多少人?

主做药品监管,现推动“健康进村”的阿里健康,在去年开了2家互联网医院,将用户定在农村。当地居民只需花5块钱左右的挂号费,就能远程接受医疗服务。

此外,电商出身的阿里健康从“药”入手,送药上门对于农村等一些偏远地区具有吸引力,阿里健康将最终的落脚点放在药品销售上。

2015年融完C轮的好大夫对外喊话“仅做线上诊疗”。按照创始人王航的说法,运营传统实体医院非其长处,因而好大夫的定位是线上医疗,“我们更擅长线上,然后根据需求做转诊业务,把病患转给合作的线下医院”。截至目前,经过银川市审批局备案、在好大夫互联网医院顺利开诊的医生数为1.1万,其中92%来自三级以上医院,88%为主任医师或副主任医师职称,总服务患者数达到98.5万人次。(数据来自好大夫微信公众号)

移动医疗领域,在资本上走得最靠前的微医集团在2016年就开了十多家家互联网医院。微医认为,真正的互联网医院不仅要有“向上”的能力——线上连接和服务,还要有“向下”的能力——线下接诊和支持基层。截至2016年底,乌镇互联网医院连接了微医平台的2400多家医院26万多名专家,7200多组专家团队,接诊量已突破5万人次/日。(数据由微医集团向创业邦提供)

相比微医的大刀阔斧,春雨医生去年虽与贵州普安县人民医院合作开设普安春雨云医院,但这家互联网医院并未被纳入互联网医院业务范畴,真正要说的是春雨医生在去年推出的重要战略调整:未来所有有在线问诊需求的服务商,包括硬件厂商、APP、网站、微信公号等,都可以免费接入春雨医生的在线问诊服务。

春雨医生看中这些服务商可以成为自己的导流平台,同时将自己平台上的健康服务对接到线下合作的医院,从医院落地切入在线诊疗市场。截止目前,春雨医生尚未正式开办互联网医院,春雨医生的互联网医疗服务,注册医生已经超过50万,其中北上广三城市的注册医生总数,超过全平台医生总数的10%。活跃医生(指年问诊次数超过10次)总数超过17万名。(数据由春雨医生向创业邦提供)

看中远程医疗的还有丁香园,不过丁香园创始人李天天的做法稍稍有所不同——丁香园走的就是自建医院的路子,相对来说是偏重资产模式。

李天天一直认为,传统医院既有的管理方法、理念跟互联网的契合度不高,两者在合作的沟通、磨合上成本比较高。“丁香园希望医院的流程、质量控制、标准规范、服务项目都由我们自己来决定。”

丁香园的定位是医疗健康服务的整体化,李天天通过自创“ICE”模式,自上而下从信息(Information)、交流(Communication)、互动(Engagement)三方面建立服务体系。本月19日丁香园在银川开设了第一家互联网医院。截止目前,丁香医生在线问诊平台采用邀请制,已经有超过1万名注册医生,患者提问必须付费,平均单价16元,日均问题量1万左右。(数据由丁香园向创业邦提供)

说到底,每家互医公司的最终目的都一样——完成服务,价值变现。互联网医院只是途径,是战略布局。我们不知道,到底哪一种模式才能发挥互联网医院的最大价值,但我们知道,互联网医院仅仅是移动医疗发展过程中无数次尝试中的一次,无论成败,这条路还会有人一直走下去...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