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诚对话俞敏洪:又“娶”了一个把控不住的“女人”

艾诚

2017年3月21日,新东方网在新三板上市,控股股东为新东方集团。俞敏洪在创造了中国教育培训的奇迹后,在互联网教育时代依然想担当领头羊的角色。

《艾问·俞敏洪:逆袭的中国教育造梦者》

↓点击下方视频观看↓

被北大边缘化后,他的创业故事被拍成电影

“在《中国合伙人》里,成东青怎么这么窝囊。”俞敏洪看了电影后质疑。

“写剧本的徐小平把你美化了,在学校时你不仅窝囊还挺猥琐的。”同学一脸认真。

新东方的故事被拍成电影,曾轰动一时。谈及北大,俞敏洪“五味杂陈,爱恨交织”。

1962年出生于江苏省江阴市的俞敏洪,在历经三次高考后,于1980年考入北京大学西语系。 “我到了北大,一下子就栽到了深深的自卑里。比来比去,从文艺到体育到学校活动到跑步,没有一个同学我能比得过。没有一个女孩爱上过我;在北大十年我没参加过任何活动、加入过任何团体,我就是个Loser……”

毕业后,出国几乎成为那个时代成功的代名词。全班50个人,49个人出了国,俞敏洪留校任教。为了攒够出国费,俞敏洪在校外办起了托福班。1990年的一个秋夜,北大广播了对他私自在外办学的处分,俞敏洪感觉颜面扫地,选择离开。

俞敏洪同事李杜对此风趣评价,“老俞被北大处分,作为三流文人,既想保留文人的体面,又缺乏一流文人的风骨,不敢自沉未名湖。于是退而求其次,唯有辞职,落草为寇。此谓置死地而后生。”

老师?“痞子”还是商人?他使穷教书匠成为百万富翁

离开北大,俞敏洪踏入教育培训江湖。1993年11月16日,北京西三旗的一间平房里, “新东方”诞生。

北京的冬夜,寒风凛冽。俞敏洪拎着浆糊桶贴小广告,冷了就抿口二锅头继续贴。相对便宜的学费、核心产品“红宝书”、免费讲座,一系列的优势使新东方的生源逐渐增多。

竞争随之而来。新东方的一个业务员被捅伤,不善处理社会关系的俞敏洪和派出所人员喝酒险些丧命。当性格中的“随和”被逼到墙角,俞敏洪身上的“痞劲儿”显露、韧性增强。

为了补齐不擅长和陌生人及各种职能部门打交道的短板,俞敏洪几乎是强迫自己“改变原有价值观,不要对别人对自己的评价太敏感。在某种意义上,商人脸皮要厚,因为他要遭受挫折、失败,要被人看不起。”

1992年12月,由于免费讲座的报告厅爆满,俞敏洪站在外面垃圾桶上热情洋溢地演讲,学生由开始的愤怒转为安静继而热血沸腾。讲完后,派出所以扰乱公共秩序罪把俞敏洪带走了。

1995年底,新东方前途一片光明。俞敏洪邀请在国外的徐小平、王强包凡一一起办新东方。北大学子们怀着理想主义情怀,以梁山聚义的方式,乘上当时英语学习热和出国热的东风,新东方恣意生长。

2000年,新东方为上市做准备,进行现代企业转型。利益、人性、情感纠缠在一起,新东方上演了一场人性搏杀大戏。王强、徐小平、包凡一先后向俞敏洪递交辞职书。曾经的“战友”相继离去,俞敏洪为看似土崩瓦解的新东方核心团队果断“换血”。

平时“屈服性”的随和下,往往具备绝地求生的勇气。2006年9月7日,新东方在纽交所上市。成为了中国第一家在纽约证交所上市的教育机构。

金融海啸、浑水做空风波,业绩连续下滑……在受到资本运作的些许困扰后,俞敏洪重新领导新东方回到以教学产品、教学质量为核心,给客户创造价值、提供极致服务为核心的轨道上来。

2016,新东方年收入正式宣布突破100亿人民币。

为什么成功的是俞敏洪和新东方?

万通董事局主席冯仑曾说:“新东方的成长秘诀:三流文人+痞子精神”。对于这个评价,俞敏洪笑称如果是一流文人,早就做学问去了,任何一个做成事儿的人都必须这样。

结合自己的创业实践,俞敏洪总结了成功创业者应具备的八种能力。

第一、目标能力

创办新东方初始,俞敏洪的目标很明确,做一家有意义的培训机构。从做一所学校变成在全国各地开设新东方学校,再到上市公司。阶段性目标在不断抬高,但俞敏洪的初心一直未变。

创业者在创业前要明确自己的目标,且目标切实。

第二、专业能力

很多培训机构的倒闭源于优秀员工向老板要高价,不得后离去,公司无人可用。新东方的很多课程,员工走了,俞敏洪自己就可以上,这样员工反而会更踏实地留下来。

创业者必须具备本领域的专业知识,才能形成对专业的把控能力。

第三、营销能力

一个新东方学员说,“每次我背单词背到快吐的时候,一想起自己有希望通过努力变成俞敏洪一样的牛人,信心就滚滚而来。” 新东方不仅营销课程,更营销了品牌。

一个公司有了产品,一定要利用营销能力把产品、品牌推销出去。

第四、转化能力

俞敏洪从“个体户”到管理100人的团队井井有条,大约花了五年时间。几年后,管理上万的员工也能做到得心应手。能力是能成长的,俞敏洪的领袖才能日益显现。

一个优秀的创业者要能把技术和能力转化为产品、把专业知识转化为社会能力和管理能力。

第五、社交能力

新东方初始,俞敏洪对很多社会风气不懂,经常被居委会的老太太骂、被城管罚,后来他放平心态,以“大隐隐于市,小隐隐于山” 自慰。圣人、智者都要在社会中跟人打交道。要想创业,人际交道不能不打,否则就会缩减成功的机会。

第六、用人能力

俞敏洪比喻新东方“一只土鳖带着一群海龟在这儿干”,“土鳖”就是俞敏洪,而“海龟”就是新东方的几十名海外留学归来的高管。“海龟”眼界高,俞敏洪抱着为他们服务的心态,同时保持超强的学习能力,让大家觉得跟着他有前途。

要想做大事业,就要学会运用利益、感情、事业把身边有才能的人统一在一起,让大家为了共同目标努力。

第七、把控能力

把控能力包括对企业的把控,比如企业发展速度、发展节奏等。还包括对人的把控,随时洞悉员工动向,满足他们的合理需求,压制其不合理的欲望。

俞敏洪认为对人、对环境、对企业发展步骤的把控能力,是一个公司创业能否成功的关键。

第八、革新能力

革新能力。包括体制、制度、技术以及思想的革新。企业停滞不前,将惨遭淘汰,改革过猛,有可能崩盘。改革步骤要把握好。

新东方从“个体户”发展到家族店、哥们合伙制、国内股份制有限公司、上市公司,每一次改变都意味着大量的利益改革、结构改造等,如果其中一步改不好,新东方也许早已不复存在。

给CEO们的建议

“18岁的男生以英俊为骄傲,是青春。30岁的男生说自己英俊,很白痴!女生长得再美,有哪个女生到了30岁还敢说老娘长得挺妖娆的,没有。30岁以后所有我们的青春、梦想、激情都集中在了对于事业、生活、未来和对社会贡献的追求上。”在俞敏洪看来,理想和激情是保持奋斗最重要的源泉。

自2006年新东方上市后,俞敏洪开始当CEO。 2015年11月,俞敏洪与华泰联合证券公司前董事长盛希泰共同成立了洪泰基金,步入天使投资领域。作为一名资深CEO,俞敏洪有一些心得和建议。

如果你是一名CEO,俞敏洪认为在创业初始,就要确定商业模式和战略,这是公司存在和发展的基础;其次,寻找和公司、创始人所做的事匹配的发展模型,要学会根据不同的势能确定不同的战略。然后为团队在不确定中寻找确定的路径,商业的路径瞬息万变,CEO要始终给团队信心前行。

关于一个公司的未来路径,俞敏洪认为公司能否长久发展主要取决于CEO们是否能做到以下三点。

第一、平衡机制。

在一个团队中,如果功劳算成领导的,错误算成员工的,这种利益分配必然使团队涣散。好的领导做决策时会让团队参与,在“打仗”时能和成员密切配合,在企业发展方向正确的情况下,能够关照到团队的每位成员。

第二、对时间和资源的最佳把控。

“有一段时间新东方有人提出来说要做最大的线上课程,我没有做,因为我知道做了以后会把新东方拖死。” 俞敏洪认为时机把握很重要。

什么时候融资,什么时候对接政府资源等决策,都没有客观指标。很多时候,如果投第一批公司,就会因为投资过早而死掉,第二批公司又不敢投,很可能第二批公司都做大了。时机不对,就会错失良机。

第三、确立创新、开放的系统和结构的颠覆能力。

一般都是后期做的比较大的公司,可能会面临这个问题。现在俞敏洪在新东方考虑最多的就是这两个问题。比如对于工作了一定年数的员工,每年工资涨40%不好做了。这时,创新和颠覆能力就非常重要。

俞敏洪曾多次表达对新东方上市的后悔,股东对股价的追求有违他创办新东方的初衷,他形容“就像你娶了一个完全把控不住的女人,很难受,你又爱她,但是她又不听你的话。”如今,新东方网上市新三板,看样子他又娶了一个把控不住的女人,不知以后会不会再次后悔?

“我一直希望生命还有另外一个阶段,就像弘一法师把一辈子当两辈子来过,弘一法师前半辈子滚滚红尘,后半辈子是红尘之上。但是估计我做不到,因为我是个好色、好食、好酒之徒,如果让我远离这些,我的生命也没有意义了。”当柳传志问他以后还想干什么,俞敏洪沉思片刻后回答。

他期待可以自由地在这个世界行走,读书、周游列国,就像他的邻居徐霞客一样。

艾问·快问快答

艾诚:你喜欢现在的新东方吗?

俞敏洪:很难说,新东方当然会喜欢了,在怎么有问题,也是自己一手创办起来的。

艾诚:为什么你一直说挺后悔上市的?

俞敏洪:我现在恨不得新东方从股市上下来呢,那样我就会更加安心地做新东方。投资者总是鼓动你短期之内尽快见效,让股价上去。这跟我做新东方的本质或者说愿景是违背的。

艾诚:你所在的江湖是什么样的?

俞敏洪:教育江湖应该是分为国家控制的江湖以及民间活跃的江湖。公里学校不会根据系统的好坏来向你采购,而是根据和你的关系好坏以及你能给多少回扣来采购。

艾诚:如果江湖就是这样的呢?那新东方怎么办?

俞敏洪:所以我们不涉及这样的江湖。这就是我为什么一直坚持只做培训,只招散户,也就是只做BTOC的生意的原因。

艾诚:徐小平、王强的离开是你愿意看到的吗?

俞敏洪:现代是创业的时代,他们离开新东方并不是对新东方有怨气,而是当任何一个人觉得自己有可能会变成另外一个俞敏洪的时候,他能不去尝试吗?

艾诚:我听说曾经只要是新东方人出去创业的时候,来找你说,投资我把,那个时候你是不愿意的。

俞敏洪:现在还是不会,但凡直接跟新东方业务竞争对抗的,我是不会投资的,我要投资的肯定是跟新东方业务互补的。

艾诚:20年前,新东方可以说是中国英语教育培训的鼻祖,但是20年后,在每一个细分行业,都会有一个咄咄逼人的新锐,那你会不会焦虑?

俞敏洪:其实也没有什么好焦虑的,关键是你在每一个点上,如何进行长远的布局。

艾诚:如何看待这个行业跟互联网的结合?

俞敏洪:我觉得互联网是一个可以利用的工具,也是一种工具背后的思维。那么沿着互联网所需要的比如针对客户为核心提供客户最需要的解决方案,去解决客户的问题就行了。

艾诚:你想象中的一个理想中的、完美的互联网教育公司应该是什么样子?

俞敏洪:没有一个完美的互联网教育公司存在,它应该是就某一个方面的哪个东西做的最好的存在。新东方我有一个规矩,假如说有一天倒闭了,账上的钱必须能做到两件事情,第一所有学生的费用可以退完。第二所有老师和员工的工资可以发完,

艾诚:你觉得自己身上最牛的地方是什么?

俞敏洪:假如说那是一个正面形象的话,就是我人比较随和。

艾诚:你觉得自己身上哪个特点你最不喜欢?

俞敏洪:还是随和,有时候会显得优柔寡断。

艾诚:如果不得不选择离开这个世界,是不是你就希望被大家记住,俞敏洪是个好人?

俞敏洪:我希望被大家记住的是俞敏洪为这个社会创造了什么样的价值和贡献。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