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岁就投中蘑菇街、挂号网、途虎,她用一颗“少女心”寻找最优秀的创业者

2016年初,启明创投对外公布的内部晋升名单中,34岁的周凌霏(Stella)成为公司最年轻的执行董事(瞧瞧人家)。从小在部队长大,造就了周凌霏直率的性格。她常被人误以为是北方人,但实际上,她是地道的上海姑娘。

毕业于上海财大社会学系,周凌霏进入启明创投之前曾在通用电气担任金融分析师。加入启明创投后的7年时间里,她接连投中了蘑菇街、蚂蜂窝、挖财、途虎、拉勾、挂号网、musical.ly等明星项目。

开始做投资,周凌霏曾感到迷茫,因此她在第一年里没有做任何的项目。“刚开始还挺辛苦的,幸好公司容忍度很高,JP(甘剑平)对我也很有耐心。”

启明创投主管合伙人 甘剑平

周凌霏加入启明创投后就一直在甘剑平的团队,甘剑平认为投资需要极大的耐心:“一个项目从接触到投资可能需要几个月甚至更长的时间,一个基金的运作通常都在十年以上,所以对于一个刚入行的新人,我觉得应该给予更多的耐心和信心。”

投资风格:主动出击型投资人

蘑菇街是周凌霏摸到投资门道的第一个项目。2011年,周凌霏和同事对整个TMT行业进行了梳理,过程中他们把美国最火的100个App和中国最火的100个App全部扫了一遍。

“ Stella 会把每一个要看的项目的App都仔细玩一遍,经常可以玩出bug。”周凌霏的同事对邦哥说。

周凌霏在梳理中也找到了自己的第一个标的物——蘑菇街。在互联网时代,想找到一个人的联系方式很容易,周凌霏很快就见到了蘑菇街的CEO陈琪,聊下来发现创始人和项目都很有意思,于是在2011年的年底投了蘑菇街的B轮。

蘑菇街创始人兼CEO 陈琪

“通常我是从行业宏观去找项目,更多的是主动出击,而不是等到FA给我们推了案子再来选。蘑菇街、蚂蜂窝、挖财、途虎、musical.ly都是我主动去找的。”

周凌霏从第一个案子起就养成了一个习惯,看一个行业就会把里面所有的公司全看一遍。做蚂蜂窝的时候,她把整个旅游行业扫了一遍,把每家公司都挑出来作比较。

2012年,SoLoMo(社交本地移动)是周凌霏投资的一个方向,这个词拆开来就是Social(社交的)、Local(本地的)、Mobile(移动的)。在梳理行业的过程中,她发现美国有很多成功的企业是符合这个方向的,就开始去找中国有哪些企业符合这个方向。

投了几个项目后,她似乎找到了自己的投资逻辑。以蘑菇街和蚂蜂窝为例,两家公司分属不同领域,一个是电商,一个是旅游,但两者却有许多共通之处——从论坛起家,然后开始做导流,进而开设自己的独立商城。从行业角度看,两家公司一点关系都没有,实际上商业逻辑是一样的。

周凌霏通常会和这些公司的CEO见好几次面,蚂蜂窝转做独立商城的时候她就经常“撮合”陈罡多向陈琪取经,学习后者是如何从导流量转变成独立商城的。

蚂蜂窝创始人兼CEO 陈罡

周凌霏在确定投资目标后会长时间观察这家公司。比如投资途虎,她观察了途虎的天使轮和A轮,在这个过程中她发现,刚开始的时候途虎一个月的交易量是100万,到A轮的时候差不多有300万,到启明投B轮的时候已经达到1000万,这是数据上的判断。

“ Stella 在互联网投资的风险和回报的判断上,有非常敏锐的嗅觉,能够在一个信息不充分透明的情况下作出正确的判断,同时不断跟进案子,频繁地和那些CEO交流沟通,也从他们身上学习东西。”甘剑平对邦哥说。

周凌霏是甘剑平最看好的投资人之一。

即使投出了许多优质项目,但周凌霏却吐槽自己的投资方法太笨,总是需要花大量的时间精力去做一个案子,而做一个案子又要见四五遍创始人,最后才能确定投。

投资选择:你必须比我强,我才会投你

就像周亚辉调侃自己靠面相识人,周凌霏投资靠的是创业者给她的“感觉”。

“人和人的交流,其实几句话就能感受到。我诚实或不诚实,你一定能感觉得到;你做的事牛不牛,我也能够判断。说不上具体什么感觉,但,绝对不是女人的第六感!”

同样姓周,周凌霏不想自己变成一个“玄学大师”。

听她讲和创业者接触的故事,其实可以总结出周凌霏选择创业者的两个标准:第一,创始人要很有远见;第二,创始人要善于学习。互联网最怕不变,最怕创业者一件事做一辈子,最后都没了新鲜感。周凌霏喜欢变,最好每次和创业者聊天,都会有一些新东西。

“就像蘑菇街的陈琪,我第一次见他时觉得我自己对行业的了解有60分,他只有65分;第二次见面,我65分,他已经80分了;第三次见面,我到70分,他就已经90分了。”

除此之外,周凌霏也是musical.ly在C轮的联合领投方之一。在musical.ly完成B轮后不久,她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创始人阳陆育。

周凌霏第一次见阳陆育时,musical.ly的整个团队就六个人,当时他们在业内已经小有成绩,但阳陆育对未来并没有太详细的计划。“等到后来musical.ly火了,我再和他聊的时候就发现他想得很深,包括内容怎么去做,用户怎么去挖掘,海外以后怎么做,版权方怎么去操作,用户端怎么去操作,你能想象我当时的惊讶吗?”周凌霏反问邦哥。

musical.ly创始人兼CEO 阳陆育

反过来,用阳陆育的话说,musical.ly的平台每次只要有新的明星入驻,周凌霏都会在第一时间知道。“她把自己当成用户,像那些十几岁的美国青少年一样体验并使用musical.ly,她甚至可以对平台上的欧美网红如数家珍。”阳陆育对邦哥说。

“ Stella 自从跟我们接触开始,几乎每个月都要来一次我们公司,我们被 Stella 的真诚和热情所打动。Stella 给我们建议的同时,充分尊重创始人的意见,坚定地支持我们的决策。”

这是阳陆育选择让周凌霏来投musical.ly的最主要原因。

“对我来说,我不怕投一个失败过的CEO,怕的是我投的时候你又失败。”

周凌霏常常用自己的经历来鼓励创业者不要活在失败的阴影下。

她拿自己举例子:“会有很多人说你投的项目这个不好那个不好,也会有失败的,但我并不觉得这是问题,也许太早下定论了呢?”

她从不把和创始人的聊天当测试,就是纯粹的聊天。“有一些同学见投资人很紧张,可能站着说话不腰疼,但我觉得真的没什么好紧张的,因为其实大家是平等的。你给我个机会让我投资你,也是看得起我;但你必须比我强,我才会投你。”

这里再说个细节,在交谈的过程中,邦哥发现周凌霏左右耳朵的耳环不一样,就故作专(zhuang)业(bi)地问她是不是当下流行的“不对称搭配”,结果她说是因为有一只耳环上面掉了一块儿(@#¥%%……)

自我定位:执着且固执的“小灰”投资人

周凌霏是1984年生人,和曹毅同岁。相比刚入行的“小白”投资人,她给自己的定位是“小灰”投资人。她说在她的职业生涯中,有一些人对她的成长非常重要。

“JP(甘剑平)肯定是重要的,一个好的老板加导师,他对我最大的帮助就是容忍。我这个人性格直,执著且固执。”周凌霏调侃自己的性格和甘剑平的性格有八分相似,或许正因为相似,所以甘剑平能理解她的固执。

“JP(甘剑平)有多固执我就有多固执,我可能比他还固执。”

对她来说重要的人,除了甘剑平,还有就是曾经投过的每一个CEO,因为每一个人对她的帮助都很大。

“我会从他们每个人身上看到优秀的CEO有什么特点。我心里有一个优秀CEO的模板,通过我投资的一个又一个CEO,我会一直不断去修正这个模板。”

邦哥询问了几位周凌霏投过的CEO,听到关于她最多的词就是“执著”。

“她是那种行动力特别强的人,风风火火。好几次,她在电话里跟我讨论一件事情,然后说着说着,她突然一下就说,你在哪儿?我到你公司了!”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