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小白必看,投资人和创业者分别应该具备什么素质

4月21日,2017创新中国春季峰会Demo China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举行,零一创投创始合伙人赵勇、DCM资本董事合伙人曾振宇,参与了主题为《投后管理的奥秘》的圆桌对话。

犀利观点如下:

1、时机,也就是风口确实很重要。现在回头去看自己过去的创业经历也是抓住了很多风口的红利,第一波是社交红利。第二波是移动红利。第三波是抓住上市、A股这个红利。

2、创业者应具备的素质:一是要足够的坚强;二是做到不放弃思考,持续学习、进步;第三是执行力。

3、创业之所以难,就是形势和团队这两件事情的结合是非常困难的,本身就是一个小概率的事件。

以下为对话全文,由创业邦整理,未经对方确认。

主持人:首先问下二位,应该如何来定义自己?

赵勇:大家好!我是零一创投的赵勇。概括自己的话,我是有5年的VC经验,5年的创业经验,投过很多的项目,自己后来也创业了,我非常享受创业和投资的过程。

曾振宇:大家好!我是来自DCM的曾振宇。给自己下定义我觉得非常困难,如果一定要给自己概括几个关键词,一是10年一直在做早期的投资,二是我们公司投资的重点一直都在这个地方。

主持人:二位都是有着非常多行业经验的投资人,自己印象深刻的项目是否可以拿出来分享一下?

赵勇:我投过一家叫恺英网络的公司,一开始只有5个人,做了6年,现在发展到1000人,一年收入20多亿,利润6个多亿。这是给我印象最深刻的一个项目。

曾振宇:如果一定要举一个的话,我觉得唯品会对我的影响确实是蛮深的。从第一天认识这个公司开始,到千辛万苦的找供应商来调查,然后公司整个急速扩张,每天都在帮着团队找新人,学习新的东西,到IPO的时候跟投行一点一点地看文件。然后到上市成功之后又有急速的爆发,和团队一起看着这个公司变为超过100亿美金市值的一家公司。

主持人:二位对什么样的项目是特别偏爱的?

赵勇:我们主要是投早期投资的,主要有两个方向,第一是产业互联网。我们看的是文化、娱乐,内容产业,我觉得这是一个持久、长期的行业。第二块是出海,把中国的互联网模式能够搬到海外。我觉得中国未来10年跟美国一样,是可以向外输出的。

现在的人才红利、资本、经验都可以大量输出。我们也在积极投资、孵化一些企业。

曾振宇:我们在探索投资主题或板块的时候有一个大的核心原则,就是寻找以技术变革为线索串起来的投资机会。

技术变革可能是手段,也可能是目的。从目的的角度来说,技术变革会变成某些工具或者是服务,直接提升效率。或者技术变革是手段,改变消费者的行为习惯,带来了行业的变化,从而带来一些新的机会,这个也可以。

这个事情确实需要企业可规模化,有急速成长的空间,对资本效率要求比较高。不同领域在不同的时间段里会有一些变化,它可以涵盖消费互联网里的电商、游戏、社交,也可以涵盖企业互联网里各种各样的服务,云服务或者是云计算。总体的思路还是希望有一个技术变革出现,来贯穿整个投资途径。

主持人:二位是不是可以分享一个让你最难忘的投资的故事。

曾振宇:每天大家都听到各种各样成功的案例,我觉得成功案例讲起来也是各有各的激动人心的地方。我挺想分享一个我们失败的案例。

我们投资的一个公司,是广告网络行业的,业务发展的不是很顺利,团队也出现了各种各样的摩擦。最终,到了做最后决定的一个晚上,大家在一个很小的房间里开会,创始人、公司的VP,大家讲自己在过去一年、两年里有多不容易,你讲你的道理,我讲我的道理,到12点的时候大家说没有办法合作。作为一个投资者,我觉得这个事在这个时间点里终于失败了,因为团队失败在这一刻就意味着这件事情应该彻底地划上句号。

这件事之后,关于怎样来观察团队,维系一个团队?于我而言,这件事情就从纸面上真正的变成了一个切肤之痛。

赵勇:回到我创业时的经历。当时我们做了一个社交游戏。市场上已经出了很火的游戏。我冲进去就觉得这是一个几十亿美金的大事。干了一年之后,发现这个模式在中国根本不太行。

当时做到1000多万的月活用户,每个月分到手的收入算下来根本就是亏本的。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在吃年夜饭的时候,大家喝完酒,发现新的一年要换一个打法。其实我也挺痛苦的,大家喝嗨之后,剩下几个创始人一起在想,是不是明年要找一个新的玩法。后来我们就开始做重度游戏了。做了2年后,又赚了一笔钱,没想到很快这个行业又变了。后来我发现每年吃年夜饭都变成了一个小的槛。

过去几年,整个移动互联网、游戏行业都是在发生剧变,每年都有一个大的改变。大多数的创业公司其实是挺苦逼的,路都是一步步走出来的。

主持人:二位是如何看待时和势的作用?

赵勇:时机,也就是风口,我觉得确实很重要。就像我刚才说的创业,现在回去看也是抓住了很多风口的红利,第一波是社交的红利。第二波是移动行业。第三波是抓住上市、A股这个红利。现在回过头来看,形势很重要。

曾振宇:创业之所以难,就是形势和团队这两件事情的结合是非常困难的,本身就是一个小概率的事件。

主持人:可不可以请二位来谈一谈作为一名投资人,觉得创业者应该有怎样的素质,才能在不停地拐弯中应对急流勇进?

曾振宇:我们观察的创业者,有几个关键词,一是要足够的坚强,因为创业是一个长期的体力劳动,脑力和压力都很大。二是能不能做到不放弃思考,持续学习、进步。这是我个人最欣赏的,或者是最愿意合作的创业者所具备的真正的品质。

赵勇:第一点是学习能力。创业是一个手艺活,大多数人都没有干过,你要管一个几百人的团队、融资也好,这都是你以前没有干过的。其实这个事挺难的,我特别喜欢那些你三个月不见,突然又长高一截的人。第二点是执行力,说到做到。

主持人:在不同的阶段,包括早期、中期、IPO这些过程中,投资人会分别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曾振宇:我一直觉得股份公司、董事会这件事,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几项发明之一,规定了议事逻辑、规定了表决权的体系,是一个非常优美的组织体系的设计。其实投资人和企业的创始人,包括管理层,都是在这样一个大的框架下活动的。这么讲是比较抽象的,如果一定要用一个比喻的话,我觉得,早期的投资者应该是企业的创业合作伙伴。

每个阶段都不太一样,在A轮的时候投资者的作用是帮助企业家一起奠定企业的基本战略,把这个班子搭起来,让这件事情诞生。

在B轮或者是中期的时候,投资者其实扮演着战略制定者、参谋的角色,是在找人、找钱上一个重要的合作伙伴,或者是支柱。真正的IPO或者是准备IPO的阶段的时候,财务的贡献更大一些。全程来看,我觉得一个成熟的,拥有大量经验的投资者,跟企业在一起比较久的投资者,扮演的是一个公司的非执行合伙人,或者是公司的一个高级顾问的角色。

赵勇:投资人是要帮助创始人、CEO的。像雷军说的,就是找人、找钱、找方向,我们帮着他一起干呗!在早期,做天使、A轮的时候,我们需要跟着一起干,到后期参谋的角色就更多一些。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