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晓松新节目《矮大紧指北》开播:做付费内容,别想着榨干你的粉丝

30秒看完亮点:

市场是这么做起来的:第一,有人、有平台愿意进入这个市场;第二,有高级人才愿意进入到这个行业。

我从来不管自己的歌迷叫粉丝,只有长得好看的明星才有粉丝,我那叫知音。

绝对不能认为自己青春很短,然后快速地把粉丝榨干。

如果想要成功,尽量还是少做一点事。25年来,我发表了90首歌,拍了四个电影、做了三个节目、服务了两个公司。

6月12日,由蜻蜓FM与高晓松联合出品的付费音频节目《矮大紧指北》开播发布会在上海举行。这是高晓松首度尝试全音频节目,首年节目设有156期,每周一、三、五在蜻蜓FM独播,第一期节目《指北排行榜01:十大美人》已上线。

整档节目会分为排行榜、文青手册还有闲情偶寄三个部分。高晓松在发布会现场分享了自己对于音频节目,还有知识付费的观点。

创业邦整理了演讲并且对内容作了调整,未经本人确认。

以下是内文:

张强(蜻蜓FM创始人兼董事长)和我都是80年代末在北京求学的那一代学生。

那代学生之间有一种天然的黏合剂,大家坐一块都可以回忆起那几年在北京的求学经历,所以充满了愉悦的感觉。我不太会做CEO,CEO都得穿牛仔裤和圆领汗衫得在上面,我穿一个大裤衩子就上来了。

我是很看缘分的人,自己不爱插标卖首,如果遇见了合适的就会作出决定。我和张强有共同求学的经历,再加上他非常实在,所以一顿饭的时间就决定了这个项目。

我天生就是做音频的

说起做音频节目,我有一种很久都没有的愉悦感。因为我做节目很多年,可是很少能特别放松的干一件事。上次去录音频的时候,一到蜻蜓FM的办公室,进到录音的小屋子里就感觉特别温暖。

为什么呢?因为我想起年轻的时候,带着唱片、朴树还有老狼去电台配音。那些都是小间的,每个人都带着耳机在那里很低沉地说话,这时候就容易又骚又温柔,我就称它为「骚柔」吧。

所以当我戴上耳机后,突然浑身都是鸡皮疙瘩,因为让我回忆起了这种感觉,后来我就录得很上瘾。

其实,录视频我是有压力的。因为视频很长,而且需要表演,一做就是好几个小时。但是实际上,人有一种表演性,只要有人围观,就会耍假把式。

生活不是整天都会讲宏大题材的。生活的本质,经常是需要分享一些很小的解读的。

如果你是一个人在夜色中坐在窗前,这时候就可以走到自己的内心深处。有次录一期节目的时候,我还把自己说哭了,掉过眼泪。因为说到了很多想不起来的人和说不到的东西。

所以,真正的区别在于音频的媒介是没有人围观你,没有人给我化妆。因为媒介的不同,所以录音频节目的时候我就成了自己。节目中,我的声音低很多,也慢很多。

付费内容成功在降维打击

在让用户付费上,我们也做了很多尝试,包括提供硬知识。但是测试后发现,除了硬知识之外,还有很多软知识可以做,在做付费节目之后总觉得要有点逼格。

我们的节目最开始是叫装逼指南,也就是教人如何高级地装逼。后来一想,这个不太好,还是需要真诚一些。

关于现在火热的知识付费,我认为「知」就是一加一等于二,「识」是指导你这件事背后的原因。「识」是一种经历,走遍千山万水,见识到了很多东西之后才会看到的东西。

丁磊正在亲自在找人做节目,他找的那个人给我打电话问应该怎么做?因为他是心理学教授,我就说,你就做得浅点呗。我觉得能做到知识付费的人,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可以放低身段去做更通俗的东西,也就是降维攻击。

打个比方,这几年美剧突然间异军突起,这是大量拍电影的导演和演员去拍美剧了,包括《纸牌屋》的大导演,那可是拍《七宗罪》的。伍迪艾伦也去拍了美剧。

所以,市场就是这样做起来的:第一,有人、有平台愿意进入这个市场;第二,有高级人才愿意进入到这个行业。这就是形成良性循环的好市场。

不要榨干自己的粉丝

绝对不能认为自己青春很短,然后快速地把粉丝榨干。

比如说,我很多次阻止了视频平台举办线下运营的活动。那种活动的意义就是可以花钱抚摸我一下。虽然摸摸我也没事,我还挺爱被人摸的,但是不能这么干。

我从来不管自己的歌迷叫粉丝,只有长得好看的明星才有粉丝,我那叫知音。人家喜欢我是很值得感谢的事情。我把19999元、1999元的套餐都取消了,留下的199元也改成了200元,多挣一块。

谈到这个的定价,有个小插曲。既然是被市场考验过的内容生产者,从《同桌的你》开始,已经被市场检验过,为什么还搞199呢?不就是200块钱吗?干吗非得让人觉得是一百多?因为这个多卖了两份,这没意思。咱们就光明正大地卖200元。

真正好几十亿估值的公司,好多是从渠道变成平台的,因为渠道公司的价值远没有平台公司大。从一个渠道变成真平台的时候,大家有很多磨合。蜻蜓FM等于是第一代来做音频内容的,这个磨合过程我觉得很值得和大家分享。

欲望少点,少做一点事

很多人问我,为什么这多年了你还在做内容?因为我认为尽量还是少做一点事。

我看起来做了很多事,是因为这些事都做成功了。这25年来,我发表了90首歌,拍了四部电影、做了三个节目、服务了两个公司。

我的经纪人知道,有一段时间我是没有收入的。那时候,还是他自己垫钱养着我,因为我都不知道我没钱了。

我有一个天然的优势,就是长得不招人,所以还省下了很多时间,长成这样可以很安静。当然,还有一个优势,就是我被强制思考了半年。坐在一个地方,读了大英百科,翻译了马尔克斯的小说。

也是说,物欲要小一点,那样就会有很多时间。

蜻蜓FM 已收录在创业邦创投库,您可查看更多 内容产业 类的最新创业项目。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