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极了》宣布退出昂西动画电影节竞赛,他在为国争光的路上被不可描述地谋杀了

独立动画电影人刘健以及他的《好极了》,显然是选择了一条具有代表性的崎岖之路—— 这条路的终点必然是国产动画扬眉吐气的那一天,但途中一定会有许多不可抗力试图让他停下脚步。

估计法国人自己也没有料到,就在有着「动画奥斯卡」之称的法国昂西国际动画电影节开幕前,主竞赛单元入围影片、中国动画电影《好极了》的制作方突然宣布退赛。

此时,距离6月17日的电影节只剩下不到10天。

电影节执行总监 Patrick Eveno 说:「中方一直很担心我们会放映《好极了》,当它入围电影节后,官方屡次建议从名单中剔除该电影,但是主办方都拒绝了。直到制作方主动提出退赛,我们才不得不同意。」

入围2017年昂西动画电影节主竞赛单元的影片一共10部,中国破天荒的有《大鱼海棠》和《好极了》两部影片,几乎形成夺奖「双保险」之势。不过这个双保险的知名度却极不平衡,前者是在国内收获 10 亿票房的争议大作;而后者……《好极了》是什么片子?

《好极了》英文版海报

在我们还来不及科普影片内容,以及展望它的夺奖前景时,导演刘健就带着他的第二部动画电影悄然退场了。

一些从业者打听到的原因,或许这部片子缺少「出口许可证」。而民间分析认为,过于荒诞黑暗的现实主义题材,或许是这部作品「被」退赛的原因。

事出蹊跷,过于细节的原因实在难以追查,毕竟这是一部已经过审的影片。不过,独立动画电影人刘健以及他的《好极了》,显然是选择了一条具有代表性的崎岖之路——

这条路的终点必然是国产动画扬眉吐气的那一天,但途中一定会有许多不可抗力试图让他停下脚步。

憾失柏林金银熊

《好极了》真正被圈内人开始关注是今年年初,它代表中国参加了柏林电影节,这也是首部在柏林电影节上参赛的中国动画电影。

而上一部获此殊荣的亚洲动画电影,是宫崎骏的《千与千寻》。

故事设定在中国南方的一个「小镇」上,司机小张为了给整容失败的未婚妻继续找钱做手术,冒险从他老板那儿偷了一包现金。然而,这包现金引起了一系列灾难性的连锁反应。当关于这起抢劫案的新闻传播开来时,每个人都在找小张和这笔钱,包括一个叫「瘦皮」的杀手。

《好极了》电影截图

几股势力纷纷对小张展开追逐,原本没有关系的他们,命运产生了交集。在一番阴差阳错、啼笑皆非的交手之后,他们迎来了意想不到的结局。

整部影片贯穿了大量的黑色幽默,如果再加上一些喜剧成分,听起来很像《疯狂的石头》。 实际上,刘健致敬了经典黑帮电影《教父》和《洛奇》。

因为全片都是在24小时内发生的,所以刘健起的一个英文名是 Have a Nice Day(祝你拥有愉快的一天),这是一个不错的笑话。

刘健在影片中埋的许多中国梗,意外地引爆了德国观众的笑点,当时观众售票场次中频频传来笑声。上一部能在公开放映时笑翻全场的柏林主竞赛华语片还是李安导演 24 年前的《喜宴》。

不过遗憾的是,尽管口碑很好,刘健最终还是没有捧回金熊或者银熊,不然或许这将直接改变《好极了》后来的命运。

因为事实上,《好极了》也有一条想得非常清楚的「商业」路径。 动身柏林之前,制片人杨城是这么想的:先参与电影节发酵口碑,然后寻找合适的公司做发行。

在此之前,杨城担任过《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我的青春期》等多部电影的制片。因为特别看好《好极了》,他还在2016年9月成立了自己的新公司——哪吒影业,亲自担任法人并且占股 80%。

《好极了》是哪吒影业的第一部影片,即便是他和刘健在柏林铩羽而归之后,也有万达、光线等国内大的电影公司向他们伸出了橄榄枝。 顺利过审、憾失金熊、发行巨头青睐,一切都顺风顺水,复刻贾樟柯等名导的成名路线似乎不是梦想。

显然命运又和刘健开了一个玩笑。 《好极了》之后的上映前景已经蒙上一层阴影。 或许他会有这种感觉,仿佛一切又回到了做第一部作品时的老路上。

一个告别主流的主流从业者

刘健的第一部作品叫《刺痛我》。

影评人盛赞、卖房拍片、独立制作、现实主义,几乎你能想到的所有好片子应该有的标签它都有——当然也包括「默默无闻」。

刘健凭借此片第一次入围2010年法国昂西国际动画电影节时,法国《电影手册》曾以《中国的新突破》为题,高度赞赏《刺痛我》:

「竞赛单元中真正的惊喜来自于中国。它不具有上海学派的大师范儿,没有讲述一些关于和尚和猴子的故事,而是来自于一个完全默默无闻的刘健。带着不露声色却决不妥协的态度,他的第一部叙事电影《刺痛我》标志着中国动画电影生机勃勃的回归。」

《电影手册》此番言论堪称中肯,除了最后一句说错了:中国动画电影的生机勃勃地回归是由2015年夏天的《大圣归来》带来的——归根结底还是和尚与猴子的故事。

《刺痛我》在当时荣获了中国动画电影大奖和今敏奖(以已故日本动画大师今敏命名的动画奖项),甚至今敏的夫人京今子女士在给刘健颁奖时说,怀疑他用了和今敏一样的调色板。

刘健

刘健出生于1969年,1993年于南京艺术学院中国画专业。他曾经为冯小刚的电影《大腕》制作一段3分钟动画。2007年,刘健和上海文广(SMG)合作了一部365集的国产动画片《虫虫》。

可是,自从首部受到高度赞誉的动画长片之后,刘健仿佛突然和主流动画电影圈子迈入了永不相交的平行世界。

从2010到2016年,主流动画电影开始异常疯狂地迷恋 IP。喜洋洋、熊出没、龙之谷、西游题材等热门 IP 层出不穷。

随着这些片子和观众的钱包越来越近,也和专业的动画电影奖项越来越远。

实际上,看起来很「敏感」的刘健并不认为自己的影片中有强烈的政治隐喻,在很多交流场合上,他反复强调自己不谈政治。

不管是《刺痛我》还是《好极了》, 政治环境只是影片的一种背景,主要还是表现在大环境下不同阶层、不同性格的人物命运。

比如在《刺痛我》中就有大家熟悉的碰瓷情节:主人公张小军听到刹车声冲出餐馆,将昏迷的老人送入医院,反被赶来的老人儿女揪住不放,甚至送到了派出所,还挨了打。

这实在很难被称之为隐喻或者暗讽,因为这就是现实中发生过的剧情。

我想说……

拥有10亿票房的《大鱼海棠》在一旁陪跑,《好极了》本有机会为中国动画电影拿下「动画奥斯卡」的大奖,可最终还是在为国争光的途中被不可描述的力量谋杀了。

换个角度看,这其实不失为一件好事,至少中国动画电影有了明确的制作方向——低龄向、青春剧或者 IP 剧,再不济就重新来一遍和尚和猴子,总之是万变不离其宗的「合家欢」。

如今动画电影的天花板已经被抬高到 10 亿人民币,确实有大批的国产3D合家欢箭在弦上。

可令人尴尬的是,迪士尼的合家欢已经进化出了《疯狂动物城》这样难以望其项背的神作,以我们魔幻现实主义的国情为创作背景,我们本可以、也有能力诞生出两条腿走路的动画佳作,可如今只能瘸着一条腿腿一点点往前挪——

想想还是有些心寒。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