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羊教育完成数千万A+轮融资,要用人工智能排课表切高考改革大蛋糕

创业邦获悉,近日基础教育科技创新公司晓羊教育完成了数千万人民币A+轮融资,本轮由云启资本领投,阿米巴资本(天使轮投资方)等机构跟投。

晓羊教育创始人兼 CEO 周林

晓羊教育参加过2016年的创新中国春季峰会,创始人周林已经是第四次创业了。这一次,他最有把握。这位CEO之前三次参与创建的公司都面向美国市场,唯独晓羊教育是奔着中国高考改革而来。

若要用一句话说明晓羊教育是做什么的,非常简单:用智能算法排课表。晓羊教育的前身是全球最大的网络教学平台提供商之一Blackboard子公司Schoolwires的中国区。2015年,Blackboard收购了Schoolwires,周林成为Blackboard的全球副总裁。2016年初,他离开Blackboard创办晓羊教育,随即便获得了阿米巴资本的天使投资。紧接着在5月,晓羊教育和Blackboard达成协议,收购了其子公司Schoolwires中国区的全部业务。在Blackboard继续在中国基础教育市场销售其它教育产品的同时,晓羊教育成为Blackboard在中国Schoolwires产品线上的全面战略合作伙伴。

你也许会问,这个从学校诞生之日起就有的简单工作为什么要用算法?为什么这么简单的商业模式还能拿到融资,又收购了Blackboard Schoolwires的中国区业务?这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周林看中了教育部启动中高考改革带来的巨大机会——这可是基础教育绝对的指挥棒。

高考改革带来的痛点:课表没法排了

先说说什么是高考改革——其本质是给了学生自主的选择权,从原来的文理分科到语文、数学、英语三门基础学科+另外三门自己擅长的学科(即3+3)。经过排列组合,学生的选课范围可以多达20种。举个最简单的例子,一个考生想报考清华计算机系,在三门基础学科之外,只要考该系要求的物理,剩下两门选自己擅长的或喜欢的即可。

高考改革倒逼着初高中的教学模式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最明显的一点是过去授课方式按行政班划分,一个班从早到晚的课程一模一样,到现在高中的行政班概念可能比大学更弱,甚至不再有同班同学的概念。为了应对高考改革,学校行政班教学改为走班教学。

这意味着原来基于行政班排出的课表无法再发挥作用。走班后,一个新概念开始流传在初高中教育界:“一人一课表”,形象地说明了学校从此以后的管理,一切的一切都要围绕着教学班课表去展开。这意味着所有事都变了:成绩管理,不可能再以行政班为单位;考勤、课堂评价、德育管理,都要发生变化。而变化是在线教育创业者迎来的巨大机会。

首当其冲要解决的问题是课表。“一班一课表”时代,课表相对好排,老师人工即可完成。但“一人一课表”时代,排课表成了一个极其难的数学问题。

假设一周40个课时,老师和教室是固定资源,但课程繁多,每个课程的课时又不一样,各种复杂规则之下,相当于在一个固定大小的空间内,堆满形状各异的物体。也许你会问,大学就是走班制,也没这么难啊?但别忘了大学时间宽裕,中小学的课程却排的满满的。在100立方米的空间内放50立方米形状各异的物体和放95立方米物体的难度,不可同日而语。

更难的一点在于还得满足学生“先选课,后排课“的需求,学校需要根据实际选课人数进行排班,不可能先排好课程去限制选课人数吧?市面上已有不少人工智能算法来处理中学排课表痛点,但完全处理好,非常困难。

周林称,晓羊已经具备这个核心技术,所以才做了这件事。“技术壁垒这么高,只有我们能做,真正在市场上能够实现选课大走班的,只有我们一家。“其他人要么是以牺牲学生选择度为代价的“套餐制”,或半人工半自动。但这种半人工的方式仍然要耗费巨大的资源,晓羊教育的一个合作伙伴,专门为走班学校做线下培训,曾经试着帮学校人工排课,最简单的一次动用了21个人,排了21天。

“一两百个学生的规模,你想想这个成本有多大。”周林说。何况这种工作方式根本无法复制推广。

掌握教学数据,就掌握了学校的核心

为什么晓羊教育能掌握智能排课表这门技术?这得益于他们的第一个合作伙伴:北京市第三十五中学。三十五中的校长朱建民在4年前就提出了“五制改革”,其中走班制是其中一制。在与三十五中的合作过程中,晓羊教育引入了一套世界上最先进的算法,却发现移植到国内时,完全无法使用,因为国外的学校资源没国内那么紧张,而且有条件做到先排后选。晓羊教育在此基础上和学校合作,不断地磨合、深入优化算法,成就了核心竞争优势。

智能课表平台使用起来非常简单。学生和普通教师都可以通过登录平台来查询自己的选课和排班。真正大量使用它的教务老师,导入学生、家长、教师、教室等基础数据后,剩下的工作就可以交给系统了。这套算法能够解决最复杂的选课情况,即使在学生的选课情况有可能临阵改变,它也拥有很好的调整性。如果没有这样一套排课表系统,学校连教学都无法展开,晓羊教育可谓是解决了学校最紧急的需求。

在课表的基础上,晓羊教育还配备了12个标准教学管理模块:成绩管理、德育管理、考勤管理、课堂评价、学生管理等等,以课表为切入点,为学校打造整体的新一代智慧校园。学校在采购了智能排表的基础上,还可以另外付费使用这些应用模块。

晓羊教育的商业愿景很大,因为一人一课表代表了学校教育的核心——教学。课表是学校教学计划,你也可以把它理解为运营计划,是一个学校绝对的内核。学生数据、家长数据、教师数据、教室数据、课程数据……在这些数据之上,有望打造一个开放式的平台,建立一个全新的教育生态。

未来的教育场景十分诱人,比如今天雾霾停课,但完全不必停学,通过平台,依托课表,为学生推送学习内容,可以打造一整个基础教育的生态圈。晓羊教育的愿景,是成为基础教育的华为。拥有这些数据,就可以做数据支持、交换和整合,实现共享互通,彻底消除基础教育界一直以来的最大痛苦:数据孤岛和信息孤岛。

大环境下,高考改革已经迫在眉睫。目前,上海浙江已经先行试点,今年北京、天津、山东、海南四省将启动。明年再有21个省市启动,到后年,改革彻底落地。可想而知以此带来的市场新机会有多大。目前,晓羊教育已经覆盖了500到600所学校,这不过用了9个月的时间完成。

这一次创业,周林最有把握。首先,这个市场足够大。第二,痛点非常明显,在和各地学校沟通时,周林发现有时校长们比他们更着急。如果说晓羊教育要面临什么风险,最大的变数在于,团队是否能适应快速的扩张节奏。今年,晓羊教育开放尝试九个大区,每个大区下面都有大量的二级代理渠道。与此同时,晓羊教育还要打造基础教育生态和全国范围的服务平台。另外,核心算法也要不断地深挖,产品的用户体验需要迭代优化。

《创业维艰》是他最喜爱的一本书。每一次创业,他都有一种“濒死”的感受,好像公司问题太多,难以为继。这其实只是他一种个人感受,而且在第一次经历后,第二次就会从容许多。但这让他发自内心地觉得,创业不是在开玩笑。

有资源,有技术,再加上创业维艰的心态,让晓羊教育完全不像是一家早期公司,周林像是已经对公司走到B轮C轮都充满把握。整支团队也有相当一部分人员是Blackboard出身,研发副总和周林是多年的老朋友。其余的主创人员,也都有很强的体制内背景。周林在美国待了20年,但一直是中国籍。因为在中国做基础教育,外资背景容易产生隔阂,会被担心本地化的问题。但晓羊教育不仅是纯内资企业,还反向收购了BlackBoard Schoolwires在中国区的业务,这些都是最直接有力的背书。互联网+教育一直没有迎来一个最急需解决的痛点,过去创业公司一直都围绕着可要可不要的需求。但这一次的痛点实在有些扎心,也是周林对这次创业最充满期待的原因。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