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年投资人变身“破烂王”,专攻汽车“死亡生意”,2年后,他总结了这些…

报废专家创始人-赖晓凌

“做了创业者才知道之前当投资人的时候,是多么的‘高高在上’,飘在空中”。

在望京SOHO二期底商的一家咖啡厅里,报废专家的创始人赖晓凌有点自嘲的和邦哥说道。

赖晓凌是一位有着8年专业投资人经验的创业者,曾任晨兴创投副总裁,2013年加入创新工场,担任管理合伙人。投资过小米科技美图秀秀小鱼在家等。2009年起,赖晓凌开始对汽车领域进行并布局,先后投资了273二手车交易平台、车易拍、易到用车、买好车等等,涉及了包括新车、二手车、用车等多个领域。

在投资的过程中,赖晓凌意识到市面上不管是创业者还是投资人,关心的更多的是可用汽车市场,对于报废汽车这个市场几乎无人问津。深入了解之后,发现国内报废车市场空间巨大,却存在严重的信息不透明,不少车贩子从二手车市场等地收汽车零部件,再在黑市上交易。赖晓凌说,旧件拼装早已经成为一条产业,没有被正规渠道报废的旧车零件,很容易被拼接成为一辆“翻新”。

就这样,他辞去了创新工场合伙人,成为了一位创业者。在采访中,赖晓凌回忆称,当时李开复劝说他,是否真的想好了,能不能一年之后再回来。但他已经下定决心,一定要把这个传统到不能再传统的行业互联网化。

2015年11月份,经过一遍遍调试的报废专家微信平台、400免费服务电话以及APP正式上线。赖晓凌对邦哥透露,一直到去年11月份之前,报废专家差不多每月有7000多的电话量,但在11月国家对国1国2车辆推出限时提高报废补贴政策之后,报废专家的订单量激增,日订单就高达3000单。而这也让报废专家承受了莫大的考验,整个服务体系直接崩溃了。

这个时候,赖晓凌意识到,之前设计的自以为非常完美的服务模式在遇到大规模用户之后是根本行不通的。从线上到线下,每个环节看似明了,但放在一起却太过于繁琐,报废专家必须减负。这也是为什么从今年2月到6月,报废专家一直在沉默的原因。

减负之后的报废专家,重新定义了自己,线上、线下双管齐下。

  • 在线上,把以前很多能分发的做分发,能外包做外包,然后再把中间利益做重新的分配。

  • 线下方面的运车、拖车、材料、返回、拆借,等等需要靠人、靠时间堆的东西规模化。

既然是规模化,难免会遇到监管问题,赖晓凌称他们在经过4个多月的调整之后,充分利用互联网的优势,已经形成了一套完整的服务监管制度:

选择合作方上,首先因为目前报废专家的订单量足够大,于是在各个合作方之间就存在极大的竞争,你做不好我就可以淘汰你,换别的家;在接触到用户时,还会有激励制度,比如拖一台车会额外给你多少钱的奖励;在前端到达车主或者后端到达解体厂,报废专家还会通过技术手段进行监控;当然,车主投诉是最直接的监管办法。

经过了一系列调整之后,2017年5月,报废专家变成了一家纯粹的互联网公司。

赖晓凌认为,互联网公司最好地方,就是要打破边界。而2017年7月8日,报废专家和一汽丰田的合作,从汽车制造到最后汽车消亡,链接汽车产业链的两端,就是打破边界。

邦哥了解到,现在丰田60%的车辆跟报废车有关,在此之前是二手车置换。而从去年开始,二手车辆全国限签,于是,二手车变成了报废车。

赖晓凌分析称,现在做报废车,就跟2008年卖一辆二手车一样,想要报废车辆的车主根本不知道要找谁,更不知道车辆报废之后去了哪里,而报废专家正是要解决这两个痛点。

当被问及,既然整个行业都比较混乱,报废专家靠什么吸引用户时,赖晓凌不慌不忙的和邦哥分享了他在这两年里总结的经验。

信息扁平化:移动互联网时代,手机比起PC来说,把信息打的足够平了,所以对年龄、信息的供给,对信息的使用享受已经完全没有了障碍。于是先通过互联网,让用户知道你。

一站式服务:传统报废车辆不仅不知道车辆去向,且流程非常繁琐,最终目的无非就是去北京环境交易所领取补贴。如今,报废专家和北京环境交易所联合运营,在加上与丰田的合作,不仅可以让车主一键完成车辆报废领到补贴,还可以有效的浏览新车。

"搞定"主流媒体:现阶段互联网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高频低价,烧钱、补贴。但报废车辆恰恰是个极度低频重决策的事情,用户关心的是安全问题,于是信誉很重要,这就是报废专家一直上主流媒体的原因,不断提高自己的权威性和安全性。

目前,报废专家主攻北京市场,作为全国唯一一家在网上做报废车量回收的公司,现阶段的目标就是做流水,立品牌。而在接下来的2到3年内,则会拓展到深圳、成都、重庆、天津、杭州、南京等拥堵严重、环保压力比较大的城市。

在采访的接近尾声的时候,创业邦还为众多创业者争取到了一个小福利

从人钱事三个方面,这位有着8年投资经验的多次创业者给出了自己的建议:

第一个件事:做事儿找事儿。别老说颠覆这颠覆那,其实你颠覆不了啥东西。首先要对行业的事情有敬畏之心,然后深入行业,去了解行业原来是怎么样运作的,在市场上只有做到这一步,你才有机会重构这个行业,找到新的商业模式。我觉得要不然真的浮在上面,很多创业者说颠覆行业,我今天听起来真的很刺耳。大家得很慎重,以后不能出去瞎忽悠,瞎颠覆,这是很糟糕一件事情。

第二个事情:找人。我经常提的是无兄弟不创业。你真的要找到一些互补的兄弟,相互之间能够背靠背的,能信得过的,价值观相近的一帮人在一块来创业。在一个创始团队当中,必须有一个人是绝对的领袖,必须有一个灵魂人物在里面。但是回到事情本身,他真的得形成一个创业团体,这个团队不是只听一个人的,他是在执行过程当中,必须能够从各种角度形成对的意见决策。但空降兵是很难融合的。

第三个事情:找钱。在2010年以前,我经常说在合适的时间融合适的钱,跟对的钱。先找对的人,然后找合适的钱,释放合适的一些股份。即便现在,我还是坚持这样的说法,找到对的投资人,找到聪明的钱,然后把钱给用好。在执行方面,别不动脑子,创业什么都拿钱补贴,有些补贴是没有用的。高频低价的,有可能能用,但如果像我们这种极端的、重度的低频,补贴是没用的。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