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00人座无虚席,《王者荣耀》KPL总决赛背后,是成立3年的电竞赛事制作商VSPN

2004年的春节,当时的滕林季还是一名电竞解说,跟着团队在韩国解说比赛。

有一天晚上,他和一个韩国著名解说一起去选手村附近的小烤肉店吃饭。他们刚刚进门,老板娘——一个45岁左右的中年妇女——就立刻认出了那名韩国解说。「明星」来店里吃饭,她整晚都很激动……

这件事给滕林季很大的触动,以至于多年之后还是记忆犹新。即使他已经从一名解说变成电竞赛事制作商 VSPN 的创始人。

滕林季对邦哥说,一个45岁左右的中年妇女会对电竞解说有这么深刻的印象,说明韩国的电竞产业是渗透到了社会的各个阶层和不同年龄人群。

于是从2004年他就意识到,电竞比赛绝不该是小众的娱乐项目,而是应该比肩最顶尖的体育赛事。13年后,他的梦想似乎快要成真了。

如今《王者荣耀》注册用户达到 2 亿,日活超过 5000 万。由VSPN承办的官方职业联赛2017KPL春季赛自3月24日开赛以来,首日观赛达1500万人次,前11周网络总播放量超过21亿次,7月8日于上海东方体育中心举办的总决赛现场更是13500名观众座无虚席。

同时,KPL春季赛还吸引到了雪碧、vivo和宝马这样一线品牌的赞助商,从关注度看已经跃升一线赛事。

滕林季告诉邦哥,直到《王者荣耀》的出现,电竞游戏才真正进入大众视野,它是有别于传统硬核电竞之外的第一款「全民电竞」。

从游戏整体趋势上看,游戏类型的风格迁移是潜移默化的,从魔兽争霸到 DOTA,从 DOTA 到英雄联盟,从英雄联盟到王者荣耀,易上手、难精通的风格和方向成为越来越多厂商的追求。移动端的便携性则放大了这个趋势。

滕林季认为,全民电竞有三个很明显的特征。

首先,它覆盖了非常广的年龄层次。《王者荣耀》的用户从十几岁到四十几岁都有,甚至许多大龄用户成为主要的增长点。

其次,游戏里女性用户比例大大增加。这也是韩国为什么可以打造出最成功电竞赛事的主要原因。

再者,更大众的赛事里能够塑造出更多的明星,再通过良好的成绩获得商业价值。

今年 KPL 春季赛的四强战队之一 WeFun 就是很典型的一个例子。虽然一开始没有人看好,但打到四强之后商业价值就获得明显提升。

最后,大众化的项目才有机会吸引到最顶级的赞助商。今年KPL春季赛就有雪碧、vivo和宝马的赞助支持。

滕林季说,因为在十几年前有着去韩国解说顶级赛事的经历,他从进入这个行业的第一个阶段起就见识了全世界最先进的赛事机制,这对他的触动非常大。

前几年,所有赛事制作的优秀人才可能都集中在电视台的体系里。包括滕林季自己也在辽宁卫视的GTV,以及上海 SMG 下面的游戏风云工作过。

然而,由于长期以来行业的盈利模式不清楚,传统电视台在电竞内容上从来不会投入重金。不仅是早期的中国电竞人,其实早期的电竞媒体也有一本自己的血泪史。

2012年,滕林季还在 GTV 时就和《穿越火线》一起合作了 CFPL 联赛。那个时候电竞行业的赛事转播制作还很简陋。最关键的是,全行业都知道,制作简陋不是因为钱,而是缺人才。这一现象直到最近两年,随着大量的资本和关注度倾斜到电竞产业后才有所改变。

那时,滕林季意识到自己需要在一个相对自由的环境下,做一家能够说服自己的电竞企业。因为就近几年电竞在中国的整体态势来看,正在快速达到并超越韩国。

所以,他在2014年创办了 NiceTV, 2016年正式将公司品牌名升级更改为VSPN。

KPL 联赛大杀四方的同时,作为背后承办方的 VSPN 也开始被人关注。

这个成立刚三年的电竞赛事及内容制作商已经发展到 400 人规模,并且和腾讯、网易、巨人等游戏厂商有深度合作,运营着王者荣耀职业联赛KPL、穿越火线职业联赛CFPL、炉石传说中美擂台赛/中欧对抗赛、球球大作战职业联赛BPL等等一系列顶级赛事。

滕林季对邦哥说,VSPN 是一家综合性的电竞企业。

赛事运营上,一方面承办游戏厂商的赛事,另一方面也有自办赛事。与此同时,还兼顾制作综艺和游戏节目,以及艺人经纪的工作。

邦哥应邀参加了 KPL 春季总决赛,不论是现场的观赛体验、还是转播水平,感觉都接近于 NBA 联赛的体验。

实际上,之所以决定改名为 VSPN ,是因为滕林季坚持认为电竞行业也能出现一家类似于 ESPN 那样的企业。

“ESPN 之所以可以捧红 NBA 和 NFL 这样的超级赛事,在于他们自身非常专业的转播技术以及内容制作能力。”

其核心就是把专业赛事变成大众都能看懂的比赛,最终成为流行文化。

可喜的是,如今的《王者荣耀》不管从参与度还是知名度来说,都具备这种潜力,甚至从目前来看远超商业化程度不高的 CBA 篮球联赛。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