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均入住率90%以上,获300万元天使融资,ttg想做民宿界的一股清流

2014年,金海鑫和两个小伙伴筹划半年后,在魏公村开了ttg的第一家店。

100平左右的房子,7成被用作公共空间,只有30平的空间是用来放床位的住宿区。

对于住民宿的用户来说,愿意放弃私密的空间,通常是为了有一个认识更多朋友的机会。所以在ttg的第一家店“Teatree”,少了门与床之间的局促,多了公共区的投影荧幕、长沙发和大书桌。

吉他、非洲鼓随意散落在沙发上,旅客的合影则整齐地挂在墙角。据说,魏公村这栋商住两用楼的小房子里,现在依然有到北京出差的老客人前去参加聚会,把沙发和地铺当作休息之处。

两室一厅的6人小店

在穿上北京理工的学士服之前,金海鑫已经在一些公益组织承担部分工作。这段经历中,她发现许多NGO(非政府组织)有着建筑设计的需求,但由于预算的限制,这些组织的设计需求并不能得到很好的满足。

金海鑫于是联络建筑设计类专业的学生,让他们尝试为这些组织提供设计方案。2011年,金海鑫与两个小伙伴成立“TeatreeGroup”设计工作室,为NGO组织和设计专业学生做需求匹配。TeatreeGroup也成为ttg项目名字的来源。

2014年,金海鑫团队尝试城市青年住宿空间项目,TeatreeGroup在魏公村一栋民商两用楼里开了第一家自营民宿。两室一厅的房子被打通隔断墙,7成的面积被重新设计成公共空间,配上了门帘隔开的影音放映室,拉开门帘移开桌椅,则有足够大的空间来开趴。

开店一段时间后,金海鑫和小伙伴们把房子上线到Airbnb,来让更多的住客了解到这间别致的民宿小店。开店两个月后,“Teatree”热度逐渐上升,本来设计成最多6人住宿的小店,需要征用沙发和地铺,来让新老客人都有安枕之处。

民宿终究是个非标品,但来住的不止文艺青年

之后,ttg陆续在中关村附近开了两家店,并在这几家店中不断尝试新的创意,并提炼标准化的服务。

金海鑫认为,用户对民宿这种住宿产品主要会考虑3点,位置、环境和价格,而通过优秀的设计和运营,一个景山胡同里的旧房子,可以给用户带来比别墅更别致的住宿体验。

几家店上线Airbnb后,金海鑫发现团队此前对于民宿的理解还是不够深刻。“Airbnb上有很多对民宿的需求,并不只是文艺青年才对民宿感兴趣”,金海鑫告诉创业邦,“如果只针对文艺青年设计住宿产品,那很容易遇到天花板”。

于是,在自营民宿之外,ttg将自己的民宿运营能力对外输出,尝试民宿代建、代改造、代运营业务,为业主提供从设计装修、渠道推广、间夜管理、布草、保洁、维护在内的一系列服务。

根据业主的需求与偏好,结合房屋的具体情况,ttg将业主托管的房屋进行个性化的改造,并负责后续的运营管理,以收取项目的咨询、管理费用及营业额分成来实现盈利。

“一间房好不好得看怎样的人去住,一间画社改造的民宿,可能对部分人来说是很赞的,但对于另一部分人来说,可能会因为颜料涂得到处都是而感到不适应”,金海鑫如此说明她对民宿产品的看法。

在ttg的发展过程中,金海鑫和团队一直明确,想要做出每家店都不一样的精品民宿,让住客住进自己喜欢的空间里。

目前,ttg直营和代运营的住宿项目已超过25家,床位数达到219个,复购率为44%,项目主要在北京、成都、杭州、大连等地。

2016年11月,tgg获得了300万元人民币天使轮融资。

旗舰大店与Co-Hosting平台

2017年6月,ttg在南二环边上开了自己的第一家旗舰店“一起一起青年旅舍”。在右安门外大街的一家酒店内,ttg租下二层和三层,以集中式民宿的方式运营,打造出旗舰住宿产品的品质。

“一起一起青年旅舍”由建筑设计师曹璞和ttg团队共同设计,对酒店原有二层空间进行重新整合, 在保留框架柱与承重墙的前提下,拆除了隔墙。同时,ttg还就旅舍的桌子向家具厂商进行定制,让桌子便于堆叠收纳。这样,在ttg举行聚会等活动时,可以便捷地腾出一个足够大的室内空间。

据金海鑫介绍,目前“一起一起青年旅舍”共有120个床位,平均入住率在90%以上,平均房费在100元/人/晚以上,每周活动人数超过200人次。

在之前的分散式民宿拓展中,ttg既为房东提供代运营等托管服务,又作为甲方招募社会上有酒店管理经验的人员作为民宿管家,因此对房东与管家之间的匹配及双方痛点有着明确的认识。

目前,ttg正在开发房东与管家间的对接匹配平台Co-Hosting,通过技术手段为双方进行精确匹配,让房东的房源得到更好的照顾、提高入住率,并为管家提供系统的培训及相关资源。Co-Hosting将于近期正式上线。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