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大庆:就算一路靠土枪土炮也能创业成功,谁说非得是洋枪洋炮才能赢?

8月17日,华兴资本Alpha主办的「2017影响力投资峰会」——「撕开风口论,看真相」在京首日举行。本次峰会聚集了众多知名机构的资深投资人及科技、新消费领域的创业菁英,进行了深度探讨,吸引了行业内精准创业者和投资人的近2000人次报名参与。本届峰会共有8月17日-8月18日两个全天的前沿话题激烈讨论,围绕「科技场景时代」和「新消费的崛起」展开,去伪存真,剖析商业本质后再来看「热点」。

华兴资本集团董事总经理&华兴Alpha负责人周翔优客工场创始人、董事长&CEO毛大庆在科技投资升级环节进行了深度对话,犀利观点如下:

1、其实去不断地制造IP、发现IP、营造IP之后,每个平台会有自己的价值;

2、就算创业是999死一生,资金往创业公司投也总比再往过剩的产能里投好很多,因为钱是不会灭的,死的那9成公司,仍然代表了一次资本的运作过程;

3、品牌是过去传统经济下的内容,是靠广告去堆出来的,IP不是靠广告堆出来的;

4、创业就算一路靠着土枪土炮打游击最后也赢了,谁说非得是洋枪洋炮才能赢?

以下为现场速记完整分享

周翔:我们今天的主题是叫做《创业是场长跑》,其实也是想先跟你聊点儿比较有意思的话题。

可能在座很多人都知道,毛总是长跑的爱好者,几年前开始坚持长跑。但是其实我很好奇,因为你作为一个创业者,当初也是高管,应该是属于每天都得加班工作到很晚的状态,是什么样的动机让你开始选择这件事情,并能够一路坚持下来?还有就是你觉得长跑这件事情对你整个这几年的创业是不是也有一些更多的影响?

毛大庆:好多人都以为我是专门搞长跑的,好像顺便再创业。

我跟大家说一下,长跑这个事我平时根本就不跑,他们都以为我平时老在跑,其实我平时不跑,我现在一个月两次马拉松,基本上现在已经把明年的计划已经做完了。

其实花的时间不多,每个月你拿两个周末,基本上一天到一天半的时间,一个月有三天,两个马拉松就可以结束了。其它的运动,我平时最多是在办公室里面做深蹲、平板支撑,那个东西就是跟你喝口水是一样的。

到了创业阶段之后,我越发感觉得有一些东西让你完全能够排空的,每次马拉松是我最好排空的时候,一个月有两次,每次大概五个小时,是完全不想任何东西的,在一个真空的思想环境里,我觉得是一个特别好的享受。我每次完了之后,突然间就会出现好多点子,其实这个是挺有意思充电的方法。

不光是我们在跑步,很多国际上大企业的CEO和董事长,很多人都喜欢马拉松。跑步之后对我创业的想法有很大的改变,尤其是你可能懂得了什么东西要有耐心,这是最有用的一件事,就是要有耐心,急不得。上了跑道两个半小时跑完,你也没有黑人那本事吧,就真的得熬四、五个小时。

我现在跑的时候已经很烦了,每次出了起跑线,就知道面对着你的可能就是四个半小时、五个小时,你就得一公里、一公里往下熬,其实我已经没有任何新鲜感了,但是还是得往下熬,这个熬的过程很有意思。因为你每次体会这个过程的身体感觉和外部环境都不一样,这跟创业特别像,你完全不知道前面会发生什么,你每次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能跑完,可能跑到20多公里就出状况了。

周翔:你刚才提到在跑步的过程里或者是在跑步之后会有一些对创业的idea有一些启发,有什么特别有意思的想法是在这个过程里产生的吗?

毛大庆:那就太多东西了。最近我们经常在研究,我们的规模越来越大,平台上的企业越来越多,怎么玩红一个平台?有时候我在跑马拉松的过程中发现一些网红、IP也在跑步,你发现网红、IP在跑步的时候,周围聚了很多粉丝,就跟他们聊,要求合影什么的,马拉松赛道上经常出现这种情况,很好玩的。

你就在想,我们现在做了这么多企业聚合平台,怎么让这个平台不是简单的办公室,怎么变成一个非常有意思内容平台?

周翔:要衍生是吧?

毛大庆:我们在每个平台里面都发现有几个IP在里面,这些IP都会为这个办公社区产生特有的聚合效应。比如说,戴玉强在某一个地方,这个地方一半的用户都是玩音乐的,这就很有意思,不是我们弄的,是他弄的。

周翔:他吸引来的。

毛大庆:对!所以,共享办公平台实际上是一个可以聚合各种内容的东西,而这个聚合力不是我们经营者的,是用户的,这就是用户思维看待这些平台价值很有意思的地方。

所以,其实你去不断地制造IP、发现IP、营造IP之后,每个平台会有自己的价值。有一个平台上都是做人工智能的,因为俞凯在那儿,所以他们都在那儿,其实这就很好玩,让我们产生了一个概念,头部力量在共享办公里面是很好玩的,他带来了我们的价值提升得非常多。

我在跑步的时候每次看到一堆一堆人在跑道上,你看那一堆人肯定是某个什么人在里面,挺好玩的。有的时候一些idea是在运动过程中产生的。

周翔:你刚才说的是在创业里面的聚集效应,其实是很明显的,创业也就跟网红行业一样,创业者里面也有网红,他们本身又会聚集很多人,这样的话对于整个优客平台来讲,它的聚集相应能够带来很多价值。

毛大庆:没错。

周翔:说起这个,咱们回过头来说整个优客的创业过程,因为你其实在创立优客之前也是万科的高管,从很多年轻人来看创业其实是一件有点儿时髦的事情了,很多人都想创业。但是我觉得其实对于一个资深的高管来讲创业是挺不容易的,要放弃很多东西。

所以,你当时为什么突然有这个想法想去创立优客工场?这个创业的过程里面有没有碰到很多你在真正创业之前没有想到过的问题和困难?

毛大庆:我回答你两个观点:

观点1,创业时髦论这个问题,本身就代表中国这个社会原本是太不鼓励创业了。我创业之后这两年,我们平台上面3000多家公司,现在大概有3200多家公司,天天在跟各种各样各个阶段的创业者打交道,我们上面有很多也不是创业者,有很多公司已经是创业很成功的公司了,在我们里面。

你观察这个现象,仍然感觉中国的广泛性的创业实际上还是在一个非常初始的阶段。我这两年大概国外跑了十几次,其实没有什么人跟你会去谈创业,大家都在发现一些新价值、寻找一些新的内容和新的方向,这是时代非常典型的一个特征。

所以,首先我觉得没有必要谈创业时髦论。

观点2,高管创业这个问题,我认为大家都不容易,年轻人或者是没有资源的人创业更不容易,高管创业本身你还带着势能和各种各样的社会资源,你带着本身的社会链接,应该说比普通的年轻创业者来得还是要容易的。

至于说放弃了什么东西,因为我跟王石关于这个问题有很多交流,实际上你看明白了这个事情就好,两个方面吧。

一方面,你的人生价值要通过什么去体现。你可以做高管,也可以在企业里做创造性的工作,当你有一个机会或者是可能自己去尝试创造一些新价值,这也是非常有意思的一件事情。

另一方面,至于说你能搞多大,可能不见得能搞多大,可能能搞得很大,没有人卖你这样的保险,但是你去做这个事情的过程是非常有意思的。

所以我坦诚地讲,我们这个年龄或者是我们的背景创业和年轻人创业思想问题的方式还是不太一样的,我们更关注于在我们熟知的领域和技术以及资源背景下,能够做一些让自己觉得特别兴奋的东西,可能对挣大钱变成多么成功的人不那么急迫,但是把这个事要做得特别有意思,要玩大了,这个思路是很强烈的。

因为像我们这种人,我曾经在万科的时候,管理都是几百亿,几千亿的人,现在我去做一个2000块一张桌子的生意,实际上是完全不对称的。

所以,我思考的问题肯定不是2000块钱的桌子,肯定仍然是一个几百亿、上千亿的买卖。

所以在这一点上,对于我来说挣钱以及玩大这两个事里面,我更想玩大,挣多少钱不见得是一个主要的问题。

周翔:说到这个办公和共享充电结合,因为你今天早上也和我提到,优客从一开始就是提供这样一个空间服务,你更多的在考虑怎么样去延伸和为创业者提供更多的服务,能够把优客整个发展得更好。在这个过程里面,你能跟我们分享一下你们的一些规划和想法吗?

毛大庆:我们今天也是面对很多创业者,我有一个非常深的观点,你要做任何东西,首先你判断这个东西是不是你熟悉的行业,因为我们熟悉的行业确实是房地产行业。

另外,你要看你熟悉的这个行业面临的变革程度到底有多大?其次,你面对的这件事情有可能产生的天花板到底有多高?这个是非常重要的。

中国不动产的存量资产167万亿,早晨跟包总交流的时候,大家都说中国的钱太多了,到处都是钱,满社会都是钱,所以估值也是这么高的,实际估值是被钱给顶起来的,钱是个很着急的东西,不会告诉你要有耐心,创业要耐得住性子,钱是耐不住的,钱在背后顶着创业者往前跑,钱把估值顶上去了。

我们再看,什么领域里面钱最多?其实中国没有一个领域可能比房地产的存量资产和沉淀资金更大了,今天起码是改变不了的,但是房地产面临深度的变革也是最大的。

所以我们在观察,当资产、产能过剩时代产生的一代人变成社会主力的时候,他们的需求和整个社会消费形态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前面,你讲到消费场景。

周翔:新场景、新服务。

毛大庆:对,所谓这些东西背后真实的背景,是被2.4亿新中产所推动的。

周翔:没错。

毛大庆:所以我一直认为中国的四大风口里面的第一大风口就是新中产,新中产推动了新科技和新消费,你谈的这两个方向都是由于新中产推动的,而不是以前的老中产和以前的人了。

所以,这2.4亿的新中产到底他们需要什么,他们消费的习惯是什么,他们会变成什么样的社会形态?这是我们觉得特别有意思的一件事情。

当然,互联网在大量整合线上、线下的资源,大量零成本地整合各种各样的科技产生的边际效果,但是其实回过头来,落在什么东西里?肯定还是落在实体的东西上,实体中最大的一块,中国肯定还是房地产。

所以,我们观察这么多的楼宇经济和楼宇物产,它们会被装入什么内容呢?在装入了之后,又会产生什么样的新价值?这是我们特别关注的。

我刚才讲,现在我们大量开连锁店,在改造楼宇的生态和内容生态。但是最终的问题,肯定还是在大量的装入了内容和企业之后,所延展的价值在哪里。刚才谈到我们对于一个创始人和创业者来说,你要熟悉这个行业,还要看它能够被改造的空间有多大、天花板有多高,你就发现你的容器有多大,你再琢磨这个容器你装入了你想装的新东西以后,它能够延展和链接的东西到底有多少个点,这一点我们还在探索,因为我们只有两年多。之后,它还能衍生出什么故事来?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跟阿里云在合作。

我们插了好多管子在身上,他从哪一点能够引爆这些潜在价值?这是我天天在思考的问题。

周翔:因为我们一直在强调优客创业的过程,优客的历史其实比我们Alpha还短一点点,两年半左右的时间。

毛大庆:你们三年嘛。

周翔:对。今天优客已经是一家独角兽的公司,市值已经接近百亿了。

你刚才提的这些观点,可能很大程度上来讲对创业者来讲是一个启发,因为今天的创业者我们也看到很多急于求成或者是不够长线的现象,有些东西特别着急,或者是得不够长远,为了一些比较明确的目的去做事。

反而优客,像你说的,我们聚集了很多的公司,在这些公司身上,除了我们现在给他提供空间以外,身上有很多的延展点,我们也不知道以后究竟能做什么。

毛大庆:对。

周翔:就像你坚持长跑一样,长跑是五个小时的过程,你从起点的时候看不清楚后面一定是怎么样,但是要有能够坚持下去的有这样一个心态。

但是我觉得,这个跟本身个人的经历也有关系,你毕竟从业很多年,尤其是像我们刚才说的高管创业,本身对于挣钱这件事情并不是那么着急,反而能够看更多、更长远的东西。

我这里也想替创业者再多问一个问题。因为我们也知道,今天资本市场是挺火热的,所以资本市场对于创业来讲非常重要,有很多投资人会说,创业者的一个核心竞争能力就是融资能力。不得不说,优客其实一直是资本市场的宠儿,很多资本一直在背后追逐,基本上每几个月就要融资一次。

但其实很多创业者在创业之前、在跟资本打交道之前跟资本是不熟悉的,你觉得怎么样能从一个管理层、创业者也能够在资本市场上成为一个高手,这里面有什么经验可以跟大家分享的吗?

毛大庆:因为Alpha面对大量的都是初始的企业,因为Alpha是比较早期的。我想在这儿很坦诚地分享几个态度。

我们早晨一屋子的人跟包总在谈钱的问题,说钱太多。中国的钱确实我们一直是投资驱动,这是整个中国发展的思路,这是过去30年的投资驱动,尤其是4万亿之后带来的几十万亿的各种各样的资金平台。这些钱现在随着很多传统东西的停滞或者是萎缩,其实钱仍然在那儿,物质是不灭的,只是钱没地方趴了。

我倒是觉得不见得是坏事,怎么说呢?如果这些钱都去在各种创新领域和新创公司身上下嘴的话,就算999死一生,如果它会刺激出99999个,最后生了4个活下来的,我觉得这些钱总比再往过剩产能里投好多,因为钱是不会灭的,死的那9万多个,仍然代表了一次资本的运作过程。

所以我觉得这个本身没什么问题。但是我们仍然不鼓励泡沫,当中国转型的时候,这一大笔钱的价值还是挺大的,就连外国的初创企业都跑中国来找钱,我们在新加坡开的共享办公里面,他们入驻我们的第一大理由就是想通过我们到中国找钱。我们在洛杉矶准备开一个,还没开门,入驻率就是60%,我就说怎么招商这么容易呢?他们说想通过我们到中国找钱,想认识包凡这样的人。

所以,这代表着我们的钱还是很有吸引力的,这些钱如果能吸纳到好的东西,我觉得是很有意思的,这是一个大背景。

在这么好的一个背景下,我们初创的公司,跟其他国家的初创公司比,包括跟以色列比,我们都面对着一个极好的资本市场。

周翔:没错。

毛大庆:但是客观地说,这个钱已经越来越不傻了,你想拿到是不容易的。我们经常说市场上有很多种钱,有专业的钱,很多专业机构的,像华兴经常会去找很多非常专业的机构投那些专业的赛道。但是也有很多不在专业赛道上的投资机构,他们就是想把钱投到一些新生领域里面去。

我想说,作为一个初创企业的领导者或者是创始人,有几个素质可能你确实需要认真思考:

1、既然你初创了一个事业,做两天就想找我把我买走的,那个不在咱们的讨论范围内。就是你真的想做一个事业的,你真的是判断你对这个事业的执着程度,还是我刚才谈的它的空间有多大,它的前景在哪里?可能你一天是不能实现那个前景的,但是你能不能够让所有的听众特别是投资者能够听到对这个前景起码是畅想?这个畅想总要有的吧?

我跟人家讲我做这个共享办公,为什么要做这个事呢?那么多空置楼宇、中小企业、碎片化的公司,他们是没办法用这个楼的,但是我作为中间的组织者,把这个东西一改造之后,我就可以作为桥梁,你就可以进来了。

昨天晚上北京一个5A的楼宇说跟我说,这个东西毛总您拿走吧,这2万平方米都给你吧,因为这2万平方米我们招商招得累死了,你弄完以后可能很多碎片公司都进来了,我是不可能对应碎片公司的。

我会跟他们讲,这么多的闲置资产需要组织者和专业运营者来改造,这就是我看见的前景。我还可以描述当1万家企业在里面以后产生的企业数据、延伸服务,会有多大呢?这事情你今天做不到,但是你是不是可以畅想?畅想和忽悠是两回事,忽悠里包括了畅想,这是一个东西。

2、你是不是能够用尽一切手段把品牌先立起来?今天这个时代是个IP时代,我经常说有没有能力做超级IP的人,或者是有没有能力做特别、特种IP的人,是今天锻造一个创始人的重要课题,如果你都不能锻造一个超级IP和特种IP,怎么让资本相信你?

所以锻造特种IP的能力,当然制造品牌。

我现在经常谈企业不要再谈品牌了,因为品牌是过去传统经济下的内容,是靠广告去堆出来的,IP不是靠广告堆出来的。我们看三只松鼠这个案例不是靠广告堆出来的。

所以IP怎么锻造?这是今天的创始人要去思考的,团队你不行。我碰见很多科技公司他本人是真会弄技术,但是真不会做IP,这是大量今天早期公司特别有的状态,太多了,我见到太多人只会做技术,不会做IP,如果你不会做IP,对不起,请你去找会做的合伙人一起做。

3、对于资本的看法。我觉得很多人的融资太徒慕虚名了。我在这个创业过程中跟大家分享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很多人诟病我,说毛大庆,你看看他投资人组合,一堆传统企业,一堆土豪劣绅,可见毛大庆这个东西也就是个传统行业。

我对这个论断怎么说呢?我说OK,你要说我是就是吧,还有拿钱去定性这个公司是什么公司的?

我觉得过去在互联网的两、三年的融资过程里,我也很诟病的一个观点,就是过于谈门户论、过于谈钱的出身、过去谈虚名的投资者,一定是那几个投资者投了你才牛?我心里说,创业就算一路靠着土枪土炮打游击最后也赢了,谁告诉你非得是洋枪洋炮才能赢的?

我在想一个问题,过于徒慕资本虚名也是今天很多创业者被误导的一个方面,说我要找那家,那家投了我就怎么样了,关键是你自己想没想明白你要干什么。

周翔:对,其实资金都是一样的资金,关键是创业者要把这个资金用好。

毛大庆:对,所以我在想钱是燃料,是你前进的一种动力,但是钱的名字真有那么重要吗?如果你的IP是靠这帮资本给你堆起来的,那你的IP是走不长的,所以你自己能不能做IP,不是这帮资本家帮你做IP,这是非常核心的。

所以,我说在融资里面要现实、务实,找到钱要干什么要想清楚,而不是要找什么钱。

在这个过程里我们一直奉行一个观点,你希望一直跟我们走的人,我都希望你成为我的合伙人和我的投资者,这是一个观点。

最后,我想说投资是要找钱,是要找好资本,更重要的是你知道不知道你所处的这个行业的上下游产业链是什么?所以在产业链上找资本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思考方式。

比如说你所处在一个科技制造业,或者是你处在一个生物制药的大健康领域,或者是你处在像我们跟房地产有关的领域,你知不知道你前后左右上下的产业链上都有些什么人?这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你跟产业链的钱结合,可能比纯资本对你还有用处,你到底是要产业链,还是要钱?这个东西都要想明白。

最后一点,你擅不擅长于跟你相关的与你有用的人抱团取暖?这也非常重要,我们跟田丰也在聊,今天很难有人在单打独斗取得成功了,早晨景明也谈到了这个观点,你现在做任何领域,人工智能什么的,你必须要知道你前后左右跟你产业链有关的人在哪,也许往往一次合并、两次并购使得你能够跨越式的发展,比你融了好多钱,自己在那儿搞要快多了。

所以,这些观点对于创始人来说,你都必须具备。

所以,我说今天一个创始人是开车的、领队的,不见得是技术最好的,这是非常非常关键的一点思考方式。

周翔:毛总讲得特别好,这些都是创始人最需要去具备的素质,不单单是成为资本市场的宠儿,而且可以把公司长久地做下去,就像我们说的在资本的浪潮下,通过哪儿获得一些资本,成为影响这个行业甚至影响我们生活的这个公司所需要具备的东西。

回到今天的主题,科技这个领域,刚才你其实也讲到科技的很多东西,比如说看到科技创业的公司CEO的情况,你也提到共享办公,除了跟共享充电融合,是不是能够跟人工智能融合等等?

应该说今天优客服务这么多创业企业,也看到了在整个大科技领域里面,整个创业和融资趋势还是非常火热的,你自己个人或者是优客有没有对整个大科技细分领域里面看到什么特别有意思的机会或者是特别看好的机会,甚至是你觉得恨不得自己去投入、尝试的机会,会有吗?

毛大庆:我们其实也投了不少公司,我们也投了20、30家公司,这些公司基本上是围绕着共享办公生态来的,并不是说我们去追一些热点,投一些科技产品。

但是在我们相关的领域内,我们平台上的公司太多了,各种高科技公司都有,从我们的观点来看,我们一直是在做办公和楼宇的东西,未来一定会在智能楼宇和办公智能化上出现大量的东西,我们最近跟好几家人工智能公司在研究。

比如说未来像共享办公的空间里面,可能没什么人管理,会是一个数据推送和资源互动的平台。我们跟阿里最近在做一个研究,我们探讨做一个整栋楼宇的共享办公室的管理,未来我们把整个一栋写字楼全变成共享办公,共享办公不一定是开放工位,一定是很多个体在里面,可能还是很多大公司在里面,但是这座写字楼跟原来的写字楼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因为这个写字楼是大量的人在交互的。

比如说这家公司在入驻以后,迅速就知道这家楼里面还有些什么人,这些人和他有什么关系?哪些是他的服务商,哪些是他的客户。这点现在的写字楼是没人这么干的,最多是物业管理公司做点儿客户活动,未来能不能自动推送?

比如说这栋写字楼和隔壁的写字楼之间能够发生信息交互,这些未来都会是很有意思的。

包括我们已经在尝试,像我们的办公室未来是没有真人管理的,包括一些你要做的一些事情,像我们现在已经在尝试的一些软件,入驻了以后,你在桌子上面可以通过芯片各种各样的服务,我要订飞机票、买火车票,我要找个医院挂号,我要知道这个地方在哪里,可能在你的桌子上都可以解决。

我不能说这些事情已经能够展开得很清楚,但是肯定是这个方向。所以,未来楼宇的管理,我相信这里面的智能化因素比汽车还要大,现在动不动一说人工智能就是无人驾驶汽车等等,但是没有人说无人管理楼,没有人说无人管理这么大面积的不动产呢?这里能产生多少东西?

我在看这些领域,是很多很好玩的内容。

周翔:对,不动产管理确实是很大的市场,因为整个行业的规模也摆在那里,其实也面临着科技的改造。而且,应该说科技的发展速度真的日新月异,比我们想象得都要快。说不定过几年之后,真的像你说的无人写字楼,包括小区物业,可能渐渐走向无人化。

毛大庆:最后,我给你回顾一个故事,我跟很多人回顾过这个故事。

我们今天在谈新赛道、新东西,实际上这些东西不是我们这些人有多么先知先觉,还是被很多科技因素在推动着往前走的。

我一直在跟很多人讲,2015年最让我产生震动的,还是我在跟徐小平去美国的时候,我们见到了爱迪生的曾孙子,他跟我讲的这番话还是让我很震动的。

他说,1870年-1910年,这一段时间90余项震撼人类的科技发明,集中在40年里出现。这个现象的点燃,实际上是因为1821年法拉第跟赫兹揭开了电磁波这个东西,这个东西最后导致了从1870年往后人类社会大的科技颠覆,我们看见今天用的这些电灯乱七八糟的东西,哪个不是那个时候过来的?

周翔:没错。

毛大庆:40年颠覆了人类社会几万年甚至十几万年对社会的认知。包括我们对细菌、病毒的认识,都是因为电的产生,否则没有电子显微镜那么微观的观察。

周翔:没错。

毛大庆:由此来推论,1867年人类社会揭开互联网这么一个东西,再一次颠覆了我们的链接能力、移动能力和生产要素的整合能力,如果这个论断成立的话,那1867年之后的半个世纪,也就是说现在到今天,2017年,1967年,正好半个世纪。

所以,我们今天看到所有的这些东西,包括未来这两天我们谈的所有这些东西,可能就跟那会儿的爱迪生他们那帮人是一样的。

也许我们再过200年,再来看今天华兴的这个会,上面谈的东西可能一个一个都是爱迪生,可能就是莱特兄弟,就是这些东西。

到那个时候,我想没有人会再感谢今天这些创业者,因为已经变成了人类生活里正常的东西,像今天我们开灯,不会去感谢法拉第、赫兹,没有人再去感谢爱迪生,因为这个事情已经过去了。

同时,还有很多人会被时代淹没在大潮里面,但是这些人仍然是英雄。

最近,你看罗振宇他们推荐了一个故事,这个故事很好玩,当时爱迪生存在的时候有一个人比他还伟大,就是特斯拉,但是特斯拉今天没有人提及,当时它被认为是一个失败者,但其实特斯拉是一个很大的科学家,而且他才是真正的电技术的不断颠覆者。

但爱迪生为什么成功了?因为爱迪生是一个生意人的科学家。所以,带有商业眼光的科学家在今天这个时代应该严重地被提及,我们太需要这样的人了,就是带有商业头脑的创始人、发明者、科学家,可能是推动这个时代进步的重要力量。

周翔:对,毛总讲得特别好,真的让我们感觉今天的创业者就是在创造我们将来几十年甚至是几百年未来。

时间很有限,分享非常精彩,我问最后一个问题。

你刚才也提到,优客也有自己的基金,我们有很多创业者在这里。想问一下,优客基金的主要投资方向或者是投资偏好是什么样的?什么样的创业者可以来找毛总融资?

毛大庆:我们把优客工场看成一个ipad或者是一个智能手机,因为我们会做这个手机做得越来越多,其实做手机不是困难,我们现在一个月可以制造3-4个这样的办公平台,一个平台就是5000、10000平方米,可以多容纳那么多人。所以对我来说,这个平台已经没什么兴趣了,更重要的是这个pad和手机上面要装多少有价值的APP,这是非常重要的。

所以,其实我们一直在投跟我们生态越做越厚有关的这样的企业,特别是早期企业,它能够跟着我们这个平台一起成长。我们投过几家非常好的公司,可能大家不知道,比如说知呱呱、活动行、风信,这些其实都是被我们投的。

我们的取向非常清楚,我们要跟共享办公和智慧楼宇相关的,带有科技含量的这些企业,因为他会给我们植入大量的科技芯片。

比如说,我们投的洪泰的AA加速器,在跟我们结合之后,成长得非常快。知呱呱在境外跟我们合作之后,业务量翻了七倍。

其实这些东西是伴生关系,这是多么重要?所以我们投资的取向非常清楚,我们希望投那些跟共享办公、智慧楼宇以及能够推动办公科技化有关的生态型公司,跟我们能产生生态关系的。

在这里跟Alpha也说一下,咱们之间其实可以琢磨琢磨,以后你们发现有这类好的公司,也可以推荐给我们,谢谢!

周翔:好的,谢谢毛总!

毛大庆:谢谢!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