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啸虎对谈周亚辉,两台“独角兽挖掘机”的同台互撩与深度独白

昆仑万维董事长周亚辉,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

9月6日-7日,2017 Demo China创新中国秋季峰会在杭州洲际酒店举行,在最受期待的终极PK环节,昆仑万维董事长周亚辉、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针对《西湖论剑·百亿美金的风口与百亿美金的创业者》进行了精彩绝伦的互问对谈,创业邦合伙人、BangCamp总教练王玥担任此环节的主持人。

犀利观点如下:

周亚辉语录:

人与人的差距,35岁前取决于基因和教育,35岁后,复利效应开始显现;

对我来说,去100家公司创业,不如投100家公司;百亿美金公司CEO最重要的能力是具备有30年,50年学习能力的人;

能够快速的在单位时间内获得高质量的学习信息,才会取得快速的进步;

应对竞争只有一条,保持年轻的心态,包括年轻的学习欲望和学习动力。

朱啸虎语录:

我手够紧,做投资,少花点时间在平庸项目上;

投资共享充电宝不是资本游戏,关键看是否解决问题;

早期互联网没有门槛,有门槛的是人;

任何一个公司的成功和失败,背后的逻辑是相像的;

投资肯定需要交学费,但终究是要从过去投资案例中学习经验教训;

我们的投资逻辑是只投高频刚需有应用场景的。

以下是不容错过的投资大佬互撩和内心独白实录(由创业邦整理,未经投资人确认)

Part 1

激辩时刻:两个男人之间的化学反应

背景资料:

周亚辉

映客直播:2015年底6800万拿下18%的股份,估值作价3.777亿,近期宣亚国际28.9亿元收购蜜莱坞48.2%的股权,作价为59.9585亿,估值为原来的近16倍;

趣分期:2015年4月昆仑万维领投;

快看漫画:2015年12月,昆仑万维投资。投资时估值3亿元,投后不久估值迅速上涨至12亿元;

一亩田,2014年7月,周亚辉个人投资;

朱啸虎

映客直播:朱啸虎500万投资映客,当时估值1亿,如今映客估值为他投入时估值近300倍;

滴滴出行:2012年12月投资;

ofo:2016年2月投资,目前总融资额已经到达40亿元,回报远超35亿元;

饿了么:2011年3月投资。

主持人王玥:两位如何定义百亿美金公司的创始人?

朱啸虎:创始人素质是最重要的考核指标。

早期互联网没有门槛,有门槛的是人。一般投项目会看三到五年后创始人是否有潜力成为一个百亿美金的CEO。

具体的评判维度在于比如学习能力,应对挑战的能力,回答问题的思考逻辑,对待事物的态度以及对待投资人的意见是否抱有开放的心态。

周亚辉:我按照自己的标准把人分为四类。A类:性子慢,效率高。这类人脾气很好,手脚快,像王兴这样的;B类:性子急,效率高;C类:性子急、效率也不高;D类:性子急、效率低(像我这样的)。

天赋和出生相关,如果从小镇出来,教育背景低,想成为百亿美金的CEO不太可能,主要你不爱学习。像我小时候整天逃学,踢足球,打弹弓,快40岁才找到感觉,所以特别嫉妒30几岁就成功的人。

像朱啸虎口中的CEO,绝大数人的家庭背景和教育背景都很好。但不管先天如何,学校多糟糕,有一点能保证你成功:能够坚持不断的学习,总有一天能获得成功。

我的小学音乐老师,纳西族复古音乐的创始人,60岁退休创业,70岁找到创业感觉,现在是几十亿资产的富翁。

所以不管什么年龄,只要心里有这个梦想,能够坚持不懈的学习,总有机会获得成功,只不过成功的年龄会晚一点。

另一个在于是否能够保持长线学习。巴菲特是靠复利获得投资增长成功,百亿美金CEO最具备的能力是具备复利的学习能力。具备30年,50年学习能力的人,这是百亿美金公司CEO最重要的能力。

人与人的差距在35岁以前很难看出来的。学习能力、素质高低、思考高度,35岁前取决于基因和教育。30岁是一个很明显的拐点,结婚、家庭、孩子,各种各样倦怠,贪图享受,这时候开始,复利效应开始显现出来了。

主持人王玥:请两位各问两个最想问对方的问题。

周亚辉:两个问题,第一,全世界单笔投资能够赚10亿美金以上的投资机构,其实也就30家左右。单笔投资赚10亿美金以上是很大的里程碑。但基本出现在FinTech和互联网金融领域。朱啸虎在互联网金融一个项目都没有投,在那个时候怎么看,现在回过头来看是怎么看的。

第二,过去30年,在科技投资史中,最好的VC是哪一年的哪一家?最好的PE是哪一年的哪一家?最好的二级市场投资者是哪一年的哪一家?

朱啸虎:首先,对于FinTech,我们早期相对保守。但还是投资了大智慧,投资逻辑都是一样的,投高频刚需的应用场景,在FinTech里唯一的高频刚需应用场景就是股市行情,所以当年投了大智慧。其它的P2P,看不出特别大的优势,相对于其它行业来说,互联网人才可能比其它传统行业更聪明一些,教育背景更好一些。

过去30年投资史,全世界单笔项目赚过10亿的30个项目,我们在中国是排在前几位,单个项目赚过50亿以上的很好,一个是软银投的阿里巴巴;第二是MIH(南非报业Naspers的子公司)腾讯;第三是Benchmark投的优步;还有高瓴投的京东,单笔赚60亿美金,单笔项目赚10亿美金以上比较容易一些,但单笔项目赚50亿以上非常难。

朱啸虎:我想问亚辉的第一个问题是怎么在管理上市公司的同时做好投资,第二个是在这个圈子怎么少交学费,甚至不交学费?

周亚辉:做企业我大概交了2亿美金左右的学费。做投资目前为止交的学费1个多亿人民币的学费(我觉得这基本上属于不交学费)。

要想少交学费,只要记住朱啸虎的一句话:手紧一点,肯定少交学费。手紧不见得会错失太多机会,世界上的机会永远都是看起来美好,但其实不是真正的机会。

而关于上市公司老板和投资家的平衡,我是中国干活最少的投资人,在2015、2016年时,我连秘书都没有。

朱啸虎:补充一下,王刚有三个秘书。

周亚辉:我最多只花10%的时间在投资上,大量的时间还是花在做企业上,我永远把投资作为学习的方式,做企业也是一种学习方式。做投资能看到很多关键的点,做企业只需要把两个关键点连接起来,这是两种不同的能力。

Part 2

投资人精彩内心独白

周亚辉

我轻松赔过几千万,但始终在学习

2015年10月前,我的投资水平是不及格的。如果10分制,我只能得5分,但运气是好的,投资回报率能达到前五位排名。运气好不代表水平好,因为你有钱,总会发生一些奇妙的事情,但这不代表什么。很多人都起起伏伏,赚过很多钱,来得快、去得也快,投资要赔钱太容易。我很轻松赔过几千万人民币,我相信朱啸虎也赔过钱。我们要面对的困难是激烈的、不断出现的资本竞争,应对竞争只有一条,保持年轻的心态,包括年轻的学习欲望和学习动力。

去100家公司创业,不如投100家公司

有时候,人的一生会有很多机会,我相信机会总是均等的,而不均等的是学习能力,这个要在时间上的积累。有一句名言是一万个小时的经验,你做一件事情一万个小时,总会有突破。我相信,最好的学习方式就是投资100个公司,人生是短暂的,你没有足够的资金参与100个公司的创业。如果能入行做VC,做投资经理、分析师,真的是人生很难得的成长经历。每一个投资项目的参与,参与的每一家创业公司,你进步的速度是非常快的。永远要想的是怎么样能够快速的在单位时间内,在足够短的时间内获得高质量的信息,获得足够快速的学习。

朱啸虎

做投资,少花点时间在平庸项目上

正如周亚辉所讲,投资肯定需要交学费,但终究是要从过去投资案例中学习经验教训,思考为什么这个项目会失败。任何一个公司成功和失败,它背后的逻辑是相像的。不管历史上成功还是失败的案例,如果我们都能学习它的经验教训,在新的投资案例中应用到,我觉得就非常好。

对投资人来说,时间很重要,如果花在平庸项目上花很多时间,在优秀项目上的时间必然很少,所以能不能保持高标准投资,这很重要。

举个例子,我们看德州扑克的冠军打牌,但真正赢钱的就是那几把。投资也一样,真正成功的投资案例都是个位数。我们做过统计,不管中国还是美国,过去十几年每年新成立的公司里,拿到天使投资的都是大几千家,能成为10亿美金以上的公司,不管中美就4-5家能成为独角兽公司。对投资人来说,能不能抓住这4-5家,这很重要。

投资共享充电宝不是资本游戏,关键看是否解决问题

至于主持人问小电是不是个资本游戏呢?我是小电的早期投资人,至少这家公司估值到10亿美金以上才会退出,所以这个问题的回答是否定的。我们最关心的点,是它是否能解决用户的问题,小电肯定是解决了痛点问题。

现在手机耗电量确实非常快,虽然电池在不断的进步,但应用的进步会让电池消耗快很多。尤其是AI技术,AI技术非常耗电,美拍那些APP都需要专门的手机去拍。这些包含AI功能的APP都非常耗电,对电的需求短期内是无解的,所以充电是很痛的刚需点,这是我们投小电的逻辑。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