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百度强势归来的王牌,Apollo的汽车安卓梦

鲁迅说:“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前几年,人工智能以及自动驾驶还是遥不可及的痴人说梦;如今“AI+”风头已盖过“互联网+”,人工智能在越来越多领域开始“胜过”人类,司机将成为迟早被AI取代的岗位之一。

搜索公司与人工智能有某种“基因”亲缘性,甚至国内外的“AI热”均是谷歌、百度首开其端。他们都没有掩饰夺取出行市场、车联网操作系统的野心,谷歌旗下Waymo打造自动驾驶平台。百度人工智能落地战略抓手相当明确,通过“智能语音技术”和“自动驾驶技术”分别布局“物联网”和“车联网”的开放平台——DuerOS和Apollo,前者赋能多元化智能硬件的对话能力,后者让汽车厂商和开发者在“自动驾驶”领域弯道超车。

资本的橄榄枝开始伸向近几年处于低潮状态的百度。在Q2财报之中,百度营收同比增长14%、净利润达44.5亿元,证明百度的广告模式依然是华尔街投资人最放心的盈利模型。而在人工智能还没有出现大平台时,重估百度的价值已势在必行。十一之后,百度股价犹如“打鸡血”猛窜,首度叩开900亿美元大关,离千亿市值就差几个涨停,硬是把几个月前叫阵的京东甩出300多亿美金。

  • 百度版“阿波罗计划”,Apollo是为开放、赋能而生的

从网约车平台的算法匹配派单,再到共享单车的数据化运营与投放,再到自动驾驶新能源汽车开始流行,出行市场都不约而同导向了“人工智能”,而随着AI在驾驶之中不疲劳、不会酒驾、判断更精确的优势彻底爆发,以AI算法支配的车联网终将会到来!

随之滴滴出行、百度地图等导航软件的普及,实际上现在司机们已经习惯了方向盘边有块手机屏,移动互联网的最大潜力也只能做到“辅助驾驶”,而真正依靠机器算法控制的“自动驾驶”还处于试验和初级阶段。

特斯拉几乎是自动驾驶汽车的代名词,但限于很多地区的交通法规,驾驶位上依然要有司机。从某种程度上讲,特斯拉是软硬件一体化的“苹果模式”,其最大掣肘在于封闭供应链及技术体系,导致量产低、造价昂贵的特斯拉汽车逐渐成为豪侈品。这与人工智能普惠化志向相去甚远,却留下开放化系统与之对垒的广阔赛道。

很早就探索在自动驾驶一线的百度到今年才找到势如破竹的感觉。陆奇挂帅智能驾驶事业群组(IDG),以打通全自动驾驶所需要的核心技术及业务资源,于2017年4月发布Apollo(阿波罗)计划,这是自动驾驶领域前所未有的开放化平台,其目标是让生态伙伴及开发者通过Apollo拥有自己自动驾驶汽车,按笔者粗浅的理解是,接入Apollo平台之后,你的私家车秒变“特斯拉”。

为什么资本市场看好Apollo开放给汽车厂商的自动驾驶解决方案呢?

  1. 与特斯拉的“增量投产”相比,Apollo走的是激活“存量汽车”路线,避免更多汽车厂家重复建设,成本更低、市场前景广阔。
  2. 自动驾驶汽车OS需要智能互联、高精地图定位及路径规划、环境感知、车辆控制、车载系统人机交互、系统安全等方面需要深厚技术和产品做支撑,目前Apollo也在封闭场地掌握自动驾驶能力,竞争者准入的壁垒极高。
  3. 自动驾驶开源平台不是一家能单独攻克下来的,需要连接起车辆厂商、芯片等硬件厂商、地图公司、软件平台及云端数据等产业链,Appollo已有超过75家国内外汽车生态合作伙伴。

  • Apollo1.5“放大招”,自动驾驶真的离我们越来越近!

迅雷创始人程浩把人工智能创业分为“关键性应用”与“非关键性应用”,前者要追求99.9.....%后的多个9,做不到就没法商业化,99%和99.9%的可靠度差距相差是10倍。

尤其是自动驾驶的容错率极低,而自动驾驶的可靠度又与车流、路况、行人等动态因素息息相关,这决定自动驾驶OS要在深度学习之中进行疯狂的迭代,这给Apollo帮助汽车厂商定制自动驾驶系统在复杂城市交通之中安全行驶增添了不小的难度。

距Apollo1.o发布仅2个月之后,9月20日百度智能驾驶事业群组总经理李震宇宣布Apollo1.5正式开放,该版本对自动驾驶场景进行细化,形成“障碍物感知”、“决策规划”、“云端仿真”、“高精地图服务”、“端到端的深度学习”五大核心开放能力,并支持昼夜定车道自动驾驶。

举个例子,车辆在夜间行驶能够精准识别障碍物,如忽然有行人或共享单车横穿马路,安装有Apollo1.5的小汽车能瞬间自动刹车,大大降低马路安全事故率。汽车厂商合作伙伴运用Apollo1.5可以在仿真环境对自动驾驶系统进行深度学习,加速对全国各地路况的熟悉程度,并根据实时的高精地图规划最有行使路径和速度。

据了解,Apollo从1.0迭代至1.5新增了6.5万行代码,全球有6000多开发者推荐Apollo源代码,超1300名合作伙伴使用Apollo的开源代码。这让人联想起谷歌在2008年开放Android1.0系统源代码的情形,手机厂商拿到了源代码后迅速淘汰掉了功能机。百度所打造人工智能自动驾驶OS与安卓的开放哲学有会通之处,这构成百度市值跃变的关键。

Apollo的强大落地能力及平台战略使得以往按照搜索市值标准来衡量百度已经不合时宜,百度市值能近2个月内从600多亿美金到900多亿美金,离不开Apollo在开篇阶段突飞猛进。

三、Apollo能否形成全产业链自动驾驶生态?依然充满变数

阿里巴巴与亚马逊对标为例,在2015年12月12日,阿里巴巴的市值大约为1530亿美元,而彼时的亚马逊市值高达3156亿美元;如果按照传统商业逻辑来思考,短时间内赶超是不可能的事情;但在2017年10月10日,阿里巴巴市值达到4721亿美元超越了同时亚马逊的市值4719美元。美股分析师非常看重上市公司战略布局及协同效益,这也是为何微信、支付宝、爱奇艺等超级App没有单独分拆上市的原因。从另一个角度讲,一家上市公司不必过分纠结于市值起落,“你若盛开,清风自来”就是美股市值不可说的秘密。

按照百度在搜索、地图、泛娱乐上的存量优势,其市值下挫的可能性越来越小;在国内,百度在人工智能上发力最早、积累最深,随着DuerOS(家庭物联网)和Apollo(自动驾驶)的平台效益爆发,百度在千亿市值阶段中大展身手可能性越来越大。百度能否打好这张智能互联网王牌关键还是要看Apollo能否渗透汽车产业链,成为传统汽车向智能汽车转型的“赋能者”。

量产层面,自动驾驶核心是算法,能否把算法向开发者及生态合作伙伴进行量产输出制约平台的规模。百度自动驾驶专用计算平台ACU具备高精定位、环境感知、决策规划三大核心AI功能并累加形成复合系列产品,实现车载自动驾驶计算平台技术可量产。移动地图在细节路况上更新延迟、定位偏差让汽车厂商望而却步,百度高精地图依托感知数据处理、云数据中心实现路况标识的自动化生产、更新,为自动驾驶的广泛落地提供“活向导”。

资本层面,自动驾驶是耗资巨大的“登月工程”(Apollo是百度版的阿波罗计划)。百度近年在人工智能上投入逐年增加,研发成本占据总营收的15%左右,而在一些关键技术上百度资本也开始发力,能并购的并购、能持股的持股,笔者初步统计一下:百度已全资收购Kitt.ai(智能语音)、渡鸦科技(智能操作系统)、Zest Finance(金融科技)、xPerception(图像处理)等公司,以充实Apollo的技术实力,缩短研发周期,而最稀缺的资产还是洞悉AI技术运作规律和商业化人才,一大批创业人才被起用,外界称百度“人工智能的黄埔军校”并不为过。

生态搭建层面,Apollo不是自造自动驾驶汽车,而是帮助汽车厂商生产出自带自动驾驶技术的车,目前已有现代、Udacity、先锋等17家来自OEM主机厂,金龙客车、长安汽车、东风汽车、江淮汽车等Tier1(一级制造供应商),智行者、Momenta等初创科技公司,硅谷Udacity优达学城等加入Apollo生态体系。而开发者运用Apollo开源源代码也是Apollo自身日益强大过程。

根据Apollo路线图,要在2020年12月之前实现高速公路和普通城市道路上实现全自动驾驶,Apollo1.5之后迭代还将在自动驾驶开放平台上进行持续迭代创新。

结语:

百度市值飙升正是由于找到了以AI开放化策略释放自身技术优势,自动驾驶本身是万亿级市场,当务之急是帮助传统汽车厂商转型升级,以自动驾驶技术为其赋能,而自动驾驶本身所产生的海量数据及算法都使其成为门槛最高、前景最广的AI应用之一,当Apollo自动驾驶系统成熟之后,打通硬件物联的DuerOS平台又能与Apollo会师,在车联网领域大放异彩。自动驾驶技术的迅速发展将快速重塑人们出行面貌,至少对还没有考驾照的同学是一大福音。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