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因“太小”屡被拒,如今一年连融3轮,风口下的自助咖啡机会是一门好生意吗?

周培杰是重度咖啡控,工作中一天要喝5、6杯咖啡,也因此看到了咖啡店之外的新场景中潜在的用户需求——以更低的价格,更便捷的方式喝到更美味的咖啡。于是,他瞄准了欧美日韩人民已经习以为常,而中国鲜见的自助咖啡机。

2015年12月,周培杰成立了莱杯咖啡,并以惊人的速度于9个月内完成3轮融资。

2016年9月,易到用车创始人周航、海尔产业金融CEO周剑振于的数百万元种子轮投资;

2017年3月,青山资本、险峰长青领投,梅花创投跟投的1000万元天使轮融资;

2017年6月,真格基金领投,梅花创投跟投的数千万元Pre-A轮融资。

莱杯咖啡机,占地面积0.86平米,高度近2米,中央处有一个电子显示屏

莱杯咖啡机操作方式很简单:打开屏幕的产品页面,选择想喝的咖啡种类,扫描二维码付款后,不到1分钟,一杯冒着热气的现磨咖啡就出来了。除了主打产品咖啡,还提供热牛奶、热巧克力等咖啡周边产品。

周培杰向创业邦(微信搜索:ichuangyebang)介绍,莱杯咖啡平均单机日销50杯左右、单价8-10元,按照机器成本4万元、原材料成本25%、1个员工负责10台机器运维、场租进场费500元/月来计算,营业利润率在50%以上。

周培杰认为自助咖啡机的核心竞争力还是咖啡的口感,因此,他与国内老牌的咖啡豆公司金米兰签订了独家战略合作协议,采用阿拉比卡豆作为现磨原料,咖啡机内的核心组件(刀头、冲泡器等)均来自进口,由此保证咖啡的品质。

与速溶咖啡相比,自动咖啡机的现磨咖啡品质相对较好;传统咖啡馆更多的价值在于“第二休闲场所”,满足人们的休闲、社交需求,而自动咖啡机满足的是对咖啡口感有要求,又纯粹想喝咖啡的人群,所以场景的选择很重要。

周培杰选择切入的场景是人口密度大、脑力劳动者多、但商业设施欠缺的大学,对于中国的高校人群来说,有喝咖啡习惯的人并不多,“提神儿”是他们的主要诉求,而每个月手握几千元生活费的他们也愿意为现磨咖啡的新鲜口感多出的那几块钱买单。目前莱杯已经在北京地区的清华和北大等高校铺设了200多台。具备同样特点的写字楼、交通枢纽也是他们未来将重点布局的场所。

莱杯咖啡的定位是一家平台型公司,采用加盟的方式,征集全国合伙人。只需购买1台莱杯咖啡机就可以在城市中进行运营,这也保证了莱杯能够尽快打开市场格局。就目前在二线城市的合作反馈来看,市场对这种性价比高、方便易得的随身咖啡还是很欢迎的。

很多人的担忧:“一杯智能咖啡”的路能走多远?

从自动贩卖机行业整体来看,市场还在巨大红利期:中国消费现状对应上世纪 80 年代的日本,正是自动售货机膨胀式扩张的时候,迄今已有600多万台自助售货设备,平均23人就拥有一台自动贩卖机,而中国,一台自动贩卖机要服务的是4500人。

从咖啡这个细分领域来看依然如此:截至2015年,日本有174,000台自助咖啡机,中国还不到3000台。而中国咖啡市场规模在2015年时超过了700亿元,且以每年15%以上的速度增长,远超全球市场 2% 的平均增速。

能看到咖啡研磨过程的日本自助咖啡机

看似巨大的市场空间也隐藏着一个问题:与80年代的日本不同的是,时下中国正处在消费升级浪潮中,注重健康养生正成为潮流,保温杯里都要放两粒枸杞的人们,是否会接受咖啡作为一种日常饮品?

另外,满足自助咖啡机入驻的场景大概包括:机场等交通枢纽、商城、写字楼、高校等,其中高校和写字楼最易获得用户沉淀,也最有可能获得线下流量入口

周培杰向创业邦(微信搜索:ichuangyebang)坦言:莱杯咖啡最畅销的场所还是在高校(清华大学单机日单量可达200杯),因为对选址模型要求不高,已铺设的机器数量占总量的70%,唯一的问题是高校相对保守,很难规模化。而写字楼又很考验选址模型,试错成本高,不同写字楼人群气质不同消费习惯不同,放在楼下大堂的咖啡机可能最终的用户是大堂保安。

为什么是现在?

事实上,自助贩卖机已经存在了几十年,看似一门传统行业的生意为何在今天火了?

  1. 新零售风口的助推

16年上半年,因生意“太小”融不到钱,莱杯咖啡曾一度陷入困境,原因在于国内少有的自助咖啡机供应链很不成熟,设备故障率高,用户体验很差。终于,马云提出的“新零售”概念成为创业者、投资人争相追逐的“概念蓝海”,风口来了,钱来了,整个行业开始向前快跑。硬件的问题得以解决,这才为莱杯赢得一线生机。

2.获取线下流量

时至今日,线上流量批发的红利已经没有了。共享单车开启了投资人的心智,尝到甜头的资本开始重新回到线下。遍布在人流密集处的自助咖啡机具有高效的流量获取效率,成为资本的香饽饽。

并且,线下的入口直接为线上导流:当用户完成购买后,如果体验还满意,便可能促成其二次消费行为——购买“莱杯咖啡”储值卡,成为长期客户,客户的生命周期被延长。

3.场地租金+人工成本的增加

据统计,2016年,中国员工薪酬平均增长 8%,商铺总体租金增长7%。逐年上升的租金成本,和过高的人力成本让国内很多咖啡店难以为继。一杯25元的咖啡真正喝掉的仅6元。“去人力化”成为趋势。而莱杯的自助咖啡贩卖机,通过减少场地租金,人力支出来控制成本,以远低于现磨咖啡市场的价格,获取用户。

成功的筹码

对于自助咖啡机来说,点位的选择攸关生死。谁有能力拿到更好更持久的“点位”资源,一旦站住了坑,即使面对自助智能咖啡机饱和的状况,也会有稳定的现金流收入。

市场上已有的同类玩家:咖啡零点吧、咖啡码头、友咖等等,盈利模式仍显单一,同质化严重,市场投放量都还不大,尚处在抢占优质点位资源的阶段。

包括团队基因(互联网、零售、物流经验)、运营能力(货品维护、供应)、智能化的技术(新零售的本质是技术驱动)也将成为自助咖啡机竞争者们加持自己成功的筹码。

值得一提的是,欧洲、日本的自助咖啡机很多都是由品牌商投放,但中国市场尚未形成足够强大的咖啡品牌,该品类还存在产品品牌的机会。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