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3021字的文件,把万亿现金贷市场拖入凛冬

央行12月1日下发的《通知》意味着,包括京东金融、苏宁云商、昆仑万维等在内的20家企业刚刚获批筹建的小贷公司都将暂停筹建和开业。而对2000多家存量现金贷来说,艰难的日子也才正式开始。

【AI财经社原创,《财经天下》周刊出品】

文 | 石万佳 编辑 | 杨舒芳

“怎么这么快树上就光秃秃的了。”11月下旬,一位从事现金贷的人士在车上感慨道。

北京的冬天,总是来得这么突然。伴随着西伯利亚冷空气来访的四级大风,原本还绿在枝头的梧桐叶被刮得散落一地,萧条景象像极了同样遭遇重击的现金贷企业们。

11月21日,一份关于停发网络小贷牌照的特急通知在网络上疯狂流传,现金贷的整治序幕正式拉开。多家媒体报道称,由央行和银监会共同起草的关于网络小贷的监管办法将很快发布。

这次,监管的靴子落地十分迅速。

12月1日,人民银行金融市场司联合银监会普惠金融部共同下发《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要求现金贷机构持牌经营、利率不得高于36%、不得向无收入来源的借款人发放贷款;存量业务中,无消费场景的现金贷暂停发放,限期整改;禁止现金贷通过P2P网贷融入资金,银行不得为无牌机构提供助贷资金。

这意味着,包括京东金融、苏宁云商、昆仑万维等在内的20家企业刚刚获批筹建的小贷公司都将暂停筹建和开业。而对2000多家存量现金贷来说,艰难的日子也才正式开始。

这份3021字的文件,即将让一万亿的现金贷市场进入寒冬。一场大浪淘沙,就此拉开序幕。

转型艰难

“我们现在倒是还好,大不了就转型嘛。公司团队还是挺强的,转型起来比较容易,就是等政策下来之后看看情况。”前述现金贷人士表示。

事实上,在停发新牌照的文件传出没过几天时,具体的监管政策还没有出台之前,他们就开始考虑转型了。至于转型的具体方向,他没有透露。

目前已经想好转型方向的现金贷企业,也不在少数。

据《棱镜》报道,某现金贷平台运营总监认为,现金贷头部企业还有生存的机会,尤其是持牌的企业,但中小平台的前景难言乐观,自家公司作为一家没有牌照的中小平台,已经开始着手向区块链行业转型。

“但是区块链的技术门槛很高,所以转型也挺难的。”该总监感慨道。

与外界想象中的安枕无忧不同,持牌现金贷企业的日子也并不好过。36%的利率限制,对很多现金贷来说几乎无法覆盖成本;对资金来源的严格规定,则直接压缩了未来的放贷规模。

因此,某持牌企业的高管也在考虑转型。在他的认知中,现金贷企业转型无外乎两个办法:一是选择和有流量场景的互联网平台合作,能大幅降低获客成本,从而降低利率;二是转型做相对大额、长期的产品。

这两种转型方式,似乎已经有企业在着手实践了,一个典型案例就是被业内看作“风向标”的趣店。

多种迹象表明,趣店正尝试转型做相对大额、长期的产品,并将从支付宝获取的线上流量导入到线下。

11月中旬,趣店上线名为“大白汽车分期平台”的汽车消费金融业务,旗下现金贷平台“来分期”随之将借款人的借款额度分为两部分——10万元的汽车贷款额度,以及此前的个人信贷额度。

另外,来自招聘平台的信息显示,趣店正在招聘线上销售顾问。该岗位的主要职责就是将线上的流量导入到线下的实体店,考核指标为用户的到店量、到店率和成交率。据此推断,趣店或打算将贷款业务转到线下进行。

网贷之家的分析称,从汽车分期产品上来看,趣店需要建立新的团队、开发新的渠道获取潜在客户, 业务模式也会随之变化。

降息以待

相比艰难的转型,降息或许是现阶段现金贷平台拥抱监管最容易入手的方式。

目前,市场上已经至少有三家现金贷企业降息,还有个别平台已经暂停了放款。

11月中旬,有部分现金贷企业称自己收到了蚂蚁金服的合作终止通知。对此,蚂蚁金服表示,在排查中发现个别商户存在超过法定保护利率以上的各类费用、不当催收、没有按照协议履约等问题,所以暂停了合作。23日,支付宝要求合作伙伴将综合利率降到24%以下。

随后,趣店发布公告称,自11月30日起,通过支付宝消费界面完成的所有交易最高年利率均不会超过24%。此前,趣店招股说明书显示4月份以后,其集团旗下平台产品综合年化利率均在36%以下。12月1日的《通知》发布后,趣店官方声明,对政策将完全拥护、坚决贯彻执行。

11月26日,掌众金服对外宣布,旗下全线小额现金借款产品综合息费均降至年化36%以下。掌众金服内部人士称,“我们3个月以前就已经做息费的调整了,26日是所有的技术测试完成,正式做产品切换。”

在此次调整之前,掌众金服旗下现金贷产品“闪电借款”的放款周期为21天,据第一消费金融测试,借款3000元需支付204元利息,即6.8%的费率,折合成年化利率为118.19%。

调整后,闪电借款分为50天期和60天期两款,对应综合息费分别为4.93%和5.91%,折合成年化分别是35.99%和35.92%。这意味着,为了勉强卡在36%红线之下,掌众金服的利率下调的幅度高达近70%。

11月7日,掌众金服控股上市公司中新控股刚刚发布了三季度财报。其中,掌众金服前三季度累计撮合交易额超400亿元,收入约27.75亿元,月均收入3.25亿。但现金贷的绝大部分收入都是来自服务费等向借款人收取的费用,在经历如此大的利率降幅后,不知道掌众金服还有多少盈利空间。

在掌众金服之后,11月27日,玖富集团旗下玖富叮当App也宣布,将旗下全线30天小额短期的现金借款业务综合年化借款成本调整至36%以下。

接下来,掌众金服和玖富等还将面临另一个问题,根据《通知》中的要求,闪电借款和玖富叮当都属于无消费场景的现金贷,需要在规定期限内完成整改。

除现金贷平台之外,反应迅速的还有资金供给方,其中最为敏感的是银行。

“据说在停发牌照的文件流传出来之后,掌众金服的3个资金方就和他们暂停合作了。”近日,有接近掌众金服的人士向AI财经社透露。

掌众金服的内部人士否认了这个消息:“我和负责资金的同事确认过,现在合作中的合作方没有一家停止合作的,如果是对接中的,那属于没有合作的。”

据《棱镜》报道,北京一家大型现金贷原本准备签约资金合作的两家银行,在现金贷舆论风波后临时变卦,“对方让我们反复说明跟现有模式的不同,态度明显更加谨慎了。”

行业资深观察人士李可(化名)对AI财经社表示:“从我的接触来看,银行对现金贷已经特别谨慎了。”上周,有上市银行总行工作人员透露,其所在的银行已经暂停了接入所有外部的现金贷类资产,只接受场景分期类资产;一家城商行也表示,数月之前已经不再新增现金贷资产类的合作“,不敢碰,怕监管”。

资金方的谨慎,迅速对现金贷平台的业务造成了影响。一些现金贷平台已经开始收紧放款规模,更有甚者直接停止了放贷业务。据清流club报道,贷上钱、向钱贷、快贷等多家平台的用户借贷通过率最近显著降低,不少老用户还钱后便再难以借出。《国际金融报》则报道称,有现金贷平台暂时停止了放贷业务,其中包括现金卡、点融等头部平台。

胎死腹中

在金融行业之外,还有比银行更敏感的上市公司。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计划成立小额贷款业务的上市公司数量为27家;仅过去的一个多月中,就有仁和药业、民盛金科、恒顺众昇等不少于8家上市公司先后宣布计划设立、获批成立或增资网络小贷公司。

然而,停发牌照文件流传出来的第二天,就有两家上市公司发布公告称,终止参与设立网络小贷公司。

11月22日晚间,步森股份发布公告称,经公司管理层充分讨论,同时考虑到后续实缴出资可能带来的资金成本对公司业绩的压力,公司拟终止参与设立网络小贷公司。

步森股份宣布叫停小贷业务后,股价一度跌停。图片来源于网络

今年2月24日,步森股份审议通过拟在西安设立西安星河网络小额贷款有限公司的议案,当时预计的注册资本为4亿元。

同样在22日晚间,新国都也发布公告称,为响应特急文件,公司决定终止设立全资子公司海南新国都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并强调该事项未有实质进展。

对这些上市公司来说,胎死腹中或许是最好的结局。若是开始组建后又突然终止,人力成本、沉没成本的处理又会造成多方的负担。

A股上市公司明泰铝业2017年半年报显示,持股65%的巩义市义瑞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今年上半年亏损147.28万元。由于业绩不佳,公司董事会通过决议,公司及全资子公司河南特邦特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决定将所持巩义市义瑞小额贷款有限公司的股权全部转让。

迎难而上

形成对比的是,在12月1日的《通知》正式发布之前,还有个别上市公司决定,要试图将旗下的小贷公司顽强地开下去。

11月23日,A股上市公司智度股份发布公告称,近日,广州市越秀区金融局同意广州市智度互联网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开业,同时表示公司已经对互联网小额贷款相关业务进行了深入调研,充分关注到相关业务的市场风险,将严格按照监管部门的要求,审慎开展相关业务。

资料显示,智度股份董事会在6月份通过投资设立互联网小额贷款公司的议案,9月21日收到越秀区金融局下发的同意设立小贷公司通知。

智度股份如此迎难而上,或许是不想放弃现金贷这颗摇钱树。10月开始,趣店、和信贷拍拍贷等众多企业扎堆上市,让这个行业超强的赚钱能力及极高的毛利率暴露在阳光之下。其中,趣店毛利率超过80%,A股上市公司跨界小额贷款的代表二三四五,今年上半年现金贷业务的毛利率则高达97.12%,堪比茅台。

或许是尝到了甜头,11月初,二三四五发布公告称,将全资子公司收购广州二三四五互联网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中原本属于中颐财务咨询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15%的股权,并对其进行增资。收购及增资完成后,该主体将由二三四五全资控股,注册资本20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二三四五给出的收购费用是1.69亿元,可以算出小贷公司的估值约为11.27亿元。

同样是A股上市公司的鸿特精密,常年净利润在5000万元下方徘徊。今年3月,鸿特精密正式涉足现金贷。随后的财报是让人惊讶的。

相关子公司开业3个月即实现营业收入1.33亿元,净利润1052.93万元;分别占同期整个公司营收的15%、净利润的23%。这直接拉动公司营收同比增长27.13%,净利润同比增长79.04%。开业半年后,子公司实现营收7.47亿元,占公司总营收的39%,拉动同比增长79.07%;净利润2.27亿元,占公司净利润的80.92%,拉动同比增长772.29%。

在三季度财报正式公布前,较高的业绩预告还让鸿特精密连续三个交易日收盘价格涨幅都偏离估值累计达到20%以上,并于10月27日直接涨停后停牌。该公司一位副总出售股份后,获得至少1000万元的收入。

涅槃重生?

在现金贷行业如此良莠不齐的大环境下,严厉的监管或许是促使行业净化的最强力量。但是,重锤落下之后,行业会否爆发危机,也引发了众多业内人士的关注。

在蚂蚁金服暂停与部分现金贷企业合作之后,易观分析师田杰指出,这会加速淘汰一些没有牌照、没有风控能力的现金贷机构,但这可能不会督促行业向合规转化,因为监管趋严,风控能力降低,只会让部分现金贷经营困难,它们自身难以扭转这样的局面,后期或有一波现金贷机构的并购潮或关停潮。

然而,由于现金贷行业的特殊性,关停潮可能会引发一列风险。

国家互联网金融安全技术专家委员会在日前发布的一份相关报告中预计,有近200万现金贷借款人存在多头借贷情况(即一个人一个月内在两家或两家以上平台进行借款),占比约20%;其中近50万借款人在一个月内连续借款10家以上平台,占比约5%。

对于多头借贷可能引发的系统性风险,监管层显然也十分重视。《通知》中特意指出,现金贷公司应该严防多头借贷。

因此,关停潮可能引发的最直接风险,就是“部分多头负债用户没有新钱还旧债,从而出现坏账”,某互金企业高层预测。而且,“这种坏账是会传染的,最后会形成‘多米诺效应’,产生一连串行业坏账。”

对小额信贷领域持续观察的嵇少峰亦提出了类似观点。他认为,接盘侠”的大量退出,会在行业内形成恶性循环。现金贷行业真实的不良率将会显现,行业的冬天来得可能比想象中更加可怕——不良率迅速上升,风险模型全部失效,贷款余额迅速减退。

到时,有可能泥沙俱下。

目前现金贷的资金来源主要有P2P网贷平台、银行、信托、资管、保险、自有资金等。除自有资金之外,其它的资金来源穿透来看,最终都有一部分是来自于普通的个人投资者。

一旦出现这种以行业为单位的大规模坏账,个人投资者如何承担?会不会在整个社会造成较大的不良影响?我们不得而知。

对现金贷平台而言,活下来或许才是首先要考虑的问题。据了解,目前行业内已经出现了现金贷企业倒闭的现象,相关公司运营部门解散,但尚有至少几百万的款项未结清,已有供应商准备上门讨债。

“只有用户质量好、多头借贷少的现金贷平台,受到的冲击会小些。一些领先的平台生存能力也会强些,因为他们做得早,积累了利润抵抗风险,也已经经过对产品组合和用户的不断优化,比如推出长期限的现金分期,资产质量更好些。”李可分析说。

前述互金企业高层也同意李可的看法,“那些比较新的现金贷企业,可能会由于新客户风险更高、不敢放款,而只做老客户,这会使其规模持续萎缩,最终导致企业赚不了大钱,慢慢退出。”

都说剩者为王。但仅由剩者构成的行业,还能够涅槃重生吗?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