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濒临倒闭到C轮融资2.3亿,帮百万租客解决租房难题,李磊的野心与会分期的突围之路

关注新商业时代,寻找下一个王兴、程维、张一鸣,就看创业邦「100未来领袖」。

本文系第84篇报道。“2018年30岁以下创业新贵”系列报道的第9篇。受访者是会分期创始人李磊。

会分期创始人李磊

三年前的李磊或许不会想到会分期能够发展到今天的地步。

经过三年的发展,会分期自成立以来已经完成4轮融资:

创办早期,获得天使投资人肖军、闫志峰、李圆峰的数百万元天使轮投资;2015年7月,获得源码资本和银客集团的A轮投资;2016年6月,获得京东金融B轮战略投资;2017年1月,获得上市公司“联络互动”(股票代码:002280)2.3亿元C轮投资。

事实上,会分期成立初期便经历了“悲剧性”的一幕。

成立于2014年12月的会分期,是一个租房分期网站,隶属于会找房(北京)网络技术有限公司,通过替租客向房东垫付房租,租客按月还款的方式,让租客实现月付房租。

公司成立初期并未触达金融分期产品服务领域,而是以交易方式切入市场,然而,2015年,交易领域产品异军突起,大佬也开始布局市场,雷军豪掷1亿人民币投资YOU+,链家推出丁丁租房,融资速度创纪录的爱屋吉屋也宣布完成C轮融资。

既无资本追逐,又无大佬背书,公司在困局中不断寻找突围的机会。

困境与挣扎

会分期创始人李磊,曾先后任职于百度产品技术部门和腾讯产品部门,参与了百度大数据平台、腾讯QQ浏览器及百度医疗广告商业变现等多项重点项目。

2014年9月,在搬家找房过程中他发现来租房存在很多痛点:

一是没有大量公开透明的房源信息做基础,二是租房没有标准化的流程。同时租房领域也是巨大的市场,据相关数据显示,全国有超过2.45亿的流动人口,有76%的租客会借助互联网找房,并且租客平均7.2个月就要换一次房,这是一个高频高客单价的场景。

面对诸多行业痛点与发展前景,李磊经过与300多位中介行业从业者的深入沟通调研,发现了这个行业隐藏的机会,于是他决定瞄准租房市场进行创业2014年12月,李磊和团队推出解决租房问题的产品——会找房。

“当时的商业逻辑是先做交易,后做金融,当时和投资人谈的时候,也一致认为有了交易之后,再提金融是很合理的。在交易的基础之上做一些金融分期业务,后来发现这个逻辑是错的。首先短时间内建立起足够大的交易平台基本是不可能的,因为这个行业没有被信息化,需要把原始信息信息化,进行在线撮合,这样才可能产生在线交易,周期会持续很长,逻辑上看似合理,但是实操起来却相当困难,行业底层的成熟度不够;第二,如果想短时间内切入规模化的交易平台,不仅要有资本,还要有流量,这在当时也是不可能的。”李磊告诉创业邦。

除了客观条件和资金困局,线下团队成员纷纷出走也给这个初创公司带来重大打击。

“最艰难的时候,公司线下团队只剩下4个人(包括李磊),因为不看好正在做的事情,大部分线下团队都选择另谋出路,那时的自己和剩下的人基本处于一种麻木的状态,支持团队向前进的动力是滴滴程维的故事,程维和滴滴团队曾跑过200家厂商求合作,我们这才哪到哪。”

除了用故事,用情怀麻痹自己,麻痹团队,李磊和团队也在不停的反思,反思,反思。复盘走过的路,摔过的跤,吃过的亏,得到的结论是,或许公司的方向是错误的,从交易切入市场,对于无资本、无人脉、无流量的初创公司而言,百弊而无一利。

意识到错误的李磊和团队开始掉头,决定直接切入租房分期市场,推出产品——“会分期”,

通过打破传统的“押一付三”“押一付六”的交租模式,替租客向房东垫付房租,租客按月还款的方式,让租客实现房租月付,从而均衡用户的生活成本,提高用户的生活品质。

而当时的房租分期市场已经吸引了58同城、京东金融等大鳄的加入,58同城在北京上线了58月付,京东金融与链家旗下品牌丁丁租房、自如有家联合推出丁丁白条、自如白条。

破局

尽管巨头入局,李磊带领团队依旧按照自己的节奏进行分期产品的地推和扫街。

“会分期所采用的就是通过平台担保的模式,无论在任何地方,只要你选择好租赁的房源后,可以在会分期的微信账号上进行个人租房分期申请,不需要押一付三,你只需要押一付一,剩下的租金由会分期平台直接垫付给房东,此后的每个月,只需要将当月房款给会分期即可。”

这是在地推和扫街时,团队给每个租户要介绍的业务模式,用李磊自己的话讲就是:当时我们是用双腿丈量北京。每天15-20公里,身体好,也不觉得累。更多的时候,是一种麻木的状态。

跑到第28天的时候,清河一家规模很小的中介公司愿意合作,帮助其推荐租户并办理分期产品。

这对会分期的发展起到了关键性的转折作用,除了给团队以振奋和信心,会分期也开始打开市场,逐步走入大众视野。

2015年7月7日,会分期召开了“租房分期”推介会,发布会上为了让广大租户得到更多的实惠,会分期推出了8000万元租房代金券,代金券面额从5元到3000元不等。

在北京做运营的小周彼时便享受到了这一福利。“因为刚毕业来北京发展,押一付三或者押一付六的形式对自己来说压力太大,使用会分期提供的金融产品,加上代金券,可以在短期内缓解资金压力,直到现在,依然在使用会分期金融产品进行租房。”小周向创业邦透露。

创业邦制图

同月,会分期获得源码资本和银客集团的A轮投资。

源码资本投资部副总裁孙彤接受创业邦采访时表示,从商业模式来看,会分期通过满足用户强烈的金融需求,能比其他模式更快速地切入市场。随着主要消费人群和消费能力的变化,早期用这种方式也可以更快更轻的获取用户,未来的想象空间非常丰富。

为产业赋能

李磊希望会分期不再只是扮演金融中介的角色,而是成为行业赋能者。

最终走向希望能够能成为连接公寓运营商、租住人群、三方服务商及金融机构的租房领域的综合服务平台。

“单纯做金融的价值有限,只有将金融嫁接到产业当中才能发挥价值。”

事实上,除租房分期产品外,会分期也开始做租房上下游产业链的延伸。

2016年12月,面向公寓运营商的“会管房”公寓智能化管理SaaS平台上线,会分期正式进入SaaS领域。今年下半年,面向C端租客,会分期推出了租房生活服务平台“会找房”,向亿万租客提供租房信息及租后生活服务。

在原有金融业务积累的公寓运营商的基础上,会分期先通过免费的SaaS系统“会管房”建立连接,后期再把符合风控要求的运营商转化为金融业务客户,并推出装修贷等产品。同时,“会管房”的电子租约、在线支付等工具,可以加强会分期对公寓运营商业务数据的掌控,进一步把控金融业务风险。

“会分期通过金融、SaaS和流量连接公寓运营商、租住人群、三方服务商及金融机构等租房产业链的各方,从租房分期平台升级为租房领域的综合服务平台。”李磊称。

经过3年的发展,会分期的业务已经覆盖全国37个城市,连接房源100万间,服务租客超过百万人。

反观同时期成长起来的产品,昔日的明星项目爱屋吉屋于今年9月份被外界质疑“缺钱”,并曝出该公司“拉员工强制入伙投资”的消息;在融资方面,除了房司令获得B轮融资外,其他项目的融资进程并不顺利;也有一些企业不约而同的悄悄退出了租房分期市场,丁丁白条、住了呗、月租宝、乐首付等一大批产品荡然无存。

创业邦制图

面临一场无法避免的洗牌与重组,行业丧钟敲响的同时,跑马圈地的战争也已悄然打响。

“行业竞争向来都是激烈的,这个赛道也不断有玩家进入,但是租房供给从分散个人业主的C2C模式向机构化公寓运营商的B2C模式转变,是必然趋势。”李磊告诉创业邦。

从金融、SaaS到流量,面对行业竞争和入局者,会分期的打法循序渐进。

另一方面,随着“租购同权”政策的逐步落地,房屋租赁市场也迎来政策福利,面对越来越多的关注与市场竞争,该行业将会出现更多的新生机会和并购消亡的挑战,李磊希望会分期能够继续突围,并在2018年实现300亿的营收。

作者:北冥。关注领域:消费升级、文化娱乐等。微信号:hzj411423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