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财集团钱志龙:上市不是公司目标 持久才是

钱志龙一手创办起的互联网金融王国爱财集团正在快速发展,不过三年多,已经拥有1000多名员工。2017年4月,爱财集团获得2.2亿元人民币的C轮融资,由中顺易领投,原股东神州泰岳及星辉互动娱乐等跟投。

同时,爱财集团旗下已经拥有年轻人消费金融品牌爱又米,年轻人创业实践品牌出未校园,互联网理财品牌米庄理财,以及网络小贷品牌爱盈普惠等,形成了紧密结合年轻人消费场景的消费金融生态系统,可触达用户超过1400万。

但钱志龙所在的互联网金融领域,从来都不平静。从他2014年8月入局起,就陆续经历了行业震荡:P2P金融公司跑路,校园贷裸贷事件频发……监管政策不断收紧。

钱志龙是一个很喜欢辩证看问题的人,问他的每个问题,他几乎都会说,这要看怎么看这个问题。很多人认为监管给行业带来了很大的不确定性,但钱志龙认为恰恰相反,“原来的市场良莠不齐,因此,要制定一个规则,让大家有公平竞争的机会。除了第一次,每次监管细节的落地,互金的股票都处于增长状态。这就是市场反应的确定性,而不是不确定性。”钱志龙说。

在发展过程中,爱财集团团队也曾受到过诱惑,看着一些现金贷公司在半年内就可以做到10亿规模,钱志龙却不为所动,继续深耕“消费金融”和“场景发现”,甚至在年初的时候就明确“今年只赚一个亿”。

钱志龙说,“坚持初心”才是爱财走到今天的原因。

前两次失误,造就如今的快节奏

刚刚进入不惑之年的钱志龙,是阿里的75号员工,历经十年半时间完成3次内部创业,一手组建了中国供应商、支付宝、阿里妈妈等项目。职业生涯到达顶峰之后,钱志龙觉察到中国移动互联网的大趋势,于是在2010年走出阿里,开始了创业生涯。

虽然对于“创业”钱志龙并不陌生,但体系内创业和体系外创业,还是有很大不同。在阿里不用费心愁人、筹钱,只要把心思都放在做事上就可以;但体系外,愁人筹钱无一不需要创始人费心。筹钱就需要融资,就需要说服投资人,需要对未来有相应的描绘。“自己干的时候,让别人相信是一件很难的事儿。”钱志龙感慨说。

前两次,钱志龙都在融资上跌了跟头,2010年底,钱志龙第一次创业,做了中国最早的移动IM软件 “召集令“,但当时并没有意识去拿融资,后来因为腾讯的进入市场而不得不放弃。第二次创业,钱志龙做了导购品牌”逛”,引来投资人抛橄榄枝,但他觉得所开出的金额并不理想没有接受,此举让“逛”错过了最好的发展节点。“创业并不是一个人、一个团队的事情,它还包括一系列很复杂的资源结构,当你舍弃一块时,可能在某个时刻就会出现问题。”钱志龙感慨道。

正是因为吸取了前两次教训,第三次创业项目:爱财集团在融资上保持着很快的节奏,钱志龙认为,他所做的三个项目中,爱财是最适合他的。“所有的创业,分为想做的、可以做的、有能力做的,三者结合才是最好的创业。”早在在大学的时候,钱志龙就辅修了货币银行学,后来进了支付宝,更是深深地埋下互联网金融创业的种子。

钱志龙认为,随着阅历的积累,他做互联网金融的优势更大,因为它不仅需要了解金融本身,还要懂生活方式、产业等,才能让金融能够在用户和产业之间,实现资源配置的作用。此外,钱志龙强调,做金融要有敬畏之心,管钱但不能占有,没有占有之心,金融才是可以创造价值的。

坚持,以及敢想敢做

在阿里的经历,培养了钱志龙极强的执行力。所以,2010年下半年,在只有大方向、但并没有想清楚具体做什么的情况下,钱志龙就果断离开了阿里,彼时,他已经是支付宝消费者事业部总经理。而在看到互联网金融发展的趋势之后,也是在还没有想清楚做什么时,他就注册了“爱财科技有限公司”。

“当时有大方向,但没有想清楚业务具体怎样切割,未来如何发展,用了一个季度的时间整理清楚之后,爱财一旦开始就迅猛发展起来。”钱志龙说。

在刚刚过去的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的互联网之光博览会上,爱财集团将“科技成就信用成长”定为了参展主题,这也是爱财集团一直以来所坚持的事情。钱志龙坚信,信用跟时间相关,因为时间会产生更多的行为,而这些行为的积累,加之科技的关注,就可以让每一个人在金融获取时,得到更个性化的服务。

具体来说,从资产端来看,它包括放款额度、利率,以及放款期限。“这三点对每个人实际上应该是不同的,但传统金融无法做到。今天大部分互金企业也没做到,但它实际可以由AI技术算出,提供个性化金融产品和服务,这就是科技带来的进步。”钱志龙说。

而在这三年多的发展时间里,爱财集团已经练就了强大的技术能力,包括大数据风控能力、互联网精准营销能力、互联网运营能力以及数字化资产管理能力,这几种能力反复循环,不断增长。

钱志龙介绍,风控的核心问题可以拆分为三部分:用户是谁、用户有无偿还能力、有无相应的用途。这三部分可以通过身份数据,行为数据和金融、支付数据,以及场景数据来进行分析和处理。

钱志龙希望,在爱财集团每个用户的金融需求都能得到个性化满足,“我们为用户匹配相应的金融机构产品,或者定制相应的产品。”钱志龙解释说,比如,爱财集团旗下的金融场景运营平台爱又米,背后就对接了很多合规的金融产品提供方,或借款人,比如银行、消费金融公司、P2P,网络小贷,保险公司、信托等,用户一系列个性化需求都可以全方位进行适配和满足。

同时,爱财集团也会采用大资管体系进行适配,也就是说,每个人产生的资产,会在这里进行相应的重组和分类,再去适配后端金融机构的产品,在监管之下进行相应的调整,跟踪每一分钱的变化,每一个人的变化,从而让有资金的人的财富能够得到增值,让负债的人能够把这一部分负债创造相应的价值。

“合规的重点也在这里,因为金融科技和金融服务是分开的,不同的额度、利率、期限,实际上对应的就是不同的金融产品,而产品实际上由合规的借款人来提供,金融科技将不同的用户,根据风险程度的不同,和产品种类的不同进行相应的匹配,从而获得更高的效率,这样每一分钱都可以得到善用。

“我们有这样精细切分的能力,切分好后给不同的人。因为不同的持牌机构会有不同的成本。这不仅提高了效率,也可以支撑更多的用户。”钱志龙说。

合规,是最重要的

对于互联网金融行业而言,“当政府监管来临的时候,如果做的事情是好事,那要担心的就是:不要被误伤。”钱志龙说。

今年8月,杭州市相关监管机构下发了整改通知书,而爱财集团是第一批合规整改的5个大型平台之一。“我们希望能够尽快合规,持牌。”钱志龙认为,金融行业的利益相关方很多,就像一头象,每个人看到的都是局部,每一个看到局部的人理解都不同,它包括金融业的创新者和搅局者,传统的金融监管机构,传统金融司法机构,观察家等等。站在创新者和颠覆者角度来看会发现:1.互联网金融的本质还是金融,所以要有敬畏之心,要符合金融的基本规律。2.互联网金融是金融获取的方式发生了根本性改变,支撑它的基础是大数据计算能力,在这个基础上会重构业态。而政策监管的快速变化就体现了这些。

“因为是金融,所以必须要监管。”但金融的不确定性体现在技术和手段,形态产生变化,所以所有的监管文件,都是认可市场本身需求的刚性存在,但因为它是新的金融方式,所以要用新的金融监管方式来监管。“金融科技帮助发现信用,并且提供可以满足金融需求的一种手段,本质上讲是服务于实体经济的;小额借贷实际上促进C端消费并为小微企业、个体户提供了生产经营所需要的资金,这是传统金融未覆盖到的部分,金融科技恰恰帮助解决了个人和小微企业贷款难的难题,这就是存在的意义。”钱志龙说。

但另一方面,中国信用缺失的情况也依然存在。钱志龙说:“成熟的的信用体系成长需要时间。”他认为欠钱不还,是中国信用缺失的表现,但今天信用体系正在被重造,现在企业、用户、监管方产生了三方博弈。

而正因为坚信“中国未来的信用会越来越好,而未来信用最好的就是年轻人”,所以爱财集团一直把目光聚焦在年轻人上,为他们提供金融服务。为此,还开拓了新的场景:

1.购物板块:从3C做起,到运动服饰,教育培训等,包括旅游等等围绕生活的场景;

2.租赁板块:钱志龙认为,从手机到汽车再到房子,以后年轻人的使用权会大于所有权。

但此前被爆出的校园贷事件,说明了年轻人本身有不成熟的地方,比如冲动、易受人利用等。钱志龙希望,年轻人在面对金融所给予的巨大利益时,应该有合理预期和相应防范。因此,爱财集团设立了专门的基金会,同时积极帮助用户形成正确观念。2017年10月,在共青团浙江省委、浙江省银监局指导下,爱财集团联合浦发银行、广发银行发起了“畅享金融,信用未来”金融知识系列讲座。

“一为保护现在年轻人,二来也是对品牌的投资。虽然现在校园贷已经禁止,但可以做好相应生态赋能,要做持久的公司,就要和年轻用户一起成长。”钱志龙说。

“互联网最大的好处是干的每一个事儿都有记录。这也是我们未来对信用社会的信心。”2017年,不少互金企业上市,但钱志龙认为,对于爱财集团而言,合规、业务的可持续发展才是最重要的。

未来,钱志龙希望,能在合规和可持续发展的基础上,抓住未来发展的机会。“因为中国在互联网消费金融的品牌上,还没有任何一家公司能够脱颖而出,希望未来能够有爱财。再远一点,希望未来能够改变融资难的小B和C的金融获取,成为满足这一市场的新型的零售银行或直销银行,这是最终的目标。但是,我们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钱志龙说。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