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时代,眼擎科技这样做成像芯片

据美国媒体报道,5月4日在美国亚利桑那州钱德勒市的公路上,谷歌旗下自动驾驶Waymo公司的一辆自动驾驶汽车遭遇车祸。而在不久前的3月18日,亚利桑那州因为一起驾驶事故禁止了优步的自动驾驶实验,这起事故导致了一位横穿马路女子的死亡。安全性问题成为公众对自动驾驶最大的质疑。

几乎同时,眼擎科技公司在4月20号发布了国内首个车规级自动驾驶视觉成像方案“eyemoreDX120”,为解决自动驾驶的困局提出了自己的解决方案。这个方案建立在公司的成像芯片eyemoreX42上,这款芯片产品致力于解决复杂光线成像问题。

在和创业邦的交流中,眼擎科技公司的CEO朱继志措辞谨慎:“我们的方案还需要和设备商磨合,要经过车厂测试,我只能说这比现有方案前进一大步,但能否在成像方面解决安全问题,还需要观察。”

除了自动驾驶,朱继志还和创业邦聊到眼擎科技在人工智能和芯片领域的布局与野心。在聊天过程中,朱继志经常提到两个词,专注,公司对某一个细分领域的专注,以及机会,大的技术变革给中国的成像芯片者带来的机遇。

用人工智能的思路做成像芯片

创业过程中,眼擎科技经历了四年的科技沉淀,积累了能应用于人工智能领域的复杂成像技术。朱继志说:“在传统成像芯片时代,复杂环境下的成像问题不是一个刚需,因为光线环境不好照相可以补光,甚至可以不拍,但对自动驾驶时代,这就成为了刚需。”

眼擎科技成像芯片的核心技术在复杂光线下的稳定成像。朱继志介绍,目前人工智能的图象识别率已经很高,在实验室中能达到98%甚至99%,但当应用场景来到现实场景时,图像识别率就大大下降。

“这里面的差别是光线差异,这是AI和视觉相关最大的落地难点。我们研发的这款成像芯片,就像我们的眼睛一样,能把把实验室99%变成现场99%。”朱继志介绍这款成像芯片对于行业痛点的解决。

这是人工智能带来挑战与机遇。在成像芯片领域,之前芯片厂商的思路是服务于相机,研发出发点是看镜头的人。人工智能给成像芯片带来了新的课题,研究的思路从给人看转向给AI看。

适应新的时代需要原有的技术框架的变革,但在朱继志看来,传统公司很难完成转型:“传统的架构不能解决复杂光线下成像的问题,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从芯片架构到算法到场景测试做了很多很多工作,最终我们在复杂光线的适应情况和传统公司不是一个层级,包括索尼。”

朱继志觉得这是人工智能的发展给中国芯片企业带来的机遇:“在AI芯片领域,美国比中国领先的不多,也就是几年的优势,而传统的芯片领域领先了我们几十年,AI给中国公司带来了机会,这是一个新兴市场,我们起点相仿。”

自动驾驶是成像技术的第一个应用场景

朱继志的思路是循序渐进,先通过四年积累掌握成像引擎核心技术,第二阶段再推出产品,也就是成像芯片。今年朱继志的目标是完成第三阶段任务,让产品在应用场景中进一步落地。目前发布的“eyemoreDX120”,通过配置汽车外围接口,做成适应自动驾驶的模组,将芯片产品发展为情景化的自动驾驶解决方案。

“eyemoreDX120”解决方案的优势在于较强的场景适应性,在不同场景下都能够稳定成像,解决自动驾驶面临的复杂光线成像不稳定的问题。“eyemoreDX120”的镜头传感器符合接口的行业规范,能解决120dB动态范围内的自动驾驶成像问题。

朱继志将自己的方案看做自动驾驶技术的重要一环:“AI落地的时候是一个接力赛,我们前面是镜头和传感器,我们做的视觉成像处在第三棒,我们后面是成像识别,很多现在的明星芯片公司,比如地平线,都在做这个。”

眼擎科技今年打算让成像芯片在多个行业落地,而之所以选择自动驾驶作为起点,朱继志有着自己的考量:“自动驾驶有几个特点:在人工智能领域读技术要求很高,可以说是最高,其次我们产品在自动驾驶是刚需,痛点最大。”

“我们是否进入,首先看这个市场是否足够大,然后是否有很多问题没有解决,这些自动驾驶都符合。人工智能的应用场景很多,其中自动驾驶的应用很容易推广到其他领域,成熟的技术可以迁移到AI其他产品中。”朱继志解释自动驾驶对于人工智能发展的推动作用。

对于自动驾驶的未来发展,朱继志觉得问题复杂:“自动驾驶是挑战非常大的系统,相比起来机器人不过是简版的自动驾驶,它需要人工智能不同系统的协调合作,我们只解决成像一个点,但如果有十几个像我们这样专注的公司,那人工智能对自动驾驶问题会有很好的解决。”

人工智能和眼擎科技的关键一年

对朱继志来说,今年是人工智能和眼擎科技的关键一年:“2018是人工智能落地的一年,去年大家主要在做试点。我们公司在今明后三年会有一个大规模部署,预计建立大概在各个领域60个左右的客户。在不同行业让方案落地,把产品丰富。今年也许产业不会特别大,但是是布局的重要一年。”

朱继志未来打算重点在汽车、安防、工业检测和机器人等方面发力:“人工智能进入领域越多越好,需要去和更多产业去磨合试错,而不置于汽车安防,才能从小到大发展。而视觉是人工智能最重要的大头,我们需要把技术和芯片产品赋能到传统行业。”

对于未来的人工智能大局,朱继志觉得眼擎科技需要坚持好技术导向:“创业前我做了十年的芯片推广,有这方面的积累和间接。我希望公司能看到技术痛点,解决后形成产品,再去寻找潜在的市场。”

至于成像芯片的对手,朱继志半开玩笑地说:“成像芯片目前的综合能力和眼睛差别还很大,我们的对手应该是人眼而不是传统公司。AI最终就是要颠覆原有格局,让机器做的比人更好,这是我们最终要解决的问题。”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