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报道丨贾跃亭与法乐第未来前任CFO的战事正在升级

贾跃亭的电动汽车初创企业法乐第未来(FF)正在朝着量产的目标不断前进,与此同时,它们与公司前任CFO之间的法律大战同时也在升级。

据外媒报道,本周四,这位FF前高管所成立的企业将FF告上法庭,称后者的雇佣条款违反了加利福尼亚州的法律,因为该公司禁止员工寻找其他公司的职位。另外,这封诉状同时还向人们描绘了FF员工每天的工作状态。

这家名为Evelozcity的企业将FF告上法庭,并且在一封20页的诉状中详细记录了FF 公司4年来的历史,称该公司以虚假承诺的方式来吸引员工,并且要求他们签署一份所谓的竞业禁止条款(non-solicitation provision),最终让员工不愿离开该公司。

目前这封诉状已经送到了洛杉矶高级法院,Evelozcity在这封诉状中称:“从表面来看,这个条款规定即将离开FF的员工,在离职12个月的期限内,不得直接或间接诱导其他FF员工加入其他企业。然而,FF对这个协议最初起草,以及之后的解释和实施都已经违反了加利福尼亚州的公共政策。”

此前曾有多名前FF员工离职后加入了Evelozcity,而这些员工都成为了FF针对的对象。Evelozcity表示:“似乎FF的立场是,只要有一个人离开了FF并且加入了Evelozcity,那么之后每一名离开FF加入Evelozcity的人就都违反了它们的这项条款。”

Evelozcity公司CEO Stefan Krause与FF和贾跃亭有着错综复杂的故事。2017年初,Krause加入FF,彼时FF正陷在严重的财务危机之中。Krause出手为FF带来了10亿美元融资,并且挖来了另一位汽车行业的高管:宝马公司前高管Ulrich Kranz,后者加入FF后担任了公司的首席技术官,但是Kranz也在不久之后从FF离职。

到了2017年10月,Krause确认自己已经从FF离职,但是不久之后FF立刻发表了一份奇怪的声明,指责Krause在FF期间存在“渎职”,并且他的离开是因为遭到了FF公司的解雇。

之后,FF又将Krause告上法庭,指责他偷窃了公司的商业机密和部分员工。Krause否认了FF对自己的指控,这个官司直到现在还没有最终定案。

在加入FF之后,Krause曾希望申请FF破产,但是他的这个计划最终被贾跃亭成功阻止。本次将FF告上法庭,Evelozcity将矛头对准了贾跃亭本人。

Evelozcity在这份诉状中表示:“在贾跃亭看来,谈论破产是一种背叛的行为。事实上,贾跃亭本人的确阻碍了美国Chapter 11条例申请公司破产的准备工作,尽管他的很多业务顾问都恳请他允许申请公司破产。

Evelozcity在这份诉状中还透露了FF内部的工作状态,称“该公司当时的工作主题就是如何让企业苟延残喘的维持下去”例如:

在加入FF之后,他们发现了一些危险信号和让人不安的现实情况,它们都证明FF的状况与当初它们自己所宣称的那样有很大区别。员工每天并不是在开发先进的技术,而是每天忙着接听债权人打来的电话,并且忙着规划要先支付哪些账单才能避免公司走向破产。

到了2017年秋天,FF开始定期删除自己的银行账户,并且每两周一次的注入现金来向员工支付工资,公司当时已经没有了流动现金,并且已经走到了破产边缘。

不久前,贾跃亭宣布FF获得了来自恒大健康的20亿美元投资,报道称恒大健康以2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FF公司45%的股份。但是Evelozcity断言,FF并不会将这笔钱用在“进一步的产品开发”上,并且称它们会将钱用来“威胁现有员工,让它们放弃离开FF加入Evelozcity或是其他公司的想法”。

Evelozcity称,FF的竞业禁止条款已经在小型电动汽车行业之中引发了一个“激冷效应”。

Evelozcity表示:“这个激冷效应的表现之一,就是对于这些专业人才来说,由于当前电动汽车行业规模较小,它们离开当前公司之后可获得的选择并不多,使得他们不敢轻易离职。FF、Evelozcity和其他一些企业的员工都能感觉到这种效应。”

Evelozcity要求法庭向FF的条款颁布禁止令,并且要求法庭宣布按照加州法律规定,FF的条款不可执行。

对于Evelozcity对FF的指控,FF方面没有立刻置评,而Evelozcity则拒绝做出评论。(编译/鲁行云)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